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招之即来,挥之不去
平河子兮2017-02-24 10:142,597

  罗仲北在激将之下,也没有道理不“英雄救美”,屋里的某人,会不会嫉妒或者醋意大发?他喜欢恶作剧,干了坏事,之后看热闹,他说话声音还大了:“没问题,林医生,你不能喝的,我罗仲北替你,咱们还比不过他们,上大学时在寝室里除了生日时辰之外我哪样不是老大。”

  “比学习,比体育,比谁能获得奖学金,比谁会泡妞,当然罗仲北同学有天然优势,学霸外加无可匹敌的外形,我跟你们说,当时,那盛况,有多少女孩子给仲北买衣服买饭到自习室占座抄笔记,但我得说颜值再高,那是他爸妈给的,他说不准好皮囊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骨子里坏得流脓冒泡,耍心眼,否则,怎么我们谁也没他挣钱多挣钱快,跑马圈地的。”

  “批斗会现在开始。”

  “进入互相揭发阶段。”

  在座的男人们坏笑,几个女子掩嘴而笑。

  气氛就愈加轻松愉悦了。

  “我跟你们说,当时罗仲北曾经与某位系花……我藏在树林里灌木丛后面用望远镜……那缠绵那激情,比电影电视里演得让人心跳加速多少倍,至今回味无穷啊。”钱海军揭罗仲北的“老底”。

  “你喝高了吧。”钱海军妻子用手扒拉他的胳膊,示意注意罗仲北。

  罗仲北的目光又瞟到朱丝那去了。

  从未“坦白”过,朱丝会不会怨他隐瞒。

  一眼示意足够了,然后他笑了:“你们是侦察兵,肚里藏着花花肠子,怪不得心思没用在学习上,你们的糗事,我这超人记忆力,用不用我一五一十向几位嫂夫人‘从实招来’。”

  他们仨异口同声:“罗仲北,我们喝酒,你随意行不行?”

  朱丝肯定竖耳朵听。

  她也有过纯情的恋爱,那时青春年少,早已成为了过眼烟云,如果老揪住不放,还能快乐生活?她心里暗乐,罗仲北的风流加倜傥,不用处处留情,情会留他。

  李志涛嘻嘻哈哈的:“我么,饕餮之徒,自己还忙不过来,也没你有福气,处处有人献……林医生帮你调的。”献殷勤献媚,第一次见面,开这样的玩笑,不合时宜。

  “谢谢。”罗仲北冲身旁的林医生笑了。

  林医生的目光一瞬间和罗仲北就相遇了,她的脸腾地就红了,即使罗仲北没有“目烂烂若岩下电”,也没有柔情万丈,最普通的注视,也让她有些慌张和不能自已。罗仲北也没想到自己无意间又“惹祸”了,恋爱中的男女肯定无法忍受另一方与异性之间的暧昧行为。他不是那个意思,更无意去“勾引”谁,林医生招谁惹谁了,他去伤害人家。

  “祖传秘制的涮料汤,我隔三差五必来,有瘾,这么好的美食,给大家推荐一下,饱饱口福。”姜延锋不无得意地说。

  火锅汤底像中草药的颜色,浑浊,麻辣锅底泛红,女士多是不辣的鱼汤骨头汤鸡汤鸽子汤锅底。

  “仲北,刚才你跑肚拉稀时间太长,我们给你要个鱼汤锅,还有明目和滋补作用,让你的桃花眼更加灼灼放射万丈光芒。”

  “不用。”罗仲北态度坚决,朱丝刚才在他脸上停留了一下,就更不能换锅底了。

  朱丝正将传菜员送上来的啤酒往桌上放,她没经过任何培训,好在大小饭店没少吃,凭着记忆,她也干得有模有样的。

  罗仲北也不再看朱丝了,大家边吃边聊。

  朱丝用起瓶器开啤酒。

  “仲北,说真的,有靠谱的女朋友吗?”

  “没……有。”他故意加重语气也拉起了长调,“有些女孩,实在不怎么样,不听话,还怎么琴瑟相和,我罗仲北又不是养活不起,我要找,必须找个听话的,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这时,朱丝站在门后面小台桌上写字,可能要记录他们额外点什么,以备结帐,罗仲北明明说给她听的。她想乐,你也太自私了吧,什么社会,明天还把妻子锁在家里裹小脚呢。

  “仲北,你这要求现在社会可难找。”那两位罗仲北叫嫂子的也跟着附和,另两位女士没言声,尤其林医生还低下了头。

  “我表妹,你们认识认识怎么样?”

  “行啊,啊,不行。”他才意识到人家正坐在自己旁边,看来有意安排的,无意间扫过林医生的脸颊,绯红一片啊。

  “主要我放浪形骸的样儿,谁都受不了,怕不行。”他连连摆手。

  “谁说就一定行,大家认识一下不妨做做朋友。”

  朱丝更全神贯注地听了。

  那位林医生终于战胜了羞怯,本也是大方开朗的性格,开始活跃起来,她拿着手术刀的手麻利,说话也爽快:“罗总,常听我姐夫谈起你,在生意场上所向披靡,攻城掠地,跟收割机收小麦似的赚钱。”

  “别听他们胡说八道,个体户的小本生意,败走麦城的事也时常发生。”

  基本上都是她问,罗仲北机械作答。

  朱丝开始伺候大家,要菜要水要添底料汤要白酒要红酒要酸奶要开啤酒要关火,要……把她的腿都该遛细了。可恨的罗仲北,更甚,差不多,两三分钟就喊一声:“服务员,过来。”

  连筷子也被他扔地上了,吆喝道:“服务员,换筷子。”

  朱丝一路小跑送过来,送给他五副,汤匙送三只,还能“掉”吗?

  罗仲北气得干瞪眼没辙了。

  朱丝看着罗仲北和林医生交谈甚欢,有时头都要挨一起了,以至于林医生直往他碗里夹菜了:“你尝尝这个挺好吃的”。

  她其实没胡思乱想,可就有些走神,结果,起瓶器和啤酒非正常方式“交接”,瓶碎了,还划破了她的手指,鲜血直流,一地的碎啤酒瓶碴和冒着白沫的啤酒。

  罗仲北第一个冲过去:“丝……你没事吧。”

  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快一手摁着她出血的手指止血,一手推着她去了洗手间,需要冲洗,朱丝小声说:“你回去。”

  罗仲北拧开水笼头:“你忍住疼,你们有没有酒精棉球、碘伏消毒剂和创可贴?”

  “没有,谁会想到有意外发生?你回去,她……他们等着你。”她一语双关。

  罗仲北无心跟她斗嘴:“你总不会照顾自己,现在跟我回别墅,家里东西我会一件不落给你搬去,老实跟玉姐呆在家里,以后再不许出来了。”

  “不要。”朱丝使劲摇头,皱着眉,都忘了自己手指丝丝拉拉的痛。

  领班已经风风火火跑过来,一脸怒容埋怨道:“刚上班一天,就闯祸,包房食客都让你得罪了。”

  “我马上回包房。”

  “你们有没有急救箱,清理创伤药品呢?”罗仲北很生气,对员工也太不尽人情,这种情况虽是小伤,最起码让员工清创消毒包扎后再上岗。

  “没有,这点小事算什么,皮糙肉厚的,磕碰一下,哪有那么娇气。”领班知道是客人,还算客气。

  领班的眼睛直盯着他,表情很惊讶,罗仲北才醒悟,因为她还握着朱丝的手,忙松开了。

  罗仲北见冲过的手指划开的口子并不深,虽还在渗血,也无大碍,本想发作,想到朱丝此行之目的,张了一下嘴也闭上了,更不好留在这,只能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71章谁与谁耳鬓厮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