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
兰亭绪2017-03-09 08:413,656

  1、小学老师的惩罚

  人是在不断吸取教训中进步的。撵猪的时候吃了亏,心里有点不甘心,所以念念不忘,上课时总是走神。说的形象一点,就是躯体在教室里,灵魂不由自主地飘到了外面,甚至飘到了恐吓我的无赖的院子里,想看看他在做什么,想看看他是不是因为我的诅咒而生病了。当然,这些都是我一相情愿的想象罢了。

  正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班主任突然用粉笔头砸了我一下,恰好砸在了我眉头上,我心里很迷信的,也许受我爸妈的影响,我认为砸在眉头上就是倒霉的征兆。心里很不高兴。当然老师也希望看到我不高兴的表情,这样才能显得更权威。

  “苗留根,掉魂了?”他挖苦我说,“我刚才说什么来着?”他继续问我。我脱口说到:“苗留根,掉魂了?”同学们哄堂大笑。他把一个完整的粉笔折断,用其中的一小截又砸向我。“再想想,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我赶紧偏头进行躲避,结果就是巧合,粉笔恰好砸到我的鼻子上,鼻尖上蹭一个白印,我心里暗自想到:要是不躲,说不定什么事也没有。这真有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味道。

  我这时才意识到他问的不是刚刚说的东西,而是说过有一小会的东西。我这个人就是太实在,遇事总是一竿子扎到底,头脑不会转弯。尽管领会了他问话的目的,可还是没用,因为我怎么也想不起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低着头不停地翻着书,好像他说过的话就在书里。“别在装模做样的翻了,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上来上来——”他看我快要走到讲台上的时候,抬腿给我一脚,把我弄得差一点背过气去,幸好我这个人的心理素质好,我调整了一下心态,等待着他的发落。

  他揪着我的耳朵,往墙边拉。我起初以为他要摁着我的头往墙上撞呢!所以我像犟牛一样,极力想挣脱他。他几乎要恼羞成怒了,他觉得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达不到目的是很没面子的事情。他把我耳朵揪得更紧了,我最后只得认命了。

  我后来发现他不是要将我的头撞墙的。他把我拉到墙边,他用脚猛地踢了我的右腿:“把这个脚抬起来。金鸡独立!”那口气就像将军给士兵下命令似的。我觉得他当时可能是这样想的:虽然自己只是一个小学老师,适当的时候感受一下自己威风还是有必要的,因为这样可以增长自己的自信心。

  我当时小看了这个金鸡独立,以为不就是一只脚站着站一会嘛!哪知道站时间了,另一只脚忍不住了,就想出来帮忙。另一只脚将要落地的时候,班主任看到了,他撩起我的裤子,用那只教鞭专门敲我的脚踝。我心里暗暗佩服他这一着真是毒啊!

  班主任的惩罚手段很多,有些是他跟其他老师切磋之后借鉴来的,有些纯粹是他自己开发的。我觉得金鸡独立就是他自己开发的。他自己开发的项目还有很多,比如让我们借用他的教鞭敲我们自己的头,敲的不响不算事;让我们把手伸出来拍打墙壁,连续拍打五十下。少一下,他就会用教鞭朝我们的头上补一下。

  他揪耳朵的功夫也是很厉害的,他能揪着我们的耳朵把我们从座位上拎出来,有时我也担心,万一耳朵断了,把我们摔下来怎么办?可他从不考虑这些,不过他也从没有失手过。他揪耳朵有自己的理论:“我为什么喜欢揪耳朵?有谁知道这个答案?”看样子他还想为自己的惩罚手段开一个研讨会,幸好没人响应。很多同学不敢看他,怕回答不出来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结果他自问自答了。

  “经常揪耳朵,耳朵会变大的。大耳朵的人通常都是有福气的。刘备知道吗?刘备就是一个双耳垂肩的大耳朵。”虽然如此,还是没有同学愿意让他揪自己的耳朵,除非迫不得已,实在没办法了, 才把自己的耳朵豁出去,让他随意摆布。

  我金鸡独立也就是一节课,第二节课他就让我回到座位上。不过这浪费了我很多体力。放学的时候,我准备漫山遍野地再转一圈,看看有没有猪在外面到处流窜,结果发现我的腿酸疼酸疼的。看来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中午回到家的时候,父亲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心说:“小子,今天怎么回的这么早?”我完全可以跟他仔细解释:“因为我今天没有到处寻找猪的踪影,所以我回来得比较早。” 但一想到父亲反复无常的那个品德,我就没理他。你跟他好,他根本不记得,而且说翻脸就翻脸。与其以后翻脸,还不如现在就照着翻脸后的样子先摆出来好了,免得以后变来变去费事。

  2、父亲的惩罚

  二年级快结束的时候,我的学杂费还没有交上去。老师整天像催命鬼似的,追着我要这个钱。我家里穷,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老师对我又是威胁,又是恐吓,我就是拿不来这个钱,不是我赖帐,而是我家里的确没有这个钱。

  也许这一点得罪了班主任,他总是有事没事找我的茬。所以我暗暗地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争取把钱筹到手,把学费交了,省得老师整天把这事惦记在心上。本来学校给老师有奖励的,哪个班的学费先交完,老师有奖励:奖五十块钱,我们班因为我的缘故,老师的奖励泡汤了。

  我依旧漫山遍野寻找猪,那一阶段我做梦就会梦到猪:远远地看到有一头猪在地里拱庄稼,我兴冲冲地跑过去,正准备用石头砸它,突然发现是我的父亲,我当时就吓醒了。要是真砸着了父亲,他不把我往死里打才怪呢!所以这个梦没敢继续做下去,而是吓醒了。

  我们那里是丘陵地区,到处都是小山坡,山坡上、山洼里开垦的都有土地,要想发现拱庄稼的猪,必须要翻山越岭地去寻找,所以撵猪这个活还是比较辛苦的,再加上撵猪容易得罪人,一般人是不做这个事情的。

  我撵猪这么长时间,星星点点也挣了将近二十块钱,有给三块,也有给五块的,也有分文不给的。我想要是顺利的话,再撵个把星期,学费也就差不多了。可天有不测风云,我的学费最终没有挣够,倒是父亲狠狠地把我打了一顿。

  也活该倒霉,有次撵猪撵的是一头大肚子的母猪,它的一排乳房东摇西摆地不停地晃动,好像故意炫耀似的。我可不管这一套,我远远地向它抛掷石块,吓唬它,想赶它走。它朝我望望,颇像见过世面一般,又低下头继续拱庄稼。

  我觉得它太放肆了,走近它想向它说两句,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怕说了也白搭,说了它也不一定听懂。我就“咳”“咳”地大声地叫了两声,它没有反应,我一气之下,朝它屁股上踹了一脚,正准备踹第二脚的时候,它雌牙咧嘴好像要过来咬我,吓得我赶紧躲开了。

  这个世界上,弱肉强食,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谁弱谁强自己心里是有数的。看来这个母猪觉得它挺有能耐的,它能和我叫板,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我心里的确有点憋气,我迅速地跑到田埂上,找来两块个头大一点的石头,歇斯底里地朝它投去。

  第一块没有击中它,算它幸运,第二块击中了它,重重地砸在了它的大肚子上。它痛得“哼”的一声。它一看我动真格地了,赶紧想逃走。我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痛打落水狗。又从地上拣了几个石块朝它投去,其中一块又砸中了它的后腿,弄得它的后腿一瘸一拐的。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免得它的主人到时又不认账。说他家的母猪没有拱庄稼,让你找不出证据。现在好了,他家的母猪变成了瘸子,想赖也赖不过去了。

  母猪虽然腿有点瘸,但跑的仍旧不慢。它扭动着大肚子,东一摆、西一摆地,不一会跑到了自己的猪圈。我正盘算着如何将这家人叫出来的时候,这家已经有人出来了,是个小个子中年人,眼睛非常小:“母猪是你撵回来的吗?” 小个子好像是在闭着眼睛问我,我知道这种姿态是傲慢的姿态,但我不能不回答。“是的!”我机械地说。

  “你为什么撵它?”“它吃庄稼?”“它吃你家的庄稼了吗?”“没有?”“没有吃你家的庄稼你撵它做什么?!”他一边说一边猛地朝我踢了一脚,由于我当时没有注意,他恰好踢在了我小腿的骨头上。我疼的顿时把小腿抱了起来,他趁机又朝我屁股上跺了一脚。

  我哭着跑回家了。我怕那个家伙追着我打,我不停地回头向后望,结果那个家伙就在我后边跟着。我怕极了,我怕他追到我家里继续打我。我想先回到家里把情况跟父亲讲一讲,让父亲有个心里准备,好对付那个即将来到我们家的人。

  “你怎么哭着回来了?”父亲当时正在磨镰刀。他抬头望见我回来了,问到。我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给他说了。父亲听完后,顿时把镰刀拿在了手上,我想这样也好,手上有个镰刀做武器,关键的时候使用起来顺手。

  不一会,那个小个子来到了我家的院子,父亲认识他,他也认识父亲。他们见面的场景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剑拔弩张,而是非常客气。父亲大声向我喝道:“给你张叔搬凳子去。”我不敢怠慢,赶紧搬了一把几乎要散架的椅子过去,因为所有的椅子都是这样,我也没办法。

  “老苗,你怎么让你的儿子撵猪呢,这都是二竿子做的事情。邻里乡亲的到处要钱,时间长了将来怎么让孩子做人呢?”他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今天打了他,主要是我生气,他用石头把我家的母猪的腿都砸瘸了,你知道我家的母猪马上要产崽了,要是这样的话,肚子里的崽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成?”

  “你要是不过来说的话,我到现在还在鼓里蒙着。他几乎要把我的人都给我丢尽了!”父亲越说越气,站起来就将我摁在地上,然后用脚不停地踢我:“我让你给我丢人!我让你给我丢人!” 小个子老张过来将父亲拉开了。

  我处处为父亲着想,他却一点也不领情,还说我让他丢尽了人。我心里委屈极了,大颗的泪珠从眼角里流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小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小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