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鸟”入翻板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294

  说句题外话,现在碰见的乞丐十个九个都是假的,大家要是动了恻隐之心,那么你一定被骗了,现在丐帮也成规模化发展,就是丐帮中也分很多种,一种是专门组织乞讨,一般手下至少六七个人,这种人在别的地界我不知道叫什么,在西域叫白仗,还有一种专门抓来小孩儿,把胳膊腿儿打断或者砍去,再丢大街上乞讨,这种叫黑仗,早些年还有弄个圈子,在中间唱戏说书,现在演化成了弄个音响四处唱歌的,这种叫文仗,还有弄个圈子在中间玩杂技的,这个已经不多见了,叫武仗。都是丐帮的,他们为了能要到钱,甚至学习心理学,让你同情而不讨厌,在大城市运气好的一天的收入弄个一千多一点问题都没有,有次我在成都就遇见过,我帮一个朋友打听走失的孩子,孩子的西域黑话叫嫩丁儿,上前问老仗哪里可以找到丢失的孩子,他没听懂,但是他知道我说的是黑话,那个老仗开始很畏惧,后来给我指了远处一个装作打手机的人,我和那人谈了几句,他竟然给我说了有一批人贩子似乎来过,往西安咸阳走了,人贩子的西域黑话叫喜蛛,也有叫蜘蛛,我把消息给了朋友,后来查到了下落。所以再次奉劝大家,不要对乞丐有怜悯之心,不是我心狠,而是如果你的钱给到了黑仗手里,那么他会再次去找健全的孩子去伤害,我想起一句话: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聊以自慰。

  话说回来,这一逛就是两个多小时,本来就不爱逛街的我更是除了买了一包烟几瓶水外,什么都没买到就回了酒店。路上歹猫倒是给我说了他在那边和他们相互的很愉快,肖文杰对他说以后大家一起发财云云。

  当晚,我们在酒店洗了个桑拿,肖文杰似乎没有洋妞儿在身边,总是不愉快,要不是身子还没好利索,估摸着还得找开心。

  第二天一早,我和二叔在他们吃早饭时,出去了一趟,果然那个大肚汉已经等在那里了,我们给了他一支烟,他说道:“黑甲屁屁,罩了四个,胆干的很,要不要招呼?”

  二叔听闻说道:“不吃,我们把着就行!”

  说着掏出五百块钱,递了过去,那人退让一番也就接了过去。

  我们赶回酒店的路上,二叔说:“一辆黑色的轿车,四个人,没什么厉害的角色!会不会是你说的那个收宝贝的货色?”

  我倒没想这个,我说:“黑甲屁屁就是黑色轿车?那大车叫啥?”

  二叔似乎没想到我问的又是黑话,昨晚给我说了好多,不耐烦地说:“大车叫人砖!我给你说正事儿呢,你听着没?”

  我忙着点头,说:“总会下高速,上次他们在高速口上不跟了,这次我估摸着四个人怎么也得跟上来,到时候给肖文杰说一声,找个没人的地方收拾了就行!”

  车在路上,我通过后视镜果然能看到一千米开外有黑色的轿车跟着。我心反倒放下来,不过再次想来西域这片江湖果然藏龙卧虎,二叔说江湖的事儿江湖解决,说得像极了电影台词,但是这何尝不是西域的特色,那群讨食吃的汉子有自己的做事风格,做人的底限,做事的原则。

  我们到休息站的时候,我简短地将有人跟踪的事儿对肖文杰说了,肖文杰眼中寒光一现,冷冷说道:“我回头与莫老商量一下,看怎么干!你们呢!跟着第一辆车只管走就行!敢下老子的毒!哼!”

  上了车,我不禁有些担心,因为不论如何此人都是为了我好,几次提醒我,但是转念一想,这群人定是有所图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车下了高速,开始在国道上飞奔,国道弯弯曲曲,绵延细长,车辆不多,那辆黑色的轿车似乎也觉得跟的有点近,拉开的距离更远。

  前方是个大转弯,我知道他们的车上有对讲机,但是为了防止对方也弄到我们的频道,从上路开始保持了通话静默,前方的悍马突然闪了一下灯,车速一提,快速往大转弯处飙去。

  开车的是我,我也加快速度跟了上去,此段公路两边已经没了防撞栏,往前大约五十米远就是一个山路入口,坡度并不高,二叔的轿车也畅通无阻,山路走了不到五分钟是一个下坡儿,一条道儿很直,往前走就是个转弯,可以直达山的背面。看来这就是肖文杰找的埋伏之地。

  因为一辆悍马已经隐藏在了山的一侧,二叔看了看说:“还是马力大的车好啊!你看看爬坡儿跟玩似得!”

  我此时担心他们不会上当,因为地面的痕迹会暴露一切,此时肖文杰坐的那辆悍马停在了前方,他对我直招手,示意我的车超过他的悍马继续往前开。我一直开到了山背面,才停车下来,手里拿着一根撬棍,沿着山背后悄悄爬了上去。

  二叔已经先我一步爬了上去,他只冒了一下头,突然转身一把把我扯了下来,我趴在背坡儿上,忙问道:“怎么了?”

  二叔说:“别动!他们有望远镜!我看到反光了!”

  我大气不敢喘一声,我慢慢爬了下去,见肖文杰一人正坐在车里和莫老头儿悠哉地说着什么,似乎完全不着急。

  我等了大约十分钟,一翻身将一个茂密的野草连根拽起,一摇一摆慢慢往上移,装作被风吹倒一般,借着最茂密处往上快速一伸脑袋,心中大喜,那辆黑色的轿车也开了进来,此时似乎正犹豫要不要开进来呢,因为那条笔直的山路实在是太直了,我判断他们是在考虑万一墓穴就在山路后,很容易撞上我们,如果我们的车继续开,那倒也算是跟上了。如果是我,肯定会下车爬上山看看,可这帮人倒不是,他们似乎担心分散了容易被人挨个击破,尽然开着车直接往里闯,这就等于自投罗网,钻进了圈套里。

  一时间我似乎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就这个智商想不到送手机提醒的事儿。看来跟踪之人另有他人,而这个人也瞒过了丐帮。

  正在我思量之时,下方的走道车声大作。我站起身,眼下的一切跟我预料的一样,黑色的轿车屁股后面一辆悍马断了退路,肖文杰的车在正前方堵住了他们。

  黑色的轿车显得很着急,调头一半就发觉了不妙,四人冲下车往两边山上跑,两人跑了一半,气似乎都喘不上来就发现了站在山顶上的我,我蹲下身子看着他们,而另两人也发现了迂回包抄过去的维克多。

  肖文杰和莫老头儿倒是没追上去,反而大步走向了他们的轿车。

  “各位大哥,我们是路过的!过来抓些野兔子!”其中一个说话道,我定眼一看,可不就是于小龙,他一脸谄笑,一见到我,还想装作不认识。

  我走上前,说道:“怎么?才见完就不认识了?”

  于小龙看了我一眼,马上大喜道:“哎呀!原来是珉儿兄弟!这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

  我皱着眉,说道:“少给我废话!说吧!跟着我们想干嘛?”

  我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剩下的人,看得出于小龙是他们的头儿,肖文杰倒是直接,用英语说道:“不用了!这群挑梁小丑全杀了吧!这地方景色不错!你们赚了!”

  就看见KO和OK从怀里摸出了一柄匕首,维克多光着手就要冲上去,于小龙显然不懂英文,还在那儿笑着,我大惊,说道:“住手!不要!我问清楚再说!”

  我对于小龙说道:“他们想杀了你们!我现在救你!你说吧,跟着我们干什么?之前是不是你给我下的毒?”

  于小龙一听,说道:“哎呦!我的哥啊!下什么毒啊!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下您的毒啊!我跟上就是想捡个漏儿,没别的意思的!我几斤几两,珉儿兄弟,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嘛!”

  我笑了笑,说:“正好我想问明白一些事儿,你的老大是谁?”

  于小龙挣扎了半天,说道:“我…。。兄弟啊!你难为我了!我…。。”

  KO似乎不太想和人废话,因为他在后面,于小龙看不到,但是他的小弟看到了,吓得大叫起来。

  于小龙回头一看,慌了神,说道:“我说,我说!哥几个千万别动手!我老大从西安过来的!他就是想找合作伙伴啊!现在西安那边弄吃的不容易……。”

  我怒道:“放屁!你西安来的能一下找到我这边!你当你老大是神仙吗?!”

  于小龙赶忙颤颤巍巍地说:“不不!我老板早就知道鬼爷,本来这次就是来找他合作的,但是他不在了,正好我们发现你坐着与你收入不符的车在西域深山老林里跑,就叫我拉接触了!真的是这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兄弟!”

  肖文杰冷笑道:“我看是人过世了,你们来分一杯羹吧!鬼爷向来不与外人合作,这点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所以你们该死啊!”

  于小龙一见死神继续向他靠拢,忙说道:“兄弟!我只是受命行事!我下次不敢了!我回去给大老板说!绝不打扰你!我……。”

  肖文杰冷笑道:“呵呵!龙过江可不是那么容易回去的!你们把命留在这比让你们回去要好!不然你老板会以为我们怕了你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