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种下一粒种子
平河子兮2017-02-24 10:442,927

  对父亲入狱,程冰梅一直说他咎由自取罪有应得的下场,每回见到朱丝都姐长姐短的,挎着她的胳膊搂着她的肩,盛邀她去家里吃饭,很亲热,她的内心怎么想,是否记恨朱丝。朱丝隐约能感觉到她心存芥蒂,才没告诉她去了哪里工作,这也在情理之中的事。

  程冰梅一直很努力,但乡村教学质量一般,她资质也一般,即使很刻苦,也只考入一般的大学,毕业后考进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都无望的前提下,在A市能到正远集团工作,她做梦恐怕都没想过,她的很多同学都羡慕她的幸运,即使必须从最底层做起,她也要试一试,哪能随意青云直上?

  自打第一眼看到罗仲北之后,她的心里就泛起了阵阵涟漪……

  集团老总看到报道可怜我才录用我为员工,他亲自找我谈话,这事好像只有聘用高管才有的待遇,莫非……

  她竟有些脸发起烧来,也下意识地拿起镜子,看看另一个自己,她的五官并没觉得怎么好,但组合在一起,很耐看,年轻呵,但不代表幼稚和青涩,是可利用的资本,她的脸颊因为想入非非呈现两片酡红。

  然后,她做着一连串奇怪的表情,微笑、大笑、蹙眉、发怒……

  最后她的表情停止在狰狞的状态,而且持续时间之长,她自己都浑然不觉。

  “小梅,你干什么?”程冰梅的妈妈进来吓了一跳,她一度以为女儿精神上出了问题。

  程冰梅慌乱地收回表情:“妈,你干嘛吓唬我,我对着镜子照着玩呢。”

  她撒娇地勾住母亲的脖子:“妈,你那么会做菜,给我们公司老总做几样拿手的,为了女儿能顺利成为正式员工做点贡献呗。”

  “小梅,人家能看上咱的家常的菜?再说你刚去,同事见你这么样做,背后会议论你。”毕竟程妈妈经历比较多,现在虽然丈夫犯罪被抓,但一是没介绍成几笔“买卖”,关不了几天就能出来,也正因为丈夫进去,儿子的治疗费用全给解决了,比之躺在床上的其他病人来说,他们是不幸还是万幸,她到现在都还没理清头绪。她自打儿子病丈夫进去,已经皈依了自己创立的教派,即使在任何场合,这个饱经风霜的女人就坐在那,闭上眼睛,她的世界谁也进入不了的冥想状态。女儿的要求,她认为不妥当,但拗不过,便使出浑身的解数,买最新鲜的材料,掌握火候,精心烹制,现在已经装在保温桶里的就是炖牛肉。

  “你那么多同事,别人也给老总做吗?”程妈妈眉头更皱着。

  “妈,你别操心,那是我的事,我能进集团,罗总亲自要的,我能不感谢吗?他们嚼舌根,我要在乎,根本没法干了。”

  程冰梅想不到吗?在办公室里她也知道自己地位仅比保洁员阿姨能高一级的状态,如果不攀上高枝,假如演绎出……

  那太久远了,她不会操之过急,目标定下了,那就一步步往上攀登。

  她有耐心,即使浑身充满无法释放的活力和激情,也能等。

  她每天都希望见到罗仲北,心里仿佛种下一粒种子,现在正在萌生的阶段,破土而出虽然还有待时日。

  想让尽人皆知,需要有意为之。

  她无比的热爱工作,甚至早上一早来到办公室把屋里的卫生打扫一遍,包括其他同事的办公桌,保洁员阿姨很高兴自己的活儿有人代劳了,能不高兴所以见她就夸:“程姑娘,多勤快呀。”

  同事也见怪不怪,大概入职的新人,都要这样殷勤,给人留下印象,好相处,但一般不会坚持太久,成为老员工了,自然脾气见长,手脚也懒下来了,不知这位能坚持多久了。

  “热情洋溢呀。”一位很有感触。

  “三分钟热度,看吧。”另一位很理智。

  拎着拖把的程冰梅没见卫生间,实在怕她们看到背后议论的主角出现不好意思。

  只要公司需要打字的任务派到她这,她都会认真到对着原稿校对多少遍,后来还较真到替人家修改起来,专业的不敢改,语法和标点,文字位置,她太上心了,因此有时就得要加班。

  “点灯熬油,浪费水电,至于为工作废寝忘食吗?集团最不提倡就是这条。”

  “干完了磨洋工,想快点转为正式的。”

  “太有心计了,估计用不了一年,都能升到部门领导。”

  “大管家(办公室主任徐子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边有话呗,据说罗总特招的,将来……”

  后面的窃窃私语和嘻嘻哈哈听不清了。

  程冰梅照样我行我素,甚至还有些小欢喜欢。

  再说了,如果你特别在意七三八四的议论,还能干吗?

  她必须当作没听到,即使听出谁说的,恼在心里,笑在面上,爷爷生前常常说给子孙听,爷爷曾经见过大世面,阴差阳错,爷爷被撵回乡下,她们家也住在城里,但如果她爸妈不结婚呢,也没她。她还能追溯这些,现在她知道,如此有多艰难,她还有其他办法吗。躲在没人地方哭罢,擦擦眼泪,对别人还要笑脸相迎。

  有时办公室秘书需要她帮着打印的方案材料报送给罗仲北,怕罗仲北问三问四,谁愿意受那个“罪”,她伺机而动:“我帮你去送。”秘书看看她,先没言语,见到她很真诚,女秘书不露声色的答应了:“那,谢谢你了,说我……你那么聪明,肯定能帮我圆谎的。”女秘书又冲她诡秘一笑,成功转嫁给她了。说好说坏,看你的能力,谁让你往身上揽得罪人的事做。

  “我试试看。”程冰梅心无城府到如此地步?

  如果你老想代劳别人工作,假如真忙不开还行,长此以往,别人怎么想,有越俎代庖之嫌。

  “程冰梅很不简单,别人活全抢着干,以为谁看不出她的目的,急功近利。”

  “会算计的能怎样,学王熙凤,机关算尽,命运天知道,也许人家就能成功呢?不试怎么能知道。”这是她和另一女秘书兼好友的咬着耳朵的对话。

  程冰梅没听到是因为她正去往罗仲北办公室的路上。

  她表面平静,心狂跳不已。

  “进来。”罗仲北看一个方案报告书,忙得头不抬眼不睁,不时在方案上写着什么,听到外面有敲声说了一句。

  程冰梅轻手轻脚进来:“罗总,我送文件。”

  “你放桌上吧。”罗仲北并没有抬头。

  文件放下了,程冰梅并没有走还站在桌前,罗仲北很奇怪:“还有事?”

  “罗总,我妈妈说,谢谢你帮我安排了一份工作,她炖了点牛肉,我一会给你拿过来?”她小声地说。

  “不用,我看了……报道,办公室出现一个空缺,你能通过考核,由人事部和办公室决定,根本不用感谢任何人。”罗仲北抬起头,对面的女孩正在看着自己,他转过了目光,他没说朱丝,一是程冰梅不提朱丝,朱丝也不用她兴师动众的感谢,二是他感觉女孩看她的眼神里有些别的东西,他在感情上面应算“专家”能看不明白吗?

  “家里做的东西并不值钱,我妈妈的手艺也糟糕,如果罗总觉得我别有用心的话,那我真的很抱歉。”程冰梅的眼里闪着泪光,“罗总,对不起,我走了。”

  “谢谢你家妈妈,拿来吧,我和家人都尝尝她的手艺。”罗仲北对于这个决定也有些犹豫不决,但终归动了恻隐之心。

  “谢谢,罗总。”程冰梅笑了,眼里还有泪光一闪一闪的。

  罗仲北错不该让她拿给了司机,以为让集团其他人看到说三道四,结果以后隔三差五,司机就会告诉他车里多了什么吃的东西,面食、滋补汤、炖煮烧烤。他首先纳闷程冰梅的妈妈是专业厨师吗?甚至比他家的会做菜的阿姨做得好?有可能程冰梅为了“感谢”他从外面专程买来。他告诉司机师傅不要接,司机师傅很无奈,程冰梅打着罗总知道的旗号,同一集团的同事,面子上过不去,结果就收下了。罗仲北才开始思考,她的目的纯粹为了“感谢”么?第一次罗仲北收下也正常,现在他必须做一个了断。

  长远的话……

继续阅读:第93章体验望穿秋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