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徒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02,295

  三人边吃边闲聊,五爷看了看熙儿,对李琰说道:“老七,我看这孩子啊和你也是缘分,他还和你一个姓,五百年前是一家啊,你干脆收他做徒弟得了,反正楼里的规矩也是每人必须收一个徒弟,早收晚收都是收嘛!”熙儿听到要叫他做李琰的徒弟,心里暗自高兴,但李琰却默不作声。五爷看李琰没说话,又说道:“你到给句痛快话啊,一路上我都给你看了,这小子虽然不是什么天才,但骨骼清奇,耐心教导还是可以发展不错的。”李琰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说了一句:“我吃饱了,你们吃吧,我回房睡会儿。”李琰说完起身上了楼。

  五爷看了看饭菜又看了看熙儿,熙儿攥紧手里的筷子,眼里有泪光闪烁。五爷站了起来,道:“孩子,等着啊,还没有我褚合良办不到的事,你就在这坐着,我去楼上找他!”熙儿点了点头,五爷便上楼去了。

  推开房门五爷直接冲着李琰就走了过去。

  “我说李琰,你太不给你五哥面子了,这孩子不错了,你还想要啥样的啊,你五哥资质就平平,现在不照样是堂主啊!勤学苦练嘛。再说这孩子资质还不差呢。”

  “哎呀,五哥,你烦不烦啊,啥时候变的婆婆妈妈的了,我才二十三,收什么徒弟啊,要收你收。”李琰一脸无奈的道。五爷是个暴脾气,本来嗓门就大,现在听到李琰还是不收,嗓门就跟打雷似的,楼下都听的到了。

  “谁说年轻就不能收徒弟了,不行,今天你不收都不行。”五爷没好气的说道。

  李琰平时和五哥三哥关系最好,他也知道五哥不像三哥那样深沉,五哥够义气,但是个死心眼,一旦认准的,没有任何理由,你必须得答应他,如今要是不答应他,他能一直软磨硬泡下去,何况那孩子现在无依无靠的,论资质还真是不错,收了就收了吧,再不答应,五哥能把人家酒楼拆了。

  “好吧好吧”我答应了!”李琰一松口,刚刚还暴跳如雷的五爷如今脸上又乐开了花,“哈哈哈,我就知道嘛,你七弟最知道顺着你五哥的脾气。”“等等”李琰抢过话茬道:“我收可是收,不过有一点你可得答应我,这孩子平时你也得多指点指点,我可没时间天天和孩子玩儿。”

  “好好好!”五爷满口答应。

  “熙儿,还不快上来!”五爷的声音传到楼下,熙儿急忙放下碗筷,向楼上跑去。

  熙儿进的门来,李琰盘腿坐在床上,,五爷道:“快给你师父磕头!”熙儿恭恭敬敬走到李琰面前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起身端起桌上的茶碗敬茶,李琰端过茶碗,上下打量了熙儿一番,说道:“我今天收了你,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一行走江湖不可无信,一诺千金处事之本,二,武林之中不可无义,舍生取义为人之本,三,你以后小名叫熙儿,大名就叫李子熙。这三点要是答应,今天这杯拜师茶我就喝了。”

  “嗯,我答应”熙儿坚定的说。李琰端起茶碗喝了两口。这时,一旁的五爷拍了拍熙儿的肩,道:“怎么样,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吧。”“嗯嗯,谢谢大叔”熙儿的话音刚落,五爷的指头就弾在了熙儿的头上,“臭小子,还叫大叔,叫五师伯!”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起大笑了起来。

  夕阳西下,开封城也进入了夜幕。三个人在房间里闲聊到二更,此时也快到三更天了,五爷和熙儿都进入了梦乡,唯有李琰坐在了窗前,抬头望着深秋的月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在一片山谷的草地上开着几朵黄色的小花,两个活泼的少年在草地上追逐。

  “薇儿……等等我,别跑了”

  “来啊,来抓我啊!”

  “别跑了,我有话跟你说”男孩儿一把抓住了女孩的手。“薇儿,我两个师父说,再过三天就叫我下山去了,叫我自己去闯荡。”

  女孩儿深深的望着男孩儿眼睛“琰,我等你,你一定要回来!”

  “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我带你去看外面的繁华!”男孩说完,便把女孩抱在了怀里。那一年他十七岁,她十六岁。

  三天后,男孩儿带着师父的嘱咐下了山,临走前他并没有去和女孩儿告别,因为他说过,一定会回来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年后,他凭着一身本事在武林中已颇有了些名气,这时,他想到了她,于是打点行囊又回到了他长大的地方。他先拜见了两位师父,两位师父还是老样子,一直是谁也不服谁,却谁也离不开谁。

  见过师父后,他便来到了那片草地,草还是那么绿,只是当年的那几多小黄花更多了些,也许它们早已成双成对,也许早已生儿育女。可是她现在在哪里。

  男孩儿已经褪去了青涩,女孩儿也已经变成了姑娘,可是当年的欢乐却没了踪影,他坐在草地上,背靠大树,看着黄昏中的夕阳,心中有说不出的思念。

  夜幕又迎来了朝阳,鸟儿在耳旁叽叽喳喳的叫着,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他的心依然是暖的,因为他坚信,她一定回来。

  黄昏与朝阳交替,日日夜夜,周而复始,可她依然没有来,身边的干粮已经没有了,嘴唇已经干涸的发白。时间分分秒秒的从身边流过。夕阳的光芒又撒向了大地,把他的影子映在草地上。

  他站起了身子,环看了周围的一切,凭着仅剩的一点余力向山下走去……

  两个晶莹的泪珠,从李琰的眼角流下,在世人眼里,他武艺高强,容貌俊俏,言谈儒雅,又是多少人羡慕的对象,可在他光环的背后又有谁知道他内心的痛苦。

  不知不觉,时间逼近了黎明,“哐哐哐!”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李琰的思绪。“谁?”李琰问道。外面的人道:“你三哥!”李琰一听是三哥,连忙起身去开门。

  “我当是谁呢?,三哥你怎么来了?”

  “楼主着急啊,今天是第十天了,看你还没有回去就派我出来找找,听手下的人说昨天在这边看到过你们,我就连夜找到了这。”来人边走进房中边说。

  来人走到床前,看到床上躺着的五爷还在鼾声大睡,便朝着五爷的肚皮狠狠的拍了一下,五爷被吓了一跳,立马惊醒,手里也迅速拿起了床边的大刀,“老五”来人说了一句老五,五爷才缓过神来,仔细一看才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大刀。

继续阅读:七杀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