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陌生的讯息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388

  于小龙倒也不恼,说道:“这个…。珉儿兄弟!我说实话吧,其实我和鬼爷也只有一面之缘,熟悉算不上,在道上,我之前排不上号,这几年也算是有了一些人脉,你既然出山了,一定会出货,兄弟我可以负责出货,我的人脉都是一些富商,有香港的、美国的、中国都是江浙一带的,我保证给你最高价,咱们都是知根知底的,我保证你的货,我只赚跑腿钱,也是我对鬼爷的敬重!”

  我笑了,说道:“如果我要说个不字呢?”

  于小龙一愣,说道:“珉儿兄弟,你再考虑一下,我们可是很专业的!”

  我想了想,说:“我要见你的老板!”

  于小龙震惊了一下,眼神有些恍惚,他有些结巴,说道:“我…。我就是老板!”

  我逼问说:“你不是,在西域想要做大,要么后台很大,要么资金雄厚,要么能力很强,你告诉我,你占了哪一点?”

  于小龙显然不想跟我说实话,但是也不打算再隐瞒。说道:“珉儿兄弟,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我想我们后面还会联系,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考虑好了,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们相当关注你的去向。西域格局不会再像以前那种一家独大,只有合作才能共赢嘛,哈哈!珉儿兄弟,你说是不是?”

  说罢,他将名片放在桌子上,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我瞟了一眼,名片上写着资深工艺品加工商,资深工艺品出口商。

  我心中有一丝苦笑,我好想爷爷啊,他走后才几年那,整个西域就变了样子。

  当天下午,我办理了出院手续,我直接去了酒店,在客房里我遇见的第一个人是KO,他径直将我带到了肖文杰的房间,肖文杰躺在床上,看到他的样子在我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他正在打着点滴,脸色蜡黄,但是床上放了一台笔记本,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整个床上放满了资料。还有另一个干瘦的老头儿在一旁,这陌生的老头儿头发花白,皮肤白皙,手指却黝黑细长,关节处有一些茧子,穿着一身不显山不露水的衣服,这老头儿看了我一眼,他眼睛不大,目光中没有一丝感情,冰冷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还很不舒服。

  我正打量着周围,肖文杰打断了我的思绪,说道:“珉儿,我听说了,你中招了?”

  我嗯了一声,他见我没有想说话的意思,端起床边桌上的水杯,说道:“你不会以为是我做的吧?”

  我没有搭腔,他接着说:“我跟你一样中招了!呵呵!比你还重点,我现在全身都没力气,两个洋妞儿都赶跑了!”

  我淡淡地说道:“你查到原因没?”

  肖文杰将床头一个瓶子在我面前晃了一下,说道:“牛肉!那晚我们吃的牛肉有问题!”

  我皱了皱眉,他接着说:“看来那晚不止只有我们在那里!”

  我看着小瓶里的牛肉块,此时已经隐隐有些发黑,我说道:“你怎么确定那晚不止是我们!”

  肖文杰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说:“这东西遇热量才会散发毒性,目标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因为其他牛肉都没问题,就只有我吃的那块,可能是用吹针什么的!用沾着毒的松针,吹到肉上,火一烤,针就烧没了,你知道会是谁吗?”

  我看着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说道:“你不会认为是我弄的吧?!”

  肖文杰打了个哈哈,说道:“当然不会,要是你弄的,你就不会吃了,如果是苦肉计,这代价未免太大了,运气不错的是那晚三分之一你吃了,剩下的我不太爱吃烤成那样的肉,要不我现在得去陪祖师爷了!”

  我并没有被他的笑话打动,坐在那边的老头儿始终没有抬头,见我很防备地看着老头,肖文杰一抬头,说:“哎呀!忘了介绍了,这位是莫老爷子!这可是我从北京请来的高人,人称万佛手,莫老爷子,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好兄弟珉儿!”

  莫老爷子眼睛抬了抬,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我喃喃道:“万佛手?”

  肖文杰的解释倒是很滑稽,说道:“恩恩!万佛手!对对!你听过千佛手吧,人家是万佛手!墓穴跟前两手一摸就知道个七七八八!”

  肖文杰的话还没说完,莫老爷子打断道:“文杰小子,你话太多了!”

  如此谨慎的人,看起来有两把刷子。

  肖文杰也不再多言,嘿嘿笑了一下,冲我说道:“珉儿兄弟啊!你了解昭苏吗?”

  我不假思索地说:“昭苏县?西域西部?光明复苏!”

  肖文杰放下笔记本电脑,说道:“哎呀!不愧是西域人,对西域就是了解!”

  我停顿了一下,说道:“最后离开的时候,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肖文杰笑着转过笔记本,只见上面是一张照片,拍的很清晰,还用笔勾勒了出来,上面画的曲里拐弯,肖文杰说道:“这是柔然文!”

  我很吃惊说道:“这是什么文?”

  肖文杰清清嗓子,说道:“柔然文!是一个西域的一个少数民族,也就是在匈奴的一个分支!他们的文字很少被记录,要不是莫老爷子请了一个大家给我破译出来,我这次可是要困死在这里!感谢莫老啊!”

  说着冲莫老爷子点点头,我很吃惊,心头有些微微发颤,因为我知道匈奴,却不知道分支还有个叫柔然国的,匈奴分布很细很多,每个阶段文字各有各的区别,一一分清那需要对这个阶段的历史相当熟悉,只有看出道道,才能针对性地请教专家。如果看不出道道,求助错了专家,那么结果就是空耗费时间,如果这个事儿交给我去弄,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才能确认,还需要找专家破译,需要至少两个月,而肖文杰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搞了出来,这不但需要人脉还需要强大的财力支持,他到底想得到什么?!

  我问道:“上面写了什么?”

  肖文杰说道:“昭苏边西四十!”

  我沉默起来,脑子转得飞快,好半天,我嘲讽地看着他说道:“你搞错了吧!你告诉我柔然是哪一年的?昭苏县这个名字又是哪一年有的!匈奴距今多少年?这两个年代相差了几千年!怎么可能用几千年前的文字说的是几千年后的事儿!你当是超时空吗?”

  莫老爷子开口了,他的声音很尖细,很像太监扯着嗓子说话,他说道:“没什么不可能!你盗的那个墓本就奇怪无比,如果造机关之人目的就是为了藏东西,那么用柔然文书写恰恰说明了问题!”

  莫老爷子闭口不答,肖文杰接话道:“恰恰说明了我们要找一个柔然墓,位置在昭苏边西!”

  听完了肖文杰和莫老爷子的讲述,我沉默了,大量的信息在脑海里过往,这样的信息在我印象里,爷爷从来没有提及过,花儿也没有给我说起过。

  肖文杰似乎看出了我的惆怅,说道:“别想了!这个工作我已经弄得差不多了!你看看这个!”

  他推过笔记本电脑,我看到了一则新闻,是1997年十月的新闻,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某团在昭苏边防站附近修路,在挖掘机向一列高出两米的丘形土墩施工时,竟然出人意料地打开一座千年古墓,霎时间石破天惊,墓穴洞开,无数红彤彤的宝石和金灿灿的金器出现在人们惊愕的眼前,接着是一阵疯狂抢劫,古墓被破坏殆尽。

  我看完愣了半天,问道:“什么意思?古墓被挖了?”

  肖文杰说道:“我安排了人过去查了,我判断是柔然墓!只是文物全部被抢了,专家也判断不了年代了!”

  我眉头紧锁,说道:“都被挖了,那不是线索断了!”

  肖文杰说道:“恩!是被挖了!但是真正的墓地却没有被发现!莫老查了地图,位置大体一致,但是我们要找的墓依然在那附近,没有被发现。”

  我问道:“你怎么确定没有挖?”

  肖文杰笑道:“当时我们查到这条消息,我也是很沮丧,但是莫老觉得没那么简单,因为造我们挖的那个墓的人对风水很了解,布局很奇特,而这个墓风水很好,很简单,也没有被破坏和改变,所以墓地依然没有被发现,应该就在那片区域。”

  我眉头锁得更紧了,这个莫老头儿不简单,简直可以说是可怕。

  我握紧了拳头,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肖文杰说道:“不急!我身体还没恢复!莫老还有一些东西要准备!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从肖文杰的总统套房出来,我全身的汗,本就有些虚弱的我此时走路有些飘忽,这时,二叔的电话响了,问我在哪儿,我说在酒店,他竟然意外地说:“哎呀!你可真是爱岗敬业!身体才好,就回去上班啊?”

  我没心情跟他打哈哈,说道:“我这儿忙,你那边什么情况?”

  二叔说:“今晚饭点儿来我的饭馆!尹三爷来了!”

  我大喜道:“真的?!行!我一定来!”

  我感觉找到了主心骨儿,看看表,快到饭点了,急忙赶回了家换身衣服。

  老爸不在家,妈妈在家,见我风风火火地,叫住我,跟我谈了起来,妈妈说道:“珉儿啊!妈妈知道你还是想挖坟,你爸爸家里那一脉到你这里,希望你光宗耀祖,但绝对不是要你在挖坟上一条道儿走到黑,你爷爷一辈子给你留下的财产是要你好好做人,不要再与土疙瘩打交道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