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剑赋诗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02,899

  大理城中,热闹非凡,街道两边摆着无数的盆景。明天就是重阳节了,李琰师徒终于在今天下午到达了沐王府。如今正坐在中堂,与沐王爷闲聊。

  “贤侄的大名,这两年,在我耳朵里都灌满了,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沐王爷对李琰说道。李琰出门在外一直是以沉着冷静被林染鸿看好,如今听得王爷如此夸赞,便谦逊的说道:“王爷过誉了,李琰本是一江湖后辈,当不起王爷如此称赞。”

  沐王爷听完李琰的话,笑了一下,暗道:“这李琰不过二十岁出头,言语之间却如此稳重,如若真是江湖上所说的武功高强,那将来必定前途无量,可堪大用啊!”想罢,沐王端起桌上的茶碗,细细的抿了一口茶水,缓缓说道:“明日就是重阳节了,大会的比武擂台就设在后花园的大院里,贤侄若是想去看看,一会儿我叫家丁带你去,明天我可是要看看你的真功夫啊!”李琰向沐王拱了拱手,便道:“晚辈定当尽力而为!”

  二人又闲聊片刻,此时天也快晚了,二人用过餐后,子熙便拉着师父要去王府内转一转。

  师徒在王府里漫步,天色已近一更,今夜王府的天空格外晴朗,一轮弯月,照在当头,王府的景色也显得格外迷人。屋顶的青色大瓦,映着周围植物的影子,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师徒二人四处溜达,不知不觉的便走到擂台处,借着月光,只见偌大的院子里,四个擂台并排着搭在中间,擂台成方形,长宽各两丈,高五尺,是由宽厚的木板搭成,下面有无数个石墩顶着,木板上均刷了白漆,四个擂台中间分别用黑漆写着四个大字,崇、武、尚、德,擂台的四个角上都竖着一杆大旗,上面绣着一个杏黄色的沐字。

  李琰带领子熙走到近前,缓缓上了武字台。明月高照,景物怡人,忽然一阵清风吹过,李琰感到无比的轻松。几年以来,几乎每天都是要事缠身,难得像现在这样悠闲的散步,心中不免多了几分舒畅,但是在他的眼睛里却总是带着些许挥之不去的忧愁,李琰随即的拔出腰间的佩剑,将剑横在眼前,剑身在月光的照射下发出暗暗的紫光。

  此情此景叫李琰不免心生感叹,他双眼望着面前的剑刃,这把剑在他出道以来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那些人和他无冤无仇,他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去杀他们,可能只是为了安身,也可能是为了到处寻觅,总之自己也不明白,想到这里,刚才的那几分舒畅瞬间又转为情愁,他仰望了一下天空,觉得在这天地之间想找到她是那么遥遥无期。心中无限的感慨,此时真是想发泄一下,只见他长剑一挥,脚下一动,一套轻快的剑法随着李琰口中所念诗句舞了起来。

  “一剑清风,不负此生。

  声销五岳,黑白纵横。

  手释残卷,染尽龙庭。

  一曲婵音,万紫千红。

  我自无求,醉卧觞空。

  奈何尘世,枉我多情。

  今宵起舞,献剑月明。

  愿归南山,伴卿相行。”

  在诗歌响起的时候,周围的落叶就像是有外力托着一般,渐渐的抖动着升了起来,随后跟着一道道紫光,快速旋转,落叶之间在空中互相碰撞,发出了“嚓嚓”的声音,像是千军万马在一起殊死搏斗。片刻之后诗歌念罢,李琰仗剑而立,飞起的黄叶稀稀落落的飘了下来,落到了地上之后却碎的七零八落,刚才满地的黄叶,如今却找不出一片完整的。

  正在此时,只听得不远处有人鼓掌道:“好诗,好剑法!”随着掌声有二人走到了近前,这二人正是正是沈亦云沈亦梦兄妹。

  二人朝李琰一抱拳,沈亦云便道:“敢问兄台可是七杀楼李琰李堂主?”李琰诧异,于是下台回礼说道:“正是。”

  “我乃玉山派掌门二子沈亦云,这是我三妹沈亦梦。”沈亦云说明自己的身份后便向李琰引荐亦梦。亦梦正借着月光仔细观瞧着李琰的模样,只见李琰高鼓鼻梁,两条剑眉微微上挑,细长眼眸,轮廓分明,白嫩的面庞上由于刚刚练功的原因,微微泛红,直到听到沈亦云在介绍自己,才醒过神来,顿时觉得耳热,微微的作了个揖,便缓缓的蹭到了哥哥的后面。

  互相认识后,沈亦云便问李琰:“刚才看李兄的剑法虽然出神入化,但那几句诗里面却叫我听出了几分惆怅和无奈啊”李琰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哎!世间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何况我等江湖中人啊!”

  “李兄若信得过小弟,可否与我说上一二,也许李兄的难处,我可以帮的到忙。”沈亦云见李琰满腹心事便说道。李琰上下打量了一番沈亦云,暗想到:“天山派自古就势力庞大,多年以来在南方和塞外一直在武林中有着很大的威望,而且又与诸多门派有来往,我不防和他说一下薇儿的事情,也许他能帮我查到一些蛛丝马迹”,想罢,便向沈亦云抱拳道:“沈公子如此坦诚,我便也以坦诚相对了,其实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一个人,她和是从小青梅竹马……”

  李琰详细的说了薇儿的相貌,特点,和武功如何等等,沈亦云听罢,皱了皱眉头,说道:“李兄之事,我尽力而为,待我回天山之后仔细查一查多年来打听的江湖消息,如果查到,我再派人去开封找你,”李琰拱手道谢,二人接着谈心,二人年龄相仿自然是约谈越投机,直到二更天,李琰见天色实在是太晚了,才辞别沈亦云回房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天空万里无云,很是晴朗,王府内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各门各派到来的人都在沐王府的组织下来到了比武的大院里。

  四个擂台横向并列,前面五丈有余的地方摆这一片椅子,沐王爷坐在最前面中间的一把浮雕龙纹太师椅上,手里端着一杯茶,显得十分悠闲,王爷左边第一位坐着的是京城梵音寺的谛空大师,据说谛空的武功已是登峰造极,早年间也曾是江湖中的一位剑法高手,一度没有敌手,后来经过高人点化出家为僧,此时已是京城第一大寺庙梵音寺的方丈,第二位是广东惠州疾风书院的二先生左永,最左是天山派,沈亦云,沈亦梦。

  再看王爷右面,第一位是山东云阙宫的灵辅子,此人来历江湖中没人知道,三十年前突然冒出,传说是云阙宫第一代宫主的大弟子,再右边是雨醉江南阁阁主白妙蝶,雨醉江南阁则是二十多年前才渐渐兴起的一个门派,阁里均为女子,武功高强,久居湖广,最末则是李琰。

  第一排的后面,还有五排座位,分别是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有天魔窟三护法淳于鹤,雷兴堂堂主雷乐童,老二雷乐明,六合门掌门邱博,宇文世家的宇文良翰,宇文良翰年近七旬,是宇文世家家主的大伯,得别的是,此次参加江湖集会后,就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所以沐王爷才特地请了他。

  其余各派随行人员均站着观看比武,大院熙熙攘攘,再加上王府的人共有上百人。此时只听一声铜锣,响的干脆清灵,紧接着,有一年过半百的老者走上了武字台。

  老者来到台上平举双手笑盈盈的说道:“请各位安静。”等大家安静下来了,老者抱拳继续说道:“各位武林同仁,我是沐王府的管家,白修平,下面由我为大家说一说这次比武大会的规则。此次比武旨在切磋武艺,点到为止,虽说刀剑无眼,但擂台之上如若有一方认输,则另一方不可再出招,如若双方均没有认输,则先掉下擂台者为输。崇武尚德四个擂台均有沐王府刘方白苏四大家将守第一次擂,如若有人将他们打赢便是下一个擂主,下面的人均可以上擂挑战,打满三阵的擂主便可休息一个时辰,比武共进行六天时间,隔一天一场,一共三场,最后决出四个擂主。这四人王爷另有重赏。”

  白修平说完转身下了擂台,刘兴言,方冒,白启,苏献依次上了四个擂台,站在中间,威风凛凛。

  此时又一声锣响,比武正式开始。

继续阅读:谛空和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