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你救了我,我想跟着你
历时一2019-06-09 11:542,725

  “走吧,很晚了。”

  从酒吧到这里,少说也走了三千步,方肆逐渐慢下来,丘丘却装作没听见,冰淇淋勺咬在嘴里,自说自话“你真不吃吗,不吃我全吃了。”

  “回去吧。”方肆回过头,一路跟着走的丘丘险些撞上来“还不想回去。”

  “和家里人一吵架就跑出来,并不是个好习惯。”

  “抽烟也不是好习惯啊。”丘丘握住了方肆正要点着的火机,类同埋怨又不像是埋怨“还有喝酒也是,戒掉吧,讲个故事给你听。”

  旁边就有一条长椅,方肆被硬拽着坐下来。

  “我以前跑出来就只能回诊所去,搞得附近居民以为我们24小时都有人,后来有个急诊,但很不巧那天我没和家人吵架,而且睡得很早也很香,那个病人就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然后死了,后来他的家人把我们告上了法庭,所以说我们不知道哪天就可能救活一个人,或者也可能杀死一个人。可是后来法院判我们无罪,那家人告不了诊所,但是他找了好多好多人来骚扰我们,上班时间下班路上,家里家外,当然我家人也跟着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想过死,很蠢哦,想了很多年,最后准备对自己下手那一天,有个人使我改变了想法。”丘丘望过来,她眼睛水汪汪的,方肆隐约觉得是在说自己“你来那天是那个人的忌日,三周年,据说能在忌日下去赎罪的话,生者和死者都会安心安息,你可能没发现,当时我的剪刀就握在手里…”

  印象里,他推开门的同时,是有听见金属落地的撞击声。

  不过没去想,也来不及多想。

  “我想说的就是,因为你救了我,所以我想跟着你。”

  海风敲打耳畔,夜半数不清的星,人海却静寂的很。

  所以即使丘丘的声音再细再小,也显得额外空旷。

  “好吧,那么这个漫漫长夜你打算怎么过?”

  方肆起身,离天明还有一段时间。

  “你什么意思啊?”丘丘双手护在胸前,满脸吃惊的望着方肆,可有时候反应极快并不代表着就完全正确,人家压根没有那个意思“你别想歪了,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计划,或者没完成的心愿,我帮你实现,你知道太多事,我得封住你的嘴。”

  “我想看日出,就在这个海滩。”

  “就这样而已?”

  “幸福是每一个微小的生活愿望达成嘛。”

  丘丘笑成了一朵花,也许溢于言表,才紧紧环住方肆,连同周遭灯光也如星辰洒下。

  不过,遥遥无期的三个月,仍旧还被身体瞩目,也仍旧受着束缚。

  此时此刻,言一午想象了许多画面。

  坐在原位既不进食也不喝水不一定就没有危险,花瓶中也可能暗藏玄妙,涌出的蒸汽细流让他们麻痹、昏迷,之后被抬进不同的房间,不知过多久才能再睁开眼。

  或是体会死亡,徐徐抽走身体内最后一口气,缓缓降落深渊,慢慢无限黑夜。

  “好撑啊…“阳上儿摇了摇手,算是叫醒言一午“想什么呢?”

  “想想我们一会要怎么出去。”

  “看来是没什么情况了,走着出去呗,你好,买单。”

  阳上儿勉强抻着胳膊,说话都觉得费力,也难为她,一个人吃掉了两个人的量。

  “两位的这餐已经有人付过账了。”说话的仍是之前引他们进来的女人。

  在这坐了许久,除了这桌之外,不曾看见还有人来,言一午和阳上儿互望,明白对方所想即是自己所想。

  那位也仿佛参透他们似的,声音幽幽“她就在这里的十四楼,已等候两位多时了。”

  “天下无贼,诈中有诈。”

  “那也得上去一探究竟。”

  “我劝你别…”

  尽管眼神交流,打着旁人不懂的哑谜多番怀疑,两个人还是进了这间,装潢的如同中世纪一般,外面更镶着一层铁栏的老旧电梯。

  “随时防着电梯一黑,有人从上面爬下来。”

  “别吓我了。”

  言一午上下打量,阳上儿的手则一直握着袖口的防身物件。

  十四楼叮咚一声近在咫尺,电梯恍惚没怎么动就落了地,两道门顺次打开,长走廊并不像楼下大厅及电梯给予的堂皇印象。应当是后来再装,撇去了雕栏玉砌,朴素白墙一通到底,也少了很多应有的房间,尽头才有一扇大门。

  “里面该不会有两道大炮等着我们吧?”

  “挺好啊,你也做了饱死鬼。”

  言一午的语气听起来倒轻快,还嘱咐阳上儿收起那根口红棍,以免失礼于人。

  直觉不会出什么大事,不过似有若无遛进鼻尖的花香倒成了谜题,坐在大厅不觉得,乘电梯时也只是些些微微。

  没想大门打开之时却愈发浓烈。

  一个拄着拐杖的标致女人,声音恍若烟圈“很抱歉言先生,我刚伤了脚,不能下楼迎接,美肴还合口味吧?”

  “十分感谢,不过素未谋面,我们受之有愧。”

  言一午从阳上儿手里接过支票,递上去。

  再抬头,女人身后多了一条回廊,且与门外的相差无几。但其实那是一面镜子,幻觉的发生可能来自一丛又一簇的香气弥散。

  “别太客气,我们很快就会合作。”

  女人做了个迎进门的手势,先行一步,带着他们向里走。

  里面的装潢也颇素雅,土色原石墙同长卷地毯并排延伸,几张木桌旁分别坐着不同的人。

  她们应当与阳上儿年纪相仿,不过装扮得浓,又都踩着飞离地面的高跟鞋。见有人到来,纷纷起身,可望向阳上儿的目光,却是诡谲之极。

  “阳小姐,介意坐下来喝杯东西吗?”拄拐杖的女人向前伸手,示意言一午“言先生,我们不妨借一步说话。”

  百种花香混杂一气变得刺鼻,言一午也有所顾虑,眼前这些人大概都不是平常百姓,万一自己直觉出错,他俩可没什么防身的宝贝,以确保毫发无损的逃离。

  除了阳上儿一直藏在袖口的那根棍子。

  有人正欲上前抢走,阳上儿反手一个擒拿,但被她仰身逃脱,迂回招式难分上下,算是都给了对方一个见面礼。

  拄拐杖的女人喊了停,反手冲女孩便是一巴掌“没教养…”

  而后转过来对阳上儿道“阳小姐身手极好,要是有幸或许可以加入我们。”

  “不必了。”

  阳上儿没一点好感,刚才招招逼近,倘若出手慢些,都不知道自己什么下场,好在几招还能应付,但也同样察觉这群绝不是善类。

  就在她想要使眼色的同时,一阵电流涌过,而言一午也感觉自己的头突然变重,女人的声音空灵回旋“言一午,我没有恶意,只想给你看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最好不要让阳上儿知道。”

  同样不想被阳上儿知道的还有阳明。

  趁人都睡了,他把车停在言家后山那条矮坡高处,坐了许久。

  后视镜一侧海天连线,黑压压如同心内的雾,另外一侧能望见言颇睡房,闪着微弱之光,窗帘也顺风摇动。

  月光将顶楼同树林间隙照亮,阳明着着黑衣,踩着角落不显眼的石墙一阶阶向下。画面当中,他借阳台一跃,鬼祟进房,跟着逼近床沿,一把尖刀重重落定枕头。

  “怎么样,我这里你还住得惯吗?”

  戏剧非常,言颇一早搬进了林森这里,上百块一晚的会所,有天台、泳池和红酒,别具滋味。

  “阳明开始行动了?”

  “那群yuenanren要是不服气,可以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阳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