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吻
杨雨林20122020-01-17 18:123,743

  我对待感情还是非常传统的,所以,有时候,在具体行动上就表现的保守被动,虽然嘴上敢说,给人感觉好像挺主动积极,其实内心还是不怎么能放的开,属于那种色大胆小型的,总希望感情是自然而然的发展,不想过多刻意去加快进程,同时也担心由于自己的不慎,造成欲速而不达。

  将近两个小时的电影,我什么都没做,甚至连小裴的手的都没碰过,思想斗争倒是很激烈,曾经N次的下定决心:过一分钟就摸她的手,然后搂着她,再然后就亲她……。

  直到电影院散场的灯亮了,才知道2个小时过的竟然这么快,快得连一分钟能办的事,都没办成。

  这两个小时,我看电影屏幕的时间没有盯小裴脸的时间长、咽的口水比喝的矿泉水还多。

  出了电影院,我俩来到餐厅吃饭,面对面坐下,小裴胳膊支撑在桌子上,双手托着脸问我:“电影好看吗?”

  看电影的时候,我除了看小裴的脸就是跟自己的不良的资产阶级思想做斗争了,哪里还有精力注意什么电影情节了啊。

  “好看!”我看小裴兴奋的表情顺口回答。

  “我也感觉挺好看的!”

  “你喜欢看电影,那我就常请你呗,你可别跟今天似的说有事了啊!”

  “恩!好!”小裴深深的点了一下头,笑容里带着欢喜。

  在餐厅明亮的灯光下,近距离的注视着小裴,脸若银盘,丰盈而有质感,眼睛黑白分明,加上洁白的牙齿,这种面相在相术上称为为“三晶”,是难得的面相。整个脸庞给人感觉干净而性感,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尤其是那双嘴唇,薄厚适中、湿润而红嫩。

  “看什么呢!你给我相面呢?还不赶紧吃啊!”小裴面带羞涩的说。

  听到小裴的话,我才从思想的冲动中缓过神来:“吃吃吃!多吃点!”我一边说一边给小裴盘子里夹着菜。

  小裴现在特别愿意听我说话,我本来就天生的幽默,外加上一口纯正的北京腔,小裴老说我像说相声的。所以,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她基本上是当听众的时候多,她的主要任务就是笑。

  “呵呵!呵呵!”我俩正在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小裴不知道想起来什么好笑的事了,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

  “我笑你,别看现在你口若悬河、神采奕奕的,我刚才突然想起来你面试之后的情景了,反差太大了,呵呵!”

  “哈!”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知道吗?那天你面试回来,坐在沙发上的表情是真吓人啊!”

  “哈,我那么吓人,你怎么还敢跟我说话,还给我送了一杯水。”

  “你表情肯定是很吓人,我也知道你肯定是被王总训刺激的,操盘室里的人都私下小声嘀咕,我是看你那个样子有些可怜,想让你缓解一下情绪,才给你送的水。”

  “可怜?”

  “对啊,你当时表面看上去就是气急败坏外加无奈的神情,因为我知道你肯定是让王总气的,所以我看着你有点可怜,不,不,可怜有点不恰当,是心疼,不!不!也不是心疼。”小裴觉得自己说露了嘴了,脸一下子就红了。

  “哈,那你当时到底是什么心理活动啊,是可怜还是心疼?”

  “别臭美啊!你那个时候刚来,都不认识你,谁心疼你啊!我是不忍看你那难受的样子,对!不是可怜,是不忍!”

  “说起来这事,金鱼眼做事确实有点过分。”我眼前浮现出当天金鱼眼嘲笑我的眼神。

  “金鱼眼?”

  “对啊,金鱼眼就是王总啊,不像吗?”

  “哈哈!像!你真行,看来王总把你气的不轻啊!”

  “哈!金鱼眼这个称谓,就咱们两个班子成员掌握就行了,以免金鱼眼同志思想上接受不了,从而影响革命工作。”

  “哈哈!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坚持组织原则的!”小裴跟我时间长了,她的幽默感也增加不少。

  “对了,金鱼眼每次面试都这样吗?好像谁都像抢他饭碗似的,太刻薄了!”

  “据我所知,大部分人参加面试王总都是这样对待他们的,有好几次面试的人都跟他吵起来了。”

  “哈!看来我是比较有涵养的啊,没跟金鱼眼吵吵。”

  “得了吧,你那天的神态感觉要杀入,你要是发作了,估计就不是吵架那么简单了!”

  “哈!杀人肯定不会,我当时就想给他做个美容手术。”

  “美容手术?”

  “是啊,给金鱼眼的脸上装修装修。”

  “哈!”

  我和小裴吃完饭出了餐厅的大门,小裴突然问我:“我问你,你为什么天天的给我买热豆浆,而不买盒装的牛奶呢?盒装牛奶多省事啊!”

  我停住脚步,深情款款看着小裴说:“两个原因:一是我听你说过你爱喝豆浆,二是我还听你无意中说过你胃寒,所以,我每天麻烦点没关系,只要你能吃的舒服就行!”一只柔软的手轻轻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同时小裴那秀美的脸也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在为我在电影院的不作为而痛心疾首,这一挽一靠,我释然了。同时为我两个小时的坚守情操,而暗暗庆幸!这样的感情走势才是我最希望的、最自然、最理想的,不露一丝人为刻意的痕迹,也没有电影院里的揠苗助长。看着小裴斜靠在我肩膀上的脸,我的目光又停留在那片诱人的嘴唇上。盘算着今天如何去攻占这个令人神往的地方。

  走到小裴家的楼下,小裴挽住我胳膊的手刚刚松开,我预备多时的右手顺势揽住了她的腰。

  “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你回去吧。”我没有回答小裴,而是揽住她腰的手向我怀里用了一下力,小裴把双手架在我俩身体之间问:

  “干嘛呀?”小裴语气里带着娇羞。

  “我想跟你说一句话。”我盯着小裴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说到。

  “什么话?”

  “我爱你!”我双手搂住了她的腰轻声说到。

  小裴架在我胸前的双手逐渐失去了力量,她眼睛也开始迷离了,吉时已到!我双手用力把小裴紧紧贴在我的身上,同时吸入身体的的还有那醉人湿润和芳香。

  福不双至!九天能源的接下来的走势却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几天来,老潘开始让我天天卖出九天能源,九天能源的股价也开始逐渐下滑。直到有一天,股价开盘一路下滑,最终以接近跌停价的价格收盘,股价跌到了25块多了。我心里大概其一算,方慧的买入价格应该在31块左右,现在已经账面亏损快20%了。

  我有点坐不住了,仔细分析了一下九天能源,今天9%点多的大阴线,一举跌破了11个星期以来形成的盘整平台的底部,前两个星期前多头排列的日均线,到今天已经是空头排列了,而且,我公司也在让不断的卖出股票。是不是有什么利空消息啊?

  我到各种媒体上寻找九天能源的信息,突然一条消息映入我的眼帘:九天能源第二大股东状告上市公司。展开题目仔细了解才知道:九阳能源第二大股东首发原始股限售期届满,二股东想在二级市场卖出解禁的股票,但程序上需要上市公司盖章同意,九天能源的大股东以种种理由不予配合,二股东愤而起诉到法院,二股东诉求法院判决九天能源的大股东配合二股东出售解禁股事宜。

  这是重大利空啊,二股东知晓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如果看好公司的后续发展不会出售股票啊!我说怎么这两天总是让我卖股票呢,前一段时间我买入的股票,现在基本卖完了,剩下的还是我来公司前的仓位了,而且账面也是由盈利变成亏损状态了。

  晚上,我回到家给方慧打去电话,真的很难为情打这个电话,没让人家挣到钱,反而亏了这么多,怎么交代啊!

  “易阳你好!咯咯咯。”依然是熟悉的笑声,今天听到这熟悉的笑声,我心里不是滋味。

  我硬着头皮问道“方慧,九天能源你买了吗?”

  “买了!”

  “买了多少啊?”

  “买了五万股!”

  五万股就是150万左右的资金啊,现在亏损应该是20多万了!深深的愧疚!

  “你最近关注这只股票了吗?”

  “没有啊!你说买我就买了,还看什么啊!等你说卖我就卖了,我相信你!有专家在,我还费那个脑子干嘛!咯咯咯!”。

  哎!我无地自容的想挂掉电话,我是真想回避这样的谈话!方慧的每一句都让我难堪!

  “这只股票现在跌了,目前是25块多了。”我硬着头皮说

  “哦!是嘛?没事!股票涨跌都正常,那有天天涨的股票啊!”方慧表达的是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我很感激,我更不能辜负这份信任,再难启齿的话也得说:

  “目前九天能源出现了利空消息,技术形态上也破位了,估计不行了,你考虑是不是卖了!”我鼓足最大的勇气才说出上面一番话,说完之后真的就想结束这个谈话,我担心方慧受不了,如果她受不了,我怎么办呢?我宁可自己承担这个损失,我心里都好受一些,但方慧肯定不会这么干啊。

  “行!听你的!明天我就卖!”方慧回答的很干脆,语气里也没有一丝怨言。方慧的理解与大度让我感动,但也更增加了我的愧疚感。本来方慧的感情生活就不好,我这刚见面就让人家亏20多万。

  “不好意思!方慧!第一次给你介绍股票就让你陪这么多!”我愧疚的说。

  “咯咯咯!没事!谁也不是神仙,股票谁说的好啊,赔挣都正常。”见过世面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我突然恨起方慧的老公来,这么好的女人,能挣钱,又善解人意,长得又漂亮,你怎么就不能好好的照顾好呢!欠揍!

  方慧卖出股票后的几天,九天能源出现了加速下跌走势,到周五封死跌停板,股价打到21块多一点。看到这种情况,我为我几天前的果断感到一些庆幸,也为方慧能减少了损失而有些宽慰,方慧如果当时不卖出九阳能源,那么她现在亏损要达50多万元了,我还想到如果方慧看到这个走势,还得感谢我的当机立断呢。

  没想到的是,刚刚有的这一点点的宽慰,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变成了更大的羞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