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你出不去
平河子兮2017-02-23 12:453,216

  又过了几天。

  早上,朱丝出门时,脸上明显多两个黑眼圈,她见到了一辆黑色的吉普车,正堵在楼门口,现在有车的人真多,哪儿都停,横冲直撞的,比如罗仲北……

  唉,朱丝为自己老想着星星爸爸而感到脸有些发烧。

  朱丝想绕过去。

  “上来吧。”罗仲北摇下车窗,墨镜脸有些铁青色,是没休息好还是愤怒,语气倒还温和。

  “星星……还好吗?”朱丝右眼皮开始跳,没说只是想曹操曹操果真到了,朱丝觉得有些不自在,但最关心的小星星,她见到罗仲北,当然下意识地问问究竟。

  “上来。”语气开始生硬了。

  “谢谢,不用,今天不着急上班,我还在网上约了车,很方便。”

  “上来!”罗仲北似乎要急眼了。

  “真的不用,我约的车已经到了。”

  一辆灰色汽车向这边缓缓开过来……

  朱丝转身想走,她心里很不高兴,罗仲北有什么理由命令我,拿人家手短,那些和我关关联联的钱,我肯定会还给你就是了。

  罗仲北肯定看出了她的下一步行动,他的头脑和动作的反应全是敏捷迅速的,他冲出来双手拽住朱丝,她当然要挣扎,结果,近乎被“五花大绑”塞进了车里上,门“乒”地一声关上了。

  “罗总,麻烦你告诉我卡号,我把房租、手机和话费的钱还你,实在不行,我汇到你们单位,行吗?”

  “对了,还有换家电,修理房子的费用,我只能估算一下价格……”

  朱丝只能说给空气听,因为罗仲北根本不搭理她。

  “你为什么总这么不讲道理,从不在乎别人的感受、想法和选择。”朱丝真生气了。

  没有回应,车开走了。

  “我要去上班。”朱丝喊,因为朱丝感觉罗仲北不是开往她单位的路上。

  依然没回应,罗仲北开车时,任凭外界干扰或是内心剧烈波动都不会影响他专注地开车。也可以这样讲,一个抗干扰能力极强的人成大事的几率非常高。

  车一路向北行进。

  朱丝想出去。

  “你出不去,”罗仲北幽幽地说,“星星病了,在儿童医院,哭闹着找你。”紧接着非常轻描淡写,恍若跟他丝毫无关联似的。

  “你怎么不早说?什么病?重不重?你快点开呀。”朱丝急得眼泪就下来了。

  心急如焚的朱丝打电话给单位请了假,让另一位同事顶替她去采访。

  星星正在打吊瓶。

  陈婉玉在床边坐着,一脸愁容望着星星发呆。

  朱丝扑过去:“星星,星星。”

  星星努力地抬着眼皮,可是睁开又闭上了:“有病真好,丝丝阿姨就来了。”

  星星发烧得很厉害,还咳嗽不停,小脸蛋烧得通红,小胸脯一起一伏的。

  朱丝替换了已守了一宿的陈婉玉,让她回家休息,还可以给星星做点吃的。

  可能此时只能是女人才能让小孩子安稳下来。

  罗仲北站在门口,看着朱丝坐在床头,轻轻抱过星星,星星顺从地,小脑袋伏在朱丝的胸前。朱丝先帮星星盖好被子,只留打点滴的胳膊在外,然后伸手摸着星星的额头,似乎在哼着什么歌谣。

  她那么自然而然的动作,像一位妈妈天经地义而做的事。

  她是不是星星的妈妈?

  罗仲北陷入了沉思。

  和朱丝之间似乎再无话说。

  罗仲北默默地望了好一会儿,出去了。

  终于实现了儿子的愿望,不会再怪爸爸了。

  有朱丝在,他悬着的心放下了,和医生咨询过星星没什么大碍,又安排好住院的相关事宜,他去上班。

  差不多过半小时,陈婉玉就给他发条信息,“汇报”星星病情的变化。

  朱丝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也不会给他发信息,宁愿转发,这也在意料之中,星星病情好转,他还是很高兴。

  朱丝当然不想和罗仲北除星星之外有任何瓜葛,宁愿她转告陈婉玉再转给罗仲北,哪位亲生父亲不惦记小孩子的病情轻重缓急?

  晚上下班,他急忙赶到医院,从门外玻璃看,朱丝竟然还是那个姿势,她的目光一直停在星星的脸上,脸上全是泪痕,都红肿了,她和星星搂抱的姿势似乎定格成了一尊雕像。

  罗仲北仍然怀疑,朱丝和星星莫非真是亲母子,才那么亲。

  答案是否定的。

  “星星,饿吗?想喝水?想拉臭臭和尿尿不?”朱丝轻声问怀中的星星。

  “我不,丝丝阿姨,你别离开我。”星星好像有些着急了,用没打点滴的手紧紧拽着朱丝的手。

  “阿姨不走,星星病好了,我还要和小星星一起去书店买书、到福利院看小弟弟小妹妹,去公园放风筝、跑步、坐碰碰车,到动物园去看老虎、大象和小猴子。”

  “我都愿意去,丝丝阿姨天天和星星在一起,星星就是天底下最快乐的小孩了。”

  “星星,下回别自己跑到外面,着凉感冒,爸爸、玉阿姨和丰大大多担心。”丝丝知道星星是为了找她,天黑了,偷偷跑到外面,得亏陈婉玉警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真不知怎么和这么小的孩子解释大人之间复杂的事情。

  “我听话,就能总见到丝丝阿姨吗?”星星可怜巴巴的声音。

  朱丝很不知所措,有些事,她真的没办法解决。

  “小朋友的妈妈也这样,我能叫你丝丝妈妈吗?我保证不让爸爸知道。”星星以为他很聪明。

  爸爸不喜欢丝丝阿姨,他感觉到了。

  “叫阿姨。”朱丝愣住了,然后马上纠正了他。

  星星没再说话。

  孩子很伤心,朱丝也没办法,这要传扬出去,还以我为对罗仲北有什么企图。

  罗仲北正要推门的手伸了回来。

  也许,他来得不是时候。

  生病的孩子更需要母爱的呵护和关爱,爸爸暂时可以缺席。

  朱丝一直陪到星星出院。

  罗仲北连声谢谢也不会说,陈婉玉很气不公,朱丝只是笑笑。她和星星之间的事,用不着任何感谢,罗仲北已经给了她那么多,那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不说只做,再说,他冷也好热也罢,与我有关系吗?我只爱星星,只希望星星长大了某些地方别像爸爸那样。

  “丝丝阿姨,我先讲小蝌蚪找妈妈。”星星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我们一起讲好不好?”朱丝很欣慰,星星病终于好了,又开始活蹦乱跳了。

  更高兴的是罗仲北已经默许她可以跟星星交往了。

  朱丝带着星星去书店买书,他们坐的公交车。

  里面座位很多,朱丝抱着星星到座位上,她给星星指着一闪而过的景致,一一向星星介绍,星星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用心记着,小声还念叨着。弄不懂得还问,小孩子识字,会产生感观的认识,哪管是一棵光秃秃的树,伸展的枝条也大不相同哩。

  毕竟是小孩子,学了点东西,不时要卖弄一下,声音就大起来,这还好说,朱丝几次示意,打个嘘声的手势,又指给他看车上有昏昏欲睡的老爷爷,星星才放低了声音。

  这边事刚解决,有些坐不住的星星,伸起小腿使劲踢前面座位的后背,结果,前面坐着的中年妇女就回头瞅了好几回,虽然没说什么,面露愠色。

  朱丝意识到了,她大脑飞速运转一下,如何教育引导星星,对于没什么育儿经验的朱丝来说很苦恼也费思量。

  后面座位上的人下车了,本来站旁边的年轻男子要坐,朱丝跟他使眼色再瞅瞅星星,他就明白了,朱丝安顿好星星坐到后面。

  然后朱丝一手扶着星星胳膊以防止他摔倒,一手使劲摇晃星星坐的后背椅,才几下,星星就有点坐不住了。

  星星是懂事的小孩子,得意忘形的表情早无影无踪了。

  “我再不又蹬又踢又踹了。”星星会在外面刻意回避称呼丝丝阿姨。

  星星走到中年妇女跟前:“阿姨,对不起。”

  中年妇女乐呵呵地回应他:“小朋友,没关系。”她又转过身冲着朱丝:“这小孩子知错就改,又懂礼貌,你们家长可真会教育。”

  车内有好几位上年纪的乘客都跟着赞扬起来。

  朱丝正用纸巾擦拭一下刚才星星踢踹过的脏脚印,并没有应答他们。

  星星小声说:“给我一张,让我擦。”

  “你们母子面相么,尤其大眼睛长得最像。”中年妇女明显很健谈。

  “阿姨,我像我爸爸也像我妈妈。”星星看一下朱丝,然后认真给纠正着。

  “爸爸妈妈优秀才能有这么可爱招人稀罕的宝宝。”中年妇女笑眯眯地表情。

  “被夸奖有些这好意思了。”

  星星依偎在朱丝的怀里“嘻嘻”地笑。

  朱丝也没往心里去,我和星星用句俗话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何必解释那么多,只是回应了中年妇女很真诚很友好的微笑。

继续阅读:第20章某年某月某一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