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此人来路不明
好灯笼2017-03-02 23:002,468

  绿荷只得将武教头传唤进来,那武教头长得肥头大耳,两只眼睛却很小,远远看去,就像是两粒绿豆撒在脸面上,看上去相当滑稽。

  他虽然长得胖,据说伸手很敏捷,内力也深厚,所以郑家叫他过来看家护院。

  郑裳嘱咐武教头看住甄柯的房子,不让甄柯出去一步,武教头立即道:“小姐请放心,那个什么甄柯就是有三头六臂也飞不出我的手心。”

  绿荷瞪了他一眼道:“别吹牛,到时候人丢了可不是玩的。”

  武教头拔出随身的大刀舞了一通道:“别说那小子受了伤,就是全胳膊全腿的也过不了我的三招。”

  郑裳点点头,然后带着绿荷穿过花园和池沼,来到前面屋子的楼上正房里面,迎面见到一位富态的老妇人,全身珠宝闪着不同的光亮,她手里正拿着几件玉镯子在看。富态的老妇人对面是一位年轻的妇人,两耳上挂着银色的长坠子,她的皮肤白嫩如水,似乎吹弹可破。她正和富态的老妇人说着话呢。

  郑裳进来,就向富态的老妇人道:“娘,爹一早就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呀?”

  富态的老妇人就是郑裳的母亲齐夫人。生于富贵之家的女人虽然过了五十岁,还是脸上泛着红光,她见女儿问,便道:“他去绸缎庄有事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年轻的妇人笑道:“大小姐今天这么早上来找爹,一定是有事吧!”

  “是的,嫂子。”

  此年轻的妇人就是绿荷口里说的少夫人,郑家唯一的少奶奶江婵。

  江婵抿嘴笑道:“看你的样子一定是有什么兴奋的事情要告诉我们。不如说来听听。”

  “家里还能有什么兴奋的事情呢,不就是前天晚上晕倒在我家门口那个小子喽。”

  “哦,他醒了,说了什么吗?”

  “问了他一些话,他说是皖布县五松陵甄家村人,叫甄柯,是被人追债到了这里,但是我感觉他不像,所以想找爹爹聊一聊这个人。”

  江婵看了看齐夫人,两人也笑了,齐夫人道:“这正巧了,我刚才还和你嫂子谈到这件事呢。你过来坐下来跟我们谈一谈你的看法。”

  郑裳就坐下来道:“他说他是读书人,可是昨天医生明明说此人右手有茧,是握剑练功形成的,他的肌肉结实,明显不是读书人的样子。而且他受伤严重,失血过多,却没有立即死亡,经简单敷药包扎就好了,说明他内力还是有的。可他偏要说自己是读书人,而且他说的皖布县五松陵,根本就没听说过。所以我感觉此人来路不正。”

  齐夫人点点头道:“嗯,深更半夜敲打我郑家的门原本就很可疑,现在又说假话欺骗就更加可疑了。不过这种江湖人来路不明还是不要惊动于他,待他病好了,就打发他走就是了。”

  郑裳冷哼一声道:“这可不行,这不便宜了他在我家养伤了吗?”

  “哦,那你说怎么办?”

  “爹爹此前就答应我给我一个保镖,我看此人正适合做我的保镖了。不如想办法把他留下来……”

  “他来路不明,我可不敢让他做你的保镖啊。”齐夫人脸色严肃起来。

  江婵意味深长的看了郑裳一眼,然后对齐夫人道:“大小姐这是有深意啊。”

  “呜,有什么深意啊?你们可不许瞒着我。”

  “娘,我哪有深意啊,只是……只是以后出门能有人陪着,不至于像上次那样受惊吓而已。”

  郑裳有次出门,被地方上的地痞看上了,差点被掳走,幸好郑家在地方上势力很大,那些地痞知道了是郑家大小姐才吓得逃走了。

  齐夫人站起来道:“这怎么行呢,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怎么能保护你,再者说你不是说此人喜欢撒谎吗,我就更不能让他在你的身边了。”

  郑裳委屈的看了一眼江婵,江婵就会意了,道:“婆婆,既然大小姐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用意。我看让我的保镖天香跟着大小姐吧,一则保护大小姐的安全,二则监视这个叫甄柯的。天香武功高强,况又是女子,跟随我多年,是我最信得过的人。”

  齐夫人抓着江婵的手道:“这怎么行呢?天香可是你的贴身保镖啊?”

  江婵道:“我看就这样吧,我身边除了天香,不还有秋容吗。”

  齐夫人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好,就委屈你了。”

  说着,指着郑裳道:“你一个丫头要那么多保镖干什么?再说那什么甄柯的就愿意给你做保镖吗?”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他刚刚受了伤,是被我们家收留了,在本地人生地不熟的,他肯定会愿意留下来的。”

  娘三个说了一会儿话,齐夫人就闭目养神了,江婵就陪着郑裳走下楼梯。

  “我说大小姐,你一定是看上这个小子了吧?”江婵慧黠的笑了一下说道。

  “嫂子,你怎么就胡说八道,我会看上他吗?”郑裳竭力的否认。

  “怎么不会呢,那天晚上咱们在救他的时候,我就看见你眼神不对劲。”江婵道,“那小子虽然来路不明,可是长得还是蛮帅的,在我们小镇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你一定是被他的外貌吸引了。”

  “嫂子,我说不是就不是了。”郑裳的脸色都红了,不敢再看江婵一眼,只是一个劲地向前走。

  江婵叹息道:“也罢,咱们一道去看看那小子,看看有没有你说得那么可疑。”

  她们说着,在丫鬟绿荷和秋容的陪伴下向后花园小房子走来。那丫鬟秋容比绿荷大两岁,也穿着绿色的衣裳,容貌也比绿荷美丽,关键的是,她不但是江婵的丫鬟,还是她身边隐形的保镖。

  她们四人穿过后花园,来到小房子面前却不见把守在这里的武教头,而小房子的门半掩着,像是甄柯从里面逃走了似的。

  郑裳脸色变了,不禁道:“这……这……武教头呢?”

  江婵立即看了一眼秋容。秋容会意,立即抢身走在前面,推开小房子的门,门开处,眼前的一切不禁令秋容大吃一惊,原来那甄柯端坐在一把椅子上,两只脚搭在另一把椅子上,那肥胖的武教头居然蹲下身子细细的给他捏腿、捏脚。

  谁不知道在郑家,武教头一向是飞扬跋扈,谁也不敢动他分毫,因为他是齐夫人娘家的一个侄子,除了齐夫人能管他之外,谁也不敢管他。可是现在他居然乖乖的给甄柯捏腿、捏脚,这……这到底摆得是什么乌龙。

  当然门一开,甄柯和武教头也吓了一跳,忙都站起来。武教头撇了撇嘴,想要诉苦。甄柯不禁咳嗽了几声,武教头立即低下了头,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从后面进来的郑裳和江婵、绿荷没有看到刚才的情景,郑裳还好奇怎么武教头和甄柯站在一起那么低眉顺眼的,于是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啦?武教头,你怎么到房里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异能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异能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