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决心已定
平河子兮2017-02-23 15:432,560

  罗仲北家里因为多了两个女人而热闹非凡。

  星星也被严密监控,反正高云菲也开车,接送,做游戏,洗澡,睡前讲故事,老师自然做得得心应手,奶奶已经三令五申让星星听话,尤其听云菲阿姨的话。星星发现了如果他不听话,奶奶会吼爸爸然后头晕,爸爸默不作声。他只能听话,这样爸爸不挨骂,奶奶也露出笑模样。

  星星不敢给朱丝打电话,也不敢提丝丝阿姨,因为每次提奶奶都大发雷霆。云菲阿姨也面露不悦之色,“她们为什么不喜欢丝丝阿姨?”

  他悄悄地问玉阿姨。

  陈婉玉告诉他:“不喜欢丝丝阿姨,我们喜欢,过几天等她们走了,咱们再给丝丝阿姨打电话。”

  罗仲北怕朱丝误会,或者打来电话换成妈妈和高云菲接,那后果不堪设想,这里面的是非曲折一时半会还真说不清楚。

  陈婉玉通风报信的电话早过去了。朱丝知道罗仲北夹在中间有多难。因为罗仲北名义上还有“未婚妻”,加上罗妈妈不喜欢朱丝。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尴尬和麻烦,朱丝并未第二次到罗仲北的别墅去过一次,她更不敢主动打电话。逼迫得星星像个小大人似的早熟,看大人脸色,对孩子是多么大的戕害,童真童趣荡然无存。

  罗仲北觉得对不住朱丝。

  朱丝嫣然一笑:“好事多磨,而且历经磨难的感情弥足珍贵。”

  罗仲北回家全是半夜,早上天没亮,人就没了影。

  罗妈妈和高云菲来的第3天,罗仲北出差去了北京。

  罗仲北想“骗”朱丝一起去办房产过户,楼上楼下的房子过户到她的名下,只不过朱丝才不会上当,她暂时虽全款买不起房子,但她已经决定贷款买了。

  假如,她和罗仲北结婚,也会和他在财产上分清楚。她是职业女性,照顾家庭成员,家务事也做,但不可能变成全职的家庭主妇,围着锅台转,那只能不结婚了。财产上的独立很重要,母亲曾告诫她们姐妹,谁有也不如自己有,丈夫有也是一样的,这样,离开谁都能生活,丈夫也不会瞧不起你。有一天你人老珠黄,真不敢保准倚靠的人离你而去,尤其嫁个有钱的丈夫,愈加不牢固。

  朱丝不是对罗仲北不放心,而是她不想让外人认为她奔着罗仲北的钱去的。

  朱丝和妹妹朱夏因为买房子还有过一番争论。

  “姐,罗仲北那么有钱,本身就开发房子,你还费那劲买房子,换我,怎么也得敲诈他一笔,嫁他图什么?”在自己姐姐面前不用遮遮掩掩,她当然拿起嘴就说。

  “没图什么。”朱丝很认真。

  朱夏很不理解姐姐放着阔太太不当,不能说罗仲北有多强大,在本市也算响当当的人物,集团直属控股企业还有外人不知道的投资项目,总之罗仲北算有钱人,人还长得英俊帅气,有多少貌美如花的女子趋之若鹜,想当他女友,嫁他为妻。姐能攀上他,也算奇迹,有钱谁不会花,品位地位全来了,还自己贷款买房子,熬夜一个字一个字敲着赚钱,也只有我这个傻姐姐能办得出来。

  那些口号标语里标榜的女子“自尊自爱自立自强”,在残酷无情的现实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如果你嫁得好,一切OK,还用奋斗什么?在家里当太太,吃好喝好,吆五喝六,遛狗健身逛商场做美容是主业,容颜未衰之前,把钱财多捞点,有钱怕什么。

  朱夏有点羡慕那种生活,她的眼前仿佛已经看到姐姐雍容华贵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笑了,很开心。

  朱丝面对耍弄心机和爱慕虚荣的妹妹很苦恼。

  “夏夏,姐最看不惯你这语气说话,罗仲北再有钱,有多少房子,他是他,我是我,我会自己赚钱养活我和我应负责的家人的生活,而不是厚着脸皮,我可以给你要钱,也不会伸手给丈夫,要这个要那个,那是你姐姐吗?”

  见到姐姐不高兴了,朱夏一吐舌头,脸随即红了:“姐,我随口说着玩。妈不老在咱们耳边叨叨这些事,姑娘家要独立,靠谁也不如靠自己,只是,姐,你为了我为了爸妈,那么累。”朱夏使劲摇着姐姐的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行不行,我的好姐姐。”

  看着朱夏又挤眼睛又努嘴,朱丝也被气乐了:“你可千万别把这招用在亚亮身上,那是一个潜质多么好的小伙子,这山望着那山高,你可要珍惜,别让幸福跑掉,挨成姐姐这般年纪。你知道,爸妈多替我们担心。”

  “就你说他好,我还要考验考验他,不行,该换就换,本来我也不想这么快结婚,多玩几年。我有个同学刚毕业就结婚了,马上怀孕了,以后照顾孩子,还想出去玩,恐怕是不行了。再说你,需要照顾一个和你丝毫没关系的孩子,更累,后妈,简直,天哪,我连想都不敢想,那暗无天日的日子,后妈就是心狠毒辣的代名词。”

  “看你说的,净往极端上说。那都在相处,你付出真心情意,也会换回来,如果换不回来,也不恼,因为你尽力而为了,而且还要持之以恒,良心才会安的。”

  “姐,你找没结过婚的多好,乱事太多,将来人家前妻再重修旧好,你怎么办?毕竟人家有纽带和桥梁的小星星,你算谁呀。”

  “如果罗仲北是那样摇摆不定的人,我宁愿退出,成全别人,也是美德。”

  “与其那样,还不如不开始。”

  “可是我很爱他,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想姐姐还能再嫁吗?”

  朱夏看到姐姐眼里的泪光在闪动,朱夏上前抱住姐姐:“姐,爱情真有那么样的魔力,让你如此?”

  “有,每个人都有。夏夏,别辜负亚亮的真情,他不会对你三心二意,我却对你不放心。”

  “姐,给我做可乐鸡翅吃,我饿了。”朱夏开始转移话题。

  “小馋猫。”朱丝对于妹妹的要求必须无条件满足,谁让她是姐姐呢,照顾妹妹天经地义。

  朱丝决心已定。

  因此,她要买房子的想法就日益强烈起来,说干就干,当然背着罗仲北。

  罗仲北这阶段忙着出差,无暇分神,在北京的分公司又开业了,罗仲北建议朱丝一同前往,在一起怎么了,正好宣布一下。

  朱丝不会去,即使他们共同生活,她都不想踏进他的商业帝国中去“参政议政”,管三管四。她对管理一窍不通,家族企业本就会招员工讨厌和抑制,到底谁说了算,听谁的?之后财产分配不公,转移藏匿,多好的企业最终弄得分崩离析,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品牌不能持久的原因之一。

  “你不要说,除非工作往来,我再也不会去你们集团一次,也不会利用我之所长,给你做任何事情,最好他们都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罗仲北认真地听着,与众不同的朱丝,让他佩服的朱丝,更让他刮目相看的朱丝。

  她爱的是罗仲北,无论富有还是贫穷,绝对不是叫“某某总”的罗仲北。

  罗仲北需要在北京住上半个月,连空中连线的谈情说爱时间都是奢侈,因为千头万绪的工作缠住了他。

继续阅读:第61章人已知,你何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