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听H先生的话
姚璎2017-03-25 14:511,624

  153

  “开房?”这回不仅筷子掉了,手上的饭盒差点也翻了,幸好我及时捧住。

  我瞪圆了眼睛,恨铁不成钢对H先生说:“好好的不上班,开什么房!”

  H先生沉默以对。

  我痛心疾首:“大白天的,你、你就这样兽性大发、沉迷肉(rou)欲好么?”

  我听到H先生在前驾驶座上发出“嗤”的声音,好像在笑。

  我松口气,顺势而上和他打着商量:“你看我们中午休息时间那么短,等会儿来不及赶回来上班会挨说的,而且还会被扣绩效奖金……”

  “你可以辞职,我来养。”H先生在前车座说。

  我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这……这不合适吧?咱们什么关系啊!”没名没分的,他既不是我老公又不是我爹,凭什么他要养我。再说我又不是宠物,干嘛要用养的字眼。

  “那你说,咱们什么关系?”H先生反问我。

  我一时语塞。

  154

  当时的我还真说不好和H先生之间的关系。

  说我们不亲密吧,多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只差真枪实弹发射了;说亲密吧,却还一直处于互相试探和撩拨的阶段,而且说翻脸就翻脸,说发火就发火,说走就走。

  就像今天,恨起来要生吃了对方,好起来又跟没事人一样。太没定性了。

  我盯着H先生的后脑勺,问他:“我和你到底什么关系?””

  H先生边开车,一边给出了正解:“男女关系吧。”

  我怔了怔,随后领悟过来:“你是男的,我是女的,最复杂的关系也是最简单的。”

  H先生:“也没那么高深,我只是喜欢和你搞男女关系而已。”

  我:“……我能骂人吗?!”

  155

  当然,H先生还是顾全了影响,并没有把我押到酒店开房和我乱搞男女关系。

  他只是带我去商场买衣服而已。

  H先生依旧秉持快速的原则,带着我进了一家古韵女装品牌店,挑好一件中式对襟刺绣立领衬衫递给我,让我去试衣间里换上。经过了地下停车场里的“生吞活人”的经验教训,我已然不敢公然违背H先生的指示,接了衣服就去了换衣间。

  刚脱去原先的衣服,我就被换衣间镜子里自己脖颈上的那些斑驳红痕吓了一跳。那些吻痕比早晨看到更加明显,不仅脖颈处有,耳侧有,连胸口都没有遗漏的。

  我的脸刷地红了,这才迟钝地想到H先生为什么会带我买衣服了。

  他是在毁尸灭迹哇。

  156

  换好衣服出去,H先生盯着我看,严峻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

  我才发觉H先生严肃起来有一种旁人不敢靠近的凛然之气。刚才我进去试衣服的时候,H先生就在外头,那些千姿百媚的导购姑娘竟然没一个敢过来撩他的。

  “就它了,别脱了,穿着吧。”H先生分别对导购员和我说,一边拿出一张黑色的卡递给导购小姐。

  导购小姐一见那黑卡,原本就恭敬的表情变得更加恭谨了。只有我在百无聊赖地看着店里玻璃陈列柜里的丝巾扣和胸针,没有留意H先生和导购小姐的互动。

  展示柜里的这些首饰设计精美,工艺精湛,让我多看了几眼。

  H先生远远看见我的举动,对导购员小姐说了几句话,然后导购小姐就乐颠颠地过来,殷勤地问我:“小姐,您看中什么,我拿出来给您试戴一下?”

  我连忙摆手:“不用了。”

  我只随意一瞄,已经看到这些首饰工艺品的价格标签上的数字是我等平头百姓所不敢肖想的。

  “我还是拿出来您试试吧。”导购员小姐哪肯罢休,执意把我刚才视线停留得最多的一个丝巾扣和一个胸针拿了出来,周到地让我试戴。

  我盛情难却,只得试了试。刚试好,就看到H先生从远处走过来,对导购员微微颔首,导购员小姐立刻眉开眼笑地给我开票了。

  157

  “哎呀,不要开票!”我连忙要阻止导购小姐。

  开什么玩笑,真要买了这两件首饰,我估计今天就走不出这商场。商场厕所保洁员阿姨、门口站岗的女保安、地下超市看管购物车的多个资深技术职位,我可以随便挑了。

  “让她去。”H先生站在我的身边对我说,一边伸出胳膊揽住我的肩膀,习惯性地又把我当人肉拐杖。

  我白了H先生一眼,挣了一下没能挣脱这个大号阿童木的铁臂,只得随他去。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 你若想嫁,我便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九头身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