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回去“收拾”你
平河子兮2017-02-24 10:142,535

  火锅城更可恨,食客来吃饭又不是来欣赏服务员的大腿,干嘛裙子那么短,朱丝的性格,以为没人认识才“胆大妄为”,等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罗仲北东想西想,瞅着忙来忙去的朱丝发呆。

  他毫不掩饰自己,朱丝以“全新”形象展示在面前,当然要仔细……认真“欣赏”了。

  服务员的工作装与青春时尚挨不上边,但朱丝白皙修长的腿,他第一次看到,现在为了任务可以随便,主要让某些男人看到了容易想入非非,你不只穿长裙或裤装吗?

  他还不至于那么封建,限制女朋友穿衣打扮。冷气十足的地方,穿得那么短和少的衣服,风湿骨痛怎么办?罗仲北肺管该气炸了,为了工作,你还要去夜总会吗?去当三陪,罗仲北真想一把将她拖拽出去。

  所以此刻“清醒”过来的罗仲北的目光像利剑一样直射到朱丝身上。

  包房并不太大,房间这几个大活人,朱丝当然看得一清二楚,她倒不惊讶,他和罗仲北之间经历那么多是是非非,已经用不着慌慌张张掩饰和解释,只是担心他的任性而为破坏了自己此行的计划。

  罗仲北瞅他,她当然不能看他。

  罗仲北近乎直勾勾的目光投射的时间也太长了,有人看不过去了。

  “仲北,点餐?” 姜延锋“啪”拍他手一下。

  然后附在他耳边说:“你省省吧,服务员,年龄老大不小的,你还不放过?干这行的,徒有外表,擦脂抹粉,东施效颦,素质文化水准高不到哪去。”他冲左边努嘴:“这给介绍一个好的,老落单,免不了要祸祸良家妇女,你个风流倜傥的罗仲北。”他一脸坏笑。

  “你干脆说我下流坯子。”罗仲北也随便回了他一句。

  他这边还向朱丝摆摆手。

  “服务员,过来,我要点餐。”

  朱丝怎么形容她现在的心态,不知道,有点空白,但理智告诉她必须保持清醒,工作服300元押金,她哪敢“嫌弃”裙子短,画成入戏般的脸谱,变个形象为了防止别人看穿,自己必须入乡随俗,再挑三拣四,前功尽弃了。

  有辞职的员工报料,火锅城有两件事涉嫌生产销售有害食品罪,一是将罂粟壳研磨成粉加入火锅底料中;二是回收食用过的火锅底料,通过过滤熬制成油后再给新的客人食用。他们只要拍到证据第一时间报给食药监局和公安局就算完成任务。

  捕风捉影的事报社不可能做,必须有十足的把握。

  为了得到他们想到得到的“东西”,男同事已经先于朱丝一天进驻火锅城,因为戴眼镜,皮肤黑,又没一“技”之长,厨师水案面点师与他无缘,后厨缺人手,同事遂被派去了。

  火锅美食城共3层楼,从开业到闭店,你不提前占座,怕是连位置都抢不上,不分季节,人满为患。招揽生意主打是特色火锅,鸡鲜鸭香骨浓,汤鲜味美,外加价格公道,菜量足,当然让人流连忘返。

  食客一拨又一拨,服务员忙碌程度可想而知,但对员工很苛刻,人跟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朱丝说身份证没带,是否可以先试用,果然没履行任何聘用手续,她就上岗了。本以为也被发配到厨房,与同事二人相互掩护好进行下一步工作。

  如意算盘却打破,因为朱丝被安排做服务员,这个由不得自己。

  短裙,脸上浓墨重彩,起初朱丝浑身不自在,迈步都有些不自然,好在谁都不认识,也就适应了。万万没想到给罗仲北服务,他能不能“爆炸”?果不其然,一经发现她马上就被罗仲北叫到近前,命令道:“服务员,带我去趟洗手间。”

  他很平静,暴风骤雨之后来袭!

  “你不再点别的什么?”

  “我内急,你们先聊,我回来再点。”他抱歉地一笑,冲大家拱拱手。

  他们出来,走廊也有人,罗仲北和朱丝一前一后走着,然后就进了洗手间外间盥洗室,还好没人。

  罗仲北先拧开了水笼头,假意洗手,朱丝只能也照他的做,掩盖说话声。罗仲北的瞅瞅四周和门口脑袋就凑过去:“你疯了,人家有打手,你调查什么,还有你的这身行头,换掉,脸,洗。”他附在那发红的耳边说的。

  他真想上去,咬那厚耳垂一口。

  “别,别。”朱丝一个劲儿给他递眼色,大眼睛里满是乞求。

  “我要你回去,辞职。”他都有些咬牙切齿了,眼睛里没有柔情,怒火中烧了。

  “我领这位先生到卫生间,顺便也洗洗手。”朱丝见到了领班正朝这边走来。

  朱丝一闪身回去了,罗仲北悻悻地去了趟男厕所,打朱丝的电话,关机。

  待他回来,大家交谈甚欢,菜点完了,火锅也支上了,就等着大火烧开后,就可以开涮了。火势旺,有的锅子已经咕嘟咕嘟开了。桌上摆得盆碗碟盘,摞得挺高,羊肉、牛肉、猪肉各种肉类,河虾海蟹海参鲜贝等水产,白菜、豌豆苗、莴笋、莲藕、茭白、冬瓜、丝瓜、金针菜、蘑菇、香菇等干鲜菜蔬;连野味的鹌鹑、蛇肉、蜗牛、龟肉都有。

  切调好的各种蘸料,香菜、香蒜、葱、海鲜汁,酱油,兑好麻酱,酸甜咸口随个人的口味。

  罗仲北的蘸料碗是由旁边的林医生给调制好的。

  罗仲北的胃,上火的锅子自然不能给他的上的,何况那浑汤的里面的“料”实在是不能食用,其他人,她怎么敢管,一是她现在的身份,说了打草惊蛇,何况吃一回也不能致人上瘾。她提示过,上清锅底吗?但得到答复是多管闲事:“吃就吃你们的特色,我都来多少回了,你新来的吧,干好你的活儿得了。”

  朱丝当然也没征求谁的意见,就给罗仲北上的清锅。

  罗仲北正大家谈论医生收红包对不对,朱丝给他弄哪样,他吃哪样,她会替他考虑,那是她的“分内工作”。

  “服务员,你什么意思?仲北这个清汤寡水……你上错了,快给换?”

  “刚才这位先生和我说他胃不好,只要清锅底。”朱丝不慌不忙地解释着。

  “啊,对。”罗仲北只明白朱丝关心她的胃,不明白还有其二。

  你涮我蘸,都没开车,大家开始推杯换盏,除了林医生其余的三位女士,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和男人一起啤的白的红的全能一口干,“痛快,林医生,也干了。”

  林医生一蹙眉,她真不能喝,身边的这位,表姐夫早就透露过,是位离过婚的有钱有能力的男人。她之前并没有什么打算,看看而已,可是一见到罗仲北,那形象,那目光,偶尔的注视也会让她整个人都要“沦陷”了,她没喝酒脸都红了,身上也像发烧一般,中某种毒了。酒后只不定胡言乱语,失态在罗仲北面前,可能后果很严重,林医生的自制力非常强,“我不会喝。”她把求助的目光送给表姐和表姐夫。

  表姐递给她的是赞许的目光,而表姐夫更干脆:“你身边不是有救兵吗?他能喝,号称千杯不醉。”

继续阅读:第70章招之即来,挥之不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