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丝丝阿姨就是妈妈
平河子兮2017-02-22 13:364,339

  晚上,朱丝正在给星星洗澡。

  星星还有些羞怯,坐在澡盆里,两只小手捂着脸,顺着指缝偷偷望着朱丝。朱丝正往他身上撩水,用毛巾轻轻地帮他擦着后背。

  “星星,你喜欢听什么故事,一会儿躺床上阿姨给你讲,咱俩一起唱童谣、猜谜语、说绕口令,好不好?”

  仍然没声音。

  “星星。”朱丝轻轻地呼唤他。

  “丝丝阿姨。”星星终于说话了。

  “小蝌蚪找妈妈。”星星很真地回答。

  朱丝望着小男孩愣怔了好一会儿,然后笑了:“星星,阿姨喜欢你。”

  朱丝的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还有一张小木床,朱丝让星星睡那里面,有隔板,防止孩子睡觉淘气掉下来。

  朱丝忙着写稿,这阶段她接的稿件多一些,有报纸还有杂志的专栏,稿费用于贴补爸妈的生活。

  睡到半夜时,星星哭了。

  朱丝把她抱到大床上,孩子偎在她的臂弯里,发出轻微的呼吸声,淡淡的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照进来,投射在孩子的脸上,睡得真香啊。

  直到天亮,朱丝都睡不着。

  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孩子,多少是有些“毛病”的,家里人过分宠爱,想要摘月亮,家里也给搭梯子试一试,唯我独尊,更不懂得分享,就是一个小霸王。星星还算好的,相对内向,但有时也好动。

  她要实施一个“计划”,期望在星星身上得以实现。

  朱丝接送星星去幼儿园,她去书店和图书馆,也上网查怎么给孩子做营养餐,以及教育学龄前孩子,她还和以前采访过的儿科医生请教过,儿童常见病的预防和处置,有空就跑市场和超市购买新鲜的蔬菜瓜果,变着花样给星星做可口又营养的饭菜。

  朱丝带星星去了超市,小孩子见到琳琅满目的商品,尤其膨化小食品、糖果、冰淇淋,玩具,也不跑蹿蹦跳了,见到喜欢的就往购物车里放。

  朱丝并没阻止,但是结帐前,朱丝问星星:“星星,你的牙还疼吗?”她带他去口腔医院治过一回龋齿。

  星星下意识地张大嘴:“现在不疼了。”

  “医生阿姨怎么说的?”

  “告诉妈妈不要给小孩吃甜食,勤漱口,天天刷牙,早一次晚一次。”

  朱丝就一件件拿星星放的食品:“如果想吃这些食品,必须做到医生阿姨说到的,就不用去治牙了,也不能吃坏肚子,小星星能做到吗?”

  星星的大眼睛一真忽闪忽闪……

  “我能。”

  星星很期待地望着朱丝,以为……

  朱丝迅速思考了一下,如果不买不现实,只要注意保护和少吃,如果大人监督得当,身体健康也没问题的。”

  “只是不能买这么多。”

  星星表示同意,朱丝挨个拿出来检查加工原料、成分构成,挑出她认为合格的几种,其余的朱丝带领星星原物返还。

  “那玩具呢?”星星小心翼翼地问。

  “可以。但一次只能买一件,你先带这个小铲车去幼儿园和别的小朋友一起交换着玩,那么,大家都能玩到新玩具了。”

  星星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这些我去送。”

  朱丝赞许地点点头,推着购物车跟在他后面。

  朱丝带星星挑选了一个储钱罐,星星自己选的绿色的青蛙:“小蝌蚪找到妈妈了,他就快乐地长大成了这个样子。”

  朱丝瞅着这个孩子,愣怔了半晌。

  “丝丝阿姨,我们买青蛙干什么呢?”星星摇着朱丝的手,朱丝才回过神来。

  “存钱,到时候我们可以给没有爸爸妈妈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买图书和玩具,好不好?”

  “可是,我没有钱呵?”星星有些发愁了,大人才有钱,他一个小孩子是被人供养的对象啊。

  “从今以后,星星不但自己收拾图书和玩具,倒垃圾、收拾床铺,洗小袜子了,帮阿姨择菜,都能得到奖励的钱。”朱丝拉住了星星的手,去结帐了。

  星星三分钟热度,自己洗了小袜子,坐小板凳上,盆里的水让他玩得很高兴,洗衣液倒了半瓶,抓泡沫特别开心,更不用提耍弄得卫生间地上全是水,朱丝最担心他摔倒,买的是防滑的拖鞋也不敢掉以轻心,她得片刻不离左右,毕竟人家的宝贝哪能到这儿来当“童工”,但她坚信婉玉姐也会赞成她的做法。

  周六周日,朱丝牵着星星的手,去书店买书、图书馆借书,到郊外爬山,朱丝还给星星买辆小自行车,她在后或在外侧骑行护驾去公园放风筝,看朝阳的山坡地上新出来的小嫩草和小树芽,教星星认识植物。

  她和星星在家门口的广场跑步时,一不留神星星自己跑摔了,裤子摔破了,星星刚要哭,见朱丝焦虑的神情反倒安慰起来:“丝丝阿姨,我没事。”

  他愿意和这个阿姨在一起,他每次叫“丝丝阿姨”,总觉得像是在喊“妈妈”一样。如果他老是哭鼻子,会不会失去这个“妈妈”。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朱丝赶快抱星星到长凳上,查看伤势,还好只是膝盖上蹭破点皮,他抱着星星星就往家跑。上好药消毒消炎,这才松了一口气。帮别人照顾孩子,最怕磕了碰了和生病,功劳苦劳全付诸东流,朱丝绝对不是邀功之人,只是伤在星星,疼在她。星星临睡午觉前没喊过疼,只是对于朱丝给他买的新裤子破了很惋惜:“丝丝阿姨,裤子坏了一个洞,我太不小心了。”

  朱丝知道星星是因为爱惜丝丝阿姨给买的每一件东西,所以马上安慰道:“星星,你放心睡吧,等你醒来,会看到裤子洞消失了,神奇般长出一头大象。”

  “真的?”

  “真的。”

  星星有点疑虑有点期待,在朱丝的“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里安然入睡。

  朱丝当然有准备,现在市场里什么没有卖的,不是没有,是你没用到而已。她在街边市场买来了小动物“补丁”,马上行动,一边看护星星睡觉一边飞针走线。

  朱丝绝对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子,她从妈妈那里学会了一手好针线,平时还真得不到施展,今天给星星终于派上了用场。

  星星醒了,他的记忆力超群,揉揉还有些未睁开的眼睛,马上问:“丝丝阿姨,裤子洞有没有,真有大象?”

  “你看看。”朱丝举着缝好的“大象”让星星看。

  细密的针脚,尤其大象的长鼻子正好延伸到破洞的边缘处,天衣无缝,浑然一体。

  “丝丝阿姨,我要穿上‘大象’给你跳个舞。”把星星乐得在床一骨碌爬起来。朱丝也很高兴,瞅着这个快乐的小孩子,有些出神,有些飘飘乎乎……

  看着星星朱丝就莫名喜欢,仿佛就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也倔强也只和最喜欢的人才多说话才撒欢的疯。

  小孩子,她莫名地叹口气。

  才相处几天,幼儿园的女老师握着朱丝的手说:“星星从前沉默寡言也不合群,这几天变化可大了,和老师小朋友主动交流,懂得谦让比他小的同学,主动上前帮老师摆凳子收玩具。”

  星星拽着朱丝的手躲在她的身后:“我们的星星害羞了呢。”

  这几天,陈婉玉来过好多次电话,星星悄悄告诉她:“玉阿姨,我好喜欢丝丝阿姨。”

  陈婉玉放心了。

  星星爱画画,看书,做手工。

  朱丝陪她去书店的路上,接到好多花花绿绿的宣传单,以前顺手扔进垃圾箱,这回全派上了用场,做手工。回来俩人忙得不亦乐乎,俩人比赛般折呀叠呀。

  五颜六色的宣传纸变成了房子、大船、飞机和青蛙,小熊和大象。还有英俊潇洒的王子和穿着漂亮彩衣的公主手牵着手……

  星星陪着朱丝写稿、看书,他从不捣乱,安安静静地画画。

  星星在睡梦里都“咯咯”地笑。

  第15天傍晚,朱丝在幼儿园大门外等星星。

  朱丝穿着驼色长款大衣,戴顶深蓝色小礼帽,脚穿黑色高靿长靴。

  幼儿园小班的孩子在老师的引领下往外走。

  星星向着朱丝跑过来。

  朱丝迎向他,蹲下身子,搂住星星。

  星星从不在幼儿园时叫丝丝阿姨。

  别的小孩子都有妈妈,可是他没有。丝丝阿姨是我妈妈该多好。

  爸爸说我妈妈在国外,为什么她从不回来看看星星呢?妈妈给邮来了衣服、玩具和食品,可是星星还是喜欢妈妈在身边,宁愿没有玩具也没有新衣服穿,好吃的也无所谓的。

  “星星,爸爸来接你。”星星一抬头,看到了罗仲北。

  罗仲北也没想到陈婉玉把星星托付给了朱丝。

  那个他最讨厌的女记者。

  难道采访未果先“攻进”我家里来了?或者为了别的什么?无非为了钱。那就给你钱,赶快从我视线中消失。

  罗仲北看见朱丝,火气莫名其妙往上蹿。

  他当然生气,把徐绍鹏和恒升集团夸赞得像一朵花似的,我的那篇稿子不也是她写的,怎么就干干巴巴,简直是惨不忍睹,不是说他们记者给个材料就可以胡编乱造吗?

  罗仲北一直耿耿于怀。

  报复我,学狗仔队挖猛料曝光我吗?我是不可能让你得逞的。

  这个陈婉玉,自作主张,你托付的人就她可靠吗?现在最主要先把儿子“抢”回来。

  和陈婉玉,秋后再“算帐”。

  好多天没看到儿子了,怎么能不惦记?罗仲北先让司机安顿好行李物品,处理好单位的事,马上到幼儿园接星星。

  他自己开车来的。

  罗仲北在家是从不戴墨镜的,但见到和星星依偎在一起的是朱丝,条件反射似地马上戴上了墨镜。

  像影视镜头,他甚至都忘了自己是谁和来的目的,他们俩怎么回事?他下意识地用手机录下了这幅图景,如果有标题的话,应是“母子重逢”。

  “星星。”他再叫。

  星星终于听到熟悉的爸爸的声音,但是爸爸没有墨镜呀,他愣愣地瞅着罗仲北,还是和朱丝不分开。

  “星星,爸爸出国回来了,咱们回家吧,爸爸给你带回好多礼物。”罗仲北抢步上前拽星星的手。

  “对不起,罗总,星星是婉玉姐托我照看的,我必须当面交还给她。”朱丝当然认识罗仲北,尤其那副架在鼻梁上的墨镜,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

  朱丝从星星的口中早就知道他是罗仲北的孩子,如果陈婉玉当初和她说,恐怕她还不一定帮她带星星,虽然对罗仲北有些微词,但星星太招人喜欢了,她可以对罗仲北这个人忽略不计了。

  她和星星俨然就是一对母子,见到他俩在一起时,不认识的人都这么认为。朱丝从不点破,只是盼望着多和星星相处几天。

  可是,分别这一刻,就这么快来到了。

  “那我给玉姐打个电话,你若不信,你用你手机拨也行,证实一下。”真见面,气好像也消失了大半,毕竟人家帮带了这么些天的孩子。罗仲北也仔细察看了星星,活蹦乱跳的,精神头十足,连衣服鞋袜都是崭新的,肯定是这个记者给买的,再不讲人情,也不至于上来就跟人家发火。

  罗仲北其实还是想有话好商量一下的,而且还要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罗总,还是等等玉姐回来。”

  传过来声音温和平缓,却是拒绝了他的提议。

  “我是星星的爸爸,亲爸爸,你没有理由不还我的孩子,星星咱们走。”罗仲北火气“腾”地上来了。

  朱丝紧紧搂着星星。

  星星可怜巴巴地看着爸爸。

  “你是绑架。你信不,我报案。”罗仲北已经开始在手机上拨号了。

  “爸爸,玉阿姨明天就回来,我能和丝丝阿姨再住一晚上,行吗?”那双大眼睛本来就够忧郁了,再充满着乞求,罗仲北的怒火无处发泄了。

  他目送着朱丝牵着星星的手向西走去,星星一步三回头,看着这个好像不大认识的爸爸。

  星星害怕墨镜吗,还是真的让教条的朱丝记者给“迷”住了?

  儿子在他眼前不见了。

继续阅读:第5章仙女不是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