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局
杨雨林20122020-01-17 18:183,160

  我和公司的同事小谭坐飞机到哈尔滨,又被前来接机的专车送到北方边陲的一座城市。这座城市在中国赫赫有名,以出产石油和石油产品闻名,此座小城更因为出了一位历史标志性人物而家喻户晓。

  负责接我俩的司机是一个东北小伙子,把我们送到当地最豪华的一家酒店,开了两间房。开房的时候我客气的说:“我俩开一间房就够了,别开两间了!”

  其实,我本身有洁癖和静癖(我睡觉一点声音就能吵醒,而且醒了就睡不好了,我自己称为静癖),不希望跟别人睡一个房间,所以出差我喜欢一个人去,如果两个人我就尽量回避。

  “北京这么大领导来了哪能这么怠慢呢,必须照顾好,两间房方便!”负责接待的小伙子操着东北口音说到,当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还微笑着看我一眼,好像有什么暗示。

  “二位领导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我来接你们,晚上大老板亲自给二位接风!”

  接机的司机走后,我到浴室冲了个澡。这是我养成的习惯,参加重要活动之前一般都要洗澡,一是为了给人清爽的印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洗澡之后头脑会更清醒。

  想来想去也没好的办法,我最后也就想开了,既然事已至此就随机应变吧,最重要的是先把自己的工作完成。我洗完澡把头发吹干,躺在床上开始整理思路。

  我和小谭在北京出发前,老板和金鱼眼一起布置我工作,这种情况很少见。两个人布置我的工作是:我现在所在的城市有当地唯一家上市公司--—众联股份有限公司,该上市公司上市的首日股价的涨幅高达150%,列当时上交所500多只股票的第一位,各类媒体也纷纷报道,好像一只绩优白马股公司要横空出世。但随后该股股价一路下滑,到目前为止股价已经跌破了发行价。

  众联公司通过关系找到我们公司老板,希望能进行项目合作。所谓合作的唯一目的无非就是拉高股价,双方盈利。

  由于东北身处经济落后地区,东北人又都胆子大,而且该上市公司老板原来是一家乡镇企业的负责人,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把一个乡镇企业运作成上市公司了。所以,老板跟众联公司合作有些不放心,所以让我和小谭摸摸情况。

  表面上是让我和小谭以调研的名义来,实际上是让我探听公司的核心内幕来了。小谭是调研部负责市场调查的,他分析师出身,身材消瘦带个眼镜,看一眼就能让人跟书呆子联想到一起。小谭肯定是公事公办的调研,也是一个极好的幌子,有了这个幌子我也好展开工作。东北人豪爽好喝,也好面子,上市公司又有求于我们,今天晚上这酒宴肯定是少喝不了了。

  不过喝酒也有好处,一是能很快拉近与陌生人的距离,二来,能掌握一些真实的信息,所谓酒后吐真言,酒后的人话多。

  我提醒自己在酒桌上要注意几点:先吃点东西、然后要一壶绿茶,淡绿茶解酒,喝酒的前半段我就是跟他们傻喝,给对方一个豪爽的印象,这个在东北很关键,也是消除对方的戒心,在喝酒的后期再适当的探听消息。

  当我和小谭进入饭店的包房的时候,上市公司的人已经来齐了,他们坐在包房的沙发上等我们。

  见到我们进屋,一个身材高大,留着背头的人站起身来,双手握住我的手,“哎呀!易经理辛苦辛苦!不远万里来到我们这穷乡僻壤!”经旁边人介绍知道这位就是众联公司的盖老板。

  盖老板一直拉着我的手走到餐桌前,然后挨个给我介绍到场的人员。一一握手寒暄之后,最后盖老板把一个女人叫了过来,“易经理,这是我们公司公关部的苏经理,以后主要她配合你的工作,以后你在这里有什么事情跟苏经理说就行了。”

  “易经理你好!以后请多多关照!”那个时候每个公司都有公关部,好像不成立一个公关部就不好意思叫公司一样,公关部也是美女最多的部门。

  我打量了一下苏经理,心里不禁一怔,太漂亮了!苏经理长得有点像俄罗斯人,听说黑龙江有好多当地人跟俄罗斯人的混血后代,俗称“二毛子”,莫非她就是吗?皮肤是一种有别于黄种人的白皙,没有通常我们想象的俄罗斯人皮肤上的斑点,脸颊丰满,鼻子笔直,鼻尖到鼻子下部的过渡是一道优美的弧线,长睫毛大眼睛,尤其那眼神像会放电一样,让人的眼光不自觉的总去关照它。少见的美女啊!

  “来!苏经理,你坐易经理这边!”盖老板招呼到。随着苏经理在我身旁坐下,一股清爽的香水味弥漫在我的周围。当时的大陆女孩子用的香水一般气味都比较浓,要不就是腻人的甜香,而苏经理的香水味清爽怡人。闻香识女人,看来此女人有很高的个人生活品质。

  屋里的人逐个介绍完毕之后,大家才在酒桌前落座。看来众联公司没少接待大人物,非常的讲究,客人没来的时候,谁都不坐在酒桌上。

  酒局正式开始,推杯换盏之际,苏经理不停的给我夹菜,一边夹菜还一边说,“先吃点东西垫垫底儿,不然酒喝多了伤胃。”听的我心里很舒服,不愧是公关部的经理,美女的关怀的效果是数倍于常人的。

  我按照我既定的方针,先跟他们假装傻喝,说一些奉承赞美的话,好像我从北京来就是来跟他们喝酒似的。

  不一会儿,人均一瓶高度白酒就下去了,小谭也吐了几回,躺在旁边的沙发上睡着了。

  “换啤酒!”盖老板的舌头已经有点不听使唤了。我心中暗喜,白酒我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如果再喝就要喝多了,如果换啤酒我跟没喝一样。

  “哎呀!别喝了!我这人不能掺酒,白酒喝完了一喝啤酒准醉!”我喊到。

  “那能好使吗!北京来的贵客,不招待好那行啊!必须喝!不喝就是瞧不起我们东北人!”盖老板的舌头好像被人锯下一节似的。

  盖老板先给我倒了一杯,自己也满上一杯,然后我们一干而尽。“来,你们每个人敬易经理一杯!”盖老板命令到,说话的语气十足的老大的派头。

  酒桌上,不算我一共还有5个人,我一气跟他们连干了四杯。最后轮到苏经理这里了,苏经理站起来,苏经理白酒跟我们喝的一样多,现在白皙的脸颊白里透红,又增加了几分妩媚。

  “易经理,我是女人你要照顾我哦,我喝一杯你要喝两杯!”苏经理端着杯子微笑着说,那双迷人电眼直勾勾的看着我,这眼神让我喝四杯我也得答应。

  “好!女人喝一个,男人喝俩,要不就不是爷们!”众人酒都喝多了,说话也没有了刚才的客气劲了。

  我跟苏经理干了两杯之后,又挨个回敬了他们每人一杯,当然跟苏经理照例还是她喝一杯我喝两杯。

  到了这个时候,盖老板已经头靠在椅子上睁不开眼了。我看火候差不多,我冲苏经理说道:“苏经理,盖总困了,盖总早点回去休息吧,让司机把盖总和小谭先送回去,我陪大家喝。”

  盖经理一边嘴里叨唠着我没喝多、我没喝多,一边被人架走了,小谭倒是老实,被一个东北大汉背走了,他也没有问问人家要把他卖到哪个市场去。

  “咱们的公司现在很火啊,真羡慕你们这些公司高管,挣的不少吧!”我开始了我的工作。

  “哪里哪里,哪能比得上你们北京啊!挣点养家的钱。”众人应付到。

  我继续问“你们众联公司今年的业绩也该不错吧,我看报纸上介绍的非常好,大家都非常看好你们公司的前景。”

  “好啥啊好啊!”一个面相憨厚、皮肤黝黑的人说到,他的话刚一落地,旁边的一个人就瞪了他一眼。

  “你瞪我干啥啊,我说错了吗,你们不敢说我敢说!”显然他是喝多了。喝多了的人你越不让他说话他越是说个不停。

  “工资都欠着没发呢,先前承若的事也没有兑现,职工要闹事呢!”这个人不停的说着。

  “你喝多了吧,赶紧走吧,旁边两个人生硬的架起了他。

  “易经理,让苏经理再陪陪你,我们先走了,不好意思啊,苏经理!你陪好易经理啊!”其中一个好像是总经理的人说到,然后,几个人架着面相憨厚的那个人出了包间。

  我不禁有些失望,喝了好半天的酒,刚有一个酒后吐真言的人就被架走了。这酒可是白喝了。一看苏经理就是一个不好对付的角色,在她这里估计我什么话都套不出来。

  我正寻思着,下一步怎么办,苏经理说话了:“想什么呢?刚才人多你话也多,现在人少了,你就发呆啊!好了现在就剩咱俩了,我好好陪陪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