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陌生人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253

  叔叔没说话,二叔开口了,说道:“唐老爷的事儿?那会儿还没我呢,你叔叔见过,不过我好像记得有一次,你爷爷带我们去挖一个坟,坟被打开过,里面依然有宝贝儿,但是在坟的边上,有鬼脸图案,他比较激动,说这个坟师傅进去过,说师傅对其他坟都不感兴趣,只对与他有关的坟有兴趣,我当时也想过与唐老爷会有关的坟是几个意思。”

  叔叔沉吟半晌,说道:“唐老爷到收你爷爷他们那会儿家族上下已经走下坡路了,我所知他一直在西域找什么杖,不过到死也没找到,只是那个杖好像很重要,他死前留下一句话找到杖者即是鬼王,整个西域就没有挖不了的坟了,他去世后,千叔就离开了,尹叔也消走了,唐叔那会儿家里出了事儿,后来为了找凶手也和你爷爷联系少了,好像唐老爷走后,整个队伍就各忙各的,我问过一次原因。为什么不和他们联系,你爷爷闭口不言,我记得一次吃饭,说过联合起来会更好,你爷爷当时训了我,以后也再没提起过,对了!还有个事儿,那个谁…。。花儿也是在那个时候进的我们家,那时候咱家地方小,那晚,花儿是和我睡的,我还给她起来盖过被子。她刚来那晚一直哭,我哄不住,你爷爷抱着她一晚上没睡。”

  我听得有些发呆,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花儿,我气喘如牛,又呼呼地咳嗽起来,二叔也有些意外,忙说道:“啊?我一直以为花儿是咱爸在外面的私生子……所以当时珉儿你和花儿,我没好意思说起。”

  我怒瞪了他一眼,二叔过来给我拍了拍背,我说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儿发生了,有个人来找我,是千爷的徒弟……”

  我将这次的经历简短地告诉了他们,期间停了数次,不是咳嗽就是喘气,叔叔听完,只说了句:“珉儿,我劝你别去了,这些事儿都埋进土里,就埋进土里去吧!你何必执着?”

  二叔却表现的很执着,说道:“你给尹叔打个电话,或许他能告诉你些什么?这样,我给他打电话,你身体恢复了,我们一起吃个饭,恩!这个事儿,我跟着你!”

  叔叔转过头,看着他,又看着我,说:“你们是不是都忘了老爷子走的时候说过的话了?你们这样陷进去,谁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出了事儿,谁都没办法交代!要知道渠道已经断了!没有后援,你们怎么办?”

  叔叔自我认识他,都没见他说过如此多的话,我淡淡地说:“叔叔,该来的总会来,我想要的是一个答案,我还想知道花儿的过去,我没办法参与她的未来,但是她的过去,我想知道,肖文杰能给我这个答案,这是我跟他合作唯一的动力,如果他能告诉我花儿的过去,那么我宁可被他骗,我也要得到答案。”

  我看着他,又是好一阵咳嗽,叔叔呼地站了起来,说道:“我不同意!你看你这次,差点你都搭上了你的命!你这样,你爷爷知道了,会怎么想?”

  二叔也不做声了,我看了看他,眼芒中透露出一丝倔强,说道:“我要答案!我坚持去!”

  叔叔眼中有一丝苦涩,我思量了半天,说道:“我…。。不参与了,我做你们的后援吧!如果有大事儿,给我打电话,我会换一种方式帮你们!”

  二叔最先反应过来,说道:“什么叫换一种方式?哦!我知道了!你有渠道的!银天生,我就说你藏了一手!”

  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这个换一个方式,真让我奇怪!正在这时,护士走了进来,说道:“家属探望时间到了,这个病人需要静养,你们出去吧!”

  叔叔第一个走了,二叔一边走一边说:“珉儿!你起来以后,咱们详谈!我联系尹叔!你好好休息!”

  一切又恢复了安静,其实我很想给尹三爷打个电话,有很多问题,我也想知道,不过我有个更严重的问题需要思考,那就是我怎么中毒的,是谁下的毒,肖文杰有没有跟我一样。

  第二天,我转到了特护病房,特护病房有了电视,我可以看看电视,每天上午下午都要挂吊瓶,我有了大量的时间,这期间肖文杰没有找我,我打电话回酒店得知,房间并没有退,也没有接到有救护车来过酒店,但这并不能说明肖文杰没事儿,我安排了人给房间送去我的电话号码,也没有人打给我。

  叔叔和二叔也没有再来过,这段时间,我仔细将前前后后发生的一系列事儿全部思量了一番,依然没有想到我是怎么中毒的,只从医生那里得知可能是食物中毒,也可能是接触中毒。我想除非肖文杰给我的饭菜里下了毒,但是可能性不大,那样KO和OK他们也应该中毒,在独山这个小地方,一下这么多人中毒,那就是爆炸性的新闻,没有消息,代表他们没事儿。而肖文杰给我下毒的可能性更不大,他需要我。

  我着急出去,可是依然时不时感觉头重脚轻。这天中午,我被一阵震动的声音吵醒,我迷迷糊糊起来,却发现一切正常,可是就是有一阵震动声,我看了看四周,在枕头下,发现了一个摩托罗拉的手机。我纳闷至极,打开一看,有一条讯息,上面写道:不要给任何人,它会救你!

  我奇了怪了,我忙拿着手机,到了护士站,问护士有没有人在我睡着的时候来过,得到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我隐约感觉到我已经被人盯上了,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放手机给我所图为何,我仔细检查了这部手机,上面没有窃听装置,但奇怪的是此人发来短信的手机号拨回去居然无法拨通,也就是说此人很可能拔了手机卡。

  正在我寻思的时候,一个人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束鲜花,一箱牛奶和一个果篮,他将东西放在我的床头,我吃了一惊,忙说道:“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哈!没有啦!你是珉儿兄弟吧!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叫于小龙,我是你爷爷生前的朋友!”

  我打量着此人,四十岁上下,个头不高,戴着一副眼镜,头发很短,略显微胖的肚子似是用力收了收,全身名牌,穿戴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协调,只是他一开口,那种亲切感反而让我有些不舒服。

  我将手机放进被子里,看着他,说道:“我们之前认识吗?”

  于小龙自顾自地搬过一把椅子,说道:“哈!你以前没见过我吗?我和你爷爷有过生意上的往来!哦!得知你病了,我正好路过这里,就过来看看!这些礼物不成敬意,望你早日恢复啊!”

  他的话里漏洞百出,我淡淡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说道:“呵呵!我确定我们之前没有见过!你的东西我不能要!”

  于小龙显然没料到我会如此,忙说道:“客气了!我只是路过而已,我和你爷爷是熟人!他孙儿病了!我怎么也要过来看看!”

  我笑了,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笑道:“你怎么知道我病了?你说和我爷爷很熟,他难道没有告诉你,不要来打扰我吗?另外,你跟踪我!想要什么?”

  于小龙听闻我的话,有些激动,他忙说道:“我哪有跟踪啊!我真是路过!我哪里有打扰你,我就是探望一下,呵呵!探望一下!”

  他的话里的漏洞被我揭穿后,语调已经不顺起来,我再次逼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病了?!”

  于小龙似乎很怕我问这个问题,忙站起身,掩饰道:“哎呀!我是…。。那个………正好去住酒店,听…。听前台服务员说的,就…。。就来了!”

  我笑了,下了逐客令,说道:“哦!我没有给任何人说过我在住院!你如果不想说实话,那么带着这些东西就走吧!我想睡了!”

  于小龙楞了半天,似乎下定决心,一咬牙,重新坐了下来,他看着我,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能和你合作一下!”

  我笑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病了的!”

  于小龙这次倒也乖巧了,直接说道:“你这次出门相当高调,在奇台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你出山了,我的人跟踪到了你下高速,就没有继续跟了,我直接来了独山,的确是到前台,本想直接找到你,但是前台说你病假,跟踪了你父母,到了这里……”

  我皱皱眉,打断道:“有多少人知道我这次出门了!”

  于小龙一下反应过来,说道:“我的人正好在奇台收费站见到了你,看到你们进了宾馆,就回来了!我是第一手消息源,我的人不会说出去的!这点你放心!至于其他地方有没有人看到,我就不知道了!”

  我笑了,说道:“怎么?我的脸很多人都知道吗?”

  于小龙说道:“不不!鬼爷早就发过鬼王令,要求不要惹你们家族,要不是看到你出山,我也不敢找上门。”

  我眉头皱得更紧了,说道:“你想要什么?”

  于小龙搓搓手,说道:“那个…。。这个不急,我就是来拜访一下,没别的意思,聊表心意!哈!”

  我不耐烦地说:“你想要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