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剑法
青衣半染2018-03-19 16:282,448

  两人走到了石洞的尽头,发现墙壁上有一道道裂纹,并且有零星的小石块不断的掉下来。不一会儿,整个石壁便跟脱了一层皮似的,不断的裂开,石头也不断的脱落。借着火光看去,脱落之后的石壁变得光滑平坦,上面还刻着零星的字迹。二人看罢,都吃了一惊,李琰用手摸着零星的字迹,字迹上的灰尘也随着他的手纷纷飘落。

  李琰叫子熙拿来两块随身的棉帕,师徒二人纷纷擦了起了石壁。片刻之后,整面墙壁上的字迹都清晰的出现在了眼前。

  只见石壁的最右边刻着两行大字,:

  “褪去杀伐见此山,回首一念十载寒。

  我知生死难度我,留得一剑赠后缘。”

  笔锋苍劲有力,入石三分。李琰继续往下看去,大字左侧是一排排的小字,上写着“剑者,非利器也。乃心之所生,情之所化,一念之间便可使善恶深入其身,入定之时不可心有杂念,如若恶入其身,必将万劫不复,望有缘者切记,切记。”

  李琰看到这,便皱着眉头略有思索,暗想道“此处应该是一位在此隐居多年的高人所刻,本是藏于内壁的石衣之下,应该是我刚刚的那一指震破了外面的石衣,看这石刻的痕迹,应该是用剑所刻,并且一气呵成,气力均匀,看来此人剑法之精妙真的是出神入化。”李琰想罢继续往下看,只见下面写着:

  “无心剑法,无招无式,无正无邪,全在一念,剑在心间,刃在情之所向,神思自之招法,冥心兀坐,保守真元,盘膝曲股,足根紧抵命门,以固精气。紧合其睫,睛珠内转,左右互行,以明神室。舌顶上颚,闭紧齿关,可集元神……”

  最后刻字者又写下了几句小字“此法只可心记,不可抄录,学成之后,掩其石壁,不可对外人道也。”

  字迹一共二十六行,此时李琰已字字在心。此乃一部剑诀心法,虽名曰无心,但却是无招有心,此心法可以任意搭配其自身所学的剑法招式,只是从内功上能让人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如若练成,即便是手拿树枝也堪比利剑。只是刻字者在前言说到,此心法并没有正邪之分,如练功之时心存恶念,则练成之后必造杀戮,正所谓善恶只在一念之间,可能是刻字者不想多年以后再因为这部心法枉造杀孽,所以有意提醒。

  李琰看完心法之后,便根据石壁上所看,盘膝入定,心中想着自身的剑法招式,开始运功,真气在体内运转三个周天之后,李琰拿起身边的佩剑,起身出了洞口。

  来到了洞前的空地上,李琰缓缓的拔出紫金剑,剑身通体深紫,暗发紫光,一条蟠龙附在剑身上张牙舞爪。只见他弯曲右臂将剑竖在胸前,眼看剑刃,剑身唦唦作响。随即使了一套轻灵飘逸的剑法,速度极快,剑带罡风,地上的杂草和落叶,随着剑的舞动也飞了起来,片刻之后只看得见一个白影和道道紫光。练完之后,李琰运气凝神,脸上微微泛红,只觉得神清气爽。

  李琰提剑回到洞内,发现子熙在石壁前盘膝而坐,浑身颤抖,满头大汗,暗叫了一声“不好!”随即便跑到子熙后面盘膝坐地双掌紧抵子熙后背,将真气从掌心送入子熙体内,手掌与背后相接之处顿时冒出了丝丝白烟。

  子熙虽从小读过几年书,但因为家里穷,后来就没继续读下去,现在面前的心法又有许多生僻的字,所以他并没有完全理解上面的意思,再加上内功浅薄强行入定,若不是李琰及时进来为他解围,恐怕早已神志不清,走火入魔。

  在第二天早上子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铺好的草垫上,师父不知去了何处。正在他要起身出去寻找,李琰便从外面走到了洞前,“你醒了啊,给,吃点干粮喝点水,完事儿咱好继续赶路,前面不远就能出了这林子了。”李琰说着便把水囊和一包干粮递给了子熙。子熙边打开水囊边问道:“师父,我昨天怎么了?我就记得我看了墙上的心法想坐下来自己试一试,后来就不记得了”李琰走到近前,摸了摸子熙的头道:“那石壁上的心法是一部极其高深的剑法心诀,即便是有极高的内力修为之人,如果不多加谨慎,都会走火入魔。何况你内力浅薄,你要想学,以后为师慢慢教你,切不可自己胡练。”

  子熙吃完饭,二人又闲聊了片刻,便出了山洞,临走之时,李琰尊从刻字者的话,用内力震塌了洞口将石壁掩埋。两人牵马沿林间小路直行,一两个时辰之后便走出了山林来到了官道,两人两骑便朝着西南方向行去。

  二人又行了几日,这日,时至中午,李琰带着子熙来到了一个小镇,二人下马进了路边的一个客栈。进得店来,跑堂的小二连忙迎上,满脸堆笑道:“两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李琰松了松颈边的衣领对小二说道:“来一坛好酒,再来几个好菜,我们吃完还要赶路。”说完,两人便找了最里面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不一会酒菜上齐,子熙便先吃了起来,李琰则是坐在对面喝着碗里的酒。

  李琰边和酒边听到旁边的一桌人正在热闹的谈论着什么,貌似是些江湖中的事,便留意的听了下去。

  “还有九天就重阳节了,听说今年沐王府的赏菊大会上还有比武看呢”一个贼眉鼠眼,鼻子下面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人说道。旁边的一个彪型大汉用轻蔑的眼神看了看刚刚说话之人道:“看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上擂台和人家比啊?”

  “你以为我不想上去啊,我这点本事也只能在台下看看,要是说比翻墙上树,我到是可以去试试,打擂我可不行。”那人白了大汉一眼说道。大汉对面的瘦高个端起了一碗酒喝了一口,便对着贼眉鼠眼的那人说:“到时候你们掌门上不上啊?我可听说雷家的雷老大可是要亲自上阵呢,你们两家可是一直以来都视对方为死对头,要是在擂台上输给了雷家,那可丢人喽。”那人夹了一口菜放在了嘴里,一边嚼一边答道:“我们掌门说,出风头的地方自己就不上了,叫我们大公子上,好借机树立点威信,以后还要接手掌门之位呢。”

  “哼,什么树立威信,我看啊,他是怕自己上去的话要是败下阵来,再也没颜面把自己的位置传给儿子了吧!就算你们大公子输了,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是年轻,经验不足。”大汉连干了两碗酒说道。那个贼眉鼠眼的人听大汉如此直说,便压低了声音:“别瞎说,叫我们掌门听到可不得了,他最忌讳别人议论传位之事了。”

  “你怕他我可不怕他!”大汉见他如此胆小,故意放大声音。

  大汉的话音还没落,只听门外有一个声音传来:“谁叫你上这来的?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地盘吗?”

继续阅读:打抱不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