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两峰”相峙
平河子兮2017-02-23 13:133,228

  陈婉玉刚站起身倒茶、果汁、咖啡,拿干果点心和水果,全让朱丝给挡回去了:“玉姐,我不饿也不渴,你再拿我就走了。”

  这里是罗仲北的家,他现在有事在房间里没出来,她呆会得赶快开溜,以防止碰见他,和玉姐说会儿话她马上就走。

  “好,我不拿,”我们姐妹唠会儿体己嗑,“你看星星的玩具摆得多整齐,你老给她讲故事,那些小猫小狗能做到的事,也让星星学会了,多亏了你呀,丝丝。”陈婉玉将朱丝拉到沙发上坐好。

  “我也没做什么,星星聪明又懂事。”

  “再聪明的小孩也得有人引向正道上去,”陈婉玉看着朱丝笑,她拿出她的“作品”,“丝丝,你看我的十字绣,快完成了这幅,我准备送给你出嫁的礼物,你假如不收,嫌弃它不值钱,我心里……”

  “玉姐,我喜欢,先谢谢你,那么惦记着我。但我结婚,估计得下辈子了。”朱丝先一愣,马上觉得人家一番好意,一针一线,无限情意绣在里面,又很歉意地笑了:“我会好好保存。”

  “丝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怎么能不结婚?告诉你呀,仲北求我挂在家里。我还不了解他的小心思,知道我要送你做嫁妆,他当然争来抢去,因为惦记着嫁妆背后的人呢。”陈婉玉也忍不住笑个不停。

  朱丝的脸给臊得通红,她能听不明白吗?玉姐终于忍不住给挑明了。

  “你还看不出来,他的意思?”

  朱丝只能摆手:“玉姐,哪有的事,让人家听到不好,以为我……”

  “怎么能不好,今天,你们配合得,那叫什么名词了,对天衣无缝,我用手机录下来了,让姐给你放一下。我和你丰大哥真希望这里的女主人是丝丝你呀,换成别人,我们能不能再干都两说着,想继续,那个女主人,尤其仲北妈找的,摆阔少奶奶架子的女子,也会找我们的碴儿,想想都心寒。”陈婉玉索性说开了。

  “我不想结婚。”朱丝回答。

  “丝丝,你相信姐的话,这几年通过我对仲北的了解,他虽然有钱,但绝对没沾染上一点有钱人的毛病,男女方面绝对清白,离过婚也不算什么,和前妻已经彻底分开了,也没有任何联系,他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别轻易放手,可能你想通了,他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那就晚了,丝丝。”

  陈婉玉也算苦口婆心了,她真心希望他们能结婚,小夫妻恩爱,朱丝和星星比亲生母子还亲,她和梁志丰在这会更顺心,他们一大家子人,肯定能和睦幸福。

  多么好的故事结局。

  就差其中一位女主人公点头了。

  男主人公表现得够主动够迫切了。

  有人反应太迟钝。

  陈婉玉跟着着急上火,嘴上都生出水泡了。

  罗仲北明显有此意,否则怎么可能主动带她回家,主角去接电话,他肯定希望我留下丝丝吃晚饭,长住更相宜。

  丝丝为什么犹豫,让她想不通,罗仲北堪称男子中的极品,为何丝丝会这样傻,把陈婉玉急够呛:“别怪姐说话俗,过了这个村还有哪个店呢?我是真的担心,谁也不会有那个耐心等着你回心转意,现在人多急躁。”

  “玉姐,你帮我拿点水果,我口渴了。”

  再不走,罗仲北出现,只不定又说哪些难堪的话,必须马上离开。她的心在狂跳不止,眼皮也在跳,左眼财右眼祸,两眼都跳,不知代表哪一出,可能罗仲北快下楼了。

  “你等着,马上就回来。”陈婉玉一边走还频频回头嘱咐着。

  朱丝使的一个计策,支走了最乐于给她提供服务的陈婉玉。

  然后,她以最快的速度在纸条上写了一行字,放在茶几上,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到门口换鞋,离开了宽大的客厅,向外面走去。

  从罗仲北家的花园里绕出来了,到外面到迷路了。

  她的方向感不会差,也许这里太像迷宫的缘故。

  索性在树影婆娑,花草灌木丛,假山溪流里乱走一气。住在这里的人哪家会没车,而且有的家还有两三台,停在自家别墅地下的停车场,人在市区工作和活动,回到这里住宿或度周末,呼吸新鲜空气。因此,白天很难见到人影,就不足为奇了。

  眼看着日影逐渐西斜,竟然连可以问路的人也没见到。

  朱丝漫无目的的走着,想着陈婉玉的话,罗仲北真的对她有其他的意思?可是我能考虑他?他再能做生意,再有钱,再长得帅,那双桃花眼能放电,和我有关系吗?镯子,我还戴不戴,她摸了摸,竟有些不舍,她对金银首饰没兴趣,但现在,她兀自叹口气,因为喜欢送镯子的人,即使腕上套着铁圈,她也会摩挲来去,爱不释手。

  “你迷路了?”她看到了满头大汗跑来的罗仲北,手里还拎着沉甸甸的大塑料袋。

  站在朱丝面前,他还喘着粗气:“给,你要的水果,先吃给你掰根香蕉、扒个橙子、猕猴桃,喝酸奶,这个玉姐,怎么没拿水,走得匆忙,忘了检查,算了,还是你自己选吧。”他在袋子里翻找一阵,然后他把沉甸甸的袋子递过来。

  他当然想“骂”她一顿,不辞而别,竟然只给玉姐留张字条就跑了。现在估计已经蒙头转向,再给她当头棒喝,会吓着她。朱丝,真让人费脑筋,也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东西,会值得你珍惜?人不也一样?所以,他对朱丝,每一次接触之后,就更喜欢了几分,这么多的喜欢加在一起,他怎么还能无动于衷?

  “再走走看看,有路就能出去。”朱丝还想嘴硬。

  罗仲北伸手想拉住朱丝,人家却把双手都背到身后,他只能把手又尴尬地收回:“你就这样走?不多坐一会儿?刚才我不是故意怠慢,因为下边单位出现点紧急情况,需要处理,你很不高兴,对吗?”

  他这样一说让朱丝很过意不去,让罗仲北道歉,已经像早晨的太阳从西边冒出来:“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过多打扰,星星也睡下了。家里房子大,家具摆设都很贵重有品位,装修堪比五星级酒店。”

  总要多说几句话,夸赞抑或客套,内心想说是有钱大概谁都会这样,毕竟和阴晴不定的罗仲北终归少说为妙。

  “你没说穷人乍富臭显摆,我已经很感激不尽了,再说好不好个人的感觉,但还缺一样。”他的目光如箭一样射向朱丝,朱丝哪敢和他对视,她躲闪着,看花看草看树,昂昂头看天空看云朵。

  能上天入地也比窘在这儿强。

  “似乎还缺女主人。”他一字一顿地说。

  “啊?!”朱丝为自己发出的声音感到莫名其妙,人家缺不缺跟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我喜欢上一个女子,今天想让朱丝记者帮着参谋参谋,不知你能否愿意?你们记者不是眼光独到锐利有见地吗?”

  “对不起,我一点都帮不上忙。也请你赶快回去找你喜欢的女子,别在这耽搁时间,你请回吧,我自己肯定能找到出门的路。”她的声音冷冷地,而且已经开始迈步向前走了。罗仲北的葫芦里到底卖得啥药,朱丝觉得自己从打认识他之后,总像坐在过山车里,心忽上忽下,是他造成的,还是自我折磨?

  庸人自扰。

  “她非嚷嚷来送你,就在你身后,我说人家朱丝记者不一定喜欢你,别讨没趣了。”

  朱丝下意识转身,哪有人影,只听到罗仲北朗声一笑:“你可真好骗,我真怀疑你怎么当上的记者,走后门托关系,抄袭考上的吧?”

  “罗总,请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更要谢谢你跑这么远,给我送水果送饮料,我不口渴,你带回去,星星一会儿醒了会找爸爸。”自己的确好骗,如果有,玉姐怎么会说那番话,罗仲北,朱丝有些恼羞成怒了。

  “你就不能换换称呼,明明讽刺我,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

  “星星巴不得我做这件事,他当然希望爸爸寻找到幸福。”

  “那叫星星爸爸,行吗?对不起,没跟你说一声。我着急有稿子要写,杂志社催要很急。”她知道罗仲北不会耽误她工作,她得学会睁眼说“瞎话”。

  “是吗?我怎么觉得有人在撒谎,因为她脸红了。”罗仲北戳穿了朱丝的“谎言”,他目光一直追随着朱丝的双手,怎么才能……他当然下一步需要抓住“时机”。

  “我没有。”脸有点发烧,朱丝下意识地想抽出手摸摸脸,可还在半空,一双手都被罗仲北牢牢地抓住了。

  “跟我回家,我有话对你说。”

  “去见你家女主人?对不起,我跟她不熟悉,也不认识她,我想回自己的家。”

  “你还耿耿于怀,你属牛的吧,怎么那么倔强,看你还能不能嫁得出去。”

  “我属不属牛,嫁与嫁不出去跟你无干涉。”

  “今天和以后都关我的事了。”

  她想甩开他,他却不松开。

  他们长久地对峙着。

继续阅读:第36章鹦鹉能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