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早已恩断义绝
平河子兮2017-02-23 12:094,684

  吕明巍不明就里,侦探一般给他手机里发来几张照片,上面朱丝带着星星在游乐场玩耍和餐厅吃饭……

  他们三个,玩得尽兴又开心,开碰碰车时笑得前仰后合,吃饭时你一口我一口喂星星,星星竟然很享受的样子……

  罗仲北肺都该气炸了。

  吕明巍电话随后过来了。

  “像一家三口吧,我们夫妻俩带孩子玩时,无意间抓拍的。你说的那女主角是不是照片中这个女的,她嘛,长得非常漂亮,纯天然、无污染、没添加剂的那种美,你眼光挺毒辣啊,这样的女孩现在是稀世珍宝,但男主角怎么变成了恒升总裁徐绍鹏?听你解释。”

  罗仲北强压住火:“你上幼儿园时就喜欢造谣惑众,那个女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一毛钱都没有!是我的管家和她是姐妹,可能临时有事,托她给照看一下,你知道星星有‘奶’就是娘,跟谁都行。她,她和徐绍鹏的关系,无可奉告。”

  “看样子,正在热恋,但带个孩子谈恋爱,小灯泡倒也没什么嘛,而且和他们都没关系,正好献个爱心,照顾小朋友。听说徐绍鹏挺花心的,不知这回是不是真心对待这个女子,也许换个花样,只是玩玩而已。”吕明巍以为罗仲北说得全是真的,当然也就随口胡诌起来。

  有头有脸的人跟亲近的人其实也爱八卦。

  吕明巍还说什么,只是在罗仲北耳边过一下,他根本没听,后来那边没声了,罗仲北一直将手机扣在耳朵上,头上直冒汗,淌下的汗水都把手机弄湿了,他还有心情擦吗?

  旁边正在开车的王师傅能看不到副驾驶上的老总的形象,他快速收回余光,专心开车。

  罗仲北真想吼叫几声,把两个小琵琶给摔碎踹扁,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星星再也不能去见朱丝了,他不能心软。

  朱丝和谁不行,偏偏是徐绍鹏,即使不是徐绍鹏,别人,他能容忍吗?

  坚决不行!

  星星可真是个傻孩子,玩玩吃吃就把你收买了,和罗仲北扯上关系的女人,绝对不能三心二意,朝三暮四。

  除非解除这种关系。

  首先晚上不让星星听朱丝讲故事开始。

  罗仲北给星星买了故事机,听音乐、唱儿歌、讲故事,学英语,不比那个记者讲得丰富多彩么?

  故事机真的很好,填补了星星和丝丝阿姨“失联”的日子。

  上午,在办公室,专心看地产策划案的罗仲北被敲门声打断,女秘书送进来自外国的邮件。

  “退回去。”罗仲北命令道。

  女秘书愣住了:“罗总……”她面露难色。

  “那放下吧。”

  里面是手表和一套西装。

  他当然知道是谁寄来的,不是早已恩断义绝了么?

  是谁思潮起伏,谁在思绪万千?

  望着窗外的罗仲北还是大洋彼岸的柳笛?

  三年前……

  夜色已阑珊。

  一钩弯月若隐时现,几颗疏星挂在寂寥的天际。

  最平常的风景,此一时彼一时的心境。

  罗仲北的家。

  正闹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我们真要离婚吗?就一点挽回的余地也没有?星星是我的孩子你就那么介意?”罗仲北站在床边,语气有些低沉。

  “智商有问题的女人才不会介意。”柳笛正趴在床上“呜呜”地哭。

  “罗仲北,有你这样的吗?你还兼职做导演,你真当我是傻瓜。就那个孩子,看你小时候的照片,就像从你身上扒下来的一样,外人都看出来了,就是我蒙在鼓里,再说两次亲子鉴定的结果能有假吗?”柳笛终于停止了哭声,斩钉截铁地说。

  “孩子是不是你抱来的,全程我都没参与,怎么可能是我策划的?”罗仲北辩解道。

  “你别装了,谁知你是怎么下的套,最后让我给你养你亲生的孩子,没有你这样阴险狠毒的,要真是这样,你明说好了,何必这样,还让我多感激你?”

  “我们这几年的感情,因为有了星星,就一点都没了?”罗仲北的声调也开始提了起来。

  “你还和我谈感情,谁知你和哪个女人有一腿,在婚姻存续期间不忠,你等着我到法院起诉,咱再说吧。”柳笛“嚯”地从床上起来,又猛地推开罗仲北。

  “你别说得那么难听,我跟谁,你去找私家侦探调查好了。”罗仲北的眼睛里布满血丝,他的脸色铁青,胡子拉碴的。

  “我发誓,绝对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罗仲北的右手刚举起来,让柳笛“啪”一下给划拉下来。

  “天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罗仲北没想到柳笛这么不讲道理。

  古诗中说“结发为夫妇,恩爱两不疑。”并不是对谁都适用,比如他和柳笛。

  他真的疲乏了,因为自打发现星星长得像他,他们由冷战到争吵也有几个月的时间。儿子又不是一个物件,说扔就扔,每次见到星星,柳笛就激动,发展到歇斯底里程度,跟罗仲北大吵大叫。

  罗仲北已经被柳笛折磨得焦头烂额,这段婚姻看起来真没有维系的必要了。

  罗仲北和柳笛是高中同学,各自大学毕业后,双方父母还曾在工作中做过同事,两个家庭一直没断了联系,也算知根知底,一个郎才一个女貌,两个人也没意见,如果这样的婚姻都不牢固,什么样的婚姻才能长久,他想不通。

  “我还美滋滋给起名呢,是被耍了被骗了被糊弄了,啥幸运星,是扫帚星,是倒霉星。”柳笛开始咬牙切齿了。

  “孩子是无辜的,你别诅咒个没完没了,再说,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这个孩子是从哪儿来的?”罗仲北也急眼了。

  “你解释我还懒得听呢,离婚。”柳笛一字一顿地说。她的目光涣散,现在直勾勾地瞅着吊灯房顶,似乎罗仲北根本不存在。

  柳笛如此不可理喻么?

  罗仲北还是愣住了。

  离婚,真就那么容易?

  两个笑着走进婚姻殿堂的男女,谁会想到,才几年就劳燕分飞?

  他知道柳笛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而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就像当初他俩的婚姻,罗仲北忙于事业,本想再过几年考虑婚姻,但柳笛主动出击,而且三天两头给罗爸爸罗妈妈买衣服和补品。

  看见罗妈妈做饭,柳笛也跟着进厨房择菜,把罗妈妈喜欢得不得了:“这样的女孩是打得灯笼也难找的贤惠媳妇。”

  罗妈妈同意就是代表罗爸爸无条件同意,间接也是做得了罗仲北的主。

  柳笛也是看明白这个才去罗家献殷勤,回到自己家却上直喊腰酸背痛,柳妈妈当然很心疼独生女儿:“小笛,犯得上这样?”

  “妈,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必须和罗仲北结婚。”

  柳笛特别清醒,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要是值得付出就算付出100%的努力也必须去做。罗仲北,人长得英俊帅气,更主要那是个绩优股,他不是富二代,靠自己去拼财富,这样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柳笛的长远眼光是一般女孩不能企及的。

  为达到和罗仲北结婚,她可以不择手段。

  那段时间罗仲北和大学女同学赵秀姗虽然已经分手了,罗仲北还没考虑接受新的感情,对柳笛就有些不冷不热。

  赵秀姗大学毕业后回了家乡,罗仲北想挽留她一起创业,但赵秀姗去意已决,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柳笛的“该出手时就出手”让罗仲北猝不及防,她看出了罗妈妈在家里举足轻重的地位,就先从“攻击”罗妈妈和罗爸爸入手。

  在罗仲北家去次数多了,和两位老人关系日渐加深,俨然她就是罗家的一个成员。每周都去好几次,基本一到下班点就往罗家跑,罗仲北在不在都去。那时罗仲北对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他的心智,认为柳笛是个特别有心机的女子,不是他真心喜欢的类型。

  赵秀姗是清纯无城府的女孩,只是造物弄人,不是每段纯洁恋情都能开花结果。

  赵秀姗回家乡进入一家国企的办公室工作,时间相对宽松,方便照顾多病的双亲。罗仲北不是没提过折衷方案,比如让她父母过来,但老人不愿背井离乡。罗仲北羽翼未丰,如果去外地发展,注定要经历一些曲折,他提出这个想法,赵秀姗心地善良,她坚决不同意!她是毕业后甚至没与罗仲北告别,就匆匆踏上了返乡的列车!之后音信皆无,不但手机换了号,连同她家的座机电话也打不通了。

  罗仲北想到赵秀姗家看看。

  但罗妈妈这回出来说话了:“罗仲北,你要赖在一棵树上吊死吗?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比她好的姑娘!”

  有些人立马填补了这个空白,像柳笛的适时出现。

  为结婚而谈的恋爱就少去了很多浪漫和铺垫,更别谈撞出什么火花之类的感情,平铺直叙奔向了主题,罗仲北这样理解和柳笛的这段婚姻。

  也像投资,不知是柳笛还是他自己。

  投资自然要伴着风险的。

  趁罗仲北不在家,柳笛主动帮着罗仲北收拾房间洗衣服。

  有一天上午,罗爸爸和罗妈妈临时有事出去一会儿,就在此时,她接到了一封挂号信。

  信是赵秀姗给罗仲北邮来的。长达10页的稿纸。信中追溯了从前的深厚感情,自己的耍小性子了,现在她想通了,回来,是不是可以再续前缘?

  柳笛惊呆了,难道自己的“功课”白做了?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她一咬牙一跺脚,干脆就把信带走了。她也分析了,赵秀姗是投石问路,罗仲北假如看到了,注定会抛下她去找前女友,何况他们之间本来也还没到谈婚论嫁之时,太不稳固了,而这时赵秀姗的“横空出世”,柳笛身上惊出一身冷汗,道德不道德只有天知地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些理由足够了。

  赵秀姗特意邮的挂号信,以为不会丢失,信上也写了新的手机号,只是罗仲北一点音信也没有,看来已经移情别恋了,我何必,她有些心灰意冷了,再不写信,更不会主动联系罗仲北。

  这才多长时间呢?人心多容易变,赵秀姗泪湿衣衫。

  其实罗仲北根本没收到,还以为赵秀珊的绝情,竟然把曾经的恋情忘得那么一干二净。

  柳笛装得像没事似的,继续去罗家做个“好媳妇”博得二老欢心,基本上和罗仲北的婚姻已经成了三分之二。

  而对罗仲北,那更是关心体贴细致入微,罗仲北冰冰冻的心慢慢苏醒了……

  有些人知面不知心,如果没有星星的事,他们俩一直过着日子。

  “我们都冷静冷静,我想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等你情绪稳定一下,我再跟你详细解释。”罗仲北还是给了柳笛思考的时间。

  “你才不健康,我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请你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你还解释有意思吗?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和你的儿子了。再看,我就得疯掉。”柳笛说得咬牙切齿的。

  “你别后悔!”罗仲北下了最后的决心。

  “我永远都不后悔!”

  似乎这个婚姻真的没有挽救的必要了。

  女人的心变得这么快吗?

  起初星星刚抱来时,柳笛不是又欢喜又兴奋吗?

  他俩大学毕业没多久就结婚,3年多,没孩子,双方老人开始着急了。

  看同学同事好姐妹的孩子怀孕的怀孕,还有的小孩都满地跑了。柳笛岂能落在后面,她拽着罗仲北去医院做检查,毛病出在柳笛身上,严重妇科病,不能生育。

  这也不能让罗仲北觉得怎么样,虽然妈妈喜欢唠唠叨叨。别看双胞胎哥哥罗伯南结婚晚,但人家已经出生的小侄女雯雯也快半岁了。让好胜的柳笛更坐不住了,嚷嚷着抱养个小孩,从出生就养,养着养着就像爸妈了,长时间相处还有感情,而且也不让他(她)知道身世,长大一样亲。

  柳笛慢慢游说罗仲北。

  罗仲北一心忙在生意上,今日贷款,明天跑项目,后天戴着安全帽在工地上巡视,大后天跑去了外地,正在创业初期,千头万绪,根本无暇顾及太多。他对有没有孩子这个问题上很不在乎,见柳笛伤心,他劝她无所谓,做个丁克家庭也不错,少去养孩子的辛苦。见罗仲北这个态度,柳笛索性把抱养个孩子就提上了日程。罗仲北见柳笛热心此事,他也没提反对意见。有没有小孩子,他认为夫妻和美,比什么都强。

  不反对那就是默许,柳笛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子,并且已做了十足的准备工作。

  首先是通过父母至亲那边开始搜罗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没有。柳笛又马不停蹄奔向儿童福利院,但她打听清楚了,也实地看了,基本都是有残疾病患的,只得放弃了。还得把重点放在婚外生育的或者超生的小孩,正想送人的,只要身体健康,男孩女孩都行。

  柳笛也开始以有孕的形象出现,而且还住进了娘家。

  罗仲北真是哭笑不得,柳笛的假戏真唱,她都不怕穿帮。

继续阅读:第16章最不”清白“的结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