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再遇陷阱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160

  现在想来,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自己也想进去看看,又或者谜团就在眼前,不解开心里不舒服,亦或者看着肖文杰,不让他做不该做的事儿,这当然是后话。

  我猫着腰,进了金刚墙,进去前,还看了一下头顶,也就是扶着门进去的那一刻,我惊讶地发现,背后的门口赫然支撑着一段钢筋,这段钢筋已经锈迹斑斑,深深地刻入地下,我沉吟半晌,终于叹了一口气,强人啊!之前进来的那人绝对是个高手。

  因为他早就发现了顶端的陷阱,他的做法是先用一支钢筋顶住顶部,然后慢慢挪开金刚墙,再把手和一支脚伸入其中的缝隙里,借用脚做为支点,用钢筋再从后面顶住,只要手上有劲儿,完全可以支撑住顶部,最后把金刚门挪开让人通过,这次顶部的石头没有全部落下的原因我想也和这条钢筋有关。

  我咬牙进入其内,一条长长的甬道显现而出,这条甬道不宽,高度也就是一米七不到,但是很长,甚至顶部的岩石也依稀可见,这个甬道我想设计之初是想弄成拱形,但是可能是财力人力各种原因,越往后越没用形状,我看了看四周的墙壁上,似乎有一些壁画,但是壁画上面模糊不清,能看清楚有马匹,这马很高大,有一副人的画像,但是身体已经塌落,这画像就在我旁边,我凑过去仔细看了看,突然最下方的小细节让我大吃一惊,这人的画像并不是自己脱落的,而是人为毁掉的,因为我看到了刻痕,这刻痕很深,也不像是为了取走壁画,而是像为了毁壁画而毁壁画。不过这马的造型让我更加确认了这是一个土尔扈特族的坟,可是这壁画来的稀奇,没听过蒙古族的坟里还会有这些,基本上陪葬都很少,我想这如果给国家,应该可以让藏葬上有一个新的了解。

  肖文杰和KO迟迟没动,我也被周围吸引着,完全没注意他们在干什么,肖文杰拍拍我,说道:“你对陷阱了解多少?”

  我说:‘了解不多!这个我都是第一次碰见!“

  肖文杰嘿嘿笑道:“鬼爷的孙子还很谦虚啊!”

  我没有谦虚,我说的是实话,我的确是第一次见到,以前也只是知道,肖文杰指着前面,说:“你看那里!”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那是一块突出的山石,那山石背后,唯独那边地面上有一小堆黄土,但是墙壁上的情况被山石挡住了看不到。

  肖文杰让KO试了试地面,怕别又是什么陷阱,地面很结实,他们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我能感觉到KO内心也是很恐惧的,因为我看出他的腿似乎有些抖,那个抖带动防护服发出沙沙之声,在这个漆黑一片的地方让我也多少有些发毛。

  我们挪到了那一处,我赫然在墙面上又发现了一个鬼头,我大惊失色,急忙往后一退,肖文杰反应更是迅猛异常,几乎在我退后的同时也跟着退了几步,我同时大喊一声:“危险!快退回来!”

  这句话喊晚了,KO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噗一声,侧面墙体如同崩塌一般倒下一块,正正地砸在了KO身上,我们几步退回到了金刚墙门前,正待要钻回去,却见KO也从里面退了出来,我和肖文杰对望一眼,肖文杰大喊道:“KO!站在那里别动!”

  可是KO似乎吓破了胆,已经离我们不到两米,肖文杰说时迟那时快,飞起一脚,正踢在KO身上,KO冲势一缓,但KO体块太大,肖文杰被反弹回来,我一把抓住他,不让他撞上金刚墙,我借着肖文杰倒下去的力道,反身也是一脚,KO这一趔趄,再加上我的一脚,朝后倒在了地上。

  肖文杰站了起来,立刻又大喊了一声,要他别动,这次KO没动,躺在地上,惊恐地看着我们两人,我们两人的头灯全部照在他身上。

  他的身上,除了一些土块外,似乎也没受什么影响,我又仔细看了一遍,他的防护服也没有破,我们松了一口气。

  肖文杰又看了看前方,似乎也没什么事儿发生,我也有些奇怪,刚才那是什么,我和肖文杰跨过了KO,往前一步一步地走去。

  那面凸出岩石背后的样貌很快显露了出来,景象让我脊背一阵发毛,这必然是一个机关,地面的整块大石微微有些倾斜,带动了墙面的石板直接脱落,那块石板很薄,而关键在于墙面石板的后面,全是黄土疙瘩,大块的,疙瘩整面都有纹路,靠近下方的地方中空,上下的细小沟壑依然清晰可见,这我就看不出是什么意思了。

  肖文杰走上前,用手指摸了摸,疑惑地转头对我说:“这……这是个蚁穴!好奇怪!踩下去踩个蚁穴?!KO,你刚才是不是碰到什么了?”

  KO很茫然地摇头,我一听蚁穴大吃一惊,凑上去一边看一边说:“你…。。你确定是蚁穴吗?你怎么知道?”

  肖文杰回头看了我一眼,眼中带着轻蔑,说道:“你们上小学部学生物?不观察蚂蚁吗?”

  说着指着中空处对我说:“你看这里,这是蚁后呆的地方!这蚁后个头还不小!你看这里!卵室!”

  说着用手扣了扣一个位置,只听呼啦一声,又是一块黄土疙瘩掉落下来,我惊地大喊:“住手!别动!”

  肖文杰冷哼一声,说:“这蚁穴已经废弃了,我看呀!至少废弃了有五十年了!”

  说话间,一个足以藏下一个蜷缩的成年男子的空间显现出来,这让肖文杰也有些吃惊,惊呼道:“天那!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卵室!这要放下多少蚂蚁卵!”

  我心头一惊,脑子转的飞快,如果这是蚁穴,那这里不但诡异而且吓人了,这蚂蚁能出现在这里,绝不寻常,我突然想起了一个词,我汗毛再次竖了起来,我轻声说:“行军蚁!”

  肖文杰似乎也听过这个词,他也回过味儿来,惊呼道:“你说是…。。行军蚁?”

  我木讷地点点头,如果这窝蚂蚁没有废弃,里面全是行军蚁,KO这一脚下去,半面墙掉下来,他被砸倒,蚁后受惊,行军蚁疯狂,KO被吃,行军蚁更疯狂,我和肖文杰根本逃不出去,而且一趟下来,尸体连骨头都剩不下来。

  一时间,我憋闷异常,腕子上的空气稀薄警报已经闪红,肖文杰似乎也看出这里的氧气已经不够了,他盯着就在眼前的墓室,一咬牙,三人退出了墓穴。

  一上来,肖文杰招呼众人直接退到了白杨树后,众人坐在那里均不说话,我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事儿,我第一次和爷爷他们去挖坟的时候,小舅给我说了一个事儿,说是打算进入一个沙漠坟的时候,有一个石像挡住了去路,他们刚推倒行军蚁就如同潮水一般地涌出,要不是爷爷他们跑的快,怕早就成了行军蚁的口中餐了。看来用行军蚁并不是这个墓独创的,幸好这个蚁穴已经空了。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肖文杰说:“这个坟我认为完全不对!”

  肖文杰没说话,低头摆弄着一杯自热咖啡,我接着说:“我所知道的坟基本上都是用来防人的,没有用来杀人的,但这个墓处处都透露着是在杀人!至少这个机关完全是用来杀人的,古人不会把活物放在坟墓旁边,吸了阴气,本就对风水不好,你可以想一下,如果今天蚁穴里成群的蚂蚁涌出,我们三人没一个能或者出来,而且他坟里的东西也会一点都不剩下!同归于尽的做法,自古就没有!别说这个坟了,就是慈禧太后的坟里也没有这样的机关。”

  我咽了一下口水,继续说道:“别说个石板,我看那石板像是被什么泡过,很可能是蚁后喜欢呆的地方,哦!对!温度!蚁后所在的地方对温度要求极高,一旦达到了温度,那么蚁后就不会动,对吗?”

  肖文杰有些疑惑地看着我,点点头,那就是说:“这个人把蚁后和几十只行军蚁放在这里,就是为了有人到来,一窝端!”

  肖文杰说道:“我们应该是第一个打开这个陷阱的人,蚁后没了,那么里面的东西应该还留着,对不对!”

  我知道他还想进去,我又说道:“这个坟有人进去过!”

  肖文杰说道:“不可能!”

  我说道:“你看到金刚墙后面的钢筋没?你以为我怎么知道蚁穴是个陷阱的?!”

  肖文杰看了我半天,似乎火从心来,将手里的杯子用力往地上一丢,呼地站起身,长呼一口气,说道:“明天一早进入墓穴!”

  我似乎已经用尽了所有的火气,反而没了火气,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朝身后一马平川的草地走去。

  傍晚就要来临了,凉意袭来,太阳变得红彤彤的,云霞也被染上了血红,远处的草皮上,也泛着光,我想爷爷了,我想花儿了,我想家人了,我想耗子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