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你‘临幸’谁
平河子兮2017-02-24 10:412,209

  过了好久好久。

  星星醒了。一睁眼睛,他看到了,罗仲北和朱丝两张笑脸。

  他使劲揉揉眼睛,再看,还是两张笑脸,并且,两人十指相握靠在一起。

  睡醒一觉,爸爸和丝丝阿姨和好如初了,大人的世界小孩子真看不懂。

  “丝丝,你看,你看,之前给我买的鞋子,快露脚趾头了。”可怜巴巴的声音。

  “罗先生从头到脚量身定制吗?”

  “没人管才不得已而为之,谁家有女主人还操心这些,光棍一枚。”他苦着脸。

  “还有女朋友呢,连鞋穿都没有,明天发你朋友圈里晒一晒,肯定不会笑话我……”某人开始念经,牢骚满腹的样子。

  朱丝望着她的罗先生,不知又在耍什么花样,顺着他的目光,再呆头呆脑也闹明白了,她推拥着罗仲北往鞋柜去。

  “我不穿,我不穿‘小’鞋。”某人气咻咻的。

  终于被胁迫着试穿了。

  “足下生辉。”

  “小心眼,给你的买的,回来才发现鞋码和鞋盒不匹配,也不算大毛病了,亚亮拖延着不捎给你,他说你会来,我其实很恼怒他,你能来吗?”

  “亚亮说得对,耐不住‘诱惑’的我,迫不及待要来,哪怕有一丝机会。”

  “丝丝,我胃痛,肺差点气炸,你摸摸。”

  罗仲北耐心教授了朱丝好半天,又示范又讲解,然后正色道:“丝丝,你必须道歉。”

  “现在开始吧。”罗仲北一手拿笔上身挺直坐在桌后,表情分外严肃。

  朱丝站在屋中间,手里拿着某人写的龙飞凤舞的“认罪书”,笑得直弯腰捂肚子:“饶了我吧。”

  “丝丝,分析研究经验教训,才能不在同一地方犯类似的错误,不许嘻嘻哈哈。”

  她只能照本宣科:“我抛弃罗先生和星星移情别恋,”她想申辩,“捕风捉影……”

  “我和星星相依为命,孤苦伶仃……”

  “罗先生,我错了。”

  “接着来吧。”

  “好在,被罗先生及时发现果断制止,避免了事态进一步恶化……某人如果仍然一意孤行,罗先生就将采取不正当手段制裁……”

  她睁大眼睛:“什么方式?”

  “注意,文中提到的某人职业病犯了,如果,想以身试法的话……”他面露得意之色。

  “哦。我保证,以后不再提分手,分手必须由罗先生先提出,为什么?”朱丝疑问太多了。

  “事关男人的尊严,丝丝。”

  朱丝愣住了,她的两手向前平伸:“罗先生。”

  “朱丝记者,你做广播体操么?”罗仲北非常不满意,他离开座位,走到朱丝身边拥住她,“丝丝,接受惩罚,不许躲开。”

  朱丝躲得开吗?她的罗先生的“惩罚”措施来势汹汹……

  根本不用朱丝“审问”,罗仲北主动“坦白”交待这些天的“罪行”。

  “丝丝,我收购了一家企业,正式投资进军了医药行业,出差三次,帮你安置了一名女大学生,捐出200万,看了三本书,照顾星星,每天还画一幅朱丝记者……”

  朱丝认真听着,大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罗仲北就有些惶恐,“还有……为了痛快彻底忘记你,我去相亲了。”

  “我看过一次……”朱丝如实相告。

  “丝丝,你看到了?为什么不喊我?应当第3,第4……疲于奔命,朱丝记者不要我了,很怜又可悲的命运。”罗仲北异常紧张。

  “怎么喊,我是罗先生前前前……女友吗?”

  “如果你喊我,会怎样?”他笑。

  “我不喊。”

  “下回你试试,电视里常演这样的镜头。”

  朱丝低下了头。

  罗仲北知道又过火了。

  “一共12个,丝丝,都比你年轻漂亮,让我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你帮我选选?”

  “那选起来还很不容易,除非全要,你养得起的,大家在一起恐怕不好和平共处,最好多买几处房子,你‘临幸’谁,那将是她莫大的幸福……”抬起头的朱丝说得一本正经。

  “你当然希望我滑向犯罪的深渊才解恨。”

  罗仲北打断她的话。

  “我还没说完整,没准还能给你生好多位‘公子哥’,你的商业帝国选谁做继承人,够你伤脑筋的,好在星星画画,他才不稀罕。”朱丝就笑。

  “你的罗先生能那么傻吗?每次紧要关头,全能悬崖勒马。我想不行啊,我是慈善家,朱丝记者,年老色衰脾气差,谁会娶她,太可怜了,我收留她,然后,天天收拾一顿,打得皮开肉绽,最后关入冷宫,眼不见心不烦。”

  朱丝打了他几下:“跟谁学得没些正经话。”

  “还有你的妹妹朱夏,我是真怕她,都闹到我们集团了,让我好不容易树立光辉形象一下子打入了十八层+1层地狱。”

  罗仲北又开始作揖了,然后双手护住脑袋,等着“暴风雨”袭来的状态。

  “是你让亚亮去小树林吗?”朱丝问。

  “以后,你当然在我的监视当中,如果‘出轨’也能及时制止。”

  “他那边一个男人爱你,我这边两个男人爱你,朱丝记者,你选哪一边?”朱丝当然听得懂他的弦外之音。

  她叹了口气:“你又返老还童了。”

  在朱丝面前,罗仲北有时天真有时顽皮有时耍赖有时蛮横无理,从此,朱丝就有两个孩子,一个大孩子是罗仲北,一个小孩子是星星,她得多操心,照顾两个小朋友。

  罗仲北伸手抚摸着朱丝乌黑柔顺的长发:“丝丝,你这发型好看。”

  “你成天想些什么,花花太岁似的,也不回答我的问题。”朱丝在罗仲北胸前轻轻拍了拍。

  罗仲北把朱丝揽在怀里:“成年男人不想女人,那可真生病了,我想,但我专一,我的朱丝大记者,你怎么知道是我?”

  “亚亮都告诉我了,我的罗先生,谢谢……”朱丝的“你”没法说出口了,她的罗先生不让她说话了。

  为什么每次结局都是这样?谁的脸颊绯红一片?

  某人很想探听虚实呗。

  “我过敏。”

  好嘛。

继续阅读:第89章“制造”一夜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