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昭苏之行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454

  一周后,我与肖文杰达成协议,我要二叔和歹猫加入我的队伍,他同意了,但是路上的他不负责二叔和歹猫的安全,我另提一个条件就是我的人不能当炮灰,他考虑了半天,也算勉强答应。但是原本一天的一次的消息改成了两天一次。

  路上,二叔开的已经不再是面包,而是他的蓝鸟,开始时,肖文杰凑了上来,说是轿车坐着舒服,实际上我明白他是来探听二叔的虚实,一路上开始与二叔攀谈,二叔似乎也不太习惯与陌生人多打交道,说着不着边际的成谷子烂芝麻。肖文杰见实在是问不出什么,说道:“上次我把OK从前路撤回,无人放哨,导致我们中毒,这次呢,我们也需要人手放哨,你看要不要让咱们这边出个人帮帮忙?”

  我想了想,满口答应下来,毕竟我与二叔熟络,与歹猫并不熟,多个陌生人在身边,这个警惕性看来肖文杰与我想到一起去了。我冲歹猫说道:“歹猫哥,这次还得麻烦你,多注意着,安全可是得靠你了!”

  歹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二叔,见二叔也没有反对,点点头也不再吭声。肖文杰笑了笑,拍拍歹猫的肩,说道:“珉儿兄弟,你要的消息,到了地方,我告诉你!好了!在这里把我放下吧,我去前面吃点东西!我这个人出门就爱吃东西!”

  说着他拉开车窗,把手伸出去冲前面晃了晃,下车坐到了前面。

  我冲歹猫说:“歹猫哥,车我来开,你也去跟前面熟悉一下吧,毕竟后面合作的时候还多!”

  说罢,我开门下车换下了歹猫,歹猫似乎不太喜欢比自己小的人对他发号施令,拿了烟,坐到了前面的悍马车上。车再次开动,二叔苦笑一声,说:“你还是信不过我的人?”

  我摇摇头,掏出烟,点着,说:“不!我是有些话要说,信不信得过,两者都有吧!”

  我把烟递给了二叔,说道:“二叔!当年的事儿,爷爷没有给你说过一句?我这里都知道一些的,你记得我们第一次去唐爷那里吃纯肉拌面不?”

  二叔似乎酒喝太多,记忆力不好,寻思半天都没想起哪次去吃了纯肉拌面,我叹了一口气,说道:“爷爷给我说是唐爷与老毛子合作,但是怕他说出去,杀他全家灭口,后来他老婆死了,他一只眼一条腿废了,后来留在了西域古道,说是守坟,实际上在等杀他全家之人。”

  二叔像是想起了什么,晃晃脑袋,说道:“哦!好像有这么回事!”

  我说:“我认为那天爷爷给我说的事儿半真半假!”

  二叔眯缝着眼,问道:“你怎么这么想?”

  我说:“我按照叔叔的年龄比对了一下,我怀疑就是那次事件让很多事儿发生了改变,只是我还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二叔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不是,就算祖师爷不在了,谁敢动你爷爷他们,要说是老毛子,我估计现在那群人坟头草都好高了!”

  我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答案,说道:“你对祖师爷的事情了解多少?”

  二叔不假思索地说:“我出生时就没他了,就是每次上坟的时候,你爷爷总说,找不到啊!找不到啊的!我估计也是找这个权杖!你要不说是权杖,我还真不知道祖师爷在找权杖!”

  我接着问:“大爷爷的事儿你了解多少?为啥去澳门?”

  二叔说:“千叔啊?你爷爷他们都叫他千胖子,我第一次见他就胖,为啥走?我想想……”

  二叔沉吟片刻,说:“我记得好像是觉得西域没多大意思来着,当时也没和我告别啥的,因为如果和我告别,总得留点礼物啥的,我没印象!所以我觉得他走得着急,也没见你爷爷说起过啥!你爷爷啥脾气你还不了解?”

  我依然听不出所以然来。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我记得小舅给我说过一个事儿,是关于蚁穴的,说你们挖到一个坟,推倒了石像,结果下面跑出了无数的行军蚁,你还差点被咬死!是吗?”

  这仿佛触了二叔的霉头,他将烟屁股丢出车外,说道:“你别说这个了,我现在啥都不怕就怕蚂蚁!那场面!啧啧!倒霉透顶!好容易挖到一个坟,下面都是蚂蚁!我幸亏没有提前下去,提前下去几秒,我估摸着连渣渣都不会剩下!”

  我赶忙问道:“能不能给我详细说说!”

  二叔看着我说:“你认为这个蚁穴和我们那时候的蚁穴有很大的相似度?是同一个人……。?”

  我打断道:“你回忆一下,当初是个啥光景!”

  二叔再次迷上了眼,一边回忆一边说:“那是1999年,对!没错!当然至于为啥去那里,我就不知道了,你知道的开着个烂面包就是跟屁虫,跟着你爷爷的车跑就对了!我记得开到戈壁滩,那边有个凸出来的石墩!”

  我隐隐有些激动起来。

  二叔接着说道:“石墩就是个人拿着剑立在那里,我以为是镇墓兽,后来才反应过来应该是个祭坛!其他地方也应该有石头人的,只是年代久了,就剩那一个了,当时我们用洛阳铲查了四周,也没发现其他的,只是那个石头人古怪,你爷爷探开周边发现基座大的出奇,我们判断下面另有空间,但是谁想到一打开下面冒出那么多蚂蚁!”

  我问道:“上车后,爷爷没说什么吗?”

  二叔说道:“我当时开的烂面包,就是逃出生天后,你爷爷过来看我们伤势情况,说了句应该不是这里。”

  随后换了二叔来开车,我开始寻思这个人,他得有多厉害,行军蚁一向成群活动,老的蚁后产子之后会死去,新的蚁后卵会被带着满世界跑,要想从成群结队的蚁后中取卵,再将蚁后卵的某个地方扎破,它所生产出来的行军蚁就不会再迁移,而是不断地吃周围的东西再回来,那片地方成戈壁滩应该和这窝蚁穴有关。这是耗子哥给我当年讲的奇闻。我以为都是故事,没想到就在西域真有这个事儿。

  车开到精河县是下午四点左右,一个不错的小城,景色很美,地广人稀,只是下午时分,我们吃了饭以为会继续上路,但是却在这里停下了,肖文杰开了酒店,拉着莫老头儿就出去了。

  我查了很多资料,昭苏与精河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系,不会这群混蛋又玩了什么猫腻吧,正在这时,那个一直藏在靴子里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一条讯息,上面写道:“小心老头儿!”

  我急忙回了一条信息,说道:“你是谁?能见见吗?”

  信息泥牛入海,我拨打回去依然是忙音。这个老头儿我想只能是莫老头儿,这条信息说明了两点,第一、看来我们的确又被跟踪上了。第二、此人已经和莫老头儿有过接触。

  恩!既然你不想露面,那我就把逼你出来,我和二叔、歹猫三人定计一番,在精河县闲逛着,径往人少的地方钻,想看看谁在身后跟踪。

  这时,二叔突然拍了拍我,冲我努努嘴儿,说道:“我有办法!”

  二叔的嘴指向了一个大肚汉,这大汉穿着个半旧不新的夹克,西裤前油光锃亮,看来是吃完饭习惯性地将油抹在了裤子前面导致,此人身边放着个紫色的碗,正靠着墙角嗑瓜子。

  二叔笑了笑,走上前,说道:“老仗,门家想吃个席!”

  这话说得我一句没听懂,嗑瓜子的大汉先是一惊,放下瓜子,上下打量起了我们,随后说道:“门家是跟帖还是走亲?”

  二叔说道:“呵呵!外爬子土地老儿!”

  那人又看了半晌,点点头,说道:“流水席还是常客席啊?”

  二叔说道:“流水席,前头可有撞家门子的?”

  那人摇摇头,说道:“流水席几个点子?”

  二叔轻轻摇摇头,说道:“尾巴抓毛的呢!”

  那人接着说:“土地老儿是麻爪还是过河啊?”

  二叔说道:“过河!”

  那人点点头,说道:“不会是黑皮吧?我放几个招子,你明早来吧!”

  说完,见叔叔摇了摇头,笑了笑,继续嗑瓜子,二叔拍拍我的肩说:“走吧!咱到处逛逛!”

  我好奇心大起,等走远了,说道:“你和那人说的啥?”

  二叔说:“江湖上混的,黑话!”

  我忙问道:“什么意思啊?”

  二叔见四周没人,说道:“老仗就是丐帮的,这人那个紫碗代表了他的身份,至少也是这个地头儿管事儿的。”

  我惊呼道:“真有丐帮?打狗棍法有吗?”

  二叔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当这是武侠片吗?这些话在西域这地界早就有了,是不是乞丐都要拿个棍儿啊?”

  我想想连连点头,问道:“然后呢?吃席是啥?”

  二叔说:“吃席就是第一次来这里,打听点事儿!”

  我哦了一声,二叔接着说:“跟帖就是小偷儿,走亲就是算命的。我说我们是外地来挖坟的!”

  我仔细想了想,说:“外地挖坟的咋称呼来着?”

  二叔说:“外爬子土地老儿!”

  我哦哦了几声,说道:‘什么流水什么常客,那什么爪什么过河呢!“

  二叔说:“流水席就是打听外地人,常客席就是打听本地人,麻爪就是在这个地方下手,过河就是路过到别处下手!我问他之前有没有道上的人来打听过什么消息,他说没有,他问我出了什么事儿,我说有人跟上了,他说不会被警察盯上了吧,我说不是,他说派人出去看看,明天早晨给我消息。”

  我被这些黑话弄得有些着迷,一路上要二叔教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