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古墓陷阱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247

  我的正前方有一条干枯的河床,地面似乎泛着盐碱,河道的再远处应该是一个古道儿盘旋于另一片高高低低的小山,可能正是丝绸之路一个小道儿后来变成了羊道儿,因为地面上有一条细长的印记,虽然长了杂草,但是多年来的老古印记还是可以看出星星点点,我的背后不远处有一座高山,我们正是从高山之下进来的。我脑子里突然有个我自己都不相信的想法冒了出来,这白杨意味青龙吗?这远处那个山石白虎吗?我一挥手,顺出了水流的走向,我看了看背后的山,顿觉玄妙无比,我坐了下来,在一处尚有残土的地面上画看一下风水格局,逆水的格局,案山紧迫,这青龙残缺,白虎过远,这地儿生机勃发,却是反的!对对!怪不得下车感觉冷飕飕的,这风水……。

  我推演至此,大吃一惊,我看着我画出的五行风水格局,呼地站起来,再次确认了一下,一瞬间惊地我大喊一声:“这……这不可能!”

  不知何时,肖文杰也站在了我的身后,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用力一拉,KO还是OK居然同时掏出了枪,指向了我,我左右一看,大吃一惊,另一只手也抓向了他,我怒道:“你大爷的!这是你安排的,对不对!这个局是你自己做的!对不对?你要测试我的能力,玩笑开大了!!你出门还带着枪!你要死?!”

  我的怒吼让肖文杰也是吃惊异常,他忙冲两人挥挥手,两人犹犹豫豫地将枪收了回去,可能被我勒得有点紧,肖文杰指了指下面,我低头一看,一把小巧的手枪顶在了我的肚子上,我狠狠地盯着他,松开了手,肖文杰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手中也没了枪,他挥挥手让KO还是OK先下去,他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怒道:“你自己看!这青龙、白虎、远案、水文都有,明明可以弄个很好的风水,但是这些东西离得过远,那就必须要有辅助加强,可是却反其道而行之,正是那白杨的青龙位破坏了风水,让这个地方的风水烂上加烂,成了一处死地!这脚下的山正在逐渐退去,这下面冷飕飕的,在这里待久了的人,运程都会跟着变,你要我来看这里,是要我倒霉十年吗?!”

  听了我的话,肖文杰沉默了,但从他眼里却看出了兴奋,他说道:“珉儿兄弟!我向你保证,不是我所为!但却恰恰说明了这里有问题!”

  我不搭腔,似乎也发现了这里的问题,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这树,这树绝对不是现在移植过来的,至少已经有了百年,已与地貌融为了一体。我冲动了,不知为何,和肖文杰此人在一起久了,容易让人冲动。

  我没有看他,却十分不想下去,至少站在这里,我的运程还是属于自己的,一旦下去,运程都得跟着这风水发生变化。这种摆法正是从明末清初才有的摆法,之前都没有过,因为之前的古人是属于改劣为佳,只是到了清代,阵法的研究已经到了一个大成期,又加上清代经过康乾盛世,风水师的进一步改良,再与战斗中的阵法结合,更是可以改佳为劣。

  可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祖师爷来这么一处地方怎么可能找到什么权杖,如果权杖是藏宝图或者隐藏什么秘密,我想风水一定不是这样,至少不会这么简单就让我看出门道,至少我相信如果是我爷爷来这里,他不一定能看出道道,或者看出道道,也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运程都会跟着发生改变。这会不会是祖师爷当年离开的原因?!

  肖文杰说:“你觉得这里如果有东西,那最有可能藏在哪里?”

  我依然在想问题,被打断十分不爽,我没有接话,我下定了决心,往山下走,我想这里如果埋东西也是凶煞之物,再加上这么多年吸收这不正之气,绝对非同小可。

  我淡淡地说:“这地方我不会进去的!我只告诉你位置,进不进由你!另外出门最多带刀,如果再带着枪,绝没有下次一起出来!”

  我往对面的大山走去,这一走,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本来我应该出汗,却手脚冰凉,全身似乎没有一丝热气,太阳发生偏移,这里一下阴沉起来,更让我觉得有些冷意。

  我走到了背后那座最大的山,这山与我想的不一样,土层很厚实,表面上的黑土下面埋着厚实的黄土,而直接吸引我的是一处土包子,这土包子不仔细看浑然天成,却有一丝不合理,就是土包子就挨着山脚,一半还靠在了山脚上,像极了搭积木时,一个大三角的边旁落一个小三角,只是这个小三角与大三角比,不及其万一。如果我没有推演错,这个小三角的土包子下一定有问题。

  我左右看了看,说道:“应该从这里下去会有东西!不过我要走!我不能呆在这里,这里风水会对人有影响!”

  KO还是OK离得远,此时正在帮着猴子和两个洋妞儿搭帐篷。肖文杰沉吟了一下,打开衣领拉链,里面居然有对讲机,他冲对讲机用英文说:“喂!帐篷收起来!我们换地方!”

  接着回过头,问我:“哪里会比较好呢?”

  我想都没想说:“那棵树后面,十米开外!甚至更远!”

  肖文杰看了看树,又看了看有些意外向我们这边瞅着的维克多,我们没有回车那边,而是往大树那边走,肖文杰指了指白杨树,挥了挥手。

  我走得快,肖文杰也走得快,他说:“你猜下面会是什么?”

  我答道:“如果要我猜,我只能说不知道,我劝你也别进去!这是我第一次遇见这种事儿!”

  肖文杰笑了笑,没有说话,我也不再说话,仔细开始理头绪,却乱如一团麻。

  肖文杰带着一群人去了那个土包子,这边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连两个洋妞儿也去看新鲜了,我有些百无聊赖,从车里到了地上,地上到了帐篷里,下了几次决心去看看,心里跟猫挠一般。

  我将自己关在车里,开始强迫自己回忆起这几天的突变,怎么就好好的上着班,又跑来挖坟,我与肖文杰的合作,明显是错误的,却在错误中继续,来到这里,我十分清楚不应该打开,却又……如果爷爷在就好了,至少他能告诉我,是对是错!

  我没有坚持过两个小时,目光一直看着远处他们的身影,果然不出所料,猴子是开路的主力军,从他下铲的第一下我就知道是个“钻地鼠”,他下铲的同时背后还背着一支短镐,一旦遇见石头,撬出来再继续挖。接着他的一个举动让我直接从车里往土包子冲去。

  我看见他将一个线从打开的土包子里拿了出来,我大吃一惊,破口大骂了一句,拉开车门冲了过去,我大喊一句:“都给我住手!”

  距离远他们似乎没有听到,就见洞口的人远远地站开,只感觉地面轻微一动,他们在使用定向爆破。

  我跑得气喘如牛,最先看到的就是肖文杰,我怒道:“谁叫你们使用爆破的?!!”

  肖文杰像看外星人一样,问道:“我怎么就不能使用了?”

  我说:“定向爆破直接可能让坟包塌了!以后要是国家打开!下面全毁了!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肖文杰似乎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我,说道:“你到底是盗墓呢还是考古呢?”

  我有些紧张地看着盗洞口,一字一句地说:“我说过出四存六!我还没说完!大墓不挖!不断传承!”

  肖文杰听闻,啪啪地拍起手来,说道:“哎呀!一个盗墓的!搞得好高尚!放心吧!阮勇候对军火那是高手!不会有问题的!”

  我皱着眉看着黑漆漆的洞口往外冒着淡黄色的烟,阮勇候已经开始抽起了烟,剩下的人也百无聊赖的四处逛游着打发时间,大约一个小时,阮勇候到洞口探了探,冲肖文杰点点头,又下了洞口。

  我们以前用的是排土筐,他们用的是超大的袋子,这种袋子可以装很多土,好处在于土装得多,装得越多,土出来的时候盗洞压的越瓷实,不容易塌陷,但缺点就是一旦装满,下面的空气也会被堵住,下面的氧气消耗十分迅速,氧气本就稀薄的盗洞里,最下面的人很容易缺氧。我往里一看,打下去了至少五米了。

  不一会儿,阮勇候上来了,说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他说他挖到另一个洞里去了,这个结果让我们所有人大吃一惊。

  我用英语问道:“另一个洞有多大?”

  阮勇候回答道:“太黑!看不清楚!”

  我又问道:“往下有多深?”

  阮勇候摇摇头,肖文杰却点了点头,他说道:“行了!行了!咱们总得下去看看!”

  他冲洋妞儿示意了一下,洋妞儿从旁边带出的黑包里拿出几套纯白色的防护服,这防护服我接了过来,质地很坚实,穿在身上不像潜水服那样憋闷,而且这防护服自带半个小时的空气过滤系统。面罩更是全开放式,面罩顶部的灯是镁光的,很专业!甚至国内现在的最大的国家考古队都赶不上这种装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