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千里追凶 4
暗黑使者2018-01-16 16:093,672

  陈军烈在附近转了十几分钟,居然找了个背风的山洞,洞口要弯腰才能进,洞里有几十米长、尽头却很宽敞,他掏煤油打火机照亮一看,洞壁里有几条缝隙通向外面,证明洞里空气流通,那烧多少柴火也不怕二氧化碳缺氧中毒了,好,今晚就在这里过夜。

  打定主意后陈军烈跑外面砍了很多干柴往洞里拖,因为此地是百里没人烟的西伯利亚地区,晚上估计猛兽很多,陈军烈很削了百多根两头尖的木签枪,然后在洞口把木签枪呈45度斜插,做好一个密密麻麻的木签枪阵把洞口封死。堆成人头般高的多余干柴堆在洞里生火取暖,看来这些柴烧到天亮也没问题,忙完后陈军烈才觉得很累,他脱了披风坐在干草上边烤火边吃牛肉干和烧饼,心想还是林国龙这小子细心,塞了这么多食物,还真料到我要在外面过夜。陈军烈掏出指南针看看方向,发现针不停地乱跳动,而不是指定南方,说明这附近有个很大的镃铁矿。不过没有指南针也难不倒陈军烈,他可以根本喜阳植物叶子生长角度的旺盛度来确定方向,只要走入蒙古边境,那个牧民不认识俺巴汗王爷。今天最高兴的是杀了佐田一夫这三个日本战犯,在陈军烈心里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情,是“阎王通缉令”复仇计划的良好开端,而且一下子就除掉仨个,他兴奋得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知道秦一杰在菲律宾混得咋样?反正陈军烈觉得无聊就第一时间想到这个混世魔王大哥,这个世上没人活得比他潇洒,金钱女人是他与生俱来似的;这菲律宾是千岛之国,湛蓝天空和银白的沙滩,山洞和瀑布到处都是,大小老婆整天嚷着要去菲律宾度假;对了,咱怎么稀里糊涂就娶了两个老婆,都是被逼的,最主要是受秦一杰的资本主义腐朽思想腐蚀的。自从那次藏裤子事情以后,秦一杰和陈军烈成了兄弟,秦一杰经常带他去歌舞厅甚至逛窑子。有一次兄弟们在上海舞厅玩,酒后陈军烈失身给一个富婆,居然还得了富婆的300块现大洋处男费,此事令他惊喜交加、羞愧欲绝,因为他两年薪水才有这数。

  “嘻嘻嘻……。”想到这里,陈军烈呲牙傻笑着,迷迷糊糊睡着了……。

  陈军烈被冻醒后睁开眼睛一看,原来火堆熄灭多时,他想挣扎起来重新烧火,但是觉得四肢无力且冰冻得僵硬化,想动也动不了。原来这西伯利亚的冬天可不是一般的冷,今天是零下二十多度,极端最冷气温可达到零下四十几度,在这种极端天气如果不睡火坑,谁都受不了。陈军烈在山洞这种情况下,应该睡一会醒来后又添柴火,否则等柴火熄灭后而人又熟睡之时,冷空气会迅速把人冰冷起来,很容易连人的血液也冻成冰,血液不流通导致人的大脑缺氧和心脏停止跳动,就等于宣告此人死亡,此时就算人醒过来有短暂的意识也无济于事,体质稍差的人不是一直昏睡至死,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冻死去。

  好在陈军烈的体质异于常人,他立即屏住呼吸〔是为了防止热量再流失〕,然后十指和脚趾迅速地慢慢小幅活动,冻得麻木僵硬的四肢也开始慢慢地小幅活动,他屏住呼吸两分钟后在体内攒了一定的热量,他吃力地曲卷左手入裤袋掏出打火机,再点熄了一条细枯枝,他躺着地上用左手慢慢地添加柴火,终于点起了一小堆火取暖。烤了一会火之后,陈军烈才深深地呼了口气,然后极其艰难地翻身坐起来。陈军烈往嘴里塞牛肉干慢慢嚼,这牛肉干也是高卡热量食物,火越烧越旺,他终于摆脱了死神的召唤,于是掏出小钢壶喝口酒又点支烟,才悠悠地自言自语,说:“好险啊!西伯利亚的冬天,领教了。”陈军烈看看表才凌晨2点,可是他不敢再放心大睡,混身上下恢复体力后就偎坐在火堆旁边打个盹,他指缝拿着一根燃烧的小木棍,等小木棍烧完烫手就扎醒过来,他就这样反反复复打盹,一直熬到天亮为止吧!

  “嗷嗷嗷嗷嗷嗷……。”下半夜,一阵阵猛兽的叫声传入洞中,陈军烈知道这是狼群的嗥叫声,他知道洞口那密密麻麻的木签枪阵肯定能阻挡狼群,因为洞口不大而且木签枪阵延伸十几米长,除非是人为,狠兽被扎痛后一定知难而退。凌晨五六点的时候,洞口不时传来一阵阵野狼的惨叫声,后来又恢复悄然无声,陈军烈估计是狼群在闯山洞,它们可能实在是闯不过木签阵,只好怏怏不乐地退去了。反正陈军烈就是心安理得烤火,也没去洞口看,他对自己木签枪阵的防御很有信心。

  熬到早上八点,洞里的柴也烧完了,陈军烈活动一会筋骨,再戴上皮帽和披风,是时候回去了,否则兄弟们和儿子们都担心。陈军烈根本就想不到,刘智昨天晚上瞒着大家,一个人冒着这种极端的天气出来找爸爸,结果刘智小小年纪就经历了一场曲折离奇的人生,父子俩人多年后才能骨肉重逢,刘智失踪后害得陈军烈因过度自责而大病一场。

  八点半陈军烈走出洞口,看见密密麻麻的木签枪阵前血迹斑斑,上面还扎死一头灰白色的狼,陈军烈心里打个冷颤,昨天晚上狼群果然是想硬闯洞口。陈军烈蹲下看这头死狼,足足有五十多斤,哇噻!西伯利亚的野狼个头这么大,不得了,要不是昨天晚上没有做好防范措施,真要命丧狼口。陈军烈清理掉木签枪阵后走山洞,雪停了太阳出来了,气温依然很冷。

  陈军烈滑雪往南面回去的方向赶,刚走不远他猛地停了下来,因为前面不远处有两副血淋淋的骨骷髅,雪地上不仅血迹斑斑,而且到处都是染红的碎衣布片。“不好,这不是……,昨天自己埋的那佐田一夫和山本户的尸首吗?”陈军烈不禁大惊失色道。原来昨天陈军烈埋佐田一夫和山本户的尸首很浅,饥饿的狼群嗅到血腥后竟然把尸首从雪下刨出来吃掉,西伯利亚的野狼可不是一般的狼,它们体格高大粗壮,一般西伯利亚的成年野狼都有五十多斤重,大的有六七十多斤重,头狼可达到八十多斤。

  “嗥嗥嗥……。”突然,四周响起了一阵阵狼嚎,陈军烈吓冷汗直冒,他环顾四周,只见三四十头的狼群在远处森林中走出来,已经从四面八方把他重重包围,狼群并不急于进攻,正慢慢地收缩包围圈。远处一个雪坡高地上站在一头威风凛凛的头狼,看上去足足有八九十斤,一对狼眼闪烁着绿光,所有狼在等它的进攻信号。陈军烈其实见过很多狼,但是体形如此巨大的西伯利亚狼真是头一次见,特别是那个头狼,样子比藏獒还凶狠。各位看官应该看过无数的打狼群的电影英雄,其实一个人遇到狼群比遇到老虎还要危险,那会几下就把狼吓跑,凶猛、强韧、不咬死目标不罢休才是狼群战斗力的最好写照。如果在没有汽车和冲锋枪、自动步枪等重武器的情况下,一般人遇上西伯利亚的野狼群,那是必死无疑。陈军烈知道自己单枪匹马只有杀出狼群突围后才有生天,如果跟狼群恋战是死路一条;往南走是回蒙古方向,但这个方向是上坡道,肯定会被狼群追上;向北走是下坡道,只有利用滑雪的快速才能甩掉狼群。

  “叭”陈军烈趁狼群未攻击之前而先发制人,他想一枪打死头狼,谁料这个畜牲灵敏地一跳而闪过子弹。“嗥嗥嗥……。”头狼仰天长啸,愤怒地发出了进攻信号,几头狼立即撒腿奔跑进攻。“叭叭叭叭”陈军烈把毛瑟k98阻击枪剩下的四发子弹、把跑在前面的四匹西伯利亚狼打得脑袋开花,吓得众狼们的进攻又暂时停了下来。“嗥嗥嗥……。”头狼又发出了催促进攻信号,头狼并且从雪坡上冲下来带头进攻,根本没有时间再给陈军烈重新装子弹,他只好端起步枪靠着一颗大树迎敌。“呼”一头狼从左边跃起扑向陈军烈,他举起刺刀插入狼喉,这头狼惨叫着被甩出几米外。又一头狼从右边窜上来,张口血盆大口就想咬陈军烈的小腿,他枪托一沉狠狠地砸在狼头上,此狼痛得嗷嗷叫而转身迅速退了回去。“呼呼”又有两头狼纵身先后跃起扑过来,陈军烈猫低身用力一刺刀扎在一个狼肚子里,然后暴喝一声把此狼挑起来,再狠狠地砸向另一头狼,把扑上来的另一头狼也撞飞出去,陈军烈的英勇吓得众狼再次暂时退却,但仍远远地围着他转圈伺机进攻。

  “来啊!畜牲!”陈军烈大喝一声,举起步枪反冲入狼群,刺刀一阵左挑右刺,吓得狼群一退再退而且无意中让出一个口子。此时,陈军烈也有点累了,这打狼比打日本鬼子还累还惊险,他就是想冲出狼群包围圈,他吓退狼群后突然把步枪斜挂在肩上,挥动滑雪杆用力一撑,整个人猛地向坡下飞快地滑雪逃跑。“嗥嗥嗥……。”头狼嚎叫着带狼群紧追不舍,这群狼被这头狼训练得相当有素质,可以说是围猎水平很高,它们不是一窝蜂跟在陈军烈屁股后面追,而且在树林里互相奔跑穿插,不时有个别追上的狼从不同角度扑上去咬陈军烈,好几次令陈军烈差点被狼咬着。陈军烈树木里跌跌撞撞、左冲右突地拼了老命滑雪,他现在开始后悔没多带一个弟兄。“糟了,前面竟然是悬崖峭壁。”陈军烈边滑雪边远远观察远处的地形,右边是上坡地,走右边上坡路跟送死没啥区别;左边前面却是一处高二十多米高的断崖,完了,真是走投无路,为了摆脱狼群的追杀,他咬牙一拐方向,向着左边的断崖方向滑过去……。

  断崖就在前面了,陈军烈越滑越害怕:“完了,兄弟们!亲爱的老婆儿女们!来世再见!啊啊啊……。”陈军烈借着滑雪的高速惯性飞出断崖,整个人就像脱膛的炮弹腾空而起……。陈军烈可不是什么滑雪高手,更不会在空中摆姿势之类的高难度动作,他整个人就像断线风筝一样在空中胡乱翻滚,更不懂得如何平稳着陆……。

  “不好,怎么是头部先着地,妈妈,救救我。”陈军烈快着地时绝望地大嚷道。“砰”一声响,步枪和两条滑雪标被撞飞出十多米开外……。

  敬告:全文在128章完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