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日俘集中营 3
暗黑使者2018-02-02 22:553,670

  程波惊讶道:“思,大哥,陈军烈在中条山刺杀藏上梅淼的行动,我们在部队咋没听说过?也没见军报和新闻刊登过此事?中条山战役的日军总指挥官不是多田骏吗?咋变成了什么藏上梅淼,藏上梅淼是谁?咋从来没有听说过此日本人呢?”

  秦一杰说:“这个藏上梅淼,我也不认识,传说他是当时日本一个神秘的隐士,被称为日本军界现代的鬼谷子,有经天纬地之材,由于命运的捉弄,他偏偏就得不到日本军方的重用。后来听说在日本东京陆军大学总教官佐藤的力荐下,藏上梅淼终于成为中条山战役的日军总指挥官,不知道什么原因,藏上梅淼是幕后总指挥官,多田骏只是战场执行总指挥。中条山战役的结果大家都清楚的很,国军简直就是被吊打,这些都是老黄历了,藏上梅淼也死了八百年,具体怎么回事我真的也不太清楚,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好了,明早所有老兵集合,岳峰留在马尼拉看家。海山,你现在连夜找到民航局长,说咱们明早包机去韩国釜山。”

  “是,大哥。”刘海山为了掩饰尴尬,连忙跑出去办事。

  第二天早上7点,秦一杰带着兄弟们登上包机。中午时份,包机飞抵韩国釜山机场,众人又马不停蹄坐上釜山到海参崴的轮船……。

  当天晚上8点,轮船在海参崴码头泊岸,秦一杰在酒店就安排行动计划,明天早上坐火车,除了秦一杰外,大家在满洲里下火车和林国龙接头。秦一杰继续独自坐火车去伊尔库茨克,他首先要在伊尔库茨克跟一个人见面,因为只有此人能救陈军烈。

  回头说说陈军烈,他被一个苏联士兵用枪托砸后脑勺昏迷不醒,等醒来时只觉得后脑一阵阵剧痛,双手双脚被铐上手铐和脚镣。直升机上有两排四个座位,坐着驾驶员、两个士兵和他,两个士兵手拿着一瓶伏特加酒,边喝边叽里呱啦说话,驾驶员也不时叫士兵给他来口酒。伤感归伤感,陈军烈目前最担心的是,本来他对坐这种蜻蜓式的小飞机就觉得悬,这个毛子飞行员居然还在酒驾。“给我老实点。”后排士兵看见陈军烈醒来,用生硬的中文骂道。“好的,好的、老总。”陈军烈装着老实巴交的样子、使劲点头说。

  直升机此时飞过赤塔市区,继续向北飞去,下面是望不到边的原始森林,树顶的积雪看起来白茫茫一片,陈军烈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地方在以前都是咱们中国的,可惜中国自清末到民国近百年来因积弱不振,丧失如此多娇的大好河山。

  直升机又飞了半个多小时,陈军烈透过玻璃窗往下看,远处有一个特大的苏军营地,有好几平方公里之大,苏军营地四周围着几米高的带铁刺铁丝网,营地内有一大片长条形的木头房子,足足有上千幢之多。营地周围不时有苏军巡逻队来回警戒,陈军烈惊叹这里竟然有一个如此大的苏军基地,营地内还堆着数不清的原木木材,这些木材都堆成十多米高的金字塔状。营地外围左边远处的山坡上,有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伐木,苏联当时是一个相当发达的工业大国,可是这些伐木工人却全部是人工伐木操作,一台机械也没有,都是伐木工人用肩膀和绳子拖下山再装车,跟象蚂蚁搬家似的。营地外围右边远处还有一个矿场,密密麻麻的采矿工也全部是人工劳动,场面十分壮观。陈军烈根本不知道,这里是苏军的日俘集中营,那些伐木工人和采矿工人全部是昔日不可一世的关东军,由于距离太远他看不清而已。

  营地中央是三幢平行的四层混凝土大楼,这里是驻守营地苏军的办公和宿舍,木房子是关东军俘虏的宿舍,混凝土大楼是一个标准的操场,两边停着不少坦克、装甲车和直升机。陈军烈被带入第一幢大楼第三层某间房间,大楼有暖气设备所以十分暖和,陈军烈看这个大房间原来是一个审讯室,两个苏军分别站在他身边。

  此时,走进来三男一女,一个半秃顶的中年军官,一个脸带伤疤的中年军官,一个是年轻的男记录员;那中年女军官也长得很很高大,有几分姿色,厚大的军衣也遮不住她丰满硕大的胸脯向外涌。

  一个苏联士兵把陈军烈摁在椅子上,把他双臂用手铐反扣后面。

  陈军烈看三男一女的军衔,半秃顶的中年军官是团长,脸带伤疤的中年军官是营长,中年女军官也是营长,男记录员是排长。审问之前,四个人轮流看了陈军烈的香港护照,又用俄语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决定由懂中文的伤疤军官审问,男记录员翻译兼记录。

  “姓名?国籍?你是退伍军人吗?”伤疤军官开口,他的中文发音不错。

  陈军烈想了一会,说:“我叫陈忠,是国军退伍军人,现在是中国、香港籍人。”他的回答令苏联人暗吃一惊,因为当时中国本来在国际没地位,况且还处于国共内战阶段,香港又是英国殖民地。

  “你为什么潜入苏联境内?”伤疤军官又逼问。

  陈军烈故作惊讶道:“我没有潜入苏联境内,绝对没有。我是来蒙古探望远房亲戚的,顺便来蒙古旅游观光的,我昨天出来打猎,到晚上因为天气恶劣而迷失方向,误入苏联境内,还在山洞过了一夜。今天早上我刚出洞口又遇到狼群,我被逼跳下悬崖,幸好山谷积雪厚才救我一命,最后遇到贵军的直升机巡逻队,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撒谎。”伤疤军官猛拍桌子,骂道:“你在蒙古的远房亲戚是谁?”

  “俺巴汗部落四旗某队的脱脱忽是我的远房亲戚,不信你可以调查。”陈军烈报花正青父亲脱脱忽的名字,他不敢报俺巴汗王爷,因为王爷和苏当局因开矿的事情闹得僵。

  伤疤军官又拍桌子吼道“一派胡言,老老实实给我交待问题,否则别我不客气。打猎还用阻击枪,还是毛瑟k98。”

  陈军烈笑道:“现在中国东北国共两党打内战,国军大败后很多残兵败将流窜入蒙古境内为匪,也有很多国军德式枪支流入境,蒙古牧民为了防匪,很多牧民都持枪自卫,刚好我亲戚也高价买了支毛瑟阻击枪,他家牛羊多,所以买了这射程远的枪。不骗长官,您可以派人去俺巴汗部落四旗某队的脱脱忽牧民家调查。”

  “你就是一个间谍,昨天我们一个情报机构基地被人偷袭捣毁,死亡十几人,包括两名身经百战的克格勃精英。根据在现场的尸体发现了7.92口径的重尖弹,这明显就是毛瑟k98的阻击枪子弹,和你身上搜出的剩余子弹一模一样,你还要狡辩吗?”伤疤军官追问。

  陈军烈装作无比惊讶道:“我能捣毁一个克格勃的情报机构基地,我有这个能耐,早在国军混个集团军司令当啦!还用退伍吗?大哥,这个高帽可别乱戴。7.92口径的子弹在苏联是稀罕物,可在国军是最普遍化的武器装备,东北地区有几十万国军驻守,有七成在用毛瑟枪,国军被g军打得七零八落,无数的黑枪流入蒙古。现在蒙古境内这么多土匪,他们都是用毛瑟枪,有阻击步枪很正常嘛!凭这颗子弹就断定我是凶手,未免太儿戏啦!你们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这人民当家的社会主义可比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讲道理吧!”

  伤疤军官被陈军烈驳得无话可说,他实在审不出什么破绽,于是瞧瞧秃头上司,秃头用俄语说:“你告诉他,这里是什么地方,最好老老实实坦白,否则让他生不如死。”伤疤军官冷笑道:“好吧!我实话告诉你,这里是日俘集中营,关压着几万名被折磨成半疯癫的日本战俘,他们正好少一个发泄的出气筒,如果你再不老实交待罪行,我就把你这个国军交给日本人,让他们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

  陈军烈听完也暗自一惊,原来刚才在直升机看见远处那些密密麻麻、衣衫褴褛的伐木工人和采矿工人,竟然是日本鬼子战俘,他仍然装模作样说:“长官,你这是什么意思?啥事情都得讲证据、走法律程序,你们这……,这……,这就是私立公堂,践踏法律,这是你们标榜的社会主义精神吗?有如此草率断案的吗?我不服,我抗议,我要见英国领事,我要控告你们。”

  伤疤军官失声笑道:“刚才你不是很有骨气说自己是中国人吗?见英国领事干嘛?在这里,我就是法律,这些日本战俘应该回来吃饭了,把他拉到训练操场。”“是。”两个毛子士兵扯起陈军烈往外推,出门口他就打几个寒颤,刚才室内的暖气让他反差太大,妈的,这么好太阳都零下二十几度,西伯利亚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陈军烈从走廊往下看后惊得目瞪口呆,只见楼下的两个偌大的训练操场上,站满了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日本战俘,他们神情沮丧、目光呆滞,拿了食物后就往那一排排木头房子走去不过日本人很守纪律,默默地排队领食物,分食物的是日本女俘,集中营大门外还有很多日本战俘被苏联士兵押着陆陆续续回来,好家伙,足足有几万人之多。

  “哒哒哒哒哒哒……。”楼下突然响起一阵枪声,陈军烈目光到处瞒,原来在集中营的东南角落,几十个日本战俘被毛子用冲锋枪扫射枪毙,顿时血流成河。领食物的日本战俘依旧整整齐齐在排队领食物,好像枪毙的人不是他们的战友,只有个别回头看看。陈军烈就觉得郁闷不已,这日本鬼子团结是出了名气的,当年万家岭战役,冈村为了解救被围日军,不惜空投基层军官上百人和无数武器弹药粮食,我靠,咋让毛子治得服服帖帖。

  “知道为什么枪毙他们吗?”后面的伤痕军官突然问。

  “不知道。”陈军烈说。

  ‘因为他们抗议我们提供的伙食太差,说一个月也没有吃过肉,所以干脆让他们不要浪费食物。”伤痕军官冷冰冰地说。

  “就这个……,理由,……,就挨枪子。”陈军烈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这毛子真比日本人还日本鬼子,他知道自己的凶多吉少,仿佛死神在向他招手呼唤……。

  敬告:第一卷《中华宪兵》完结,全文亦终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