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友国求助、703危情突现。
张东升2017-03-17 00:557,680

  第三章 友国求助,703危情突现、

  华英杰来到卓越联盟已经两年时间了,在这期间协助参加了数百次实验研究,终于到了研究尾声。

  由于实验进入最后关键的阶段,华英杰从上次探望过安定邦后就被要求一直留在研究中心内,这天,天气还是像往常那样晴朗,华英杰离开卓越联盟的大楼,穿过一片栽满梧桐林的路面,来过一个公交站边,跳上了一辆无人驾驶的车上,这是一种新的免费交通工具,自从无人驾驶和氢燃料的使用日益安全可靠,人工燃料成本大幅降低这种只需要定期检查加入特殊纯水,便能全天运营且无污染的承载城市交通出行。在车辆停靠在新桥医院边时,车门打开华英杰从上面下来,手里拎着一份事先打电话让方老板预留的方記蒸饺,大步流星的上了一处住院部大楼的六层,来到一处单人病房内。“原来是英杰啊!快快快!过来坐,你小子这一个多月干嘛去了,也不来看我陪我聊天,可把我老头子给憋坏了!”安定邦欣喜地望着从外敲门进来的华英杰。“怎么会呢?这不是最近工作有点忙,才一直没有抽的开身。”华英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来到阳台边从一张铁艺小圆桌边拉出把椅子坐在安定邦的对面,“这些日子工作进展的怎么样了?”“很顺利,黎院士带领的小组已经按计划完成了所有的数据测试,只要把超级仿生大脑和操作系统接驳安装到心灵控制塔中就可以了!”华英杰兴奋地道。“太好了,这一百多年的期待和心血总算是让我们看到了回报!不过英杰啊,我们这一辈的心血是为了更好的守护人类世界的和平,所谓止戈方为武!这也是703倾注所有努力在这项研究上的初衷!但再先进发达的科技武器也要在正义的力量下发挥它的作用!你们除了要擅于利用,还要保护我们的研究结晶不被落入邪恶的势力之手!”安定邦面色严肃的对华英杰说到,华英杰放下手里的茶杯,用力点点头!“对了,这次来除了看您,也是来跟您道别的!”“怎么?你要走啊!”安定邦关心问到。

  华英杰站起身来整了一下衣领道:“是啊!实验项目已经结束,我在这里的使命也已经结束了。我已经接到了周处长的命令,从你这里告别之后就会连夜述职赴命。”安定邦点点头,突然又“唉”的长叹一声!“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既然组织要你回去,那你就尽快收拾一下不要耽误了时间,只是这一走也不知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再回来看我这个孤老头子!”安定邦有些不舍的感慨道:“自己回去,代我向你们的同志问好,你要保重身体!”华英杰拿起自己的背包,起身立正向安定邦标准的敬了个军礼,然后说:“您也是,只要我有时间,就会抽空来探望您,再见!”说完后退两步转身走出了病房离开了医院。

  两年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些家伙怎么样了。有没有在想念自己这个队长,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还好吗?华英杰看着自己钱包里那张漂亮的照片,然后又扭头望向了机舱外的蓝天白云,几个小时后在一处未知秘密基地的停机坪上,一架陈汤号运兵船慢慢降落停稳,华英杰从机舱上下来,随后运兵船又轰鸣着离开,喷出的气流掀起阵阵尘土。华英杰望了望四周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这个他们风雷小组生活和训练的秘密基地。突然就在这时,一辆风驰电掣的剑齿虎号突击车“嘎吱”一声在与地面尖锐的制动摩擦音后紧贴着华英杰的衣襟停了下来,车窗里探出一个脑袋冲着华英杰用调侃的口吻拉着长长的声音问到:“这位老板,要不要打车啊?”华英杰抬眼打量打量这个带着墨镜穿着一身二战美军飞行夹克,有些略胖的中年男子忽然长叹一声道:“唉!可悲啊,走这么长时间没想到,风雷小组要变成包子小组了”说完故作伤感的摇摇头,然后拉开车门,一头钻进去大叫道:“驾啊!出发二师兄。”前面的男子无奈的苦笑摇摇头,一脚油门,车子一声轰鸣在刨起的尘土里绝尘而去。

  这处基地在北京的北六环外是由一处废弃的国营工厂改建而成,工厂前身是北京市的一家生产后勤军需产品的,后来突然工厂迁址弃用,便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开始扩建改造成一处秘密的战略科学军事基地,但关于这里的一切却秘密不为人所知,因为不曾有文件档案记载即使是国家的安全部门内一些人也鲜为人知有这么一个单位建制所在,这里的所有成员除来自军队的战斗精英和大学各科研领域的年轻佼佼者外,还有一部分特殊成员来自社会的秘密招募。为了不引起外界的过多注意,不仅在公共地图上没有标示而且在实地这处基地在外围设计上还是迁厂时的老样子,除了用作隔离的林带和栅墙警示牌外,只是在内部进行了功能上的增加和改建,剑齿虎号步战突击车在穿过作训区机坪塔台和中部的生活区后,转过几条街道在一处外观简单朴素的老式三层红色砖墙建筑前停了下来,华英杰下了车,拎着背包阔步走上台阶,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正要去交装备的孟雨不知想问什么却没张口,华英杰快步走进大楼在刷完证件后,立刻有一个女勤务人员过来说:“华少校,周处正在S室等你,让你回来后立刻去见他!”“明白,我现在就过去。”华英杰上了三楼,走到过廊尽头一堵墙的面前,在通过虹膜检测后,这堵墙向内移开是一部秘密电梯,华英杰进入了电梯。这栋建筑外面看起来就三层,其实这只是在地面上的部分,这三层分别用作一般的办公用,收发情报信息等。二层用作存放各种档案文件物品,一层只是用来普通的会客接待。真正的建筑面目和内涵在建筑的地下隐藏部分,地上只是冰山一角,如果把地上的部分比作是一棵苍天大树的树干枝叶,那么地下的部分就像这棵大树的漫漫根茎绵绵密密,甚至还和几公里外的作训场武库有隧道相连,其地下的深度和面积是地面部分的千倍不止。电梯在下降了几分钟后停了下来,华英杰走出电梯,这是整座建筑最核心的部分,也是所有基地的指挥部门中心,当然这还不是建筑的最底层,因为下面还在扩建,为未来的秘密用途做准备!华英杰走进中心大厅,整座地下建筑百分之八十的部分采用了折射日光加人工光源的采光方式,加上温湿度,气压,空气过滤等控制处理,整的给人感觉不知道就以为身处地面之上。“头儿!你回来了!”华英杰刚走出电梯没到大厅两部,就听到一个欢快的女孩儿冲着自己高兴地大喊起来,华英杰转身对着这个小丫头也开心的说:“是啊,今天刚回来,怎么样?你们大伙儿还好吧!”“很好哦很好!就是最近睡眠不太好有点累,最近又再协助武器部门测试一批新的能量武器装备,好辛苦啊!头儿,你看我都瘦了好几圈了!头儿你要请客哦!”华英杰看着这个有些撒娇可爱,全组都捧在手心的小妹妹,装作不解疑惑地问道:“瘦了?嗯!的确是瘦了,怎么?咱们的训练餐标准降低了,可我怎么觉得孟羽比以前胖多了”“哼!他那头,哦!不,是他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又懒又能吃,只要是能放到他嘴里的东西,他什么时候说难吃过,上次你不在,我们离家(国外)去出任务,每人带的压缩食品,装备没见他多带,吃的他倒多带了好几份!”

  两人正开心的说笑着,这时从一侧的安全门外进来一个人:“哎!唐玲你这小丫头又在头儿面前说我什么坏话呢,怎么头儿一回来你就打开唐僧模式了,啊!哈哈哈”唐玲嘴角撇了孟羽一下:“你才唐僧呢!”“好了好了!别逗嘴了,唐玲帮我把包拿回去,里面有给大家买的礼物,你们拿去‘打土豪分田地’吧我要去立刻见一下周处,等晚些时候见”说完把肩上的背包摘下来扔给唐玲。小丫头高兴地接住华英杰扔过来的背包,还蛮重的,看来里面好东西不少哦!眼睛笑眯眯的快成一条缝了,对华英杰开心道:“有礼物就成,快去吧!别耽误了正事,这里不需要你啦!嘻嘻”哎!华英杰听完无奈的摇摇头,赶忙转身向大厅深处走去,穿过几条明亮的幕墙通道,华英杰在一间房间前停了下来,S间,这是一个密谈场所的代号,并不具体指某一个地方或专门的哪一间屋子,是一个保密形式,在昊天基地,这个S间可能是任意的一处不起眼的会议室,可能是茶室咖啡间,也可能是在作训场。曾经昊天遭遇一次异人(指具有超自然特殊力量的不明身份者或非生物)的渗透,在那次有史以来的赤色五级的最高危险警报,S间竟是在女洗手间,当然是迫不得已,那次行动指挥仅仅持续了两分钟,后来就莫名奇妙危情解除了,查遍了基地的每一个角落,也没发现对方的踪影和离开的痕迹,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也没有人员伤亡,武库装备也没有招到破坏,只是在基地的整个辐射监测中,多了许多未知的能量射线和在基地外围的植物线粒体中监测到异常增高的辐射。不过这些事情都是在上世纪末基地建立后不久发生的事情,有的基地科学家认为是外星人造访,但更多的观点认为是地下W区用来制造激光武器的微量原子材料不慎泄漏导致,但两者都没有确实得客观证据表明,所以在现存的档案中也没有过多记载,没有加密!现在那份档案还在二层的档案室内存放着,华英杰也是刚来昊天不久,在一次调阅资料时无意看到的。

  华英杰来到S间的门前敲门进去,屋子的陈设极为简单,是一间内部中式风格的会客室,在渗透风波平定后一直这间屋子便作为S间经常使用,可能是周士忠比较喜欢这里的格调。华英杰看着正坐在一张明式木质的铁梨螭纹翘头案边喝茶的顶头上司,周士忠是国家国土安全总署里最年富力强的一位处长,主要负责特殊特勤处理,包括但不限于反恐,武器走私,间谍渗透等一切行动,其下直接管制四个行动小组的总指挥权。华英杰看着眼前这位正襟危坐不怒自威的处长,一扫刚才和唐玲孟羽他们的玩笑状态,立正身姿行了个军礼:“处长,您找我”周士忠抬头见华英杰进来,满面笑容说道:“哦!英杰回来了,辛苦了快坐快坐,不要那么拘束,这里毕竟是你的地盘,再说这里也不是你在原来部队那会儿了,我又比你大不了许多,私下你叫我周大哥就可以了,别老处长处长的,把咱们弄得跟前辈那些老古董似的,呵呵!”周士忠看着面前的华英杰有点紧张,便跟他开了个小玩笑,也是为了能更好的和这些比自己小的年轻一代没有代沟能够更好的沟通交流,当然这指的是政工工作,虽然自己才52岁,但在整个领导层年轻化的当下,这个快要步入知天命之年的处长,慢慢忽然觉得身边的这些年轻同志有时跟自己的距离很远,有点跟不上他们的步子,当然自己下达的命令这些年轻人还是会不折不扣的忠诚执行。(未完待续)

  P。S谢谢各位朋友的阅读,因为我的作品中会涉及到一些科学名词和术语,为了适当修改使其更加准确的表达文章语境和符合科学理论,所以会比较谨慎查阅许多资料,可能在更新速度上就会比较慢,希望对我作品感兴趣的朋友多多包涵,我会努力更新,谢谢!

  名词来源、

  承影光剑:承影是一把精致优雅之剑,相传出炉时,“蛟分承影,雁落忘归”,故名承影。相传春秋时的一个黎明,卫国郊外一片松林里,天色黑白交际的一瞬间,一双手缓缓扬起。双手合握之中是一截剑柄,只有剑柄不见长剑剑身,但是,在北面的墙壁上却隐隐投下一个飘忽的剑影,剑影只存片刻,就随着白昼的来临而消失,直到黄昏,天色渐暗,就在白昼和黑夜交错的霎那,那个飘忽的剑影又再次浮现出来。扬起的双手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旁边一棵挺拔的古松,耳廓中有轻轻的“嚓”的一声,树身微微一震,不见变化,然而稍后不久,翠茂的松盖就在一阵温和掠过的南风中悠悠倒下,平展凸露的圈圈年轮,昭示着岁月的流逝。天色愈暗,长剑又归于无形,远古的暮色无声合拢,天地之间一片静穆。这把有影无形的长剑就是承影剑。承影光剑,有剑柄无剑身。是昊天基地在突破超级电容后,研发的一款激光能量剑,通过强磁场把无形的光束缚在磁场内形成的剑的形态,剑的能量可以随攻击物体的材质来调节功率亮度,是UNSC中少数几个拥有此技术的国家之一,不过这把剑的唯一缺点是能量输出不是自动调节,Ⅰ代超级电容的使用时间短,每次全功率最大亮度只能维持一个多小时左右。

  剑齿虎突击步战车:一种新式轻型的步兵突击载具及攻击装备,重约两吨,车身后面配有重机枪,前身为四座敞篷结构。

  昊天基地:一座上世纪末建立的高度智能军事场所,但却进驻的是国土安全总署的行动小组,不过后来只剩下风雷小组作为该小组的训练,生活,工作地方。

  UNSC: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军事指挥机构,也是共和国之辉前传结束后,在地球遭到外星攻击,地球大部分国家和文明毁灭后,华英杰任职的机构。

  陈汤号运兵船:一架垂直起飞降落式的士兵运输载具,早期的旧时运兵船是为航母战斗群设计生产的,采用的已突破技术壁垒的太行喷气式发动机除了运兵还有运输战斗物资作用,在前传结束后来加载了祝融火控系统和新式的Ⅰ代反重力装置!陈汤,字子公,汉族,山阳瑕丘(今山东兖州北)人,西汉大将。汉元帝时,他任西域副校尉,曾和西域都护甘延寿一起出奇兵攻杀与西汉王朝相对抗的匈奴郅支单于,为安定边疆做出了很大贡献。陈汤号运兵船,取义自其与另一位将军的奏疏中“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于一,昔有唐、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逼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阵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WL,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之意

  (接上篇)华英杰听到处长轻松的聊天气氛也抱以微笑,说实话自己虽然来这里任职时间也不短了,但大多时间和这位上司是在战情简报室或战前指挥中心的会面,而且自己绝大多数是离家(国外)出任务,即使这次在国内也是去703执行绝密任务,在总部一离开就是两年,连组里的人也只知道自己是出任务,但去哪里做什么并不知情。周士忠给华英杰倒了一杯茶,示意他坐下。华英杰坐下后详细的讲了一下这次任务汇报工作,虽然这些在他回来时去安全署做归队报到和述职时早已提交过了相关文件材料。最后还提到了安定邦的近况,周士忠听提到安定邦于是放下手里的杯子,微笑着对华英杰道:“我知道,我也和他通过电话,他还夸你很能干,很优秀不错呢!呵呵,英杰,这次这么急把你召回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任务要你们去完成”华英杰听到有任务下达,看着忽然表情由轻松变得严肃的上司,立刻唰的站起来。周士忠也起身走到这间屋子里面内堂的一张书桌旁,这张桌子上简单的放着几件东西,除了文房四宝笔墨纸砚,笔架镇纸外,别无他物。就似一张很普通的书桌,周士忠伸出右手,掌纹向下按在桌面的内嵌的一块蓝色电容触控屏面上,在屏面感应到人体电场后,房间的四面幕墙的模拟窗户降低流明的大小,顿时整个S间的光通量下降显得暗下来,在光线降下来的同时,在蓝色晶面的部分投射出一个虚拟的档案袋影像,其实这张书桌就是一个以把传统书写和全息投影结合在一起的基地办公单元,之所以要让整个房间亮度暗下来,是因为这个这是一代的“蜃景”全息投影,房间亮度太高会看不到投出来的是什么,后来改进成2.0版的,“极光”增强现实系统。原先一代的东西不仅体验代入感差,而且没有智能交互设计。不知道为什么从华英杰来到“昊天”后,就发现这张书桌还是用着“蜃景”系统,虽然最后孟羽他们曾经在这个老旧版里插入了这个功能。也许是硬件不配套,也或许是这张书桌是古料佳作,不愿意做太多改动了,怕太多的现代东西破坏了它的古色古香。虽然华英杰是堂堂少校,军校优秀毕业生“昊天”精英!对带兵打仗没得说,不管是理论还是出任务的实战经验都是一等一的!但对理工这方面却是不怎么“冒气”,华英杰爱好的是文学还有中草医药学。不过没关系,术业有专攻!在昊天除了作训场和武库外几乎有一半以上的陈设格局建筑,是由“极光”系统制造的全息影像,也就是说除了必要的实体支撑和主体的部分,空间都是幻景虚拟出来的,包括华英杰和周士忠现在所处的S间,在这个宽敞的空间看似里面一切中式格局摆设,但真正的物件儿没几件。这样的好处有很多,一来是可以根据实际需要来变化整个格局布置,把“昊天”基地以前不能拆分的功能区也可以像武器装备的模块相同,还有就是节省了很多资源,考虑到因不可阻抗的原因即使未来要弃掉这里,也可以很快的撤离,隐藏“昊天”的所在和曾经担负的使命!周士忠伸手透过蓝色的光影把那个全息影像的档案袋拿在手中,拆开从里面取出几分文件资料,把其中的一个光影文本信件递给华英杰,华英杰像拆普通纸质信件动作那般,展开那封信,原来这是一封来自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反恐协助请求函!在函件的顶端是俄罗斯国家安全局的徽标,左上角映着“机密”两字,这些邮件并不在华英杰的安全保密级别里,要不是周士忠的生物身份验证,华英杰是绝对接触不到的,其实在整个“昊天”,别说已知的“昊天”,就是共和国整个所有的秘密基地,都是共享着一个称作“率土”的人工智能平台。

  这封信件的内容是经过加密处理的,华英杰把这封信件凭空放置在全息空间里,在书桌的蓝色晶板上也将自己的右手掌按上去,在掌纹和控制面板一接触,立刻在蓝色的泛着如点点荧光的全息光影里弹出一个虚拟的工具箱,华英杰打开工具箱,从里面空格取出“紫金”密码字典,华英杰把蓝色半透明的“紫金”字典放在书桌上,然后把那封加密的信件放在字典的正上方,华英杰做了个翻开字典的手势控制命令,只见那本光影图形的“紫金”字典从中间打开,随后在打开的同时犹如实体般从里面衍射出一丛丛光,这些光开始扫描上方高度约20公分处不停做三百六十度自旋的信件,蓝色的全息光影中开始闪烁不停的二进码,华英杰在弹出的一片“加密”“破译”“源文件保存”和“修改保存”……等十数项光影菜单中点击了一下“源破译”→“文本、图片破译”→然后点击“确定”。一系列繁琐的操作后,信件的字符部分开始解码。周士忠奇怪的看了看华英杰:“诶!英杰,我们最新的系统不是已经加载了人工智能?你干嘛还用这种一级逻辑输入方式。”华英杰听了周处长的疑问笑了笑不好意思的道:“哦!唐玲要给我写一个人工智能的交互仿生界面,她问我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模样的全息人像,我说就照着你们副队长的相貌设计一个,唐玲说根据“率土”信息平台的使用指令,不能以现役的在职军官的模样声音作编写人工智能全息人像的参照!所以就还是用着最初的命令输入。”周士忠听完,忽然没头没脑的插了句嘴:“不能用就不能用吧,还好那里还有个大活人能用,,哦!哦我的意思是你小子要努力争取些,有些事别扭扭捏捏的。”周士忠边说边挤了挤眼,华英杰突然觉得有点气氛尴尬,心里想这是什么情况啊!处长什么时候变得跟唐玲那丫头似的爱八卦了,不对不对,我肯定是遇到了一个假的周处长,华英杰心里边想,边无奈的摇摇头看着此时一本正经正认真关注着信件破译进程的全息图。正好此时信件刚刚解码完毕,周士忠拿过来信件递给华英杰:“你看一下吧!”因为在UNSC中五大常任理事国都建立有不同部门级间的和平安全协作,所以这封信不用经过外交部门直接通过中俄特别安全机构收发回应,这封信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伊万诺维奇发给中国国土安全总署的一封请求协助函收件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安全署总长官李国雄敬启。大概是伊万诺维奇曾经年轻时在中国留过学,信件解码后并不用翻译,直接就是中文写的,对于这个俄方的中国通,华英杰早有了解,别的不说,只是从字迹和信中引经据典的用古诗词恰到准确地描述自己现在急切地援助,就可以看出这位伊万局长对中国文化的熟悉程度了。

  华英杰接过那份信。脸上的表情随着读信过程,渐渐凝重起来!(未完待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共和国之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