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闹剧怎个收场
平河子兮2017-02-23 15:212,579

  “丝丝阿姨你吃。”星星把蛋糕往朱丝嘴里送。朱丝机械地张嘴,她听到的也许就是罗仲北希望她来的真实目的。

  是,我一直给他传递的……也希望……

  可是,现在才发现,其实我心里一直住着个他,而且已经深深地扎下了根,想拔掉只能牵绊着她的心一起毁灭。

  你为什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先前做过说过,消遣吗?玩弄吗?

  不,罗仲北,不。

  朱丝觉得胸部像有块巨石压进去填得满满当当,一点缝隙也没有了。

  心却要碎了。

  冷菜热菜山珍海味,海参鲍鱼燕窝,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席上除罗爸爸不开车之外,余下的三个男人都开车,真正请的主宾也是女士,结果谁都没喝酒,罗妈妈异常话多,和高云菲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她不是想感谢朱丝和陈婉玉两口子对星星的照顾吗,竟然一句话也没说。

  朱丝真的一点触动也没有吗?罗仲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跟高云菲之前根本不认识,朱丝你可要明察。他吃到的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只觉得胃有些痛。他捂住了胸口。

  朱丝的全部心思都在星星身上,她给星星挟菜,剔骨择刺,还得告诉他这是什么,那个小孩子应该少吃几口,她基本上没吃饭,星星直往她嘴里送,才吃一口,吃得是什么,味道如何全品不出滋味。

  玉姐心里太难受了,现在她痛恨自己不该当初把星星托付给朱丝,如今,人家记者做得好好的,何必到这儿含羞受辱,我们无所谓,丝丝差在哪?罗妈妈的话里话外的意思,还不明了吗?你想做我儿媳妇,别自不量力了,趁早滚得远远的。

  朱丝从未见过你,为什么对她这么不待见?玉姐觉得心口堵得慌,她的手在餐桌下面握住了朱丝的手,她感觉朱丝的手冰凉冰凉的,丝丝的心现在也冰凉冰凉的。如果现在说走,总不大礼貌。

  罗仲北的嫂子隔着桌子也和高云菲互动,她真高兴找到一个谈得来的未来的弟媳妇,不时插话的是罗妈妈,这三个女人交谈甚欢。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星星已经在朱丝怀里睡着了。

  罗妈妈才让“收杯”。

  罗仲北一直瞅着桌子发呆,目不斜视,从未看他左侧的高云菲,他心里默念多少遍:“对不起,你千万别误会,我妈妈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过后我跟你解释。”

  “仲北,你去送云菲,你大哥开车他一家和我、你爸,剩下一辆车也够用了。”罗仲北以为还是怎么来怎么走,他可以和梁志丰偷梁换柱中途他去送朱丝,现在母命难违,只能去送高云菲。

  高云菲礼貌地推辞:“那多不好意思,我今天开车就省麻烦了。”

  “你跟他客气什么,以后你有事吩咐他就是了,他能跟你比吗?自己做个小买卖而已。”罗妈妈替罗仲北答了,并站起身握住高云菲的手,再上前推一下罗仲北:“你先送云菲回去,她家路远,爸爸妈妈惦记着,晚回去不好。”

  罗仲北迈步觉得很沉重,后面多少双目光在看着他,朱丝呢。

  他很绅士地给高云菲开后驾驶座,但高云菲没进去,她笑盈盈地说:“我习惯坐副驾驶位置上。”罗仲北又给她开了车门,见她进去,扣好安全带,关好车门,绕过去开车。这是和朱丝截然不同的女性。只是我心急如焚,朱丝会怎样?

  他们在车上能说什么,罗仲北本不想说,但必要的礼节得有,比如问人家详细地址,感谢人家花那么多钱给星星和雯雯买玩具。高云菲很高兴:“不用客气的,对了,我不用坐班,时间宽松,我也可以帮着带星星,教星星认些字,学算术,做游戏。”

  见罗仲北不再言声,高云菲接着说,她不愧为大学老师,话说得相当得体:“伯母今天这样说,我也觉得挺突然,可能看我们两个单身的大龄男女,有些着急。”

  罗仲北没回答,说对抑或不对,他都没想好,如此荒谬之事,就让妈给决定了,就因为她爷爷是我爸的恩师,她爸现任某局局长,她竟然也赞同这个决定,现在的女孩子,都改成这样嫁人了。

  罗仲北无法接受,也不可能接受。

  “我妈妈身体一直不大好,尤其血压不大稳定,常常精神恍惚。”罗仲北以为说此话能让高云菲理解罗妈妈做这件事是没经过大脑思考的。

  高云菲还挺关切:“阿姨的病,哪天我陪她去医院看看。”

  高云菲能看不出来罗仲北对他的冷淡,以及家庭教师出现后一家人各异的表现,尤其罗仲北对朱丝,即使那几次瞬间的注视,目光里和神情里透射出的关切爱怜,绝对超出普通男女关系的范畴,虽然那女子一直照顾他的儿子并没望过他一眼,但这更可疑,普通人的目光和言语交流都没有,正常吗?

  “听说你们集团报要改版,如果需要,我可以义务去帮忙。”话说到这份上,罗仲北也得客气客气。

  “谢谢,他们鼓捣去吧。”

  罗仲北当然最希望朱丝能放弃工作到正远集团工作,那是他单方面的异想天开,即使像帮恒升集团报一样指导一下也行,对于毕业于名牌大学,报社的主编和社长都对之赞赏有加的朱丝来说,小菜一碟的事。这还没说呢,妈先知先觉?可能又到集团“视察”去了,我怎么能让高云菲到集团,沈和凝肯定告诉朱丝,这件事还不知怎么解释清楚,再来一件,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终于到了她家。高云菲临下车还和他握了手,感谢他送她回家,礼节性握一下吧,罗仲北如释重负。

  在寂静的夜里,罗仲北飞奔回家,陈婉玉两口子依然穿着去参加宴会时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发呆。

  茶几上有几个大袋子。

  两口子呆若木鸡般神情。

  “朱丝带来的土特产,还有给你买的胃药,丝丝妈妈给星星亲手缝的棉袄棉裤,织的毛衣毛裤。”陈婉玉又递过来一个纸袋:“丝丝让我捎给你的。”

  罗仲北不敢看,能有什么,他能猜到,镯子和手机。

  他想打电话发短信都不可能了,她的旧手机在我这,空剩个手机卡有什么用呢,现在也联系不上了。

  她明明有感知的,只是她不会说,而且接下来肯定会搬走,以后可能连星星都不会联系了,因为她是一个即使深受伤害,也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伤害的女子。

  “玉姐,刚才朱丝没说什么吗?”

  “没有,她一直抱着星星,后来先到的她家,她让我们在楼下等会儿,就给了这些东西。”陈婉玉的声音很低沉。

  后面跟着梁志丰的叹息声作为回应:“怎么会成了这样子。”他又数落着陈婉玉,“都是你害得丝丝。”

  “我对不住丝丝,她心事重以后可怎么办哪……星星在楼上睡着了。”陈婉玉眼圈早红了,她还能理智地汇报了星星的动向,好让罗仲北放心。

  “不行,我去陪丝丝。”陈婉玉抬腿往外走。

  罗仲北拦下了她。

  “我有点事,出去一下儿,你们照顾好星星,不用等我。”罗仲北点点头,表情凄楚又无奈。

继续阅读:第45章我喜欢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