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体验望穿秋水
平河子兮2017-02-24 10:452,598

  还没待他想怎样,谢亚亮已经进来了。

  谢亚亮这些天特别挠头,因为朱夏连影都看不见,还把他拉进黑名单,问朱丝,朱丝能有什么办法,尤其感情上的事,只能劝说亚亮别着急,朱夏有时贪玩,朱丝也觉得不对劲,朱夏再没长性,也不至这么长时间和谢亚亮冷战,而且那位神秘的拾金不昧男子,朱夏的躲躲闪闪,但她不能和谢亚亮说什么,多少次给朱夏打电话,让她来住两天,朱夏推说单位忙,根本不朝面。

  “哥,程冰梅怎么回事,给你打进步,你不能犯错误吧,我可没在姐面前说你。”谢亚亮进屋就一通说。

  “亚亮,我正要找你,好长时间,托你找的人找到了吗?”他却转移了话题。

  “别提了,那个妇人跟我捉迷藏,早就从老家搬走了,频繁更换居住地和务工地点,你找她有什么事?”谢亚亮自己去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渴死我了,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一点不大不小的事。亚亮,老师,师母身体好吗?”

  “好,你又派人送台冰箱过去,我妈让我捎话,家里没地方,你源源不断送的电器堆成了山,滋补品也放过期了,千万不要再送了……”

  “新产品试用看看,我都不好意思只打电话过去,好长时间没登门看望二老,亚亮,你这几天忙吗?”

  “我这几天各个分公司工厂酒店巡视,也没发现什么大问题。”

  “你辛苦了。”

  “哥,你说得什么话,我们兄弟之间用客套吗?”谢亚亮有些生气。

  “亚亮,那件事还是拜托你,还有一件事,你刚才说的程冰梅,你看这样……”他小声招呼过来和谢亚亮说的。

  已经晚上9点10分了,朱夏还等在一家超市门前。

  郊区没有路灯,这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屋里屋外都有灯光,朱夏就站在灯影里,来回踱步,她一会儿看表,一会跺一下脚,比约定时间过了,看来他真的不能来了,有事耽搁了,也许路上堵车,人家根本没来,或者是……她想到车祸,马上捂住嘴:“乌鸦嘴,他不会出事的。”

  又10分钟过去了,没有。

  体验望穿秋水的感觉……

  朱夏先巴巴盼望着后来失望,再之后绝望了,他不能来了。

  她无奈地摆手,郊区地段,半夜三更,怎么好打车。实在不行,住旅店或者给谢亚亮……

  “唉。”她叹口气,可能只有傻子谢亚亮会来,即使相距一个地球一个月球,他都会乘火箭或飞船来的。

  她肚子也饿了,咕咕直叫,实在不行,就去超市买点东西垫一垫。

  一辆车无声地停在她身边。

  驾驶室缓缓摇下车窗:“你等着急了吧。”

  朱夏一时间手脚无措起来,竟然不知下来干什么,魁梧的男士下来,绕过车头,把副驾驶的门打开了:“上来吧,我办了点别的事,来晚了。”

  “没晚,没晚。我没事,天也好,晴朗的夜,在外面挺风凉的。”朱夏有些手足无措。

  车开走了。

  一路上他还是不说话,朱丝看着那个坚毅的脸的侧影有些发呆。

  朱夏无暇看车驶过的风景。

  车在一家大酒店门前停下了。

  他很绅士的给朱夏开了门:“我们先去吃饭吧。”

  他挽起了朱夏的手,在他宽厚的掌心里,朱夏觉得一股热流瞬间涌进周身血脉了,她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摇晃。

  他请她吃西餐,他点,他看着她吃。

  “你也吃。”朱夏声音明显颤抖不已。

  “我不饿。”他看着她,表情有些古怪,也许室内顶灯的摇曳闪耀,她分明看到了他眼里晶莹的泪光。

  朱夏还能吃得下去吗?

  “你怎么了?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她不知怎样表达自己,而且眼泪也流下来了。

  他看到了她的慌恐不安,拿过纸巾抬手就给她擦起来:“你吃,我没事。”

  朱夏哭得很伤心,泣不成声那种,对面的男子叹口气。

  “我妹妹和你年纪相仿,她就是常去那个地方,后来,后来……遇到一个她认为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事实大相径庭,我妹妹……”他欲言又止。

  “她怎么了?”朱夏不哭了,瞪大眼睛。

  “她去了另一个世界。”他真的哭了,嚎啕大哭,好在这个时间段,餐厅里基本没有食客,只有服务生朝他们看了几眼。

  朱夏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纸巾站起身过来帮她擦拭着,男子任由他擦,然后停止哭泣:“谢谢你,你并像她,她是一个很温和的女孩子,我一直都不能原谅我,没有保护好她,父母去世后,她是我唯一的亲人,现在只剩下我自己了。”

  朱夏没想到一个外表近乎冷酷的人,其实内心如此柔软,还有那么多伤心之事,她看着他,也明白了DG的意思,“大哥”。

  “大哥,以后我就是你的妹妹。”朱夏新一轮的泪水又涌出来:“只是你不要封闭自己,我以后肯定能保护好自己。”

  “那间酒吧是我开的,不是酒吧不好,而是女孩子要爱惜自己。”

  他再不流泪,轻推了朱夏:“吃吧,我俩一起吃,然后,我送你回去,以后,你可以常去酒吧,看你又歌又舞的,帮哥哥撑撑门面,而且我在你手机里看到你有一个深爱你的大男孩,带他一起来吧,大哥欢迎你们。”

  “大哥。”朱夏搂着他哭了起来,男子拥着她:“别哭鼻子,一个爱哥哥的好妹妹,我也喜欢。”

  朱丝又去采访了,去报道警官宋泽彬捐献造血干细胞救人的先进事迹。

  她认识宋泽彬,同是稀有血型应急献血自愿者,同在医院进行过捐献造血干细胞的采样。作为一名刑警,他相当出色,多少次抓捕犯罪嫌疑人时都冲在最前面,现在是市局刑侦一大队的队长,人长得高大威武。

  在血液科病房里,宋泽彬躺在病床上正在等待捐献,他身边围着很多人,有红十字会和市公安局的领导都在场。打过招呼后,朱丝也陪着直到捐献成功,是给一位北京的一位12岁患病男孩捐献的。后来领导走了,工作人员也陆续走了,就剩宋泽彬的一个队友,本来宋泽彬也要撵走他:“队里太忙了,再观察一阵子就可以走了,这又不是做手术,还留人伺候什么。”

  “队长,我可不是打进步,局长的命令,我在执行任务,警察的天职,不让我在也行,现在,你打电话叫个女的来,我立马就走,我都娶妻生子了,你看你,还是孤家寡人,我们想叫声嫂子,比登天难吗?如果有嫂子能让我一个大男人在这陪你,我们差不多黑天白夜在一起摸爬滚打大眼瞪小眼,有啥可说的。”

  男警官毫不客气,尤其对队长一直“光”着,意见大了去了。

  “你说这些乱七八糟干什么,快回去,队里有紧急任务咋办?”宋泽彬瞅瞅朱丝,给那位警官直递眼色。

  朱丝其实并未抬头,正坐在另一张病床边上写字。

  手机响了。

  “和凝,晚上吃饭么,”朱丝无意间向宋泽彬这边望了望,她忽然之间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和凝,你开车过来接我,我在……”

继续阅读:第94章谁走桃花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