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夜过后是路人
姚璎2017-03-09 19:182,231

  038

  阳光从没拉严实的窗帘照进来,像个顽皮的孩子舔着我的脸,我嘟囔了几句,翻了个身,继续睡。

  我在做梦,梦见我和前男友马韬奋修成正果,两人步入婚姻的礼堂,正在交换誓词的时候,马韬奋后来的富豪女友突然冲进来使劲扯我的婚纱。两个女人一番撕扯之后,我粗鲁地把那女人一拳打倒在地,拔腿就跑,结果惊慌中一个趔趄摔在教堂外的草地上,吓得我从梦中醒来,一身的冷汗。

  我蓦地睁开了眼睛,梦里的真实感还没退去,我的手上还拽着什么东西,扯过来一看,靠,挂着的蚊帐被我扯破了一个大洞!

  这个梦又激烈又狼狈,我只希望眼下的这副窘态别被人看到,幸好我独居。

  正这么想呢,身旁有个温热的东西靠过来,一个带着惺忪睡意的磁性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大早晨的,你又搞什么?”

  我惊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瞠目结舌地瞪着躺在我床上的男人。

  “你,你怎么还在我床上?昨晚,昨晚我们……我们……”我惊慌失措地把双手搂在自己的胸前,虽然我没裸着,昨晚的回忆一点点从脑海里浮现,我欲哭无泪。

  039

  “我们什么也没做!”H先生从床上坐起,蹙着眉头,说:“你睡着了。”

  很久以后H先生说,我这女人真像是迷糊精变的,在床上也能在前戏的过程中睡着了,当时令他开始怀疑自己对女人是不是已经失去了吸引力。人落魄了连能力也跟着退化了。

  “我们,我们什么都没做?”我检查好自己的身体,不可置信地问。

  “我对睡得像猪的女人下不去手。”H先生边说边挪到床边准备下床。

  我看到H先生还系着自己的浴巾,那一小块布几乎遮不住他傲人的本钱,而且随着他的动作有春光外泄的危险性,忍不住羞愤道:“把你的衣服穿好!”

  “衣服脏了,都在卫生间里。”H先生懒洋洋地说。

  “在卫生间里你也得给我穿上,”我咬牙切齿:“别在姐面前耍流氓,否则要你好看!”

  H先生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就这样衣不蔽体地走出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瞥了一眼我,说:“已经八点了,你还要不要上班?”

  我这才看了看闹钟,一下子翻身下床,嘴里喊着:“要被你害死啦,我要迟到了!”

  040

  我手忙脚乱套好衣服,把散落的头发梳好,就看见H先生从浴室里出来。穿的还是昨天那套衣服,他倒是神清气爽,只是那头黑发没整理,依旧掩在额头,把脸遮去了三分之二。

  我盯着他胸口看,昨天被我扯破的衬衫还露着大洞,我看着不顺眼,于是走到衣橱边,找出我爸一件最大的外套远远扔给H先生:“披上!别袒胸露背,有伤风化。”

  看到H先生上前两步,像是要向我走来,我立刻又如临大敌,瞪视着他:“你别靠近我,我干哥哥就在楼上,等我叫他下楼,非得揍死你不可!”

  “干哥哥?是不是还有干爹呢?那我算什么,干弟弟?”H先生接了外套,轻描淡写地说,我却听出他话语里的讥诮。

  “我干哥哥就是我房东,跟你说也不清楚!”我一下子就愤怒了,“喂,姓慕的,我好心要租你房子,你倒好,满脑子都是不健康的思想。昨晚一来就跟我滚到床上……你还到便利店买、买套子,真是居心叵测,不是好人!”

  “租我房?”H先生冷笑,“房间在哪儿?”在我屋里,从头到尾他只看到一个大房间和一个小客厅,哪里有我说的小房间。

  041

  我气鼓鼓地走到浴室的旁边,那里有个穿衣镜,把穿衣镜翻过来,顿时一个小房间出现在H先生的面前!

  H先生有些愣了。他觉得这房间的格局跟我一样,稀奇古怪的。其实这是老式房间的套房,因为面积小,所以小房间的门就改造成一个穿衣镜,这样空间显得大一些,格局也整齐利落。我爹宠女儿,一直让我住大房间,小房间留着自用。

  “抱歉。”H先生开口,看来可能真是他判断失误。

  我没搭理他,自顾自飞速地洗脸刷牙,收拾上班要的东西,准备出门。

  “那你还租不租了?”H先生问我。

  我现在要是还租房间给他,那我真是脑子进水了。我没声好气地扔给H先生两个字:“不租!”随后拿起包,忿忿地推门去上班。

  H先生踯躅片刻,还算识相,拿上自己的东西,也跟了出来。

  “别跟着我,”我边走边驱赶H先生:“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就当不认识!免得人家误会我自甘堕落巴巴送上门!”我气得脸都红了。

  “我都说对不起了。”H先生跟在我后头,俯下高大的身子道歉,可换来的都是我的冷哼和白眼。

  042

  两人一前一后赶到地铁站,我排队买票,刚把钱递进去,就听后面的人对售票员说:“两张,到木棉站。”

  “你真是阴魂不散哪!”我扭脸白了一眼H先生。

  “借我张票,我没钱买票。”H先生朝我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两排整齐的牙齿白得晃眼睛,“昨晚一盒杜蕾斯就要我二十元。”他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对我说。

  “请你圆润地离开我的视线!”我咬牙切齿,接过票扔给他一张,掉头就走。

  “是让我滚远点吗?”H先生摸摸鼻子,默默地跟在我后头。

  早班的地铁车厢里挤得像沙丁鱼。我刻意和H先生拉开距离,即使被人潮挤得东倒西歪,我也极力控制住平衡。不过H先生在看到一个猥琐的西装男借着挤的机会靠近我想揩油时,还是及时出手,先前一步将我揽在了怀里。

  他手臂搭着我的肩膀,我就是他天生的拐杖。

  “你——”我张口就要反抗,却被H先生阻止了。

  “别犟了,我保证,等下了车,咱们就是陌生人。”H先生在我耳边说。

  “行,以后我是路人甲,你就是路人乙!”我不甘示弱地回敬道。

  H先生一手拉着地铁扶手,一手揽着鲜活的人肉拐杖,眯了眯眼不讲话。

继续阅读:第八章 顺子,要不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九头身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