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诡异之地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216

  我皱了皱眉,我怎么也没想到祖师爷居然还有这么一段过往,我点点头,问了句:“那这个孩子?”

  肖文杰说道:“据千爷估计,祖师爷打算查实一处古墓,在西域东部的路上,半路上捡了这个孩子,他当时在路边哭,祖师爷给他了一块饼,本打算离去,没想到这个孩子却抱着他的腿不放,还叫了一声爸爸,祖师爷收留了他,还给他取名与祖师爷一样的姓,姓唐!”

  我有些诧异,虽说对祖师爷的事儿一直知之甚少,但是也是第一次知道祖师爷姓唐。肖文杰看了一眼照片,面带嘲讽地说:“唐蛮子可能那时候脑子哭傻了,学习盗墓五行、寻龙点穴根本不是那块料,却天生神力,至于唐爷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祖师爷一直叫他唐蛮子。”

  我怒气一闪,道:“你对长辈尊重一点!”

  这让肖文杰大吃一惊,道:“哎呀!他丫头弄死你老婆,你现在连报仇的机会都没了,你还护着你的敌人?”

  我一字一顿地盯着他说:“杀花儿的是唐晶,不是唐爷!冤有头债有主!”

  肖文杰似是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就是造化弄人,以后你知道了,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多么地有意思!”

  我听出他话里有话,本打算追问,却被他打断,说道:“当年祖师爷所要去的地方正是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因为唐蛮子的搅局,祖师爷打道回府,在祖师爷看来这是上天不要他去!故留下了一个遗憾!”

  我皱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没去?”

  肖文杰说道:“当年祖师爷告诫几人,不要去这里,因为唐蛮子到来,老天断了他的去路!这是天数不可违。”

  听肖文杰这么说,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肖文杰说道:“今天的消息就这么多!对了!我还是渴,你的水我先喝了!到休息区再买吧,估计你也没什么胃口!”

  我的确是没什么胃口,我闭上眼,将整个消息前前后后梳理起来。

  突然我一个灵机,突然想到了什么,也有点戏谑地说道:“昨天你不是说唐薄类城遗址吗?我想这会儿路不对吧?”

  肖文杰正喝着我那袋水,眼神中尴尬一闪,但马上说道:“哈!我们刚才不是穿过唐薄类城遗址了吗?看看就行了!今天还要赶路!大概下午能赶到吧!”

  说罢,头歪向一旁,专心地喝起了东西。

  晌午十一点多,天已经大亮,印象里车下了高速大约已经有了一个多小时,路况不是很好,在悍马里不时有些颠簸。洋妞儿似乎有些晕车,头倒在我肩膀上睡着了,前排那个不时开窗抽烟,还看着手提电脑,不时用英文说可能还要走一段路。

  最初还能有一些人在路边,偶尔还会有一些简单建筑在小路不远处,我记得那地方叫七角井镇,在印象里从来都没听过这地方,没有信息等于打瞎了眼睛,这肖文杰做事儿果然狡猾,大约又是一个小时,人已经看不到了,最后看到的建筑已经是半个小时前,是一排圆顶砖房,房屋看上去还是很结实的,但是门窗已经荡然无存,肖文杰好奇下去看了看,我也去看了,已经荒废很久了,这让肖文杰很满意。似乎如果开挖不会有什么麻烦。

  车开过一片水泡子,景色非常美。水泡子很多,连着的芦苇把子散落四周,远处的山与云层相连,两个洋妞儿下车大呼小叫,抱着一起要维克多给她们拍照,我皱皱眉,对在一旁的肖文杰说:“不能拍照!”

  肖文杰挑挑眉,说道:“那不是照相机,那就专门测量地平线用的,我找人改装的!”

  车刚刚起步,肖文杰倒是开说了,用的英文,要求我们带上头套,肖文杰不知从哪儿摸出来的,给了我们每人一个。两个洋妞儿似乎有些幽闭恐惧症,带上头罩后就大呼小叫,一会儿说:“亲爱的!我喘不过气!”一会儿又说:“有没有危险!为什么要带上这个!”

  肖文杰开始还说两句,后来不耐烦,大怒道:“不要吵!再吵一会儿丢你们下去喂狼!”

  果然车里安静下来。肖文杰倒是凑过来,笑嘻嘻地说道:“珉儿兄弟!这也是为了你好!有时候不知道的越少越好!我的小天使就拜托你了哦!”

  我能感觉到他把我身边的洋妞儿的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洋妞儿似乎像抓到了救命稻草,紧紧地挽着,我挣脱几次都没有成功。

  我能感觉到空气中的草稞子的香味儿,再加上维克多身上散发的浓浓的臭味儿,还有洋妞儿身上那浓烈的香水味儿,我感觉到肖文杰的座位放倒了,正在后面捣鼓着什么。

  车的颠簸更厉害了,肖文杰咒骂道:“维克多,开稳点!”

  大约一顿饭的时间,车停了一下,肖文杰摇开车窗冲后面的悍马安排了一下什么,并未下车,车又继续开,我清楚地感觉到车拐弯了一下,然后又急转了一下,还似乎跨过了一条小溪,因为颠簸很厉害,我脑袋有些痛,再加上那个洋妞儿开始抱着我的胳膊,后来干脆抱住我的腰,我每次拉开,她都马上又抱住,感觉她信仰基督教,每一次颠簸都在胸口划着十字架,因为每次她手指都碰到了我的胳膊。

  车斜斜地停在了一处地方,停得很稳,再加上我的腿一直顶住前面的椅子,这让我想起了以前每次二叔或者小舅开车,我睁着眼睛都能一头撞到车的前挡风玻璃,现在似乎在习惯中再也不会有这个状况了,只是很怀念。

  肖文杰最先跳下了车,维克多停好车,冲车里用英文喊了一句:“好了!下车!”

  我取下头套,两个洋妞儿也一前一后取下,前排那个满脸的汗珠打湿了她的妆容,头发乱如麻草,我身边的那个也好不了哪儿去,只是不停地喝水。这次她没有卖弄她的风骚,而是冲我善意地一笑,我点点头,下了车。

  外面有些凉,我拉上了冲锋衣的拉链,后面的人似乎也有一个带上了面罩,因为黑暗中人要适应光亮,那个人是猴子。这看得出来猴子也是临时被加进来的角色。我暗想会不会这个人也有一技之长。而车上却少了一人,不知是KO还是OK。

  肖文杰这个时候走到我跟前,说:“珉儿兄弟,这就是当年祖师爷想来的地方!但是呢,我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哈!拜托你了!”

  我看着他说:“你必须给我个大概的年代,或者一些信息,不然我怎么看!”

  肖文杰撇撇嘴说道:“要不你想办法问问祖师爷?”

  我没理他的调侃,想了想说:“你之前说要找一把权杖,是不是和祖师爷有关?”

  肖文杰想了想说道:“对!”

  我想了想又问:“什么样的权杖?”

  肖文杰说:“我不知道,但是这把权杖很重要!可以解开所有的秘密!”

  我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不是寻宝节目看多了?这么多年挖坟,我还从没听过藏宝图什么的,更不要说把秘密刻在权杖上的,就算是有,你觉得古人为什么不把宝藏埋在尸骨旁边,弄个权杖上,这不就是身财分两地嘛,可能吗?!我要消息!没有消息我帮不了你!”

  肖文杰犹豫半天,说道:“我不可能告诉更多,按规矩来!”

  我瞪了他一眼,看了看周围,开始爬山,肖文杰说道:“你要上卫生间,我开车送你去啊?”

  我没理他,继续爬上,KO和OK中的一个紧随其后,维克多将车衣拿了出来,将两辆车全部伪装起来,猴子则开始搭建营地。

  山不算高,四周的草皮踩上去有些湿,我脑子里的疑团太多,祖师爷这么厉害的人物一般不会打无准备之仗,但是就算捡到了唐爷,也不会无缘无故地不来,可是这地方,下面就是硬石头地,谁会把墓穴建在这里啊?这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所谓“望闻问切”,都用不上。

  走到山顶,脚下已经没了草皮,光秃秃的硬山石,有的石尖锋利如刀,我决定下山,这山能挖个半米的坑就是能人,埋进去,不出三年尸骨全无,因为这的草皮应该在逐年减下去,应该和全球变暖有关,这顶上的岩石都冒出来了,说明土层很浅,挖坟的土那是松软的好,临时埋人不会弄很多陪葬,我断定这里没有坟。

  正待要下山,我看了看周围,这一看不要紧,吓了我一跳,我看到远处的山那边有一片白,我问KO还是OK要来了望远镜,一看远处似是与天地相连的一座山脚下似乎有坟墓,但是将倍数一放大,我就泄了气,那是一片少数民族的坟堆,很多,但是从样式一看就是近代的,应该是哈萨克斯坦族人的墓地,而且我还发现了在山的另一端有一个人,不知是KO还是OK,他正盯着远处躲在一颗大石头后面。

  我回过头看了看另一边,有几棵孤零零的白杨树,看年代不出最多百年,能长在这里不容易啊,我心里暗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