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大失所望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107

  头灯打去,似乎黑暗吞噬了灯光,我与肖文杰的头灯合并,才发现此处的空间样貌,这应该就是主室,但等我们看清楚里面的种种,却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主室大约五米左右,高约两米五左右,墙面光滑,但顶部全部是乱七八糟的岩石,就仿佛一件作品没有完成,顶部交错着冒尖的岩石,有的地方还渗着水印,在主室的左侧顶部赫然有一个黑洞洞的盗洞,但这不是最让我们失望的,最失望的是里面空无一物,除了四周的墙面上依稀有一些壁画外,其余什么都没有。是的,什么都没有。

  就听见肖文杰直接走到正中,大骂一句:“我靠腰子!什么情况!”

  这个结果也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被盗是肯定的,但是没想到的是里面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棺材的残骸都没有。

  肖文杰失望至极,打算转身走,就在这时,我头灯无意间打到了那个头顶黑漆漆的角落,我整个汗毛都竖了起来,因为那里蜷缩着一个死人,这个死人全身都黑漆漆的。

  说实话,虽说我与墓穴打交道多年,但是看到死人还是会头皮发麻,紧张非常。

  我并没有着急上前查看,冲肖文杰喊了一句:“喂!把头灯打过来!”

  已经在岩石附近准备系上安全绳的肖文杰此时转过头,也看到了那死尸,或许他觉得晦气,走到我侧面,离死尸很远,我们将头灯打到了顶部盗洞处,我开始有些啧啧称奇,跟之前的盗洞比,这个简直犹如神作,盗洞光滑,也不知这个盗墓贼用了什么方法居然顺着岩石的裂缝,扩开再往下,而岩石的突起却又成了它的脚蹬,而整个盗洞中有水印的地方也是这个盗洞造成的。

  不过这都掩盖不住这个盗墓贼的厉害,至少此人比家族里进来的那个人要强很多,在外面我能看出这个坟,是因为大山的正线交错处,是风水聚集点,这点家族里的那位也看出来了,我也看出来了,但是却看不出主室的位置,就算我看出来,我也会直接走金刚墙,不会去与岩石较劲,但此人却不同,他不但找到坟,还能在外面就看到主室,而且从西北角直接打盗洞下到主室,这不但需要极强的风水知识,最主要还有岩石构造方面的知识,甚至可以看出他的力气很大,开山的功夫不是一把铁锹一个镐头就可以搞定的,一块岩石要敲下来,大了搬不动,小了意义不大,恰到好处地敲下,搬出去这可是巧功夫加力气的运用。

  我收回目光,看着脚下的死人,这个死人全身漆黑,但不知为何一丝不挂,假设他是一丝不挂地进来,这不太可能,因为墓中谁都不知道有什么,一旦有水银,那么待不了多久,就得交代在这里。

  这里要说一下古人穿着黑色的墓服,说起这墓服是很有讲究的,穿黑色,布料比一般的农布还要厚实很多,需要用棉布纺纱得很厚实,如果拿老北京布鞋的面料比,老北京布鞋的面料就是一张纸的厚度,这种墓服穿上时,极其不舒服,但它的缺点也是它的优点,不透气,下到墓里,将袖子和裤腿全部用黑布扎住,因为衣襟宽大,更有甚者在袖子与腋窝相连处处缝个布袋,将掏出的小宝贝直接塞进去,还不会掉出来,而直至解放前的盗墓贼依然穿这些墓服,脖子处带上厚实的围巾,更是遮挡住口鼻,就算有水银气态化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奈何得了他们,因为袖口里的暗口袋可以藏东西,后来被很多同行都知道,如果两人是合作关系,出了墓地,将宝物全部放出来之后,接下来两人对着站好,同时拉一拉对方的袖袋,以方便知道里面空无一物。而这种墓服还可以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据说有盗墓贼打下一个七米深的盗洞,下到中间脚打滑,掉落的过程,正是这种厚棉制的衣服将此人挂在了借力杆子上保住了一命,要知道人在下落过程,地球引力加冲击力一路往下,承重力吓人,而这幕服却能承受其重,质量也是好的出奇,但是具体却无从考证,这还是耗子哥当年告诉我的。

  我开始打量起了死人,身上的焦黑明显是曾经被火烧过,这一丝不挂很可能是衣物整个被烧没了,我用一支铁钎试着将此人翻转过来,却没想,仅仅是动了一下,他的骨骼就发生了脆响,碎了下来。

  只有一个疑问,这个人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如果还要加上一个,那就是这个人是谁?!

  我再次抬头看上顶端,我有了一个想法,在外面,不知什么缘故,此人与人发生争斗,被人制服,烧死,并一脚踢了下来。另一个假设很荒谬,那就是此人自己在外面把自己点着,因为没站稳,跌下来,死了。

  但是不论是哪个假设,对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一点点帮助,我开始看着壁画,这壁画的风格与之前甬道里的完全不同,似乎是后来添加上去的,用的彩料也与之前的不同,一面墙上还打上了黄灰,也就是黄泥混合其他一些东西,类似我们现在的水泥,另外两面墙上什么也没有。

  我正看着两边的墙壁,肖文杰却突然对我说:“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转过头,细看之下,是一节断柄,断柄看不出材质,如同黑色的生铁,但是却脆弱无比,我拿起轻看,肖文杰突然大声说:“权杖?!!”

  我回过头看了看他,他似乎有些激动,全身隐隐有些发抖,我仔细看了起来,只看到一个花纹形状的造型,就被肖文杰一把夺了过去,他细细看了起来,低声的话语一会儿肯定一会儿又否定,好半天他一把将东西丢在地上,说道:“个腰子!仿制品!”

  他一定有什么消息是没有告诉我的,我也没有捡起来,说道:“你怎么知道是仿制品!”

  肖文杰说道:“权杖底部有宝石,而且一般镶嵌宝石的权杖都会用黄金,只是介于提纯能力,会有杂志,这个断柄怎么看都不是,却有雏形,你看底部那个缺少的一块!”

  是的,我看过的东西暂时都不会忘记,那下面是有一个切口,可是仅凭这点是无法确定那就是权杖的,我并未当真。继续看起了壁画。

  壁画上是一个人骑着马,手里拿着一根棍儿,身后跟着很多人,这些人的穿戴很奇怪,似乎是军装,我为这个荒谬的想法感觉可笑,看上去又像是铠甲,就当时铠甲吧,但是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年代的兵家是带着领花的,壁画最后是有点残破,上面画着几只狼,又或者是几条狗,他们嘴里似乎都叼着一些金银珠宝。

  肖文杰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要离开墓穴,他已经拉动了安全绳,对外面的表示是要上去,我腰部力道一传来,只好跟着他往外走。我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我没抓住。

  出了盗洞,肖文杰连拉带扯地去掉了防护服,一个人走进了车里没了动静,我看好像是去打电话,我脑子里却一直在过那个壁画的场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墓里,画着这些想表明什么?这个人很富有?不可能,富有表现一般是在朝廷龙案上!是在狩猎?不对!狩猎是有猎物的,那些跟着的动物嘴里应该有动物,天生没有熬鹰,一般蒙古族带壁画的墓室全国也找不出十座,鹰对他们来说就是他们的眼睛,一定会出现在壁画里!是不是战争?也不是,战争的赢家,会在墓地里出现凯旋,可是这上面怎么看也不像是凯旋!

  再说那些人的衣服,就算土尔扈特族从国外迁移回来,学了一些国外先进东西,但是连穿着都改变的可能很低,要不他们也不会回迁。朝圣?更不像!朝圣没有旗帆,没有贡品,那这幅壁画到底想说什么?

  维克多接到了肖文杰撤退的命令,他似乎很高兴,招呼众人忙着收拾,我径直也坐回了车里,拿着笔画了起来。

  一种设想…。。两种设想……三种设想……短短的一个小时,车里的地面上丢了七八张纸。

  我都不知道何时两个洋妞儿坐在了我身边,车开动了,我依然在想,那两个盗洞之间会不会有联系?

  车开往了小道儿上,我回头的那一瞬间,突然有种灵光一现,我大喊了一句:“停车!”

  我一个健步冲下车子,车正好停在了山脚下,我抬眼看着这一片风水格局,手掌翻开为阴,手掌翻下为阳……。种种的思路在脑海中翻涌,但总感觉有一丝线没有抓住。

  KO他们的车也开了回来,所有人不解地看着我,我看了一刻钟,定了定神,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如果一切需要一个解释,那么我想这个解释是唯一能说的过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