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平河子兮2017-02-24 10:312,456

  朱丝读了一遍又遍,伴着不断涌出的泪水。

  自私的我怎么会考虑不到我最爱的小星星,罗仲北在一种怎样复杂的心理斗争中决定给她写信的,他可能找到了幸福,我没有,永远都不会有,苦了我的小星星,惩罚星星,我怎么会?那是放在我手心里的宝贝。星星就是小时候的自己,坚忍、倔强而隐忍。作为一个爸爸,罗仲北可以给星星物质上最大的满足,但是却无法给他母爱,即使找了一个新妈妈,星星暂时也不一定能接受。我竟然把一个孩子“勾引”了,然后无情地推开,我忘了再小的孩子也是有感知和情感依恋,星星对她,那就是一个孩子之于母亲的情感,我无法原谅我自己的近乎卑劣的行径。

  朱丝给罗仲北的别墅打座机电话。

  才响几声马上就接通了。

  已经晚上10点了,仿佛那端一直在等着她的电话。

  陈婉玉甚至没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是谁,她很激动:“丝丝,姐对不起你,也不好意思给你打电话,你和仲北……都怪我,你大哥天天埋怨我,不知道我们怎样做才能让你们……”陈婉玉已经泣不成声。

  “姐,怎么怪你,也不能说任何事情都会有完美的结局,你和丰大哥好吧?”朱丝生怕玉姐多心,她会那么不通人情世故吗?

  “我们还行,星星和爸爸也搬回来住了,仲北还是一个人,星星瘦了,不爱吃东西,不爱说话,就是爱画画,还不让我们看,我偷偷看了,画得全是你和他。”陈婉玉不知怎么把知道的都告诉朱丝,就差说了,你回来吧,这个家多么需要你。

  “姐,星星……”朱丝欲言又止。

  “你看我光顾自己了,星星小脸都该盼绿了,自打回到别墅整晚都守在电话旁边,眼巴巴等着,星星,快和丝丝阿姨说话。”

  “星星,我爱的小星星。”朱丝抑制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

  电话那端传来的是“呜呜”的哭声。

  “星星,星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生病了吗?阿姨马上过去。”朱丝很焦急。

  “丝丝阿姨,星星在呀,星星也没生病,其实我天天想你,我一直一直憋着不说,怕爸爸知道,怕奶奶生气。”星星生怕这个幸福会突然消失了踪影,他一口气说完,又接着哭开了。

  开着免提的电话。

  门外的罗仲北也听得一清二楚。

  他并没往里看,他的鼻子也有些发酸,手下意识地摸着门边,因为他觉得腿有些发软似的,心里喃喃地说着:“丝丝,我还是不能忘记你,无论怎么样,我不会放开你的手,儿子需要你,我更需要你。”

  他的承诺当然暂时要兑现,不会支付报酬,人也不会出现。

  朱丝的所有业余时间全给了星星,她心甘情愿。假如罗仲北结婚,星星慢慢长大了,他们疏远了,星星的健康成长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她会放心地离开。

  星星盼着晚上,盼着周六周日,他就可以尽情地和丝丝阿姨在一起,丝丝阿姨给他做好吃的,跟他一起做游戏,他们一起跑步,一起骑车,晚上,他们一起数天上的小星星,“一颗一颗亮晶晶”,那是小星星,那是丝丝阿姨,那是爸爸,那是……

  他和丝丝阿姨交换着读书感悟,然后在丝丝阿姨的童谣、故事里,他偎在她的怀抱里进入了梦乡。

  他的画,丝丝阿姨全给写上了文字,念给他听。朱丝有了一个想法,星星画也学了一段时间,想象力非常丰富,在他的笔下,连云朵都能长出翅膀,演绎出一连串的故事,自己讲得绘声绘色的,他稚嫩的笔触并不及大人,但是小孩子与小孩子的世界是相通的,他们会看得津津有味。她准备和星星合作写一本书,名字叫《星星与丝丝妈妈的对“话”》,星星认识了很多字,生僻字少的短文都能读下来,但基本不会写。她写文,星星画画,行为理念、人生哲思、生活感悟和情趣。

  星星听懂了,大眼睛忽闪着:“我爱画,丝丝阿姨,那我们是不是天天可以在一起了?”

  “周六周日可以。”

  星星希望天天和丝丝阿姨在一起。

  星星爱吃饭了,又爱说爱说爱蹦爱跳,搂着罗仲北的脖子撒娇:“爸爸,这个周末,我好累呀。”

  罗仲北佯装生气:“玩得不开心,那还是跟我去奶奶家住。”

  星星马上带着哭腔了:“爸爸,我逗你的,我开心,我老开心了,我在写书。”

  罗仲北也来了兴致:“你写书?”儿子在幼儿园学习,朱丝也用形象教学法引导星星识字,但谁也没强求他写字,画画也是以星星的兴趣出发的。

  星星自知说漏了嘴,忙捂住:“没有,没有。”

  罗仲北“哈哈”大笑。朱丝不知又出了什么“馊”点子,他不会过问。儿子愈是和朱丝打得火热,愈是分不开,你以为和罗仲北之间还能脱离干系?千丝万缕抑或藕断丝连?朱丝远远不及罗仲北的精明算计。儿子缠着她,她还有时间恋爱?谁会娶一个照顾单身男人的孩子的女人,只有她“傻”,那么容易“上当受骗”。

  没关系,骗你的人是我。

  丝丝,你是风筝,我是放风筝的人,飞多高,飞多远,线就是星星,结实地拴在你我之间,没人娶你,我会娶你,而且要一起共度余生。

  你无论怎样折腾,我会陪你,有危险时,我会保护你。

  罗仲北不会着急。

  心急本来也吃不了热豆腐。

  罗妈妈还要给儿子张罗见女朋友,罗仲北一口回绝,暂时就带星星,等孩子大一点再说。罗妈妈也反省了自己有时太过火,很耐心很苦口婆心:“哪有一个正当年龄的男人,身边不需要女人,仲北,这样很不正常,妈妈怕你其他方面太压抑,有些男人功能也没了。之前的女孩不理想,我也不逼你,我给你再找,你一百个放心,肯定会对星星好,到时候你还可以再生一个孩子,国家政策也允许,星星绝对不会受一点委屈,不行,星星跟我和你爸生活。”

  罗仲北真不知道怎样面对操碎了心的妈妈。

  “妈,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你身体不好,多注意休息,药也别忘了吃,茶也记得喝。”朱丝给买的药和茶,妈妈不也是一直在吃在喝还夸疗效好,我都没办法提起。再说,我怎么会丧失男人的功能,妈妈,我有过相亲相爱的人,不是家里反对,我们可能早就结婚了。现在,经历这些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不能与我所爱的人在一起?我就爱那个大义灭亲的女子,爱那个狐狸精,我愿意被她勾引,我会跟爸妈讲清楚,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如果不与朱丝结婚,罗仲北双手抱住脑袋,他使劲闭上眼睛。

  他又要重新恋爱,和旧的人。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继续阅读:第83章思绪飞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