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郑家大小姐
好灯笼2017-03-03 02:022,397

  夜很黑,天很冷,丝丝的风吹在人的身上就像是进了骨髓一般难受。甄柯伏在河边的大柳树上,定了定神,他凶口创口的鲜血不住的顺着衣服向下滴落。他调试一下内力,希望通过体内的地丹修好自己的伤口。可是地丹已经散乱,根本不能凝聚起内力来。如果血流尽,他将必死无疑。他抬起头来四周看了看确信没有人追过来了,于是将外衣脱下,撕成条状,将胸口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包扎的伤口上简单的敷了金疮药,血止住了,但是失血过多,甄柯还是不住的头晕。如果在天亮之前找不到医馆医治,他可能熬不了多久。

  他服下了仅有的一粒提神内丹,沿着河流走了七八里地,隐约看到前面有个小镇,这河流就是穿小镇而过。此时的小镇上还有几户大户亮着灯,看来还有人没有睡。

  他艰难地走到一户大户门前,伸出血手敲了一下门环,此时他的精力已经耗尽,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四周雕刻着花纹的大床上,床上的被子是云霓丝被,盖在身上很轻但是非常暖和。他知道自己被这家大户救了。

  他身子稍稍动了一下,胸口的伤口处虽然有点痛,但是感觉好多了,也没有血流出。他轻轻掀开被子看看,原来伤口处敷了大量的药物,用一根白布包扎了起来。

  忽然房间里有脚步声响,透过雕花的床沿缝隙,他看到一个绿衣服梳着两根辫子的小丫鬟走了进来。小丫鬟足有十四五岁,手里捧着一个瓷碗,瓷碗里正冒着热气,顿时一股鸡汤的香味钻进了甄柯的鼻子里。

  小丫鬟走过来看见他眼睛睁开了,惊道:“你……醒了,太好了,省得我喂你吃鸡汤了。”

  小丫鬟说着,将鸡汤放在床沿。甄柯已经饿得饥肠辘辘,闻得鸡汤香味哪里能熬得住,就欠起身子喝了好几口。

  几口鸡汤下肚,他的精力稍稍恢复了一些。便对小丫鬟道:“这是哪儿啊?是你救了我吗?”

  “这是子镇郑家,是我们家小姐和少夫人救了你。你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小丫鬟说着就催促甄柯将剩下的鸡汤喝完。

  甄柯就将里面的鸡汤和肌肉都吃了,他感到身上的力气大多了,于是掀开被子走下来,道:“你家小姐和少夫人在哪里,我……我去谢谢她们……”

  小丫鬟拦住他道:“你伤得不轻,还是休息一下吧,待会儿小姐和少夫人自会来看你的。”

  小丫鬟说着就走了出去。甄柯看着小丫鬟轻盈的体态和漂亮的衣服,知道这一家一定是子镇少有的富户,能够被这样的富户人家所救,看来真是自己命不该绝。将来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谢谢这家的救命之恩。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得门外环佩声响,房门被推开了,一个同样穿着绿衣,头上插着珠翠的女子走了进来。此女子脸色圆润,大眼睛上长着长长的黑色睫毛,美艳动人。

  甄柯看着她的打扮,知道此人应该是郑家的小姐。

  果然先前进来的那名小丫鬟也走了进来,对甄柯道:“这位是我们郑家的大小姐郑裳,就是她和少夫人救了你。”

  甄柯忙躬身拜谢道:“小姐的救命之恩实同再造,甄柯没齿难忘,真不知如何感谢。”

  小姐郑裳点点头道:“原来你叫甄柯,你的姓和我们郑家是一个姓吗?”

  “哦,不是,在下是西土瓦甄。”甄柯忙道。

  郑裳微微笑了笑,对身后的小丫鬟道:“绿荷,去端一把椅子进来让甄公子坐。”

  那小丫鬟绿荷忙出去端了一把绿松椅子进来,让甄柯坐。

  甄柯只得欠身坐下,此时绿荷又端了另一把椅子让郑裳坐下。郑裳不禁道:“看来公子也是读书之人,但不知为何受了如此重伤?”

  看来这郑裳是有心机之人,刚才一定是试探甄柯的学问,所以才问出姓氏的问题,现在的发问才是重点。

  甄柯想到前几日那惊心动魄的交战场面,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但是他不能将真相说出来,否则他不但不能在子镇呆下去,可能还要连累郑家,于是叹息一声道:“不瞒小姐,在下是个落魄的读书人,只因家里欠债太多无法归怀,遭到债主追杀,家人死伤殆尽,只有在下一人逃离虎口,流落在此,幸蒙小姐搭救,要不然在下这条命也……”

  甄柯说着脸色悲惨,郑裳也感到凄恻,便问甄柯的老家何处。其实甄柯哪有自己的住处,就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于是瞎说了一个地名道:“在下是皖布县五松陵甄家村,离此将近一千五百里。”

  郑裳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一听距离这么远,想想自己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于是道:“想不到你跑了这么远,真是可怜。既然你家人没了,外面又有追杀你的人,你不如就在此地养伤,待我爹爹回来,商量你一个好的去处。”

  甄柯听了忙站起身,道:“在你家养伤已经是过意不去,怎么能让你们安排我的去处呢?”

  “难道你不想有好去处吗?”

  “哦,不,只是太麻烦小姐和老爷了。”

  “你不知道,我们老爷的本事可大了,他想安排你一个好去处就能安排。”那小丫鬟绿荷忍不住说道。

  郑裳嫌她多嘴,瞪了了她一眼。绿荷忙低下头去。

  郑裳道:“甄公子好好休息吧,小女子这就告辞。”

  她说着,就和绿荷走出去了。

  甄柯平复了一下情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忙到床边的木柜里寻找,果然在第一层的木柜里找到了自己携带的一个包裹,包裹里一把银色宝剑赫然在列。

  这是他随身携带的宝剑,削铁如泥,是师父临死的时候传给他的。自己受伤进了郑家,郑裳一定是见过这把宝剑的,而自己居然说自己是读书人,难怪郑裳临走时嘴角还有笑意,一定是她在心里嘲笑自己撒谎。不过甄柯并不怕自己的谎言被拆穿,而是怕追杀自己的人找过来,那就麻烦了。

  果然那郑裳从甄柯的房里出来之后,对绿荷道:“快让武教头带人过来,把守这间房子,不准甄柯离开半步。”

  绿荷惊道:“小姐,为……为什么啊?”

  郑裳道:“你难道没看出来吗,这人不是读书人,一定是闯荡江湖的剑客,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但是绿荷还是惊道:“就算是这样,咱们为什么这样对他啊?”

  郑裳想了想道:“我要把他变成咱们郑家的人,看他那样子一定能够文武双全,肯定是我爹的好助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异能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异能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