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两个人都要疯了
平河子兮2017-02-23 12:274,291

  两个人都要疯了。

  柳笛快气疯了。

  罗仲北震惊得要疯了。

  他又带星星去了北京,罗仲北心想,我就不相信,结果是一样的,他就是星星的生物学父亲,就是说,我是星星的亲爸爸,我跟谁生下的这个孩子?星星妈妈是谁?为什么扔掉?最后离奇地来到我身边?

  “是你的那个大学女同学、还是你的下属,或者你在外面找的,抑或者代孕……罗仲北,你总要给我一个交待。”

  柳笛逼问罗仲北无数次,但都没得到“准确”答案。

  罗仲北似乎一脸茫然的样子。

  柳笛柳眉倒竖也白搭。

  柳笛对抱养星星的全过程像过电影似的“回放”,当然得找到每个节点的证人,才几个月,远房姑妈认识的妇产医院大夫和护士长,竟然两个人全辞职了。据姑妈说,那个送婴儿的中年女人戴着大口罩,她收下了柳笛捎给的10万块钱,同时也没留任何联系方式,只是亲了好几遍婴儿,流泪嘱咐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长大。不知是她还是她的什么人生的,那她和罗仲北是什么关系?在医院生产,总要有些记录,柳笛再想找姑妈,亲戚说她全家去了外地,电话换了号,像人间蒸发一样,联系不上了。

  柳笛浮想联翩也没用,线索自然中断了。

  无形中帮了罗仲北,柳笛就这么认为的。

  其实罗仲北也想知道结果。

  罗仲北绞尽脑汁想他的过往情史,没有。什么都没有。

  难道……也许,不可能……

  那又不是一件丑事,只是稍微有些难于启口,有些难以置信有些不可思议……

  罗仲北把这些词汇都用上了。

  他想从头讲起,对柳笛和盘托出。

  柳笛并不买帐,近乎挑衅的表情:“看你编得精彩不精彩,感人不感人。”

  这是当初表现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的柳笛吗?

  他刚一张开的嘴马上闭上了。

  当初,和柳笛结婚,罗仲北一直很犹豫,柳笛论长相学历家世挑不出什么毛病。罗妈妈如此给解释:“皮肤稍稍黑点,也是健康的肤色,人呢急功近利和做作一点,也不算什么大毛病。”柳笛见到罗妈妈一口一个阿姨叫着,还肯进厨房卫生间去做家务,一个贤惠的媳妇的标准也不无如此。

  柳笛终于讨得了罗妈妈有欢心,搞定已经失恋的罗仲北也就容易多了。

  爱情需要一见钟情吗?总感觉不那么有电流击穿的感觉。算了,纯真的恋情已经结束,罗仲北已经没有时间再投入更多的精力,主要妈妈满意就行。

  现在看用标签决定人的好恶恐怕是不行的。

  人心太复杂,人也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自己。

  像柳笛,不可救药地闹腾起来,这个家当然没有安宁日子过了。

  柳笛能不觉得委屈吗?

  柳笛对罗仲北是投入了百分之百的感情。用父母话说,小伙子才貌双全,好学上进,睿智能干,现在这样的男青年有,但也是凤毛麟角,还不一定能让你遇见。

  柳笛在这一点乐于听父母的教导。

  再说罗仲北绝对值得付出,就那外表,在自己的小姐妹堆里比一比,柳笛就偷偷地乐,而且还自己创业,吃苦耐劳这是老黄历的说法,你说他不懂浪漫吗?当然懂,而且付诸实践,柳笛的生日派对,那神秘礼物的从天而降,羡煞多少女孩子,瞅着罗仲北发呆,你们也是单相思,已经让我柳笛捷足先登了。

  台下的女生在尖叫,羡慕我柳笛吧。

  一个“鬼点子”罗仲北。

  似乎他的精力永远那么充沛。

  那段时间他们还未谈婚论嫁,多数时候罗仲北都没时间,柳笛说没关系,她可以等他,直到他有时间俩人在一起出去约会。

  柳笛和一般的女孩不一样,罗仲北对柳笛慢慢有了好感。

  记忆犹新那次在工地上,罗仲北以为可以正点出来,和柳笛约好去咖啡厅,他只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先回家。工地出点小事故,却是解决到半夜才告一段落。他出门时,本以为等候在大门口的柳笛早走了。谁知他看到一个瘦长的身影一边裹紧外衣,一边跺着脚,可不是柳笛。

  深秋时节,夜半凉气袭人。

  “你等很久了吧?我以为你已经走了。”罗仲北很是过意不去。

  “我愿意等。”柳笛望着罗仲北。

  他握紧了她的小手,柳笛顺势扑进他的怀里,然后乘胜追击:“我们结婚吧。”

  罗仲北点点头。(将来他会为这个一时的决定遗恨终生的。)

  这正是柳笛希望的结果。

  他向柳笛求婚是顺理成章和水到渠成,还是因为太仓促才有的今天的结局?

  为什么柳笛变成这样?

  柳笛有理,我有错在先,话语权牢牢地握在柳笛一方,无论他说什么都于事无补,索性就沉默不语。

  罗仲北望着窗外,外面黑漆漆的,你能看得见什么?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连爸妈的追问,他也同样未置一词。

  罗仲北不想拿婚姻当儿戏,所以想挽救这段婚姻,只是于事何补?见柳笛去意已决,明知道有些事强求不得,也只有离婚收场了。

  星星满9个月时,他俩离婚了。

  罗仲北对婚姻也失去了兴趣,星星是我的孩子,我自己养就是了。

  他只恳求柳笛不要再和其他人提起星星的身世,柳笛还是星星名义上的妈妈,其他的离婚条件他都答应,柳笛同意了。

  离婚协议书中明确,罗仲北把他们住的房子及婚前购置的一处房产过户给了柳笛,家里的存款500多万也全部给了柳笛,另外又给了她一千万。柳笛不相信罗仲北从上大学开始就经商,他那么勤恳和精明,个人资产得有多少,之前挣的算婚前财产,共同生活这几年一点也没增值?她才分这么多,她当然不信。

  柳笛起诉到法院。

  但清查结果,罗仲北的名下的企业财产只剩下贷款和高利贷,债务再分割,她能分到什么?明知是罗仲北从中做了手脚,只怪自己从不过问生意上的事,再说她自己的工资也一直自己掌握着,家里花销全是罗仲北负担,还能再说什么,而且是她提出的离婚。

  搬家那天,她一脸怒容。

  柳笛恨恨地瞅着罗仲北收拾一些他自己的应用物品,早在他们闹矛盾时,星星已经送到奶奶家去了。罗仲北走时轻轻把门带上,他回过头,但柳笛看不见罗仲北的表情,他戴上了墨镜,不是只在单位戴,在家里竟然也戴起来,变成了一个她不认识的罗仲北。

  这已经不是家了,他们成路人甲和路人乙了。

  就这样情断义绝了。

  柳笛大哭了一场,“我真的太过分了?”

  但泼出去的水不可能再收回来的。

  柳笛出租了房子,跟单位辞职,去了国外。

  罗仲北声称没钱请育儿嫂了,暂时搬到爸妈家,他一个大男人,早晚忙也没法照顾孩子,也算合情合理。

  周云佳当然通过电脑和手机,把“监控”罗仲北得到的“情报”,传递给国外的柳笛了。柳笛忙于适应环境,为了在异国他乡也能生活得游刃有余,她又不想落于人后,自然要付出更多的精力,罗仲北做出什么事,她暂时无暇顾及了。

  柳笛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各种肤色都有,谈是谈了,处也是处了,只是她不自然间总要和罗仲北较一下,结果好多次都是无疾而终。柳笛也奇怪,难道我就不能把他从我的心中抠除掉吗?

  对于罗仲北咬牙切齿的恨,现在正慢慢消退,罗仲北决绝的神色让她没有颜面再提出复合的请求。周云佳的丈夫韩长青,偏巧就在罗仲北的正远集团所属的商场任招商部部长,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遂有了现成的“内线”。韩长青虽然不了解集团的情况,最起码得到的不是过滤后的“情报”。尤其对外国货格外看重的周云佳,对于柳笛免费邮寄来的外国化妆品和食品,感激涕零,充当“密探和内应”也心甘情愿。周云佳心里也有些狐疑,为何柳笛提出离婚还对罗仲北的一举一动那么感兴趣。

  “他和谁恋爱了,和谁有结婚的征兆,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到我。”柳笛千嘱咐万叮咛。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想法有,他们之间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周云佳义不容辞,好在这与犯罪无关。

  周云佳对于接近罗仲北的嫂子杜春影也是煞费苦心,知道她喜欢健身做美容和逛街,看她在哪家美容院和健身房,也跑进去,几次三番,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打听在A市做生意很成功的罗仲北,杜春影也不忌讳,你问我答,有时她主动“报料”,出乎周云佳意料之外,杜春影特别健谈,周云佳只能做个听众,当然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

  罗仲北一直是个带着孩子的单亲爸爸。

  远在异国他乡的柳笛,对罗仲北集团的消息格外关注,正远集团的网站,柳笛几乎每天都登录进去翻看,罗仲北这几年挣钱的速度也快得有些离谱吧,这充分说明他当初离婚时是隐瞒了实际财产。如果,我想复合,这个理由足以让他就范或者低头,还有那个神秘而来的星星,柳笛是信心满满的。

  罗仲北竟然一直都没谈恋爱,这真的很奇怪。难道还没忘旧情?或者对婚姻失去了兴趣?星星的亲生妈妈并没和罗仲北扯上任何关系,看来是代孕的可能性大,他还是想和我好好过日子,当初,我是不是太草率从事了?

  但柳笛也没着急回国,在国外也做些小生意,暂时还脱不开身,但她有十足的把握,我想得到的,即使他结婚了我都能让他离婚和我复婚。

  有把柄攥在手里怕什么?柳笛冷笑几声。

  很长一段时间,罗妈妈愿意抱星星和别人炫耀,仲北和双胞胎哥哥,都没和星星长得像,因为罗伯南和罗仲北一个长得像爸爸一个像妈妈。

  罗妈妈戴上花镜看罗仲北和星星的百天照片,对比的结果,总让她忍不住笑,她对罗爸爸说:“快看,简直太像了!真是咱们的亲孙子。”

  罗爸爸大发感慨:“星星的亲生妈妈是谁,这事太蹊跷了吧。”

  “仲北不说,我们就别追问了,到时候就该揭晓了,千万不能跟伯南两口子透什么口风,尤其小影,像个公众广播员似的,而且脑子我看也有问题,还见便宜迈不开步,假如在战争年代也是个女汉奸,伯南找她,当初我就不同意,小市民家庭培养的大学生,也是脱离不了低俗的本质,和咱们家门不当户不对。”罗妈妈叮嘱罗爸爸,又表达了对杜春影的不满。

  “我还不至于像个长舌妇,”罗爸爸对于老伴的担心给予了肯定的答复,“看你把大儿媳妇说得一无是处,咱们也是农民后代,可能祖上还没人家强。”罗爸爸对老伴的尖酸刻薄有些看法。

  “别说那老辈子人的事,我说现在,算了算了,不提她。我现在照顾孙子,你还别说,可能他妈妈长得也特别漂亮,我把星星放在小车里推出去,路过的人都要逗一逗,抱一抱,孩子冲人家乐呀,跟人家打招呼呢。”罗妈妈说得眉飞色舞,早忘了多讨厌大儿媳妇了。

  罗妈妈当然纳闷了,星星的来历,儿子要不沉默不语要不顾左右而言他。反正是我们的亲孙子就行,而且话多了,让另一个儿媳妇抓住只言片语的内容,再广而告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们还是要脸的家庭,毕竟我和他爸都在单位做过领导。

  柳笛也算不错了,亲家两口子的咄咄逼人都可以理解,拿人家闺女当成什么,谁会大度到了解真相后还尽心尽力帮你养孩子?含羞受辱,被欺骗的感觉很不好受,换成我,肯定不能容忍。离婚时儿子的净身出户,他们老两口也没意见。

  才一个月,罗仲北就带着星星搬离了父母家,住进郊区的别墅里。

继续阅读:第18章斩断某种“关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