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隆重的婚礼
昨日繁花2017-04-21 17:024,714

  好像是宿命轮回一般,我的前身27岁结婚,我的这世仍然27岁结婚。

  但,我的婚前恐惧症消失了,随着婚礼的临近,我是如此的兴奋与期待。

  原来,所谓的婚前恐惧症只不过是不确定、不够爱。

  翠竹说我脸上都发着光,嘲笑我乐嫁之心表现得太明显,也不嫌害臊。

  我笑道:“我终于脱单了,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当老姑娘。等我忙清楚了,就把你许配给来福,他做我新府邸的管家,你仍跟着我。你别给我扭扭捏捏,我早看出你们俩有情。”

  翠竹听了,一把跪在我面前,感动道:“翠竹谢小姐成全,小姐的大恩大德,翠竹唯有今生做牛做马来报答。”

  我便嘲笑她道:“怎么这会子你也不嫌害臊了,这恨嫁之心表现得很明显啊!”

  翠竹红着脸道:“不是你说女人也要大胆表现自己的真情实感,老憋在心里会憋成变态吗?”

  当天,来福听了此消息,感激涕零,特意在院子里给我磕了三个响头。

  我心下欢喜,看来我主仆两人的好日子在后头啊!这往后的日子很值得期待哦!

  弘轩每天忙忙碌碌,倒很少来看我,他想给我一个完美的婚礼,虽然我一再强调我不在乎这些形式,可是他有他的执着。

  因时间仓促初定礼就安排在了初三日。当日,从贝勒府运来的彩礼整整排了两条街那么长,弄得我心里很是忐忑不安。

  弘轩身着蟒袍在内大臣、散佚大臣、侍卫、护军等随行下正式前来向阿玛、额娘行三拜之礼。

  内务府照例备酒宴五十桌、设乐队,到我家庆祝。所有不当班的公侯世爵、内大臣、二品以上的官员及命妇当日齐集我家出席宴会。

  阿玛亦身着蟒袍,率领有顶戴的男性亲属在外堂接待男宾,额娘则与命妇宴于内堂。

  宴席热热闹闹直从上午九时延续到下午三时。作为当事人的我倒成了最清闲的人,基本上没我什么事,我只负责坐在闺房里发呆就好。

  弘轩怕我无聊,期间偷偷溜出来看我好几次,又备了一些好吃的给我享用。

  成婚当日,弘轩蟒袍补服到皇上、皇后处行三跪九叩礼。之后,銮仪卫备红缎围的八台彩轿,内务府总管率属官二十人、护军参领率护军四十人前来迎亲。

  步军统领则负责清理道路。我头顶大红喜帕,身着繁复礼服,脑袋上还戴着沉甸甸的金银首饰,在女官的牵引下被迎上了花轿。

  阿玛、额娘喜极而泣,我心里既紧张又快乐,实在哭不出。 

  吉时降临,八名内监抬起彩轿,灯笼十六、火炬二十前导,女官随从,前列仪仗,内务府总管、护军参领分别率属官与护军前后导护,加上随行的嫁妆,浩浩荡荡、乌乌压压直占了两条街不止。

  我心里直呼太夸张了,偏偏身边的命妇还说仓促之间、一切从简,希望我不要介怀。我也是醉了。

  晃悠悠、慢吞吞好不容易到了弘轩的贝勒府,仪仗停止、撤去,众人下马步入。女官扶着我下轿,引我入府,然后把我交给另一批命妇。

  随后就是举行合卺仪式,拜天拜地拜高堂以及夫妻对拜。仪式过后便是宴开六十席,款待阿玛、额娘、各亲朋好友、品级较高的官员以及宫中来的贵人,我则被送入洞房。

  我又冷又饿还累的腰酸背疼,偏偏只听见外面鞭炮喧天、礼乐齐鸣、人声鼎沸,这洞房内却鸦雀无声。

  静候了一个时辰,仍不见动静,我便轻唤了几声翠竹,见没人答应,忍不住掀起喜帕偷看。

  只见厢房内烛火通明,张灯结彩,布置的喜气洋洋。几个陌生的丫头正静悄悄趴在窗台上瞧外面的热闹,压根没听到我的呼唤。

  我索性取下喜帕,走到她们后面问道:“请问有谁看见我的贴身丫头翠竹没有?”

  她们冷不防我会从后面说话,吓得直跳起来失声尖叫。我反被她们的反应吓一跳。

  其中一位稍稍年长的丫头镇定下来说道:“福晋,这喜帕是要等着新郎官来揭的,你怎么自己揭开了。快请坐回去。”

  我问道:“你们是谁?我的丫头呢?”

  那丫头道:“奴婢春花,是熹妃娘娘从宫里派来伺候福晋的。这是夏荷、秋月、冬梅,她们和奴婢一样,从此听候福晋派遣。”

  我心想,这名字倒有趣,估计是派来时临时改的。熹妃到底对弘轩不放心,这名义上是派丫头来伺候,实际上不外乎是派间谍来监视。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也无心上演勾心斗角的宫斗剧,监视就监视吧!只是有外人在,我想我还是循规蹈矩的好。于是又盖上喜帕,且安安静静地等待弘轩的来到。

  又等了老长时间,房间里终于响起了脚步声,我一听就知道是弘轩。

  果然,我的小手很快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弘轩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敏敏,闷坏你了吧?我给你送吃的来了,客人太多,实在走不开身,你不要怪我。”

  我急忙道:“快把我的喜帕掀开!遮这么久实在不舒服!”

  弘轩闻言马上掀开我的喜帕。一看到弘轩那张满盈着幸福的脸,我的世界一下亮堂了。

  弘轩却只管痴痴地望着我,动情道:“敏敏,你真美!”

  我噘嘴道:“才怪,我早上看见了的,粉扑得太厚,眉描得太浓,唇又涂得太红,整个一个女妖怪。”

  弘轩便道:“我的女妖怪真美!”

  我见春花她们都直勾勾地看着我们笑,便红了脸,岔开话题道:“你们过来帮我把头饰取下来!”

  她们答应着前来为我拆了头饰。我又吩咐道:“你们出去吃点东西吧!吃完饭也不要再过来了,把翠竹给我找来当值就好。”

  她们四人巴不得一声,忙躬身退了出去。等她们一走,我急忙撸起袖子就大吃起来。从早上到现在,我一点东西都没吃,实在是饿坏了。

  弘轩怕我弄脏礼服,干脆撕了羊肉喂我吃。

  填饱了肚子,我感觉浑身充满力量了,便满足得伸了一个懒腰。

  弘轩见我姿态撩人,忍不住一把抱住我。两人正要亲热,外面传来德叔的声音:“贝勒爷,张廷玉大人、马齐大人、郎世宁大人他们来了,请您出来待客。”

  我忙推他走,弘轩懊恼道:“早知这么麻烦,我就按你的意思简单点了。”

  我笑道:“六十桌的流水席啊,你以为那么轻松!”

  弘轩笑道:“送走这轮朝中重臣,就只剩下宫中的贵人们了。估计我一时半会儿还脱不了身,你要是困了,就先上床眯一会儿。”

  又凑近身来,暧昧地低声道:“你先养好精神,等我回来,就没你睡觉的机会了。”

  我羞红了脸,一拳挥过去,弘轩一跳躲开了,哈哈笑着走出了门。

  我心里美滋滋地,等他走好久了,还只管低着头傻笑,就连翠竹走进来了都不知道。

  翠竹冷不防道:“小姐,不,福晋,您美什么美成这样呢?”

  我吓了一跳。翠竹无辜道:“我敲了门的,也行了礼的,说话也不大声。”

  我嗔怪道:“你死哪去了?留我一人在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翠竹道:“自踏进府里的那刻起,就一直被宫里派下来的妈妈使唤来使唤去,忙得我晕头转向的。等安顿好了,看我怎么收拾她。”

  我笑道:“悠着点,别操之过急,更不要得罪人。”翠竹忙答是。

  翠竹服侍我洗了脸,净了身,就站在一旁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奇怪道:“你有话要说?”

  翠竹纠结道:“福晋,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我最讨厌别人说半句话,于是反问道:“你说呢?”

  翠竹只好道:“刚刚祥儿来找了来福,来福又找到我,说二爷有东西要转交给你。”

  我闻言沉默下来,半晌才说道:“拿来看看!”

  翠竹于是掏出一个锦盒。我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摆着两件首饰,一件是我送给他的订婚礼物,一件是他送我的订婚礼物。

  我的心情顿时凝重。沉吟片刻,说道:“这件是他祖传的宝贝,那日我还回去了,他又返回干什么?”

  翠竹琢磨着我的脸色,陪着小心道:“二爷还有口信,说这件宝贝只有小姐配做它的主人,他送出去了,就不打算收回,在他心中,小姐永远是他的正妻。”

  我无语。翠竹又道:“听说二爷病了好些天了。偏偏管事的就是不给他传大夫,身边人只好琢磨着给他用药。张小姐急得什么似的,除夕那夜嚷着要出来,被拦下了,初一那日又闹,还是没人理会。一直到昨天,祥儿才寻着机会出来,买了药,送了信,连见一见耿格格的时间也没有就返回了。”

  眼泪蒙上了我双眼,我的心情顷刻低落。说实在话,对于成德,我心中无半点恨意,我希望他过得好。

  可是,可怜的成德,他到底还要承受多少的苦?这一刻,我恨死了雍正,虽然他是弘轩的皇阿玛,虽然他赐予我如此隆重的婚礼。

  我又想到我才跟成德分手,不到一月就嫁了弘轩,对他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他在那边受苦受难,我却在这边荣华富贵,是不是太过分?突然觉得举行如此盛大的婚礼实在是不应该。

  我心中暗暗下定决心,逮到机会一定要弘轩去看望成德,如果有可能,怎么也要帮他逃出那笼子才好。我拿着那两件曾经的订婚信物,陷入了沉思。

  宴席一直闹到午夜才停。好不容易,弘轩满身酒气地进来了。

  见我满脸愁容,他关切道:“怎么了?等太久不耐烦了?以后我们还是安心过我们的小日子,再不跟这些达官显贵们来往,太无聊!”

  我皱眉道:“你喝了很多酒?”

  弘轩笑道:“没有,我大多喝得是水。就是故意泼了些酒在衣服上,免得被看穿。我是不是很聪明?”

  我刮脸羞他。他一把捉住我的手,拥我入怀道:“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等此刻很久了,我怎么舍得喝醉!”

  翠竹见状羞红了脸,慌忙退了出去。弘轩却叫住她道:“你出去帮着来福赶走阿其九那般人,刚刚他们要来闹洞房,被我挡住了。估计他们不会甘心,还会闹。要是他们敢打扰我们的好事,你就别想许配给来福了。”

  翠竹脸更红了,都没答应一声,就逃似得跑了出去。

  我也红了脸,把脸深埋进他的臂弯,心中小鹿乱撞。弘轩一把抱起我就朝炕上走去,我娇嗔道:“讨厌!这么性急,不害臊!”

  弘轩把我放在炕上,说句:“敏敏,我就是很性急!”

  就压上来吻住了我的唇。我渐渐融化在他的热吻里,身体似火般滚烫。

  我是如此渴望与他shui乳交融,行鱼shui之欢。可是弘轩却不急,他抚摸着我,撩拨着我,直到两人都衣裳褪尽,气喘微微。

  当他终于进入我的那刻,我忍不住欢叫出声。随着他的一声低吼,我也同时达到了至纯至幻的仙境。

  喜悦的眼泪瞬间夺目而出,直至此刻,我才彻底感到能够穿越到此地真是太幸福了!如果现在要我再穿回去,我定会宁死不从。

  我紧紧地抱着弘轩,舍不得放开,他亦紧紧抱着我。两人相拥而眠,香甜一觉。

  第二天早晨,因要进宫谢恩,就早早被宫中女官叫醒了。她们毫不客气地闯进来,督促我们穿戴好朝服,念经一样地说了一大堆进宫后的规矩。

  一位姑姑甚至收走了沾有我落红的被褥。

  整理停当,按例我们要依次到皇太后、皇帝、皇后前行礼,因皇太后已薨,熹妃又地位尊贵,因此改成到雍正、皇后、熹妃前行礼。

  弘轩三跪九叩、我六肃三跪三拜。三位皆嘱咐我们许多话又皆有赏赐。

  弘轩一路只管柔情无限地看着我,惹得皇后、熹妃很是羡慕,感叹我有福气。

  雍正却看着他有点发呆,良久才落寞地说:“弘轩很像他额娘。”

  礼毕出宫,我们回鄂府向阿玛、额娘行回门礼,同时留下用饭,又是大摆宴席。

  第三天,弘轩携我上坟祭拜他的额娘,同时看望他额娘的直系亲戚,还是大摆宴席。

  再接下来就是宴请我们家送了礼的远房亲戚以及阿玛的一些品级较低的下属,再然后就是宴请两族中有头有脸的管家奴仆,再然后是丫头小子。加上婚前的几天宴请,足足辛苦了八天不止。

  弘轩后悔不叠,发誓以后再不这样,他如今恨不能家中只有我和他,被这么多繁琐的人和事打扰,实在让他很不爽。

  轰轰烈烈地直热闹到散宵。元宵一过,阿玛就要回云南总督府了。因我的原因,鄂圻的婚礼又没办成,阿玛说索性等明年回京再办,今年干脆在云南把姐姐的婚事办了,如果家中一年办三个婚礼,也惹人烦。鄂圻虽不乐意,也无可奈何。

  尘埃落定,我终于开始了我甜蜜的婚姻生活。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成德的境况总让我揪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世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世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