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恨之入骨模式开启
平河子兮2017-02-24 10:232,546

  “中午能请你吃饭吗?再具体商谈一下捐助事宜。”

  徐绍鹏溢于言表的欢喜,又觉得不妥当,朱丝现在心情可想而知,她还能如此投入工作,绝对不一般的女性,有的可能早就倒下了。

  “行。”朱丝答应的很爽快。她一直把当成最好的异性朋友,与爱无关,不是因为与罗仲北……毕竟他们的生意真假难辨的竞争和合作中,她和徐绍鹏联系,罗仲北肯定会生气,为了避嫌,她才没联系过徐绍鹏。现在,真的无所谓了,她为什么不能接受呢。

  他们去了一间情调高雅的餐厅,面前的精致美食,朱丝有些恍惚,对面坐的却不是他。

  徐绍鹏看着微笑着,朱丝只是略显疲惫,目光还是神采奕奕的。

  “我想在医院搞个小仪式,请原谅,作为企业,需要让每一分钱花在应该花的地方。”

  “没关系,这个我们之前有先例,也和病人家属沟通了,只是尽量让他们有些尊严,毕竟这真是没有办法,而且你也看了报道,我很对不起人家。”

  朱丝说得入情入理,徐绍鹏频频点头:“朱丝,我们别光顾谈事情,先吃吧,这个木瓜炖雪蛤,对女孩子很好的,养颜润肤,营养价值还特别丰富。”

  “谢谢,让你破费。”朱丝表达着真诚地谢意。

  “请原谅我,但绝对不是幸灾乐祸,我很高兴,又可以跟你一起吃饭,你是我所见到的最温婉清雅的女孩,有事业心还不张扬,爱心责任感比较革命我就不说了。”徐绍鹏笑了,他望着朱丝,他的眼镜是无色透明的,他的深情款款的目光暴露无遗。

  朱丝躲闪开来,但内心也是泛起波澜,如果可能,我是否可以……

  有意,无意?

  她的手腕碰到瓷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还戴着罗仲北的镯子,她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她的脸有些发烧,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坚定地告诉她:不行,坚决不可以。

  “我们还是说说捐助的事情。”朱丝抬起头,很认真地说。

  徐绍鹏看得出朱丝表情中的变化,她的内心有激烈的抗争,最终下了决心。她还是没有接受他,这也可以理解,刚刚从一段恋情中走出来,阴影尚未消退,怎么可能这么快接受第二段感情,他敬重和欣赏她,也就是这样重情呵。

  “可以,朱丝记者。”他笑了。

  罗仲北,每天都在看报纸。

  朱丝的采访稿,从头到尾阅读几遍。

  朱丝的暗访非法献血的后续报道,给被抓血头患白血病的儿子求捐助的新闻,他把这几天的报纸,又重头读一遍。他打了都市报的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已经够了,不用再捐助了,如果想捐助可以到其他慈善机构。已经到医院的谢亚亮本想打道回府,罗仲北指示他再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并不是为了报道。

  谢亚亮又留下了。

  第二天,他再看新闻就是病房里,徐绍鹏把写着大大50万的支票亲手递给一个病榻上的男孩的镜头,里面的人很多,朱丝是躲上角落里的,低着头正在写着什么。不用想,这是她招揽来的捐助者,如果……她肯定找我来“化缘”。

  此刻,他感觉有点头晕,有点胃痛,有点眼花,有点站不住了。

  他摘下墨镜,仔细看着朱丝,摸着报纸图片上那一截手指大小的朱丝。她稍微低着头,长发披散下来,只能看到大概轮廓。

  她很憔悴!

  他又往近前拿了拿,仔细端详着,他们近在咫尺……

  蓦然,他发现了“新大陆”,她穿的裙子是我送她的!她在我面前没穿过一次,现在竟然爱穿了!她的手腕上还戴着镯子,我送的玉镯!这不是她的风格,正常情况是她不会穿戴的,可能彻底分手之后,旧物如何归还?镯子只是剩下装饰功能了,她很快要摘下来了,会有人送她更贵重的镯子了。

  我送的裙装,她其实很喜欢,是吗?

  她穿上真漂亮。

  站起来,让我看看,他把报纸转换好几个方位,静默的平面图能看出什么?罗仲北着了魔似的颠过来倒过去……

  恨之入骨模式开启。

  “朱丝,让你折磨我,我让你倒立,我让你……”

  最后,他还是看那张图片,别人都虚化了,只剩下了朱丝和徐绍鹏。

  我们分手了,人家为什么不可以再去寻找幸福?

  我也一样,他多么雷厉风行的人,马上给罗妈妈打了电话。

  那端的罗妈妈听得喜笑颜开:“儿子,你终于开窍了,哪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是女的都比那个女记者强。这事,就包在妈身上了。”

  “唔。”罗仲北不置可否的态度。

  罗妈妈开始七八姑八大姨的打电话,这么好的条件的罗仲北,打着灯笼都难找,马上回信儿就到了,问何时见面。当然不可能给介绍离婚的,有孩子的更不行,容貌、家世、学历、工作、人品……这样甄选开来,能入罗妈妈眼的还剩下十几个,够了,她高兴得直点头,怎么还没一个儿子满意的。

  罗仲北开始了他的相亲之旅。

  他豁出去了,总要选一个,甚至要尽快结婚,一定要抢到朱丝的前面。

  必须比朱丝强,所以朱丝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参照物。

  一个女孩在面前,罗仲北看成是朱丝,另一个在面前,还看成朱丝,他也说不清究竟为什么。胖了、瘦了、高了、矮了、眼睛小了、鼻子太尖、嘴太大、头发枯黄(其实人家是特意染成此时尚颜色)、说话声音刺耳膜、嘴画得跟抹了红颜料似的、一只耳朵穿四五个耳洞……

  罗妈妈腿都要遛细了,嘴皮子也该磨破了:“罗仲北,我的祖宗,你的要求简直苛刻到了极点,皇上选妃吗?我如果不是你亲妈,说什么也要撂挑子走人。”

  终于有一个酷似朱丝的女孩刘嘉莹和罗仲北交往了两次。

  一次去吃饭,一次去的酒吧。

  吃饭那天,罗仲北的胃莫名难受。他建议吃中餐,主要他习惯了喝粥,朱丝和陈婉玉都喜欢给他熬小米粥,也许是心理作用,他到哪吃饭,都爱要一碗,觉得胃也跟着舒服起来。

  他的提议遭到抵制,穿戴入时的刘嘉莹系留洋归来,在某外资企业做高管,嘴里不时夹带外文也对付听吧,但她坚决要去西餐厅:“我还是建议吃西餐,想到与国际接轨,西餐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不知罗先生怎么看?听说你的企业一直在内地,还没发展到国外,真需要快点抢占商机……”

  刚见面跟我谈这些,罗仲北心里就不大高兴,男女谈恋爱,尤其头一次约会,约定俗成是男方请客,男的让着女的:“可以,吃西餐。”

  罗仲北去吃了,那些不易消化的生食,肉类,他吃得很痛苦,还得听这个留洋的女高管给“上课”,罗仲北没么说话,“嗯啊”的答应着,他的眼前重叠着一个影子,朱丝能这样吗?不能。晚上更遭罪,胃痛难忍,折腾他一宿没睡好。

  治胃痛的药在,却无人提醒他吃了。

  他不想再联系刘嘉莹了。

继续阅读:第80章等着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