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
雪中莲2017-02-22 13:504,335

  这个村子背靠大山,一眼望去,绿油油的田野,远处,大约有十来栋房屋,没有人声,没有鸡鸣狗叫,静悄悄的,甚至没有人影。

  唯有村口有一棵大柳树上停着一只乌鸦,发出几声聒噪,反而更增加了安静的。

  村口有一口古井,古井边,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通向村子。

  “如嫣,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村子有点古怪?现在正是做早饭的时间,可是村子里却只有一户人家的屋子冒着炊烟……”

  “那我们就去那家有炊烟的屋子,讨点吃的吧。我真是饿坏了。”白莲说完先下了马。

  符如嫣也跟着下了马,两人牵马沿小路而行,不久就到了村子里,只见村子里一片狼籍,很多房屋大门敞开,似乎没有人居住。

  白莲找了棵树,然后把马拴在树上,四处寻找,总算弄了点草料喂马。

  “刚才给马找草料的时候,发现这些房子大都空着,怎么会没有人呢?”白莲奇怪道。

  “时逢乱世,这村子又在驿道附近,许是这里发生了什么?”符如嫣也疑惑着,揣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心,走到那户正冒着炊烟的人家门口。

  灶台并没有炉火,一口黑铁锅里空无一物。

  原来她们远远看到的炊烟,并不是炊烟。

  接着,她们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嘤嘤的哭泣声。

  循声进去,只见一个衣衫单薄,身着粗布衣服的女子,身子缩成一团,正在烧一堆枯树枝取暖。听到有人走进来,她抬起脸向符如嫣望去,那是一张精致秀丽的脸,肤光胜雪,眉如远山,眼如秋水,泪眼迷离,纵然一身淡青色粗布衣裳,又是一脸悲伤的神情,也掩盖不了她的美貌。

  “请问两位公子怎么来到此处,有何贵干……”那女子问道,语气落落大方,竟然一点也不象山野小户的出身的人家。虽然口气毫无胆怯,但是满脸防备之色。

  符如嫣看出那姑娘的心思,轻声说道:“姑娘,我们也是女子,为了出行方便,故而女扮男装。我们来这里,只是想讨碗水喝,讨碗饭吃。望不会打扰到姑娘。”符如嫣放下头发,显示她是一名女子。

  那姑娘见她们也是女子,防备心之色顿时散去。

  “厨房在后面,请随我来。”那女子站起身来,带着她们向厨房走去。

  “请问姑娘,为何村子里只有你一个人了?”符如嫣问道。

  那姑娘沉思了一会,才答道:“前些时间,村子发生疫情,染上疫病的人,在短短一个时辰都死去了。活着的人全部逃走了,因为我进深山采药刚回,故躲过疫情,但是我唯一的亲人,就是抚养我长大的母亲,却离我而去。”那姑娘一边回答,一边拿出两个烙饼,摆在桌上,“这是前几日烙的饼,只有这些了,吃吧。”

  “只有两个饼,我们吃了,你怎么办?”符如嫣伸出去拿饼的手又缩了回来。

  “我不吃。你们赶紧吃完,离开这里,此地曾发生过严重的疫情,是不祥之地,不宜久留。”她语气清冷,眸子冷凝,眼神似将这世界看穿,红尘看破,已经对人世毫无留念之意。

  “姑娘会采药,那是懂医术?”符如嫣问。

  “略知一二。”那姑娘又递过饼,“赶紧吃吧,放心,此地虽有疫情,但是这饼是发生疫情前做的,不会有事的。”

  符如嫣和白莲已是饿极,便接过烙饼,白莲把饼撕开,递给那姑娘:“姑娘定是也饿了,我们分着吃了吧,不然我们也不吃了。”

  “我父母双亡,村子里的人又死光了,自己身无长物,今后不知如何谋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又何必浪费这最后的食物?还是你们吃吧。”那姑娘表情冷淡地说道。

  这时的符如嫣,深深理解那姑娘的感受:便道,“不瞒姑娘,我的父母也在不久前双双过世,他们临死之前,交待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姑娘父母离世,但我想姑娘的父母在生前一定是像我的父母一样,希望您能幸福的生活下去。若是他们泉下有知,你好好活着,这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安慰啊。所以,姑娘,你一定要吃下这块饼,别饿着了。”

  符如嫣思量道,这位姑娘既然懂医术,处境又这么可怜,不如带她一同前往周国,一路上大家也可以互相照应,便道:“我们既然有缘相识,又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如和我们一同……”

  她话还没说话,突然被白莲打断!

  “不好!契丹人追过来了!”白莲突然叫道,“姑娘,你这里可有躲藏的地方?”

  “有,你们跟我来!”那姑娘走到厨房的一个角落,掀开铺在地上的稻草,打开井盖,“这是地窖,你们就躲在这里吧。”

  符如嫣和莲跳了进去,那姑娘正要为她们拉上盖子。符如嫣突然说道:“不好,我们的马还在外面,他们肯定会找到这里的。如果那帮契丹人见到你,一定也不会放过你的!姑娘,你也进来吧。”

  “不,我不进来。我不会说出你们在这里的。”她一边摇头,一边拿过盖子,准备把地窖口盖好。

  白莲一是害怕她受不了契丹人的逼问把她们供了出来,同时也害怕这个救她们的女子死于契丹人之手,当下不容分说就把她拉进地窖,然后,正要合上盖子,又觉得不放心,伸出手弄了些稻草掩盖了一下,再合上盖子。顿时,地窖内一片漆黑。

  “你们拉我下来,以为是救我,又或是救你们自己,其实我一个不能自救人的人,救不了人。拉我下来,倒也是对的……”正说到这里,白莲就捂住了那姑娘的嘴,对她小声说道:“嘘……”

  白莲天生有一种异能,耳朵异于常人。她可以听到十里以外的声音。

  她压低声音:“他们现在就在屋子外面了。如果你真的想救我们,就不要作声,免得被发现!”

  那姑娘不再言语,三人几乎屏住了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哈一声。

  黑暗中,符如嫣和白莲心中更是暗暗向上天祈祷,不被乱党和契丹军队发现,不然,关系卫国未来的藏宝图就要落入敌手。

  显然,他们追寻至此,就是为了藏宝图而来。

  据说,那张藏宝图是晋王先祖留下来的,一旦国家发生叛乱,国王就可以利用这张藏宝图,找到宝藏,光复河山。

  而那图的秘密,只有石敬塘知道。决不能让藏宝图落入外人手里,符如嫣心想,她按了按藏在怀里的羊皮藏宝图,藏宝图还在,想到肩负复国的重任,她的心不由快速跳动起来。

  契丹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接着,一阵翻墙倒柜的声音。显然,他们发现了这里。

  石敬塘粗鲁的声音传到了地窖中:“她们的马就在外面,厨房有撕开了却没有吃过的烙饼,院落的树枝燃烧的灰烬还有余温,这说明来过这里,饼还没来得及吃就躲起来了。给我仔细地搜!”

  符如嫣听到石敬塘的声音,心中一阵愤怒。石敬塘,这个叛臣,把契丹人引入宫中,害死她的父母,现在,还要追杀她,夺取藏宝图。她想起父母的遗言,一定要活下去,光复卫国,顿时,愤怒化为了理智和力量,她屏住呼吸,抓住白莲的手,她感到白莲的手在颤抖,在出汗,她紧紧握了一下白莲的手,暗示她不要紧张。

  一阵奔跑的脚步声后,又传来了石敬塘不满的声音:“一帮没用的废物,又让她们跑了!”

  “跑也未必,没准他们藏起来了,只不过我们没有发现罢了。不如放火烧了这村子,没准他们就跑出来了。”石敬塘的军师建议道。

  “有理!放火!烧!”石敬塘下令。

  很快,屋子燃起了熊熊大火。地窖的温度不断升高,空气也越来越稀少,符如嫣和三个姑娘感觉自己快要虚脱的时候,突然,一切又归于正常。

  符如嫣感到脚下有一滩水。

  “你们被吓尿了?”她轻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她摇了摇两个姑娘,她们竟然没有反应,她吓坏了,以为她们死了。便赶紧摸到她们的鼻子,仍有气息,这才安下心来。然后又摸了摸她们的大腿处的衣物,衣物是干的,说明地下的一滩水不是尿。她这才抬起头,发现头顶有一丝光亮,原来这水是从上面的缝隙处流下来的。

  看到有水,她感到越发饥渴了。她用尽力气,再次摇了摇那两位姑娘,她们仍然一动不动。

  符如嫣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脑子也闷闷的,让她觉得四肢无力。

  “不行!再呆在地窖里,三个人都可能会死!”符如嫣心想。

  她仔细听了听,什么声音也没听到,一切平静。

  “难道我是在做梦?还是叛臣的部队已经走了?”身负国仇家恨的符如嫣只知道,此刻,她不能再被困死在地窖,再多呆一刻,也许她也要如同那两个姑娘一样昏迷过去。

  不,她不能死。也许叛党找不到她们,已经走了。她决定赌一把,便伸出手,用尽最大的力气,打开了地窖的门。

  符如嫣把地窖门打开的那一霎那,才发现,覆盖在地窖石板上的稻草早已经变成了无影无踪。

  屋子已经被烧得成了残砖断瓦。地上全是水,原来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如果不是这场大雨将火熄灭,她们三个应当已经在地窖中闷死、热死过去。

  四周一片寂静,想必那些追她的人已经走了。

  现在最要求紧的,是让地窑那两个姑娘醒过来。符如嫣探身摸了她们的鼻息,还好,还有气。于是又是掐人中,又是敲心窝口,两人才总算醒了过来。

  “他们已经走了,”符如嫣说道,“可是我们的马没有了。”

  “没有马没关系,我们就用双脚走到周国。”白莲答道,她转念一想,符如嫣可是公主,这样的苦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便道,“过了这个村,再想想办法,真用双脚走到周国,怕是要累死姐姐了。”

  “你们要去周国?”那带她们入地窖的姑娘问道,“我能与你们同行吗?”

  “同行?”符如嫣和白莲一脸惊讶,心想她一个深山里的村姑,要去周国做什么。

  “实不相瞒,我并非这里的人,我叫芊机,我只是寄养在这个村子。我在周国有一个亲戚,我想去投靠他,希望两位姐姐,能带我上路,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芊机诚恳地说,“我自幼长在农家,我可以帮两位姐姐洗衣服,做饭,我什么都会的。”

  符如嫣本来当初就想约她一同前往周国,现在看她说得如此真诚,又救过她们的命,何况路上多个伴,也许能互相照应,当下便答应了。

  芊机见她们答应,高兴万分。

  “只是,我们这一路上,可能会遇到麻烦,怕害了芊机姑娘。”符如嫣想到自己身上的藏宝图,如果被人发现,那可就麻烦大了,没准会连累到芊机姑娘。

  芊机自幼在山村长大,总是听人说外面如何艰险,到也不觉得有什么,大咧咧地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路上自然不比在家里的,我们想办法解决就是了。”

  符如嫣见她美貌惊人,怕引得路上行人注意,便道:“芊机,你太美了,女子单身上路,容易引起坏人注意,为了安全起见,你把自己弄难看一点,可以吗?”

  芊机用手抹了一下地上的灰,涂在脸上,人顿时显丑了几分。“这样行了吗?”芊机问道。

  “行了,上路吧。”白莲身为护卫,警惕心重,她拉过芊机的手,一拉之下,摸到芊机手心全是茧,拿起一看,问道:“芊机姑娘的茧好厚。”

  芊机指了指前方的地,说道:“家中盆苦,我每天挑水种菜,养鸡喂猪,若是不生茧子,倒也是奇怪。”白莲细瞧之下,确实也是劳作的茧,而非练过武功的茧,便对芊机的村姑身份不再怀疑:“芊机姑娘弱质纤纤,没想到如此能干,那我们这一路上,可能真的要麻烦姑娘了。不过姑娘放心,姑娘救过我们的命,我们一定也会好好护送姑娘去到周国的。”

  于是三人便结伴而行,向周国的方向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