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如何优雅地滚床单
姚璎2017-04-02 06:151,385

  p125

  H先生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我不由自主地缩起了身体,双手也撑在他的胸前。

  “以前做过吗?”H先生含住我的嘴唇低哑地问我。

  “没,没有……”我在暴风雨一样的亲吻间隙困难地回答H先生。

  H先生的问话让我混沌的脑海中顿然闪过“如何优雅地滚床单”这几个轰隆大字,也想起徐志摩曾经说过“我想把寂寞融进你的体内”的优雅黄话,但这些都是纸上谈兵,理论不能联系实际,救不了燃眉之急。

  我曾经听齐七七说过,男女之间要是每次见面滚床单都是干柴烈火的,急哄哄地脱衣服提枪上阵,情侣见面搞得和炮友约会似的,这样的感情不会长久。既然要滚,就要滚完美!

  还没等我想好摆什么优雅姿势才能对得起我的第一次时,H先生的吻突然从我的唇上移开,向下猛地吮吸我的脖颈,不断在我的脖子上种下了斑点草莓。

  他咬得我有点痛,“啊——”,我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

  “不许叫,”H先生呼吸粗重地命令我,把我翻过身去,从后面用力压住我。他高大的身躯伏在我的身后,脸附在我的耳旁重重地喘息,半天才沙哑地低语:“你再乱叫我会忍不住……”

  我立刻一下都不敢动了,尽管此刻我感觉自己像悟空被牢牢压在五指山下动弹不得,哪里还有半点优雅姿态?

  H先生伏在我后背的肩膊处喘息良久,才稍稍平复了一些。他松开我,依然有些气喘,压低嗓音说:“先放过你,今天家里还有外人,等人走了再说……”

  我的脸从进门就没有消过红,我听了他的话有点羞恼,H先生的解释让人感觉好像刚才急色发狂的人是我一样,我斜睨他一眼,咬住被吻得肿胀的嘴唇,哑声说:“你能不能先起来,压得我快受不了……”

  126

  这明明是一句很正常的话,结果让H先生再次发了狂。

  后来我问H先生:“你是不是禁欲太久,要不然都已经偃旗息鼓了,怎么又发疯了?”

  H先生:“要怪只能怪你用那样的勾人眼神看我,红嘴唇还嘟着,逗引得我不由自主……”

  我:“呸!明明是你精虫上脑好吧?”

  H先生:“我精虫上脑还好,只要不让你精虫上身就行。”

  我:“……。”

  (我应该把“污托帮”帮主的荣誉称号颁给H先生。)

  127

  我被H先生再度压倒在床上,都没搞清楚这男人的欲望怎么如此反反复复。

  H先生的吻更加热而且烫,他吻得很重,沉重的身体几乎要把我压嵌进床板里。我慌乱了,终于完全放弃“优雅地滚床单”,扑在他的肩膀用力咬他的下巴。

  “我们,我们是不是发展得太快了呀?”我求饶地问H先生。

  他的动作有点僵住,身上都出了汗,我能感觉出他在费尽心思控制住自己。我的手插进他的发丝里,轻轻拍抚着他的脊背,让他慢慢放松下来。

  半晌,他从我身上翻滚到一边,长长出了口气,自言自语:“真要命,我快疯掉了。”

  我仰躺着有点虚脱了,也点点头:“嗯,还真是。”

  H先生发了疯,我好像比他还要疯。

  128

  酒后没乱性的我们俩躺在同一张床上,当沉默下来,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我躺不住,坐起身来,整理好乱发,小声说:“我,我去看看小高。”

  H先生没有作声。

  我胡乱披上一件外套,正要下床,突然听见H先生在我背后说:“做我女朋友吧?”

  “啊?”我怔住了。

  “我会对你好的。”H先生补充道。

  “不,我不要。”我拒绝了H先生。

  H先生:“为什么?”

  我:“因为我不想做你免费床友。”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 床友以上,恋人未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九头身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