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
青衣半染2018-03-19 16:302,343

  来到大院门前,院门紧紧关闭,院里没有一丝声音,于宁缓缓的走上了台阶,显得十分警觉。

  “嘎!嘎!嘎!”几只乌鸦从林中飞出,他迅速抬头,像是受了惊吓,神情十分紧张,手里的铁扇被攥的吱吱作响,他站在台阶上,冷风吹过,落叶打在脸上,他的心中无比的沉重,两个剑眉也拧在了一起,此时的天气也像是迎合他的心情似的渐渐的阴暗了下来。那十几个随行的人站在台阶下,也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于宁,心中有说不出的紧张。

  于宁小心翼翼的拿起门环叩门,“哐……哐……哐”连敲了三声,院里依然没有动静,此时于宁的心里已经深深的感到出了大事。只见他,右手一晃展开了手里的镔铁扇,紧接一脚踹在门上,“哗啦啦”门分左右,院里的场景顿时震惊了所有人。

  只见院里尸体纵横,刀剑七零八落,地上,墙上,柱子上,满是血迹。众人看得此景连忙都跑了进来。纷纷向四周散开,查看地上的尸体,只见那些尸体有的是被利刃所伤满是血迹,有的却看上去并没有伤口,脸上和手上的皮肤均是深蓝色,像是中了剧毒。

  于宁默默的站在大院中间,环顾着四周满地的尸体,手里紧紧的攥着铁扇,臂膀因为在用力过度,整个衣服都在颤颤抖动。不一会儿,众人查看完毕,一个像是领头的人对于宁抱拳道:“堂主,我们的人没有一个活口,都死了,不过看伤口,应该是昨天晚上死的!”此时后面的随行人中有人喊道:“这肯定是周寒的人干的,我们要给兄弟们报仇,走,去周鸣庄!”众人听得有人说要报仇,纷纷的跟着喊话的人向外走去。

  这时只听于宁大喊了一声,“站住!就你们这几个还想报仇?这是送死,仇是一定要报,但现在要赶紧赶回开封给楼主报信,等商量出了对策之后,再报仇也不迟!”于宁话音刚落,只听得身后屋顶传来一阵阴森森的笑声,“哈哈哈哈!想走?没那么容易,今天我周寒就要你于宁的脑袋来祭奠我二弟的在天之灵。”于宁听得此声猛的一回身,只见在屋顶的中间站着一个人。

  此时天气越来越阴沉,稀稀落落的雨点也已经掉了起来,突然一个闪电伴着雷声劈了下来,将天空斩为两半。借着电光看去,只见得,屋顶上的周寒,宽袍大袖宛若游魂,一头雪白的头发在风中漂浮,显得极其诡异,一双血色的眼睛闪着淡淡红光。众人看罢均是一惊,脸上都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于宁心知大事不好,扭头朝众人大喊一声,“你们快走,回开封报告楼主,我来挡住他,不然谁都走不了!”说着,飞身向着房顶冲去,众人在于宁的大喊之下才回过神来。听得此话回身就跑。

  于宁手持镔铁扇直奔周寒面门,周寒挥袖与于宁在房顶上打在一起,只见此时房顶上瓦片纷飞,罡风四散,周围树上的枝叶也被气刃砍的七零八落,于宁的一把镔铁扇如影随意跟着周寒转动,扇刃无数次划过周寒的喉前,可是不管怎么逼近就是击不重周寒的身体,只是在他那大大的宽袍上,划开了无数的口子。

  此时雨越下越大,密集的雨点落在二人身上都被劲气震碎成无数的小水珠,片刻打斗之后,由于暴雨的到来,周寒那宽大的袍子也被雨水浸湿,紧紧的贴住了身体。于宁一看,机会来了,手里转动铁扇直点周寒前心,周寒见铁扇点来急忙向右躲闪,同时右手运气足功力,手掌顿时变得通红,一掌向于宁的前胸打去,铁扇还没点到,于宁发现前胸劲风四起,心知不好也急忙向右闪掠,说时迟那时快。二人错开身的那一瞬,几乎同时打到了对方,打斗瞬间停止,此时二人背对而站,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只有瓢泼的大雨还在任性的下着。

  片刻之后,只见周寒左臂的袖筒和左肋的衣服上流出了殷红的液体,将屋顶上的雨水染红了一大片。两人还在默默的站着,突然于宁一把撕下左臂的衣袖,露出了已经变的暗黑的手臂,只见他缓缓的将铁扇放在左臂腋下,紧紧的夹住,紧接右手握紧扇柄,向上一提,只听“刷”的一下,左臂齐齐被扇刃从肩头削下,手臂洒着深红的鲜血横飞了出去。于宁随即发出了惨痛的叫声,“啊——”,紧接着他将铁扇插在腰间,抬起颤抖的右手,在左肩快速的点了几下,封住了穴道。

  此时屋檐上已是鲜血直流,于宁踉跄的向前迈了一步,扭头看了看后面的周寒。周寒依然是背站在原地,并没有回头也并没有移动一分。于宁随即强忍剧痛,脚下一点,向院外飞了出去。等于宁骑上门外的马匹从小路奔远之后,周寒突然一捂左肋,一个踉跄脚下一滑,差点跌落到房下,随即口吐鲜血,脸上的表情变的极为扭曲。刚刚那拼命一招,虽然用毒掌在了于宁的手臂,自己也被于宁的那一击,点中了左肋。本以为片刻之后于宁一定是毒攻全身,没想到他竟然断臂自保。自己也已被击中要害,所以只能强忍伤痛,保持原地不动,以迷惑敌人,若叫对方发现自己也是重伤在身,很有可能今天丧命的不是于宁而死自己。

  于宁骑着马在雨中狂奔着,突然发现前方的泥泞中躺着一片尸体,他心中一颤,双腿夹紧马肚急奔了过去,来到近前果然他不出所料,这一片尸体正是与他随行的那十几人,于宁仰天长啸:“此仇不报,我死不为人。”话音没落,于宁的喉咙里便失去了声音,紧接着一口鲜血向上喷了出来,于宁缓缓的低下头,只见胸前插着一把两寸宽的短刀,刀身穿胸而过,身体一软,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

  于宁躺在泥泞中,血液从胸前慢慢的溢出来,向四周蔓延流淌。大雨现在也渐渐的小了起来,雨点叮叮的打在铁扇上,在渐渐模糊的视线里有一个人影从远方走来……

  天色渐渐的黑了,大雨也完全停了,山路上寂静的可怕,十几具尸体七横八落的躺在路上,此时已快一更天,微风吹过,树上的黄叶纷纷飘落,突然在那一片尸体里貌似有一个尸体在动,不一会儿,那人站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环看了一下四周,露出了无比惊慌的表情,嘴张的大大,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他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突然眼前一愣,跑到了于宁的尸体跟前,抱起尸体,用手按下了于宁没有闭上的眼睛,眼泪从他的脸颊上缓缓流下……

继续阅读:葬身黄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