第124章 千里追凶 3
暗黑使者2018-01-16 16:393,536

  山本说:“一夫兄,你猜这些人是谁?这种身手好像是特种兵,不会是国军派来吧!战争都结束几年了,咋还咬着咱们不放,他们怎么会知道咱们在这么偏僻的藏身之处?”

  佐田一夫说:“山本兄,你想多了,国军现在在中国大陆被毛军打得落花流水,老蒋满脑子就是从哪里筹军响,那有时间管这等闲事。我估计是俺巴汗高价请来的杀手,不过,这些杀手肯定是身经百战的国军退役官兵。去年俺巴汗和苏方闹翻,他派兵封锁边境,克格勃特工就利用咱们的训鹿场潜入俺巴汗部落监视俺巴汗。谁料,这些克格勃特工多次暗杀俺巴汗未逐,但是又没有证据证明俺巴汗造反,所以不能来硬的,那个乌孙·土墨特更是掀不起啥风浪。现在倒好,给俺巴汗雇的杀手一窝端啦!乌孙·土墨特和克格勃特工都死于非命,俺巴汗也对咱们恨之入骨,如何是好啊!”

  山本抹去胡子上的冰渣,哭泣说:“天皇陛下……呜呜呜……,你老人家投资了几十万美元办这个训鹿场,看来是要给俺巴汗没收了。咱们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白白给别人做嫁妆啦!害得咱们藏身之所也被毁。想当年咱在中国要钱就随便抢钱,要女人就有大把支那女人,没想到却落个如厮田地,呜呜呜……。”

  “别想当年啦!咱们……现在就是逃命,休息好没有?等逃回日本国再说吧!”佐田一夫骂道。

  “好了,走吧!”山本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说。

  “叭”山下一声枪响,山本户惨叫着倒在雪地上,他的左臂被打个血孔,痛得他呲牙裂嘴。陈军烈虽说枪法好,可不是专业的阻击手,因为风大而且距离太远,换是符世宗保证一枪让山本毙命。

  “八嘎,支那杀手追上来了,他要赶尽杀绝,就他一个人追来,跟他拼了。”佐田一夫和山本抽出手枪向山下射击,陈军烈把雪撬板绑在腰后,利用树木做掩护,灵活地一边跳动一边开枪攻上来,由于子弹充足,他一个人就把俩日本人打得抬不起头来。

  “一夫兄,我只剩下一颗子弹啦!如何是好?”

  “山本兄,我也只剩下两颗子弹啦!”

  “一夫兄,看来咱们是劫数难逃了,没想到我山本户就这样死在西伯利亚的荒山野岭之中。想当年……,我跟随堂兄山本五十六征战太平洋是何等威风凛凛,本以为潜伏在此卧薪尝胆,等待大日本帝国东山再起,却被这可恶的支那杀手逼得走投无路……。”山本户说完又黯然泪下。

  佐田一夫骂道:“山本兄,你这样子是完全丧失了一个帝国军人的风范,成何体统。别老想以前的辉煌,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啦!要面对现实。不过你不要太伤心,这样吧,我有一妙计可以取支那杀手的性命。你这样、这样、这样……,好了,你快先撤。”

  “好,妙计,真是妙计啊!那……,一夫兄,就拜托、辛苦你啦!”山本户说完,绑好雪撬板飞快地向山下溜去。

  佐田一夫对着陈军烈连开两枪没打中,把空手板刺入腰间,然后也一溜烟向山下滑下去。陈军烈爬上山顶,立即绑好雪撬板,对日本人紧追不舍,他估计这三个日本人都是《大和魂志册·花名册篇》里面的复国军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来趟蒙古竟然实现了他复仇大计之开始。这条雪山坡足足有几公里,陈军烈边滑雪追击边兴奋地哇哇大叫,原来他一高兴就唱起豪迈的军歌;陈军烈五音不全的吼亮歌声,吓得在前面不远处逃跑的佐田一夫毛骨悚然,他想这个支那杀手跟日本人究竟有啥不共戴天之仇,要千里迢迢来杀他们不说,还把杀日本人当成吸食兴奋剂后的那样有快感。

  陈军烈手中的雪杆不停地挥舞加速,滑雪的速度快如箭矢,有好几次差点摔倒他也全然不顾,就是卯足劲不停地加速。此时已经是4点半,西伯利亚冬天的太阳下山特早,天色开始昏暗,风夹着雪花越来越大。陈军烈滑到坡底时离前面的佐田一夫只有百多米的距离,由于滑雪速度太快,他不会边滑雪边开枪的技术,换了符世宗早令佐田一夫命丧枪下。陈军烈发现还有一个日本人突然在拐弯处不见了,就是那个山本户,这小子可能是贪生怕死而丢下佐田一夫先逃命了。

  突然,前面的佐田一夫停了下来并转过身来,陈军烈急忙把雪撬板横斜滑一会、再成八字形刹停下来,同时阻击枪口对准敌人,此时俩人的距离只有三十多米。可是,佐田一夫双手拿着武士刀和手枪举过头顶,然后又扔掉手枪,竟然用相当流利的汉语说:“这位中国勇士,咱们来决斗吧!生与死,凭武艺,怎样?”

  陈军烈冷笑着,骂道:“老子早知道你个鳖孙没子弹了,不过我满足你的请求,也正好让你这小日本真正明白,当年你们就是凭着武器先进一点,才敢来我大中华逞强。其实论武功和谋略,我们中国人就是你们的祖师爷,没有先进武器,你给爷爷提鞋的资格都不配。”陈军烈边说边把阻击枪子弹全部退出,然后把枪装上刺刀。

  风雨越来越大,雪花漫天飞舞,佐田一夫把刀鞘甩掉,武士刀挽了几个剑花却一动不动,他严阵以待等待对方进攻。陈军烈于是端着枪步步逼向敌人,眼睛不时警惕地四周观察,35米……30米……25米……20米,离敌人大约20米的时候,突然陈军烈停了下来,他猛地举起手中步枪用刺刀往左下方的雪地上猛扎刀,一刀、二刀、三刀。奇怪的是,陈军烈刺刀所扎的地方,地面的雪花表层一阵阵颤动,还从雪里传出一阵阵沉闷的惨叫声,紧接着,三股鲜血沿着刺刀扎的洞口涌上来,涌上来的血立即成冻成冰。佐田一夫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原来他刚才掩护山本户先撤退,就是让山本户提前藏在雪下面,等他和陈军烈搏斗时,山本户从雪地里偷袭陈军烈,没想到自己的阴谋诡计被对方轻易识破了。

  陈军烈仰天大笑:“哈哈哈……,小日本,不,应该叫你佐田一夫,对吧!你刚才掩护同伴先跑,他先把自己埋在雪地中埋伏,然后你假装要跟我决斗,等我们进行生死搏斗之时,你同伴再偷偷冒头从后面打我黑枪。哼哼,你们日本人就是阴险,可这种雕虫小技想骗得了爷爷我吗?痴心妄想。来吧!爷爷我送你到天照大神那里报到。”

  “等等,你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叫佐田一夫的。”佐田一夫惊愕道。

  “我不仅知道你叫佐田一夫,还知道你们卑鄙无耻的《大和魂志册》复辟军国主义计划,而你和刚刚死去的两个同伴,都是复国的72个军官之列。我陈军烈下半辈子就是粉身碎骨,也要亲手把你们这72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统统送下人间地狱。”说完,陈军烈抡起步枪向佐田一夫的心脏直刺过去。佐田一夫连忙抽刀想横档刺刀,谁料刺刀猛地缩回再一沉,然后狠狠地插入佐田一夫的大腿上,佐田一夫想不到对方身手如此厉害,他也顾不得腿部受伤,挥动武士刀直砍向陈军烈的脖子,这简直就是同归于尽的招式。陈军烈急忙双手放开步枪,同时头一偏闪过刀锋,然后快如闪电般用左手‘霍’地抓住佐田一夫的手腕,佐田一夫想不到陈军烈的铁爪如此孔武有力,任他挣扎也摆不脱。陈军烈同时右手握拳,猛地一记重击佐田一夫的正面门,同时暴喝道:“给老子撒手。”这一拳打得佐田一夫只觉得眼冒金星鼻血直喷,痛得脑袋都要裂开,鼻梁骨碎成n段,起码有三四牙齿脱离牙床掉嘴里,佐田一夫却仍死死抓住武士刀不放。陈军烈再一重拳打在对方的下巴上,佐田一夫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撒手仰面朝天直躺在雪地上哼哼,陈军烈拾起武士刀一反手往下一沉,武士刀猛地穿过佐田一夫的左手掌,深深地插入雪地之中。

  “啊啊啊……。”佐田一夫弓着腰跪在地上、痛得杀猪般地惨叫道:“你……,你……,好毒辣啊!国军败类,如此惨忍对待战俘。”陈军烈再一脚踩着他头说:“呸!畜牲!这些狠毒的招数,都是跟你们日军学的,怎样?现在用在自己身上感觉爽爽吧!因为你不向我投降所以不算战俘,况且你是一个犯有滔天罪行的战犯,就凭你这三脚猫功夫也想复辟日本军国主义,痴心妄想。你们战争中对中国老百姓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拿国军俘虏绑在木柱上给新兵练刺刀,那时候怎么就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呵呵,现在战败了,就要求我们对你仁慈,白日做梦。老实告诉你,今天你横竖都是死,如果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或许我会让你死个痛快,否则让你生不如死,听明白吗?”

  “啊啊啊……,痛死我了。士可杀……,不可辱,你休想从我嘴里知道任何事情。”佐田一夫竭声喊完,口中不停地大口大口吐鲜血,身体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就断气了,原来他竟然咬舌自尽。

  “畜生还要尊严,算你有点尿性,不让你暴尸荒野。”陈军烈扒开雪堆里死去的山本户,然后把坑挖深点,胡乱把他俩合葬一起,再草草把雪土盖上了事。

  此时已经是5点半,天色很昏暗,凛冽的北风刮在脸上跟刀割似的,陈军烈心想看来回去是不现实了,因为天黑后本地的蒙古人都不敢在外面乱跑,得找个地方过夜才行。

  陈军烈在附近转了十几分钟,居然找了个背风的山洞,洞口要弯腰才能进,洞里有几十米长、尽头却很宽敞,他掏煤油打火机照亮一看,洞壁里有几条缝隙通向外面,证明洞里空气流通,那烧多少柴火也不怕二氧化碳缺氧中毒了,好,今晚就在这里过夜。

  敬告:全文在128章完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