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幸福来得太快了
平河子兮2017-02-24 10:502,399

  没用第二天,当天下午,夏安国他们就清算到了工资。

  罗仲北其实也惊出一身冷汗,号称无懈可击的管理体系看来里面漏洞百出,不整饬肯定不行,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而且很快,“跑路”的包工头也找到了,他们并没有损失一分钱。但对于朱丝的“吃里爬外,大义灭亲”之举,“代价”么,朱丝记者特别主动“投怀送抱”,就这样她的罗先生仍然不满意,“丝丝,我帮了你,你就这样无动于衷?”

  朱丝嫣然一笑,并不说话。

  “丝丝,你面无表情,躲躲闪闪,毫无诚意。”

  朱丝伸手做打的动作,他握住了她的手,嘴上更不饶人:“丝丝,我愈来愈发现你有暴力倾向,将来,你能不能老犯病,我现在可后悔了,母老虎、母夜叉、母大虫娶到家,每天不得把我打得鼻青脸肿,挠成满脸花,我还能有安生的日子过?趁早按残次品退货返厂销毁才是当务之急,而且见到你家阿姨姨父,我还得说道说道,他们的女儿可没有描述得那么冰清玉洁,十足的女匪徒形象。”

  “说什么呢?乌七八糟。你知道,我多担心,怕你一意孤行,好在你不固执己见,假如你不同意,我怎么能压得下,必须报道,再和他们一起去找相关部门,看着你即将被制裁,我却帮不上,你说说看,我什么心情?星星爸爸,谢谢你,那些农民工师傅多质朴,一个劲儿的捎话感谢你,他们拿到钱了,特别高兴,我这里有照片,还有视频。”朱丝抬起头一脸郑重,然后想挣脱他,让罗仲北看手机。

  罗仲北根本不给她机会:“那些画面,我眼前可以演长篇连续剧,我也不需要他们感谢,丝丝,我需要你感谢我,你别躲我,你和我挨得越近,我就觉得找到了安全感,否则我可能飘到漩涡里去了。”

  宋泽彬执行任务时,从不分心,更不可能回家。

  这次他带领队员抓捕持刀抢劫杀人逃犯,经过五天五夜才把狡猾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因为一位年轻警员与负隅顽抗的犯罪嫌疑人搏斗时受了外伤,他撵走了争先留下照顾的队友:“好多天在外面,父母老婆孩子多惦记,还有需要回去值班的,就我们两个光棍,晚上和周末正好凑成一对。”

  拗不过,大家才散去了。

  看病床上的年轻小伙子睡着了,他心里有事,根本睡不着,一个人蹑手蹑脚走出去了。在医院走廊里找个角落坐下,他拿出了电话,又放下了:“这么晚合适不合适?”踌躇好一阵子,他的眼睛里闪出亮光来,他的拍大腿:“有了。”

  再合理其实也是没话找话。

  电话铃声响时沈和凝正在电脑上打字,写企划报告书,要说干哪一行都是一样,你敷衍了事根本不行,不但会让人一眼看,主要执行起来根本不可行的。桌上摆放好多书和纸张。她也没看号码,就接了:“你好,哪位?”

  “我是宋泽彬,这么晚,没打扰你休息吧?”很试探的问话。

  沈和凝像被电击一样站起身:“没有,没有,我正写一个企划书。”

  “那我不打扰你了,再见。”看来不想继续的托词,他觉得自己很不识趣,就想撂了电话。

  “请别撂电话,我已经写完了。”沈和凝根本没想撂电话,警官太敏感,太粗中有细了吧。

  对方没声音了,而且能听到呼吸声,只是一个细微一个粗重一些。

  过了好一会儿。

  宋泽彬先说话了:“过几天我想请你喝杯茶,不知沈部长有没有时间?”

  “请你不要这样称呼我,叫我名字吧,时间我有,你工作忙吗?”沈和凝平和的语气里就有了几分关切。

  “五天五夜,我们刚执行任务回来。”

  有些行业需要这样?沈和凝也陷入了思量当中。

  长远……假如……独守空房,家必须一个人扛,以后照顾老人和孩子,更有可能成为烈士的妻子,除了光荣之外,那些苦累伤心欲绝你能不能承受。你可以躲开,本来也没正式开始的剧,刚刚拉开的序幕合上就是了。

  她有点后怕。

  由此也就想拉开距离。

  宋泽彬感觉到了:“对不起,我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可能连拥有女性的普通朋友都很奢侈,认识你,我真的很高兴,也谢谢你,听我说这么多。我撂了,再见。”他把普通朋友说得很重,因为这样就撇清了他的真实意图。

  “别撂电话。”沈和凝伸手向前抓去,哪里有人呢。

  他抓捕坏人他献骨髓他那手臂上伤疤……任何时代,女子的英雄情结都在,沈和凝也不例外,也喜欢高大壮实的男人,因为这些就喜欢他,当然不是,与他交往几次,他让她有了一种想亲近的感觉,假如他一直不来电话,可能她的克制,绝对不会主动去找他,宁缺勿滥的她会一直寻寻觅觅下去。

  “现在晚上7:59分,宋警官,你在哪?我刚才忙,一直没顾上吃饭,我请你,对了,朱丝采访你的那些‘剿匪’故事,麻烦你给具体讲一讲,估计非常惊心动魄,还有那受伤的手,你至今没说。”

  突然袭击把宋泽彬吓一跳,稀里糊涂就说了自己的准确住址:“沈部长,我在医院。”

  “你负伤了?哪部位?严重吗?我马上就过去。”沈和凝吓一跳。

  “我没说清楚,是我们刑警队里的一个兄弟,胳膊外伤,已做过手术,只需要静养,我护理他,对不起,今天恐怕不能一起吃饭,等过了这阵子,我请你。”宋泽彬想,坦诚面对,自己工作的特殊性,没有女孩子愿意蹚这浑水,好自为之吧,别自作多情了,就当多一个像朱丝记者那样的朋友也行吧。

  “你现在吃饭了吗?”

  “饭我吃过了,和小兄弟一起吃的盒饭。”他如实回答。角色转换也快,他瞬间变“罪犯”,沈和凝成了“警官”审讯他。

  当然,他有问必答,才不会像有些犯罪嫌疑人隐瞒事实真相。

  “把医院病房号告诉我。”

  他竟然说了,然后就后悔了:“你别过来,晚上不安全。”

  “明天周六,白天你回家休息,我照顾他。”

  “谢谢,不用,我能行。”

  沈和凝已经撂了电话。

  宋泽彬举着电话呆若木鸡。

  幸福来得太快,难以置信,他在医院走廊里来回地走,惹得值班的小护士上前询问:“你有急事吗?”

  “我,没事,没事。”他飞快地跑出去。16层楼,跑下去,出了医院在马路上继续跑……

  体能训练,他没问题。

  停下来不行,他怕幸福飞走了。

继续阅读:第99章三分钟热度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