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你再抱紧些
平河子兮2017-02-24 10:392,754

  “星星,洗手吃饭。”朱丝轻声叫着星星。

  “爸爸,洗手吃饭。”星星抬起头,欢快地叫着罗仲北。

  罗仲北当然也不客气跟着去排队洗手。

  这样,就一起坐到餐桌上。

  一起吃了饭。

  朱丝吃得很少,她得照顾星星,尤其鱼刺和骨头,怕卡了星星,她的身体不适也吃不下东西,再加上罗仲北……只吃了几口菜,喝了几口汤。罗仲北胃口出奇的好,当然想添饭也得自己去盛了,朱丝和罗仲北没有互动。

  以前,朱丝从网上学了不少的菜,照着菜谱选料按步骤操作,色香味俱佳。罗仲北不无得意地说:“要想留住我,就得留住我的胃。”

  “臭美。”朱丝没功夫和他计较,还得研究下一道菜品。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才称得上好女人。”罗仲北竟然还能一本正经说这些话。

  松茸猴头菇炖乌鸡,书上说是能养护肠胃,朱丝当然要学着做给罗仲北喝。炖汤需要火候和耐心,朱丝就拿本书坐厨房里,美其名曰“一举两得”,罗仲北怎么会不记得?

  他闷头吃饭,星星会给他夹菜,可是老是拿不稳筷子,掉在桌子上,罗仲北拣起来吃了。

  星星瞅瞅爸爸再瞅瞅丝丝阿姨,眉头紧皱着,他是想不明白的,大人懂得那么多,怎么也和小朋友一样闹别扭。

  “爸爸,你帮丝丝阿姨盛饭。”小星星多会察言观色。

  “星星,我吃饱了。”朱丝觉得坐在这,很不自在,有罗仲北在,也会照顾星星。

  “星星,你慢慢吃。”客人未吃完,主人离开餐桌是很不礼貌的,但是罗仲北是客人吗?不是,而是我很不欢迎的人,他的突然出现让朱丝的心很乱很乱,下腹更痛了。她勉强挣扎着站起,帮星星收拾东西,一会儿罗仲北会带他回家。

  过了一会儿,星星回来了,罗仲北并没跟来。

  “丝丝阿姨,你跟爸爸说话吧,他很不开心。”星星站在朱丝身边摇着她的手。

  “星星,等爸爸吃完,你跟爸爸回家。”

  “爸爸吃完了,在厨房洗碗,我也要帮他洗,他让我过来陪你。”星星汇报着爸爸的行踪。因为和罗仲北无言以对,朱丝没办法管他,随他去吧。

  “星星,这幅画丝丝阿姨没看懂。”星星和朱丝先是画画配文字,也听到厨房动静很大,即使两扇门都关上,也能听到乒乓咣咣的声响,像在剁排骨和鸡。

  朱丝看到了罗仲北放在门口的一大堆物品。

  再后来不待星星喊累了,朱丝牵着他去卫生间洗涮一阵,厨房门仍关着的,星星瞅瞅朱丝,向外面探头探脑,朱丝示意他别言声,两人再回屋躺床上睡了午觉。

  也不知睡了多久,朱丝蹑手蹑脚下床,屋里好像收拾过,地也拖了,开了门,能听到洗衣机在转动,厨房里似乎在做着什么,煤气灶开着。

  她悄声过去,所过之处都收拾过,罗仲北到这儿来忆苦思甜大扫除来了。

  她隐在门边探着往外望,煤气灶已经关上了,罗仲北正在晒台晾衣服,那堆衣服他都给洗了?

  “丝……丝,你小心走路,拖布没涮净,地有些滑。”罗仲北转过身,轻声提醒朱丝。

  朱丝赶忙把头缩回来。

  “丝丝,你做的饭真好吃,不知以后能不能有机会再吃到,我突然出现,把你吓着了吧,我以为会……没想到适得其反,给你添麻烦了。”

  刚才一个字都不和他说,也没给他做有益肠胃的饭菜,他吃得能好下咽,胃肯定又痛了。

  “丝丝,我知道自己浑身毛病,也不配……和你,我现在只是做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谢谢帮我照顾星星,就干点力气活儿,我粗手笨脚,也不知能不能合你的意,等一会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拿出来晾上,我就带星星回家,以后,我们父子……”他想说再也不来了,觉得像小孩子负气,这不是他和星星真实意愿的表达。

  朱丝屏气凝神,一言不发。

  “丝丝,罐里煮的冰糖红枣莲子,晾一晾你多喝点儿。”

  泪水顺着朱丝的脸颊流下来,女孩子的生理周期他也看得出来?因为爱一个人所以才那么细心,关心体贴呵护她?

  “丝丝,你好好照顾自己,今天,我厚着脸皮过来,以后,可能不大方便……”

  心一下子揪紧了。

  他可能要结婚了吗?

  眼前闪现了曾经看到的画面,在咖啡厅,罗仲北很殷勤给一位女孩拉开椅子,又在相亲么?接下来……

  朱丝果断地决定离开了那里。

  他们相谈甚欢和你有关系吗?

  她约的采访对象很纳闷儿:“朱记者,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对不起,我不大喜欢这里,我们换个地方。”

  中年女子很狐疑地望着朱丝。

  已经谈婚论嫁,怪不得罗仲北说各自找到了幸福,你能,我能吗?

  女人,太感情用事了。

  这么快,上面的一段感情那么容易就抛到九霄云外,男人靠不住,有钱人靠不住,罗仲北更靠不住,朱丝心猛地加速跳动,泪水无声地滴落下来。

  “丝丝,天热,骨头我剁好了,和牛肉羊肉鸡蛋一起放进冰箱里,其他的堆在餐桌下面,我不知放在哪合适……”

  他“啪“甩了甩朱丝的一条连衣裙,这条裙子,从前罗仲北给她买的,罗仲北的眼光,怎么能差,从前不穿,现在朱丝疯狂地喜欢穿,以至于同事都跟她开玩笑,裙子租来的吗,你不解恨才不下身吧。

  为了忘记抑或根本无法忘记,朱丝解释不清。

  惩罚和折磨别人,其实那人本身也在受着惩罚和折磨。

  没有人会永远等你,快节奏的生活本就慢不下来,何况远处的风景更有吸引力。

  低声抽泣声飘到罗仲北的近前。他听到了吗?

  “你肯定有……他,我怎么能方便过来?他肯定比我好十倍百倍千倍万倍……丝丝,我本来哪好意思来,也想遵守诺言不再相见,可是,我管不住自己的腿,有时就站在你楼下,希望能看到你能站到窗口,哪怕望到熟悉的背影和侧脸也好。丝丝,你晚上早点回家,小树林不要去了,危险,也可能引起你的……他误会。”他说不下去了,声音几度哽咽。

  “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你,听不到你的声音,我……很难过……”

  朱丝慢慢走过去,她在罗仲北身后抱住了他,脸就埋在他的后脊背里,罗仲北手里还提着朱丝的连衣裙,他的后脊背有些热,之后就被溻湿了,是丝丝的泪水呀,一股难以言说的幸福感攫住了他:“丝丝,是……你吗?”

  谁的声音在颤抖?

  “是我。”

  “丝丝,是我的丝丝吗?”

  “是你的丝丝。”

  “丝丝,你抱紧些……再紧些……从前我没好好珍惜,现在我真怕晚了,丝丝,你原谅我了?总感觉像在做梦一样不真实。”

  朱丝更紧地拥抱了他的罗先生。

  “我没生气,想到会变成你的累赘,给你带来损失、伤害和负担,你每天够累的了。”

  “怎么可能,你不一直说我所向披靡,还应加上刀枪不入,丝丝你要嫁给别人,你真那么狠心么?抛下我和星星?”

  “我没有,我戴着我先生给的镯子,它时刻提醒我,你已经跟定了一个人,怎么能再嫁他人。”她用腕上的镯子在罗仲北的脸颊上蹭了蹭,罗仲北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丝丝,我找啊找,没找到我的幸福,你呢?”

  “不用找,我已经拥有幸福。”

  “我的心变来变去又回来了。”

  “我自始至终没变。”

继续阅读:第88章你‘临幸’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