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我的那个家庭(4)
兰亭绪2017-03-06 22:053,516

  7、煮个鸡属于大餐

  为了还账,父亲把家里其中的一头牛卖了。于是,我们家里只剩下一头牛了,这样,我也清闲了许多,不像以前,一回来他们就催着要我去割草。现在,我回来可以坐在院子里的石头上,悠闲地看着我们家的老公鸡骗小母鸡,骗到跟前之后调戏她。老公鸡先是叼着一个小石子“咯咯”地叫,可能是说:“这是一粒粮食,这是一粒粮食。”小母鸡信以为真,然后匆匆地跑过来看,老公鸡二话不说就骑在了小母鸡身上。

  这个动作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然后我就拎起一个小石头,投向了老公鸡,说实在话,我是想吓吓它,吓吓这个老不正经的,没想到也活该它倒霉,一石头下去,击中了它。它“扑棱”了一下翅膀,伸了伸腿,就这样死了。

  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它的死也许会给我带来麻烦,我心里有点后悔,怕爸爸知道了打我。果然,怕神就有鬼,爸爸很快知道了。他绷着脸,不断地从眼角里斜视我,我猜想不是什么好兆头,看他那架势想打我,我像长跑前做好了起跑准备一样,聚精会神地盯着他。我以为他要是发现我有了准备,也许会放弃他要打我的预谋,事实上不是这样。在他弯腰拎棍子的功夫,我赶紧跑了起来,他在后面紧追不舍,好像不为那只老公鸡报仇决不罢休。

  他最终追上了我,一只紧紧揪着我的耳朵,一边揪一边说:“跑啊!有本事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他揪着我的耳朵像牵一匹犟牲口一般,硬是把我拉到院子里。我想哭,我的坚强终于让我忍住了哭。

  “你为什么要砸死那只老公鸡?是不是手痒?”我想把真实的理由说出来,可我怎么也说不出口。我觉得要是说出来的话,父亲会认为我的思想有些流氓。于是我选择了沉默,不吭声。父亲见我不吭声,觉得是对他的权威的蔑视,然后他朝我屁股上踹了一脚。他出其不意的动作差一点把我弄倒。

  “以后你小心一点。要是手痒了就在那块石头上糙一糙。”我下意识地看着父亲为我指的石头,其实就是我刚才坐过的石头。父亲觉得他的审问也不会达到什么效果,说不定他也不想达到什么效果,只是想吓唬吓唬我,让我以后不要再败坏我们家的东西而已。

  父亲教训我以后,就去烧热水烫那只死掉的老公鸡去了。我站在院子里,试着挪动了一下,因为我不知道父亲让我继续站下去啊,还是教训我以后就了事了。我发现父亲对我的自由活动没说什么,于是我就回到了屋里。

  人情绪低落的时候,是很容易入睡的。我躺在床上没有多大一会,就睡着了。梦见了那只老公鸡,它耷拉着头。我想走近一点看看是不是真死了,它突然抬起来了头,吓了我一大跳。它不说话,只是注视着我,那个表情怪怪的,我有点恐惧,想跑,却怎么也动不了,我想大声喊,声音怎么也发不出来。

  没办法,我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想吓走它,它不但不走,看样子还想冲过来啄我。我想这下完了,我意识到它是来复仇的。我心里万分警惕盯着它的时候,它突然发出了一声可怕的叫声冲过来,我浑身一哆嗦,醒了。

  我知道自己是被梦魇住了。要不是二姐叫我,说不定我在梦里还要多经受一会折磨。二姐碗里盛着几块鸡肉,她一边啃一边对我说:“饭做好了,咱妈让我喊你吃饭。”然后她就出去了。我其实是很喜欢吃鸡肉的,可这次不敢表现出强烈的欲望的。

  父亲也端着碗,在院子里啃着鸡腿。啃的很香甜,也很细心。我觉得要是骨头能咽的话,说不定父亲把骨头也嚼咽掉。在我们家里,只要吃鸡肉,鸡腿都是父亲的。他说小孩长大之前是不能吃鸡腿的,小孩吃了鸡腿写不好字,写的字就像鸡挠的一般。我觉得他说的合乎情理,于是也从来没打过鸡腿的主意,后来还形成了这样一种观念,觉得鸡腿是鸡身上最不好的东西,父亲是怀着“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精神才吃鸡腿的。

  我盛好米饭,然后在碗里把米饭扒了一坑,在里面埋了许多鸡肉,之后在上面又盖了一些米伪装一下,不这样做的话,我怕他们说我碗里盛鸡肉的太多,说不定父亲一生气,又会伸出他那长满老茧的手,在我脑袋上狠狠地拍我一下,依旧会让我疼半天的。父亲的不论理已经让我学会了保护自己。

  尽管我的吃的晚,但我敢保证鸡肉不一定数我吃的少。我吃的心满意足,肚子鼓囔囔的,临上学走时不经意地打了一个嗝,父亲看了我一眼,吓得我惟恐他窥探出了什么秘密。在他看来,挨打之后应该是不吃饭的,更不要说吃的那么饱了。

  8、我上学也欠账

  我到学校以后,刚刚坐到凳子上,上课铃就响了。我很庆幸没有迟到,下午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他很凶的,手里经常拿一个棍子,说是教鞭,其实就是打同学的工具。他打过我,不过用的不是教鞭,当时教鞭没在手头,他顺手操起我的课本,劈头盖脸地朝我脸上扇了几下,当时鼻血就留了出来,我觉得鼻子上面热热的,用手抹一抹,流血了,我看看他,意思说:“已经流血了,你不要再打了吧?”谁知他恶狠狠地说:“不用看我,你死不了。”我真想当时就晕倒,死在地上给他看,吓一吓他,可惜最终有也没有晕倒。

  那时他打我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背诵一篇课文我没有背出来。背课文是需要时间的,我在家里忙着割草,根本没有空坐下来细细的背书,割草的时候又不能想着背书的事,不然一分神,就会割破手指,也许会遇到毒蛇。俗话说:一心不能二用,这是有道理的。

  这个语文老师在家里可能也是很忙的。这个我猜就能猜得出来。因为每到农忙的时候,他就没心思讲课了,经常在课堂上坐在讲台前睡觉,看样子他是累得太狠的缘故。当然,他要给学生找一些事情做的,要么是写作业,要么是背书。同学们的耐性比较差,自学了一会,开始有人做小动作的,有的开始动手动脚地打了起来。

  打斗的响动终于惊醒了语文老师,他抬头的一瞬间,口里经常会不由自主地流出口水,这让他很丢面子,他用手一抹,脸的凶像很快就会露出来。他在班里巡视着谁是捣乱分子,他的眼光就像探照灯一样,吓得我们一动也不敢动。

  最终他是要找出一、两个替死鬼的,他把他们叫到讲台上,让他们站好,然后出其不意,朝他们屁股上踹两脚,这些同学哭着下去了。要是不哭的话,他可能再补上一脚,很多同学知道他这个脾气,所以不哭也要让自己试图哭出来,那时候的感觉真像是一个演员。

  平时我在课堂上不敢全心全意地看他,怕他突然有事找我。其实他要是真要事找你的话,躲是躲不过的。下午第一节下课的时候,他在讲台上突然让我站起来,问我:“苗留根,你这学期的学杂费怎么还不交啊?”我的脸刷地一下子红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像揭短一样,好像公开说我穷得连学费也交不起了,这让我偷偷喜欢的女孩子听到了,是一种什么感觉啊?我像虫子一样在座位旁蠕动了一下,没有吭声。

  “要是家里实在没有钱啊,我给你出一个主意。”我家里实在没有钱,猪死了,牛卖了,家里值钱的东西越来越少,况且大姐胳膊摔断以后,现在还卧床不起,还需要钱继续治疗,我不能一点也不体谅爸爸的难处,要是我给爸爸火上交油,说不定他还打我呢?

  老师看我没有吭声,他接着说了起来:“再说你也不小了,你多大了?”我当时恨死老师了,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明明知道我是班里年龄最大的,我在班里像羊群里跑进了一头驴,却还明知故问。我觉得他是想在同学面前羞辱我。不过很快我发现他的确想帮我。

  “我觉得你可以在外面撵猪,撵个三、五头猪,你的学费也就解决了。”听到这里,我顿时豁然开朗。撵猪在我们这里是赚钱的。村委里有规定,谁家的猪管理不严,跑到地里祸害庄稼,要是被撵猪的发现,抓住一个罚款十快。

  听完老师的话,我觉得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太阳的感觉,我对老师的怨恨很快消失了。我甚至有点恨自己,觉得错把老师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虽然心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但我表面上一点也没有流露出来。

  晚上我放学回家的时候,我跟妈妈说老师在要学费了,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学费早晚是要交的,赖是赖不掉的。”其实也有赖掉的,赖到最后,老师实在没办法了,于是就把学费免掉了。我知道这些,可我不想这样干,因为老师经常像炒剩饭的一样,翻来覆去地说某某同学学费没交,搞得我在班里一点威信也没有了,况且我又有那么大的个子。

  我跟妈妈说:“我想自己挣钱了,再说我也不小了。” 妈妈突然有点警惕起来:“你是不是又不想上学了吧,要是这样的话,你爸爸会往死里打你的。”“不是,我想一边上学一边挣钱。我想在上学的路上撵一撵猪。”

  “撵猪是能挣一些钱,可做这样的事情得罪人啊!你怎么会想着这样挣钱啊?” 妈妈对我的这个想法一点也不感到高兴,我起初以为她听到后会很惊喜呢!甚至会夸奖我懂事、聪明,能为家里分担困难。事实上,她对我的这个想法一点也不支持。

  挣钱得罪人,赖帐丢人,这事搁在谁的头上谁也拿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尽快交上我的学杂费,我说干就干。我这个人做事就是这么果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小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小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