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邂逅相遇,适谁愿兮
平河子兮2017-02-23 13:422,602

  “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事,都是你的想象和猜测。”

  “是吗?丝丝,请原谅,我曾做过的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我被罗仲北叫到办公室谈工作,我进去时,他的脸上有些不自然,而且马上停下手中的笔,还把画架转了方面,可能他没想到我会到得那么快,以至于没来得及转移“罪证”。我很奇怪,请原谅我的好奇心,之后他因为需要出去一下,就那几分钟之内,我好奇呀,丝丝,你的画像,罗仲北竟然把你画得那么传神,我真不知道他有这种才能,而且下面有落款:无妆的丝丝。”

  “和凝,那不是我。”她喃喃地说。

  “你竟然还否认,你也别打断我,下面还有字呢‘有美一人,婉如清扬’,当然,他没再写完整,丝丝,你记得下面的一句吗?”沈和凝瞅着朱丝乐,“看来后面的故事更精彩,你隐瞒起来了对不对?”

  “真没有,这不可能。”朱丝只能这样说。

  “和凝,我不想结婚,你知道的。”朱丝苦笑一下。

  “那我就奇怪了,你干嘛给人家发射那样的信号,我的直觉告诉我,罗仲北是认真的,他喜欢你,我有理由相信,他想要和你结婚。”

  “啊?!”

  “丝丝,你的脸红了。恋爱中的女子最美丽最快乐也最幸福,祝福你丝丝,罗仲北对工作和感情一样专一,我的眼光不会错。抓住吧,你放手了,爱情也许会被风吹跑了。”沈和凝瞅着朱丝感叹道。

  “和凝。”朱丝多想告诉她自己还有话要说,可是她能说什么。她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可气的罗仲北,画什么像,而且还让下属看到。

  “还有,我倒忘了,你的水杯就‘供’在罗仲北的办公桌上。”她已经“咯咯”笑得直弯腰。

  “水杯一样的很多。”朱丝想辩解。

  “你别掩饰了,丝丝,因为你忘了你的水杯上还有我给你贴的一个小卡通粘贴,可能太浑然一体,罗仲北当成商标吧,再聪明的人小插曲上也糊涂一时。他还喝得津津有味,被人窥视到秘密,你知道,我当时就忍不住想笑,直到罗仲北叫我的名字,我才缓过来,望见他一脸严肃表情,反差也太强烈了吧。”

  她一直捂着下腹:“笑死我了。”

  那时刻她忍住了,现在爆发了,她差点笑弯了腰。

  “他和我真的没任何关系,真的,和凝。”朱丝喃喃地说着。

  “你当然这么认为,对方呢?那么优秀的人害上单相思的病,像情窦初开的少年,真让人大跌眼镜,罗仲北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是吗,丝丝?你告诉我,让我也分享一下,毕竟对于上司的故事,而且和你,你说我能没有好奇心?人之常情对不对?”沈和凝瞅着朱丝就剩下笑了,很有内容的那种。

  心神恍惚的朱丝能想什么呢?

  她把自己的心包裹得严严实实,外面又筑牢铜墙铁壁,没有人能闯进来,独独让这个罗仲北横冲直撞进来了,我设置了层层关卡也没阻挡住的勇士,是因为他向我敞开了真心意?

  朱丝有些头昏脑胀。

  “你可真是的,快点帮我弄点饭吃,我可是当你的婚姻指导专家来了,快饿死客人了,你真要结婚了,还成了我的老板娘,你不会也到集团来盘剥我们吧。”沈和凝说着嘻嘻哈哈地笑着。

  沈和凝又说了挺多,她没记住,什么时候走的,她都没发觉。

  沈和凝没做错,现在,我也知道了。

  被一个人喜欢是幸福还是负担?

  朱丝说不清楚。

  送走了沈和凝,她赶忙给星星打电话。

  星星撂了电话,那端传来了罗仲北的声音:“你没事吧。”很关切地语气。

  “我没事。”

  长久地沉默。

  罗仲北粗重的喘气声。

  朱丝轻轻地叹息。

  朱丝想撂了电话,但罗仲北根本不放下话筒。

  “用不用再谈谈?”

  “不用,我想写稿了,再见。”朱丝咬咬牙,撂了电话。

  罗仲北纳闷朱丝竟然临危不惧到何种地步,心如止水一般。他们两个满天飞的亲子运动会的照片,虽然他无所谓,吕明巍这回直接问他怎么回事了,从小在一起撒尿和泥长大的玩伴,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他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哪能轻描淡写地说,吕明巍啧啧赞叹:“你小子真行,从小就鬼精鬼精的,女记者让你给‘骗’得神魂颠倒,有没有更进一步?”

  “差不多。”罗仲北也为自己的讲述有些飘飘然。

  “甩掉包袱吗?”

  “你把我当成谁了?”

  “你准备和她结婚?”

  “当然,害得你再随一回份子钱了。”

  “随十回都行,最后还能让我女儿给赚回来,绝对不是赔本的买卖。”

  “不,就这一次截止了,白头偕老。”

  “就你,我能信?”他俩一起哈哈大笑。

  虚张声势的罗仲北根本摸不着朱丝的脉门,因为朱丝从他的视线中又滑远了。她请假回老家了。

  她需要离开几天,也调整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也许回来许多的事情就会发生了变化,时间会疗伤会离间人的感情。

  对于星星,她需要请假,星星没哭,他是个善解人意又早熟的孩子,他知道不能像别的小孩子那样撒娇耍赖,如果丝丝阿姨生气了,离开他怎么办?晚上当然还要给他打电话,只是周末再也不能见到丝丝阿姨了。

  罗仲北竟然对她……她对他呢?她不敢想了,因为她怕自己把握不住自己,他生气了吗?他可以找前妻复婚这样对星星来说最好,退其次找别的女孩结婚也行,总之别是我。

  我逃得远远的,罗仲北就会不再画像了吧。如果他不生气的话能让星星和她联系就心满意足了。

  朱丝有多久没回家了?

  爸爸和妈妈乐开了花。

  他们变着法地给做她喜欢吃的饭菜。

  朱丝每个月都往家里邮钱,这次回来只买了些食品、药、补品和衣服给家里。

  朱丝见到爸爸表情也是淡淡的,问了问身体,似乎也无话可谈。她在家里帮着收拾屋、做饭、洗衣服。看到爸和妈头发都白了不少,原谅我这不孝的女儿,爸和妈剩下多少岁月,我还不能释怀一些事情,朱丝心里很难受,可能中国人向来含蓄,不能在言语上表达那就在行动上表达孝心,回家多干活,也许能减轻一点爸妈的劳动就心里宽慰了许多。

  她的手机电话不少,他却没来一次信息,电话也没有。

  她看从前的收发记录,能不能太多了,内存不够用了?

  患得患失有没有?

  甚至隔一段时间,她就下意识地翻看一下,以为刚才忙着给错过了。强迫自己会忘记,反而更想他的“短信”,甚至他的……她的脸又有些发烫。也许,我的不辞而别,火爆脾气的男人,不知道胃还痛不痛?应该去医院检查检查。

  他自己怎么不去医院?工作太忙分身乏术?

  知女莫如母,朱妈妈现在正在端详着发呆的女儿:“丝丝,想什么呢?”

  朱丝赶快躲闪:“我去拖地……”

  “你拿着扫帚。”

  朱妈妈望着慌作一团的女儿,很奇怪。

  “丝丝从前不这个样子。”

继续阅读:第40章荒唐的代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