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爱就是爱
平河子兮2017-02-23 15:342,473

  朱丝走了几步,有些磨磨蹭蹭,并没人追她,罗仲北那么决绝,我再留恋也枉费心机,索性迈大步走,再跑起来,试金石奏效了。

  我有错,你不至于如此无情吧。

  眼泪无声地流淌在她的脸上。

  她跑不动了,这是哪,街边公园的石凳上,朱丝坐下来。

  过了多久呢?

  她的身体被抱住了。

  那熟悉的罗仲北的怀抱和气息拥住了她。

  “丝丝,你跑那么快干什么,累死我,然后出轨是吗?丝丝,我们会幸福的,爱是包容理解,爱就是爱,没有理由,你干嘛老要分析来分析去,让大家不痛快。”

  朱丝也抱紧了他,这个怀抱,她余生都不想离开:“对不起,对不起。”

  “朱丝大记者,我还没听完你的高论,接着说其二。”

  “你不会再生气?”

  “我保证。”他挥拳向上。

  “当然有,怕惹怒你,我就免了横生枝节的其三了。”朱丝脸上还挂着泪痕,脸色和语气都很郑重。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当代社会不大讲这些,但我还是希望得到双方老人的认可和祝福,否则,一像地下情见不得光,我们不能幸福;二会伤害到老人,作为儿女不能那样不孝。”

  朱丝面色沉重。她的父母相当开通,有无钱财和地位,他们并不考虑,只要她选择的,并且是和她真心相爱的对象,父母都会支持,她和罗仲北想结婚,根本不可能得到他父母的同意,尤其他的母亲,明显感觉对朱丝误解很深,近乎仇视的态度。她也奇怪,她们之间从不相识的。

  罗仲北更觉得对朱丝增添了几分敬重,天底下有几个女子会像朱丝这样善良和贤淑,妈妈为什么会对她这样敌对,他真不理解,他搂紧了朱丝:“我们只能说珍惜现在,可能永远这样子吗?”明显有些失望和颓丧。

  “请别担心,我的俊朗风清、顶天立地、叱咤风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罗先生,我会好好表现,丑媳妇也会让公婆慢慢地转变看法的,而且会为我们送上最真挚的祝福。”朱丝的真诚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罗仲北。

  朱丝已经开始打听哪种降压药适合罗妈妈服用了,也跟摄影记者咨询数码相机,适合罗爸爸采风摄影用。

  “丝丝,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爱人,假如我早一天遇见你就好了,我的情感生活也不会那样一波三折。”罗仲北的眼里闪着泪光。

  “不刚刚好遇见吗?”

  “丝丝,我第一次遇见你,就觉得你好熟悉,那时的我多傻多笨,你刚献完血我还那样对你……”

  “罗先生,谢谢,滚烫的红糖水一直甜在我心里,新生的血液源源不断流淌在我的血管里。”

  朱丝把罗仲北看得都不好意思了,左躲右闪的顾左右而言他。

  “丝丝,你能不能帮我做一回人物专访还是通讯,有个记者女朋友,总要借光,替我扬扬名立立威。”

  “不,新闻要求公正客观,写你和你们集团,我做不到,你另请高明吧。”

  拿个棒槌就当针,朱丝知道罗仲北不会强人所难,只是没话找话图一乐。见罗仲北有些表情不自然,马上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我又做错了。”

  “从后面投怀送抱?丝丝,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你可以指挥千军万马了。”朱丝并不答话,抱着她的罗先生,感受着他的温度,给她的满满的幸福。

  他背起瘦弱的朱丝,在屋里走了一圈又一圈……

  “丝丝,我真纳闷,你怎么采访的,就你那柔弱的性格。”

  “罗总,你放下我,现在我采访你一下。”

  罗仲北端正了一下身体,还故意清了清嗓子,表情极其严肃。

  “朱丝记者,你使劲问,往深里刨,我绝不隐瞒任何细节。”

  “罗总,据知情人举报,你公司剥削员工,超时劳动,首先违反《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并且榨取其剩余价值,你集团每一分利润里全是他们的血和汗构成,你要如实供述罪行,否则,依据某某法第某某章某某节某某条款的规定,判你入刑三年,太轻了,直接拉出去……斩首示众,要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朱丝还想说,手伸出做砍头的动作,可还没痛快多久,已经被快气疯了的某人给反背双手:“看看要砍谁的脑袋,你别告饶,我不会心软的。”

  当然口不对心,他马上就心软了。一个他不知怎样喜欢的女子,他会舍得虐待?

  “我跟你讲一些我的事情。”朱丝生怕之前林林总总只是个幻影,转眼就烟消云散了,她小心翼翼,但终于鼓起了勇气说了。

  “不,丝丝,你别说了,你能有什么事情,你的祖宗八代,前世今生,我都该调查清楚了,报社社长和主编跟我很要好,将来,我们一起经历,我就不用再记录了,反正你会写的,别以为我不清楚,你不是天天写日记吗?你的家庭,对了,哪天,我得去拜访岳父岳母,也让星星见见姥姥姥爷,小孩子从没叫过一声,只不定得多高兴呢,你说,我拿什么见面礼合适,他们喜欢什么,我能不能让他们满意,还有,娶你,他们会要多少聘礼?你先跟我通通气,别让我局促不安,搬座金山?不,用我全部的身家娶你,我也愿意,丝丝。”

  滔滔不绝的罗仲北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本来朱丝也打退堂鼓,有些事情该尘封在心里,永远不为人所知,那该多好。可是我这样做,对不对?

  朱丝从未追问罗仲北的感情生活,他的从前的女友、前妻如何,那和现在没有关系,没人愿意离婚,都有难言之隐和难以言说的痛。朱丝不问,这也成为罗仲北不追问朱丝的原因,一个传统保守的女子,她再漂亮,似乎也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过往。

  我们爱在当下,共同面对困难,一起憧憬美好的未来。

  可是我真不想让幸福让我爱的人从我身边溜走,请原谅!

  朱丝表情很古怪,罗仲北很惊奇,朱丝真让人琢磨不透,她的大脑一天都在胡思乱想什么,搞文字的人就是心思太重,他拽着她:“我们去吃西餐,有刀有叉,我们比武过招,看你能不能砍掉我的脑袋。”

  心事重重的朱丝被他拖拽向前走,这条路,没有尽头,是吗?

  朱丝给买罗妈妈买的药,罗妈妈服用上了,降血压的菊花茶也喝上了,血压稳定,罗仲北没也敢说是朱丝买的,说是让朋友捎来的。

  罗爸爸用着朱丝给买的带可换镜头的数码相机,照出的相片,远近,取景范围、清晰度比从前效果没个比。二人交替夸儿子会花钱,不再多少,让爸妈觉得实用。

  罗仲北干着急,还不敢说,好人是朱丝,他承接个孝顺的名,也不知道他说了,两位老人反应多强烈,只能慢慢渗透再渗透。

继续阅读:第56章呈上聘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