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绝对不将就
平河子兮2017-02-23 15:412,495

  罗仲北负责开疆扩土,把握企业前进的方向,品牌的推广,产品和服务质量,在管理上他基本是放手的,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以用人为能”,如果你事事关心,事事精通,在小事上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那无疑是失败的,也不可能成功。

  罗仲北相对比较清闲,该思考时聚精会神,决策时果断,因此,选聘辅佐他的企业高管非常重要,他能决定企业生,他们可能让企业死。严把进口关,挑选人中精英,“吾能用之”,怎么用?他掌控全局,对下充分放手,赏罚分明得当。每个部门必须各司其责,你要对你负责的部门和岗位全权负责,将来怎么交待,一年中每个节点的工作,尤其随便进一个人,经过人事部考核吗?需要不需要,来做什么?

  公司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就连罗仲北都不敢违规,因为他破例了,你还怎么管理别人。也因此,每个岗位的人都会自然而然生出责任心,开源节流,堵塞漏洞,就是使用一页复印纸都不会无端浪费,对承接的任务更是迎难而上。

  罗仲北曾让过朱丝,也只是说笑,把她放在哪?即使和朱丝是同学和好姐妹,沈和凝也不会接收,除非有人离职,还得看那个位置朱丝适不适合,不是因为嫉妒,而是大家已经干得很好了,何必画蛇添足,还引得部里工作人员不快。没听人事部报过需要招聘,到正远集团工作的人,极少跳槽,因为能得到充分信任和尊重,工资待遇优厚,有升迁机会,谁会那么傻跳来跳去。

  沈和凝虽然一直微笑着,但内心却是在掂量着罗妈妈和高云菲的关系。

  “阿姨,你慢点。”高云菲不忘提醒罗妈妈注意安全,极尽一个未来儿媳的责任和义务。

  “云菲,你看,仲北还专门办个什么报纸,你过来帮助把把关,你懂得文字和新闻。”

  “让云菲,明天过来上班?”这哪是商量,简直就是命令。

  罗妈妈看看徐子杰和沈和凝,他俩也都面带微笑。

  并没人搭言。

  “我跟仲北去说。”罗妈妈使出“杀手锏”。

  “对不起,阿姨,这里我负责,罗总也无权干涉,我们部门暂时不缺人,等高老师有时间可以随时过来指导工作,我们热烈欢迎。”沈和凝满脸真诚,一手拉着罗妈妈,一手拉住高云菲的手,倒水沏茶冲调咖啡,让她们多坐会儿,聊聊天。

  然后下令:“大家去忙吧。”也是哪个部门清闲,给你权力让你自由发挥,却弄得乱七八糟,层层负责制,谁都知道自己手中的工作干没干,刚才已经为迎接她们浪费了很多宝贵时间,大家都跟获释般一溜小跑回到自己位置上去了。

  罗仲北不希望员工加班,也不开那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会议,杀鸡儆猴,人在曹营心在汉,会后骂老板。在岗期间,集中精力,高效率完成任务,之后你就自由了。因此,对于这些无谓的参观,再让他们站班,沈和凝也不能多占用,心生怨怼和快乐工作,产出大不相同,她赶快“撵”他们回到各自岗位上去。

  罗妈妈自然无趣,没想到她的身份会碰了软钉子。

  高云菲多会察言观色:“谢谢沈部长,我工作排得很满,也是分身乏术,有好几个地方请我去讲课。”

  “阿姨,咱们别给徐主任、沈部长添麻烦,我陪你去逛街,顺便喝杯茶。”

  她扶着站起身的罗妈妈一起走了。

  沈和凝不喜欢闲扯八卦,但她真的很生气,晚上约朱丝吃饭。

  她说了罗妈妈和高云菲的到访。

  朱丝也没隐瞒,说明了高云菲的特殊身份。

  “我还看不出来,明明安排他们工作在一起,培养感情呗,她再好,恋爱不需要双方看对眼,撞出火花,剃头担子一头热,最终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沈和凝七三八四一通说开了。

  “丝丝,你看罗仲北的妈,至少当过中层领导的女性,儿子又有钱,身材好保养好穿戴好,那说话,官腔十足,习惯一辈子说上句,一看那目光,就不是善良的人。假如你真和罗仲北结婚,有你罪受的,有几个像你这么老实,逆来顺受。别看罗仲北做生意风声水起,在他妈妈面前,今天,为避免正面交锋,他抱头鼠窜躲了,他是孝子,也就是这样,在家里,在罗妈妈面前,他不会也不敢保护你,我真替你担心,丝丝。”

  她一脸忧虑地看着朱丝。

  朱丝笑了:“和凝,不要偏激,你用放大镜和显微镜看人,谁的缺点都会无限扩大,罗仲北和我说过,他会处理得好的,我也没想去伤害谁。罗妈妈对我有误解,慢慢会化解的。罗仲北么?”她有些害羞,“他和我真心相爱,和凝,你知道我不轻易接受一段感情,他例外,我相信我们能白头到老。”

  沈和凝惊呆了,面前是一直宣称不结婚的朱丝吗?朱丝瞅着眼前的杯子发呆:“丝丝,你认识罗仲北还没有我时间长吧……算了,你喝点苹果醋,醒醒酒。”

  “和凝,你也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连我这个‘问题’女也要嫁了。”

  “我,绝对不将就,宁愿一直剩着。就罗仲北,孩子倒无所谓,他的亲妈,表情做派,”她站起身学起罗妈妈的样子,“她的态度,让我爱屋及乌,打死我都不行,他再有钱,再长得貌似潘安般帅气,除非世上只剩下我们一对男女了,否则免谈。”沈和凝一脸决绝之色。

  “和凝,世上哪有那么完美的人,男人女人都一样,有时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非一辈子不嫁人。”

  “是,我不是不婚一族,但我不会放下我的婚姻观,不入我眼的人,绝对不行,物质次要,精神上必须相通。我宁愿剩着,我又不与人乱搞男女关系,也没当小三小四,又碍着谁了,你看我爸我妈,尤其我妈,苦大愁深的表情,我都不敢回家,吓怕了。他们说在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面前抬不起头来,好像我的存在多碍眼似的,我一天不嫁,就是他们莫大的耻辱,天天在你面前唠叨,就你认识地谁谁,结婚了,生孩子了,那个谁家的小谁光婚离两回了,她都比我强,因为人家有人娶,我妈是什么逻辑推理?”

  “和凝,我不知该怎样劝你,怎样看待每个人的选择,事业爱情诸多方面吧,阴差阳错有,不得已的苦衷更有,我理解也支持你的选择,只是生活在一个群体当中,口舌纷争,一人一口吐沫也能淹死人。你的难,我不能替你承受和分担,作为老同学好朋友好姐妹,我真的不好意思。因为我已经做了‘逃兵’,但请你相信,我不是幸灾乐祸的人。”不是因为实在心里憋屈,沈和凝不会说这一番话。

  朱丝握住了沈和凝的手。

  许久。两人没说话。

  还是沈和凝打破了沉寂:“对了,丝丝,好些天没和你见面,我又在妈妈安排下见了好几位男士……”

继续阅读:第59章安营扎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