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为了忘记的她
平河子兮2017-02-24 10:072,591

  沈和凝假意汇报工作,进到罗仲北的办公室。

  罗仲北戴上了墨镜,之前因为什么摘下来,是非曲直沈和凝都了解,因此更觉得他们之间闹别扭了。

  罗仲北还在画架后面卖力地画着……

  “罗总,你忙呢,我跟您汇报一下我们部门的情况。”沈和凝上前一步说。

  “没忙,你坐,喝点什么?”罗仲北撂下手中的笔,但并没翻页,眼神好的沈和凝看到了罗仲北画得还是朱丝,尚未完工的一幅画稿,但轮廓已经出来了。

  “我不喝,罗总,你画,画得不错呀。”

  “马马虎虎,你们那什么情况,说吧。”他抬起头,手没闲着拿过纸夹在画稿上面。

  “我先汇报一下朱丝的情况。”她也没客气。

  “她现在很着急联系你。”

  “你告诉她,我现在没空。”罗仲北扭头不看沈和凝。

  “我……如此告诉她?”

  “是,以后也没空。”

  “如果你没别的事,把汇报材料留下,你可以离开了。”

  毫不留情,沈和凝被请了出来。

  沈和凝忽然发现他们俩之间出了问题,而且是不小的问题。

  “丝丝,你没事吧。”沈和凝相信电话那端的朱丝肯定很难过,这也更坚定了沈和凝在爱情方面的宁缺毋滥的选择,与其受这样的伤害,倒不如单身一辈子。

  “我不会有事的。”朱丝没有,因为她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起初她也一头雾水,去北京之前还卿卿我我,最初的炽热,后果呢“太盛难守、物极必反”。可能在北京又一见钟情哪个女子,抑或家里那一个,终于“修成正果”,这也正常。因此也就释然了,有钱人对换妻子都跟换衣服一样,何况我们本就不牢固的恋爱关系,我还算清醒和理智吗?领证结婚,现在看来多么幼稚。之前没过户他的房子,没收下他的聘礼,没要太多东西是多么正确的选择。并且,她去买现房多么重要,再简单收拾一下,晾晾装修材料的味道,就可以搬去住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一次次赖在人家的房子里算怎么回事。我的房子,住着才舒心。

  罗仲北是利索而不拖泥带水的人,让部下知道又怎样。

  现在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也好。

  她看看手腕上的镯子,戴给谁看?送的人早已成了幻影,需要捋下来。

  她没时间想三想四,因为需要看新房装修,需要买家具,怎样布置,和妹妹、谢亚亮、沈和凝,还有同事一起参谋,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对不对?

  事情明晰了,谢亚亮用车接着朱丝和朱夏南北跑,其实罗仲北能不知道,只是假装视而不见。

  谢亚亮自己的车,自己的时间,你管得着吗?

  他能没想法吗?如果说之前没说,之后他已经委婉通过沈和凝表达了他的意愿。

  朱丝真的就没了音信,而且还兴高采烈地忙着新家的布置。

  他更生气了。

  谢亚亮让他看了他们“行动”的照片和视频。

  你们“作”去吧,与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罗仲北冷笑几声。

  星星可怜巴巴也不行,反正他也习惯了每个周末由那个云菲阿姨陪着去上课,做游戏,听故事,去游乐场,到奶奶家看爷爷。

  朱丝乐得清闲,不也没找星星吗?罗仲北竟然在反思,我义无反顾地投入这段感情对不对?朱丝有先见之明,他的父母亦然,没有金钱往来,也不用分清谁付出的多与少,结束也痛快。

  他的笔就是停不下来,笔下的朱丝一颦一笑好像就浮现在眼前,她蹙眉她流泪,挥之不去。他做什么,眼前脑海里全是她,耳中回响着她清脆悦耳的声音:“星星爸爸,我的罗先生。”

  丢到九霄云外可能吗?

  他已经不开车了,如果胡思乱想不发生车祸,那怎么可以,我的孩子,我的父母,我的梦想,他还清醒。

  这天正点下的班,他让司机送他到相思红豆咖啡厅,进去干什么?他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正是华灯初上时,车飞驰而过,一条灯的长龙蜿蜒,这座城市的发展太快了,很久没静下心来看看风景。

  他坐在他和朱丝曾经来过的小树林里,经过一个春天的洗礼,高大的树木,枝叶茂盛,华伞如盖,有风吹过,沙沙作响。

  初夏时节,还没觉得怎么热。

  “你也在吗?”他瞪了瞪眼睛,路灯下,幻觉的朱丝?真实的朱丝?

  她来过好多次了,他们真正相识不就是由这里开始吗?

  “嗯。”罗仲北扭过头,他不想多说话。

  戴着墨镜的罗仲北又回来了。

  “你胃好些了吗?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无论他怎样,朱丝都不会忘记关心他。

  “谢谢,我很好。”

  “你吃晚饭了吗?我们一起去吃。”

  “我不饿,我想单独呆一会。”

  他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决绝之态,让朱丝的心都要碎了。

  他没忘曾经的过往,但他绝对是要忘记才会故地重游,做最后的道别。

  “我路过,还有事,那我先走了。”朱丝拦住一辆出租车,走了。

  罗仲北又站了好半天才离开。

  接连几天,罗仲北回家挺早。

  而且准时出现在餐桌上,高云菲和罗妈妈现在已经住习惯了。

  罗仲北甚至想这样是不是这样一直下去……也行,他第一次主动和高云菲说话:“住得还习惯吧?”脸上露出了笑模样,并主动帮她盛饭、夹菜时,他的余光看到了陈婉玉时,她明显皱了一下眉,他筷子夹的菜就回应般掉了下来。

  星星总看他,大眼睛里噙着泪,快速低下头,拿筷子在碗里不知戳着什么。

  他才猛醒,自己要干什么,因为报复,负气?

  如果恋爱中的男女在经受各种诱惑时,不坚定选择,谁是忘恩负义的人,注定是我罗仲北,朱丝是一条道跑到黑的女子。我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移情别恋,连我都会唾弃我自己的恶劣行径。

  “星星,你是不是想去卫生间,爸爸领你去。”

  “我想去。”星星赶快离开座位。

  “你们父子……吃饭怎么弄出这个恶心的事,快去快去。”罗妈妈也没在意,高云菲以为已经拨云见日,柳暗花明,她的坚持她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而这父子两个明显是故意去卫生间的,因为他看到了眼神的互动,连同餐桌旁伺候的陈婉玉。

  果然,罗仲北和星星再没回来。

  “爸爸,你刚才……我不喜欢。”

  星星小声说:“丝丝阿姨会生气的。”

  “我也没做什么。”他下意识地争辩着。

  罗仲北这才发现星星一直窥探着他在家里的一举一动。

  “爸爸,丝丝阿姨会更生气的。”他重复着,而且加重了语气,小脸也现出铁青色,这孩子怎么跟他老爸一样,遗传因素真可怕。

  “爸爸,我想丝丝阿姨,什么时候我才能去丝丝阿姨家,玉阿姨也想和我一起去。”星星可怜巴巴地瞅着罗仲北。

  “行,等爸爸有空领你去。”他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

  “谢谢爸爸。”星星太高兴了,小手紧紧拽住了爸爸的大手。

继续阅读:第63章握紧所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