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师承关系
好灯笼2017-03-02 17:032,415

  武教头急了,忙又从衣兜里拿出一百两银子,苦着脸道:“甄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吧,再不救我,我那貌美如花的小娘子就要跟人跑了。”

  甄柯一听,故作惊讶的道:“原来嫂子貌美如花,是个大美人啊。难怪你的身子越来越虚,是得想办法留住她。不过我的气功可不是随便给人治病的,你也知道我救少爷,救天香,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气,再治你这乱七八糟的身体吗肯定是不行的。这样吧你等几天,等我恢复了身体的元气,再给你看看。”

  “我的好公子,你能等,我可不能等了,今天晚上再要不成功,我可真的完了。”武教头越发的苦着脸,看样子相当紧急。

  甄柯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于是开玩笑的道:“嫂子不会是外面有人了吧?”

  武教头撇了撇嘴,终于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我想娶一房小,就是村西边马五的女儿,才十六岁,长得貌美如花,十分水灵。可是那小丫头就是看不上我,要和别人过日子。我想先把生米做成熟饭,看还有谁敢不从我。但是我这个身子有点不听使唤,所以……”

  他说着,又拿出一百两银子来,和前面一共是四百两银子,都塞给甄柯。

  甄柯听说他做这等丧天害理之事,心里气往上冲,哪里还能帮他治虚病,但是嘴上又不能表示反对,于是眼珠子一转,喝道:“武教头,你想找死吗?”

  武教头被他一声喝吓了一跳,忙道:“我……我做错了什么了吗?”

  “哼,你做错的东西可多了,现在郑家面临江上漂的威胁,可谓多事之秋,你倒好,满脑子肮脏的想法,还讨小老婆。你简直是不要命了。你别忘了,小狗子的死和你脱不了干系,你还在想什么美事。”

  “这……,小狗子的死和我没干系,老爷已经说了。”武教头还是竭力的否认。

  “那是老爷涵养好,又关乎到齐夫人的面子。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郑家的安全已经交给这些官兵了,要是官兵查出什么来,可不管你是武教头还是文教头,都得坐牢、杀头。”

  甄柯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吓了武教头一跳,他只顾着自己要讨小老婆,可没想到这些事,不禁心里发慌,惊疑的看着甄柯。

  甄柯推回他的银子道:“不过这几天你照顾得我比较好,刚才的事我就当没听见,你回去还是带着你的那班人好好的伺候这些官兵老爷们。要不然有你的好日子过。”

  甄柯说着,就从花坛边走了出来。他走出来就见老爷郑长久手下的一个下人阿宏急匆匆的走过来道:“甄公子,可找到你了,老爷让你去客厅呢!”

  “老爷找我有事?”

  “是的,都叫了好几回了,您快去吧!”

  甄柯便随着阿宏走到了客厅里,只见那个将军凌霄禹坐在郑长久对面的客位上喝茶,郑海波夫妇和郑裳、郑月玲等站在郑长久一边。

  甄柯进来,郑长久忙将他和凌霄禹相识。凌霄禹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和甄柯相握,道:“认识甄公子真乃本官之幸。不知甄公子家住何处?师承何人?为何有如此大的胆量和功夫与水上狐狸一较高下呢?”

  这个凌霄禹以官员的身份直接问甄柯的出处,如果甄柯再要支吾,就显得不够真诚。

  甄柯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大家都是一脸的期待,看来凌霄禹的话也就是在场所有人的话,看来郑家并不信任甄柯。也难怪,在赎回郑海波的过程之中,甄柯表现得太不一般了,作为江南首屈一指的郑家是不可能不对甄柯的身份感到怀疑的。

  甄柯哈哈笑道:“看来我的事迹是惊动了都指挥卫大人了,在下要是说无门无派,你一定不相信。大人可曾听说过皖布县有个五松陵?”

  凌霄禹四海为官,自然见多识广,于是点点头道:“不错,是有个五松陵,难道你是五松陵人?”

  “我家住五松陵,但从小在附近的大山里跟师学习气功。至于我的师承关系我也不想多说,因为家师淡泊名利,常年呆在深山,不想有人去打搅他。我学成气功回家的时候,父母因为欠债太多遭到债主追杀,他们都被杀死了。我遭到暗算差点死去,带伤逃到了这里。在郑家被大小姐和少夫人所救。”

  他说到这里看着郑裳和江婵道:“这一点我醒来的时候就告诉了大小姐,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派人去查,这件事在当地影响很大。”

  凌霄禹忙笑道:“甄公子不要误会,我也只是顺便问问,绝对没有探究你的隐私的意思。”

  郑长久也圆场道:“甄公子,你多虑了。刚才我在凌大人面前说到你的本领,凌大人非常赏识,他想招募你在军中为朝廷效力。不知你意下如何啊?”

  郑长久虽然说得好听,但是他的神态之中并没有要甄柯进入江南都指挥卫,所以甄柯忙道:“老爷和凌大人真是抬举我了,想我一个山野匹夫怎么能进朝廷的军队呢?再说本人也逍遥自在惯了,过不惯军旅生活。”

  此时大小姐郑裳也说道:“他现在可是我以及我们郑家的保镖,没有他,我和我哥连觉都睡不好。谁要是把甄公子带走,我第一个和他没完。”

  郑长久佯装喝道:“你一个女孩子瞎掺和什么,像甄公子这样武功高强之人理应为国效力,怎么能屈就在我们郑家呢?”

  郑裳还是不高兴的道:“国家那么多的人才,也不差甄公子一个,他自己也说了过不惯军旅生活,为什么非要让他进入军队呢?”

  甄柯也顺着郑裳的话道:“不错,我是不会进入军队的,老爷和凌大人的好意我先领了,恕在下实不敢当。”

  郑长久听得这么说,只好和凌霄禹惋惜了一阵。凌霄禹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了。不过水上狐狸之事对于郑家来说实在棘手,所以我们江南指挥卫全力加强防卫,保护郑家。水上狐狸一日不灭,郑家就提心吊胆一日。甄公子是和水上狐狸打过交道的,想来对水上狐狸甚是了解,你能否对我等提一些建议,好让我们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凌霄禹虽然是征求甄柯的意见,但是语气和神态之中却有一层不可捉摸的含义。

  甄柯道:“我是接触过江上漂的人,但是没有见过水上狐狸。他们都带着清一色的面具,我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谁。如果要消灭水上狐狸,我可以参与行动,但是我懂得的根本不比你们的多,甚至我还不如天香。”

  凌霄禹听毕站了起来,拍了拍甄柯的肩膀道:“很好,我们要的就是你的参与。我们指挥卫许多年来都和水上狐狸战斗,死伤很多。有你的参与我们抓住水上狐狸的把握就更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异能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异能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