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盘手培训
杨雨林20122020-04-28 13:335,158

  仲夏之夜,青山绿水间的农家小院,黑蓝的天空仿佛离我们特别的近,漫天的星星也比在北京市内看到的要多很多,旁边蝈蝈和蛐蛐此起彼伏的吟唱,像是给我们远方来的朋友助兴。

  这样的环境我想谁都会畅饮几杯的,不然就仿佛辜负了这份美景。

  我们喝着酒,说着笑话,开心的笑声始终没有中断过。喝得正起兴,房东大哥也加入了进来。

  房东大哥客气的跟大家寒暄几句之后,举起杯跟我喝了一口,然后问我:“你也是警察吧?”

  我回答:“是!”

  “就你像警察,一脸正气,不怒自威的,坏人看了就害怕。”房东大哥一边说一边竖起大拇指。

  说到这里我要解释一下,赵强和王国新前几年第一次来房东家住宿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也担心安全问题,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俩说他们警察,以此来增加威慑力。后来,跟房东熟了,也不好意思实情相告了,只能将错就错。

  听房东大哥这么说,我抬眼看了他俩一眼,这俩冲我挤了一下眼睛,我扑哧一下喝半截的酒差点喷出来。这哥俩说相声应该是绝配,一胖一瘦、一高一矮,赵强长得是尖嘴猴腮,那下巴能扎人,瘦的像门板一样,睡觉的时候他平躺着盖上被子,绝对看不出被子里面有人。王国新是肥胖,一脸横肉,脸上肉多的把眼睛挤的没地方,只留有一条缝算是交代了他五官不缺,除了他自己别人是肯定分不出他是睡着还是醒着。我心想,房东大哥就是憨厚好糊弄,就这俩的形象还能是警察啊,他俩是警察寻找多年的嫌疑犯还差不多。

  房东大哥可能是看我是个挺厉害的警察,特别爱跟我聊,非让我讲讲公安局是怎么破案的,好在我家里人有在公安局工作,我也经常看新闻,所以,我就真假混杂的讲了几个案例,什么杀入抛尸的、什么见色起意的,讲得三个女孩直喊:“别讲了!吓死人了!大晚上的!”

  自我开始讲这些案例开始,小裴的手就没离开过我的大腿,讲到骇人之处,感觉到她的小手还在哆嗦。看到这个情况,我又故意讲了一个更恐怖的,然后说:“不讲了休息吧!”

  我跟小裴的房间是挨着的,我俩回房间的路上,我心像敲鼓一样砰砰的跳的厉害,心里也各种的思索,希望小裴赶紧主动提出一起过夜的邀请或者哪怕是暗示,又考虑如果她不主动提出来,我又该如何去做呢。离小裴的房间门口越近我心跳的越厉害,想说话但紧张的也不知道说什么。

  到了小裴的门口,我俩停下了,小裴一直没有说话。我看不行了,再不做点什么,机会就没有了,我急中生智的对小裴说:“喝啤酒了老要去厕所,我先陪你去一次吧!”小裴感动的点点头。厕所在前院,后院的灯也不是很亮,而且被风刮的忽明忽暗的晃悠。到前院就是一片漆黑了,毕竟是深山,夏天深夜的风也很阴冷,远处不时传来好似猫头鹰的叫声。厕所也是简易的,厕所门里面没有插销。小裴在我的陪同下上完厕所,我看到她脸上的红晕已经不见了,哈,估计是真害怕了,幻想着一会儿小裴肯定会主动留我过夜。

  又走到小裴房间的门口,我一伸手把手电递给她,说道:“这个你拿着!晚上去厕所用得着!”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以为她会因为害怕而不让我走。“好吧!晚安!”小裴一边接过手电一边说。

  我转身向我的房间走,心里别提多失落了,刚才砰砰的心跳也变成了深深的懊悔,我恨自己,恨自己怎么就不能主动些呢,非得让小裴提出来,人家毕竟是女孩嘛,结果人家没提,傻了吧!恨的我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我刚要推门进屋,听到小裴叫我:“易阳!”

  “嗯!”我嗯了一下,心情还沉浸在悔恨之中。

  “你过来!”小裴轻声的叫我。

  我走到她身边,她一下把身体贴在了我的身上,娇羞的说:“我害怕!”

  夏日的阳光早早的就透过了薄薄的窗帘,进入到了我们的房间里,好像憋了一晚上,现在迫不及待的要看看我跟小裴是如何的缠绵。

  我睁开眼看着睡着我旁边的小裴,她枕着我的肩膀,半个身子压在我的身体上,她还在熟睡。我望着小裴俊俏的脸庞,感受着她随着呼吸,身体在我身上的一起一伏,惬意而满足,想起昨天晚上我得手之前的窘态,我不由自主的笑了。

  “咳!咳!咳!早饭都凉了啊!赶紧起床吧!”一听就是赵强这小子,这小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啊?听到赵强的声音,还在熟睡中的小裴猛的坐了起来,着急的说到“快!快!赶紧起床!”小裴洁白而光滑的后背在白天的光线下更加的白皙诱人,我忍不住在她的后背亲一口,由于皮肤太白的缘故,我亲完之后,我亲过的部位就形成一个红红的圆圈,我不禁又春心荡然,从后面搂住小裴说:“别理他!赵强瞎逗呢,咱俩再睡会。”“去去去!我们这样起晚了多让人笑话啊!”不情愿的看着小裴穿好衣服,我才慢腾腾的起床。

  我和小裴来到前院,房东已经准备好了早点,小米粥、发面饼、煮柴鸡蛋、还有野菜腌制的咸菜,都非常可口,尤其那发面饼我好久没吃到了,城里人嫌麻烦基本没人做了,加上我昨天晚上也没少消耗体力,我整整吃了一大张发面饼,吃的房东大哥直笑。

  小裴看我如此的狼吞虎咽,她一脸关爱的说道:“你少吃点,别撑坏了!”

  房东大哥一边笑一边说:“没事没事,饿了就多吃点,小伙子多吃点没事,撑不着!”

  我和小裴吃完早饭了,也没见到赵强他们的影子。我用手指着赵强他们的房间问房东大哥:“他们早就吃完了吗?”

  “没有啊,他们还没来吃呢,就你俩起的早,他们还睡呢。”我一听就明白了,赵强这小子是冒坏把我俩叫起来了,他还在搂着女朋友睡觉呢,想到这儿把我恨的啊!恨不能马上敲开他的门,然后踹他两脚,太可气了!哪有这么开玩笑的!我容易吗?为了这梦寐以求的良宵,我连乾隆爷都搬出来了!

  我和小裴吃完饭回到房间,赵强他们还没起床。我和小裴坐在沙发上,我搂着小裴说;“你看看,我说赵强冒坏呢吧,咱俩起来了,他还在跟女朋友亲热呢,咱俩再睡会儿吧!”我一边说一边把嘴凑近了小裴的嘴唇。

  “你就知道干这个事吧!不能干点别的吗?”小裴一边推开我一边说。

  “我这是喜欢你才这样啊!男女之间的感情首先要从激情开始,刚认识双方就没有激情,那以后的感情好不了。”我替自己辩解到。“

  那你也不能分分钟钟都上演激情时刻啊!一晚上刚完事这又要来,你这样我都不放心!”

  “怎么不放心了?”

  “如果哪天我时间长一点我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找别的女的?”

  “不会的!再说了,你干嘛非要离开我那么长的时间呢?”

  “万一你出差或者我回老家的时候呢?”

  “不会的!我保证不会干对不起的事的!”

  “反正你要是敢对别的女人好,我就杀了你!”不知道爱情怎么能给一个人增加这么大的勇气,一个娇美的弱女子竟能说出这番话来。

  我看着小裴那坚毅又充满爱意的眼睛笑了:“我这人惜命,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的!”

  操盘手的课程终于开始了,上课的地点在京北的一幢别墅里,给我们讲课的就一位姓郭的老师,郭老师50多岁,看上去显得沉稳、温和,语调不高但自信坚定,大大的眼袋显示出经常熬夜或者睡眠不好。郭老师没有做过多的自我介绍,也没有什么客气寒暄,直接就开始了正式讲课,郭老师的言谈举止总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来参加培训的学生加上我一共六个,五男一女。

  第一节课听下来,我彻底的改变了我原来的做股票的观念。我虽然以前参加过一个大学办的操盘手培训班,但是,听完郭老师的一节课,我明白我上当了,我以前学的那些课程根本不是正规的操盘手培训课程,顶多是一些人自我总结的一些投资理论和技术,跟正规的操盘手培训的课程相差十万八千里。我经过几个月的工作实践,对这次操盘手培训课程在内容上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我想到会有很多超出我想象的知识。

  即使是有心里准备,郭老师的授课还是让我吃惊不小,这种大大超出我预期的知识,并不是有多神秘、高深,而是带领我认识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想象到的世界,就像一直苦苦研究地心说的人,今天有人告诉他地球是围绕太阳转的一样!

  郭老师的初次授课就向我展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原来自己奉为操作圣经的技术理论,根本就跟主力操作思路风马牛不相及!这让我更加的兴奋和信服了,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跟这个郭老师好好学习!我心里暗暗下着决心。

  一天下班的之后,金鱼眼约我跟他一起吃饭,我有点意外,虽然我俩的关系已经融洽了很多,但还没有好到一起喝酒聊天的地步,而且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凡人不理的态度,好像没听说他跟公司的同事私下喝过酒吃过饭。

  金鱼眼的酒量一般,几瓶啤酒下肚,满脸涨红,大而突出的金鱼眼此刻看着随时有掉出来的危险,随着酒精的渗入,他说话也随便了很多。

  我适时的问道:“王总,你在公司是个传奇的人物,平常也没机会向您请教,你今天聊聊您的传奇吧,让我长长见识!”

  “屁传奇!”金鱼眼说道。

  我本以为我的话会让他高兴,从而说点实情,我也让我长长见识,没想到他这么说。

  “王总,就咱俩这喝酒,您就别谦虚了啊!”我一边举杯给他敬酒一边说。

  “哎!你看我现在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是孤身寡人,有什么传奇可以炫耀啊!”他说完这些话把酒杯中的酒一干而尽。他的表现跟平常判如两人,平常恃才自傲、凡人不理,现在怎么这么低调甚至有的压抑呢?我有点吃惊。

  我赶紧说道:“自古圣贤多寂寞!生活中的不如意掩盖不了您事业上的成功,这是两回事,而且婚姻要看缘分,您缘分未到呢,有一个您中意的意中人在不远处等您呢!”

  “哈!你就别开导我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

  借着酒劲金鱼眼跟我聊起了他的所谓传奇:金鱼眼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事业单位当了个科员,平常工作很轻松,但工资也不高。不安分的他,对股市感上了兴趣,觉得是一个发家致富的好途径。经过长时间的做工作,他说服了他妈,把家里仅有的4万块钱拿了出来。当时正赶上1991年牛市刚刚开始,他又肯下工夫。到了1992年,一年多的时间,4万块已经变成了15万!当时他不觉得自己的盈利主要是赶上了牛市,而是把获利的原因统统归结于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有超过常人的天分。于是,他把工作也辞了,专心做股票,为此他爹妈没少骂他,。在那个年代,辞职就是丢掉铁饭碗,那是需要很大勇气的,父母骂他不务正业,说炒股根本就不是长久之计。但他哪里还听得进去,一年帐户资金翻了三倍多,已经让他脑子发热了。

  这一年他也结婚了,娶了他心仪已久的一个漂亮姑娘。那个时候他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金鱼眼由于自己资金太少,盈利再高也很难挣到大钱。他开始吸收别人的资金来炒股票,承诺保本并另外加一年10%的利息。他算计的很好:凭他的水平,不用一年翻翻,一年挣50%肯定是没问题,除去利息自己还挣40%。正当他雄心勃勃的想要在股市里大赚特赚一把的时候,风水却变了。

  上证综合指数从1993年的2月份的1558点一直跌到1994年8月份的325点!这一年半的暴跌对他来说是灭顶之灾!金鱼眼被迫清仓还钱,把刚结婚住进去的房子也卖了,还欠款300多万!300万在当时就是个天文数字,一般的人想都不敢想。

  要债的人天天堵在他父母家门口,他也不敢回家。债主又到他父母的单位闹,他父母都在机关上班,那是非常要面子的单位,弄的他父母回家无脸见人,在单位抬也不起头。他妈因此还差点寻短见。父母实在受不住了,最后宣布跟他断绝关系!媳妇也不堪重负跟他离了婚。

  说到这里,他眼里有些湿润。我没打断他,只是跟他轻轻的碰了一杯酒,表示理解。我理解他对父母对妻子的愧疚,还有对妻子的不舍,也看得出他很爱他的妻子。我不知道这时候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他。他喝了一杯酒继续讲了下去。

  他无家可归,父母虽然表面跟他断绝了关系,那是应付讨债人的。金鱼眼回家住也是可以住的,但他一到家,债主就堵上们来,说的难听的话让他都想杀人,他不能再给父母添麻烦了。

  他过上了流浪的生活,东家住几天西家住几天,最困难的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有的时候10多天吃不上一次肉,这对一个90年代的北京土著人来说应该是绝无仅有的。

  起初,金鱼眼还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把钱还上,毕竟有很多钱是亲戚朋友的血汗钱。可是,一是欠款数额太大,二是他已经没有了翻本的本金了。那段时间他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结束自己的生命。每当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父母,长这么大除了让父母操心、让父母担惊受怕,还没有进一点孝道,他感到,深深的愧疚,他想着如果他走了,父母会是什么样。想到了父母,他决定还是要活下来,毕竟将来父母有个送终之人。

  他开始找工作,最后去了一家证券公司做业务员,就是拉人开户做股票。每个月底薪150元,剩下的就是靠提成。正赶上熊市,哪有几个开户的,即使开了户也不交易,提成基本是零。他就靠着每月的这150元生活着,虽然少但给了他活下去的支撑。心情也慢慢的稳定了下来,开始盘算着如何开始新的生活。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一个更大的恶梦正在慢慢走近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